第十章 生命倒计时

神秘复苏  作者:佛前献花

“都手牵手,跟着我,别走散,我能带你们离开这教学楼。”

“张伟,话说你的手上怎么这么多汗?”杨间问道。

张伟一脸认真道:“汗?我手上怎么会是汗,杨间你想多了,这分明是尿好不好,童子尿,驱邪用的,就在刚才没多久拉的,还热乎着呢,你再好好感受一下。”

说着,他抓着杨间的手肆无忌惮的涂抹着。

“靠,你也太恶心了。”杨间道:“别和我牵手了,滚一边去。

“不要这样,我不嫌弃你,你难道还嫌弃我?一点尿而已,又有什么关系,大不了出去之后让你尿回来。”张伟道。

“杨间,你真的有办法离开这里?”后面苗小善问道。

杨间带着他们顺着楼梯走下,并没有丝毫迷路的迹象,他道;“当然,所谓的鬼域我大概摸清楚了一点,这里被黑暗笼罩,普通人进入这里很容易产生幻觉,所看的东西未必是真的,但有些东西我还是不能

理解,如果一切没有问题的话离开这里不是难事......先停下,前面有情况。”

忽的,他喊了一声,立刻停了下来。

在一楼的楼梯口他看见了好几个同班同学迷失在这里,他们像是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身体笔直,僵硬。

是之前跟着方镜离开的那些人。

不过留在这里的人只是其中一部分,并不是全部。

“是赵强?”

杨间神色一动,目光停留在一个男同学的身上。

这个赵强就是之前和方镜,段鹏,郑飞他们把自己推进厕所的凶手之一。

“方镜不在这里,那么说来这些人是被方镜抛弃的么?”

杨间皱了皱眉:“如此说来方镜又故技重施了,他想用这些人的命拖住厉鬼。”

要真是如此的话那还真是报应。

走上前去,他拍了拍那个赵强,打算问个情况。

背对着杨间,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赵强这个时候缓缓的转过头来,他的身子没有动,脑袋却以一个诡异的姿势转动了一百八十度,然后一双死灰的眼睛麻木的看着杨间。

杨间吓的当即后退了几步。

死,死了?

既然已经但为什么还能动?

难道他也要变成厉鬼了么?

杨间警惕万分,心中不由紧张了起来。

再出现几只鬼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不过赵强的尸体立在那里却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又缓缓的将脑袋转了过去,然后继续和之前一样背对着众人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

“没反应么......看来他还暂时没有威胁。”

他观察了一下心中松了一口气。

“张伟,往这边走,前面有东西挡着,我们绕开一点。”随后他带着其他人绕开了这些尸体的旁边。

既然赵强都已经落到这样下场了,杨间对那他之前行凶的事情也释然了。

人死债消。

不过罪魁祸首是方镜。

“哇嘎嘎~!”

蓦地,一声渗人的怪叫在楼梯间回荡起来,这怪叫穿过层层黑暗,无视鬼域的阻挡,落到众人的耳中。

“什,什么声音?像是婴儿的啼哭,但又不太像。”有同学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问道。

张伟道;“也许是你妈妈在叫你回去吃饭。”

“你妈妈才这样叫,我看十有八九也是鬼。”

“知道还问个屁?”

张伟道;“不是鬼难道是美女找你约会?现在我们是在演恐怖片,你以为是在上学啊。”

他现在就是一个暴躁老哥,逮谁怼谁。

“别浪费时间,快走,是鬼婴,那东西追过来了。”杨间脸色一沉,立刻道。

这是周正身体里跑出来的那只鬼,命名为鬼婴。

虽然危险程度不清楚,但同样十分危险。

“靠,说来就真的来了,上吊也要喘口气啊。”张伟吓浑身一颤,急忙就逃。

众人加快速度,在杨间带领之下以最快的速度离开教学楼。

好不容易走出了鬼打墙一样的楼梯,剩下的人已经感觉到希望就在眼前了。

但此刻。

一个浑身青黑色的婴儿以一个恐怖而又怪异的速度顺着墙壁迅速的爬来,就像是一只蜘蛛一样。

一双漆黑,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众人,眼神之中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只有一种死物一般的诡异。

它似乎认出了前面的杨间,忽的怪叫一声伸出手臂向着杨间抓去。

纤细的婴儿手臂被诡异的拉长了,沿着黑暗迅速摸来。

走在前面的杨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蓦地。

杨间忽的感觉身后一股阴寒之气迅速逼近,这种感觉......和厕所里被那只鬼袭击的感觉一模一样。

正欲回头看去,可是此刻感觉自己的脑后突然一阵剧烈的刺痛,后脑勺的皮肉被硬生生的撕开,一只血红色的眼睛转动了几圈突然显露了出来。

“啊~!”

疼痛让他停下了脚步,扶住一旁的墙壁险些跌倒。

一声怪异的叫声响起,那顺着黑暗一路袭来的婴儿手臂突然在他的身后停了下来。

一只红色的眼睛在杨间的后脑勺出现,死死的盯着这个婴儿伸过来的手掌,眼睛散发出淡淡的红光,似乎阻止了它的袭击。

鬼婴的脑袋转了半圈,怪异的看着杨间,那条被拉长的手臂缓缓的收了回来。

“杨间,你怎么停下来了。”有人问到。

疼痛渐渐退去,杨间喘了喘气:“没,没事,刚才我被那鬼婴袭击了,幸好没事。”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勺。

心中一凛。

他摸到了一只眼睛。

身后的视野传到了脑海之中,此刻他能看到身后的情况了。

“是这东西救了我么?”

杨间想起了之前周正的话,心中暗道:“这只眼睛也是一只鬼,它在不断刺激之下要渐渐复苏,一旦达到某种极限,我就会被这只鬼给杀死,和周正一样......”

这就是所谓的驭鬼者?

人驾驭恶鬼的力量。

也被恶鬼驾驭。

杨间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这算什么?

得到恶鬼力量的代价

还是生命倒计时。

鬼婴袭击杨间失败,它似乎并没有放弃,而是迅速的从楼梯口一路爬下,以一个常人不及的怪异速度,最后它从地上一跃而起,突然从后面抱住了一位女同学,两条细长的手臂抱住了那女同学的脖子,整个

身躯挂在上面。

那女同学顿时睁大了眼睛,满脸恐惧,她疯狂的尖叫出声急忙抓住那勒住脖子的手臂,想要将这只鬼婴甩下来。

“王珊珊,你......怎么样了。”

旁边的同学恐惧无比,急忙拿起手机对着王珊珊照去。

灯光之下,一个婴儿的脑袋歪歪扭扭的看着众人,它那纤细的手臂却拥有着常人不能及的怪力,死死的勒住王珊珊的脖子,仿佛要将她的脖子给勒断一样,王珊珊此刻说话都不能说,她扬起脑袋,几乎要窒

息了,脸色憋红,十分痛苦,而且匪夷所思的是,那婴儿的肌肤接触到了王珊珊的时候彼此竟逐渐黏在了一起。

第九章 第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