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春风不度江南岸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北斗星在中华经典中为什么会如此的重要?

是因为七颗北斗星组成的那个勺子,勺口的第一颗星天枢与第二颗星天璇如果连上线之后,你只要将这条直线延伸五倍远会抵达一颗星,这颗星就是紫薇星。

为什么会出现这个现象呢,因为人们需要他来定位,按照紫微星定位固定的星象图,这叫《星象缩略图》,如果把这个《星象缩略图》按照《易经》数理表重新编排之后,就成了《河图洛书》……当然,《河图洛书》的出现有别的说法,你们大可一笑了之,因为那是对愚民的说法,你们万万不可当真……以后老夫会有详细的解说……”

听着欧阳志先生在课堂上谆谆教导,循循善诱的授课模式,云昭对云杨道:“你听懂了没有?”

云杨坚决的摇摇头道:“听欧阳先生课业的时候我昏睡的时间远比清醒的时候多,怎么,你听懂了?”

云杨郁闷的摇摇头道:“我也没有听懂,不过,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你看看黄宗羲摇头晃脑的享受模样,就该知道他是真的听懂了。”

杨雄在一边郁闷的道:“欧阳先生这是在讲历法跟节气。”

云杨怒道:“难道星星就能告诉我们什么时候下雨,什么时候晴天?”

杨雄张了张嘴,最后笑道:“您说的是,《河图洛书》是乌龟从洛水中背出来献给圣主的,因为天生有了神的属性,所以无所不能。”

说完话,就把一份文书拿给云昭签字,等云昭签字完毕之后,就低着头鄙夷的瞄了云杨一眼,大踏步的离开了这个让他愤怒的地方。

“我觉得他在鄙视我。”云杨从怀里摸出一块温热的红薯咬了一口瞅着杨雄远去的背影所有所思。

“他就是在鄙视你,不用怀疑。”云昭从窗户外边瞅了一眼专心授课的先生,随后回答了云杨一句。

他心里也感慨的厉害,他跟云杨在书院读书的时候,先生们可没有把课业讲授的这么深,很多东西都是一句带过,没有仔细的讲过这么深。

两人坐到徐元寿先生的小院子的时候,一个青衣妇人正提着一个篮子从菜地里走了出来,见云昭跟云杨来了,就指指院子里的亭子道:“你们先生正在午睡,稍等片刻。”

说完话,就进厨房去了。

“我不喜欢来这里。”云杨轻声对云昭道:“我只要见到徐先生,总是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傻子,他待我弟弟的态度都比对我的态度要好。”

“你是书院之耻,这一点你不明白吗?”

云杨看云昭一眼道:“你也是平平而已,不用这么笑话我吧?”

徐元寿拖着软鞋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先是抬头看看天上的烈日,然后闭上眼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一下强烈的阳光,慢慢走到亭子里,打了一个很舒服的哈欠懒懒的道:“今天来找我何事?”

云昭抱拳道:“希望先生能陪我走一遭南京。”

云昭的一句话顿时就让徐元寿残存的睡意一下子都没有了,他左右瞅瞅低声道:“你身为蓝田县的主人不适合离开蓝田,将自己陷在险地。”

云昭叹口气道:“时局越来越糟糕,我们的布置跟不上时局败坏的程度。如今,我们在北方的布局已经基本完成,等李定国平定河套之地以后,西,北两个方向就算是稳定了。

而河南,山西,湖北我们的人手也已经到位,蜀中,云贵偏僻,我们的工作也一直在进行,虽然进展缓慢,却也只是时间问题。

现在,东南,江南,福建,广东,广西是重点,我们的学说,我们的道理在那里说不通,唯一能依仗的就是我们过人的武力。

自从我上一次几乎灭了王文昭满门之后,那里的官宦,士人,读书人对我们更加的抵触了,这样不好,我们需要这些人接受我们。”

徐元寿摇头道:“你这是做梦,他们不可能接受你,哪怕你舌灿莲花,也不可能接受你,江南,东南富庶,被那些人认为是自己的地盘,你在北方的所作所为他们还能容忍,这些人甚至还有跟你划江而治的想法。

你这个时候去东南,江南,跟他们诉说你的要求,老夫以为,无异于与虎谋皮。

不过,老夫已经很久没有回过江南了,最近动了思乡之念,可以带你走一遭,看看那些人的真实想法,然后再想对策。”

云杨叹口气道:“当初杀王文昭家人的时候我们是不是有些莽撞了?”

徐元寿冷笑一声道:“杀了王文昭家人,那里的士人会感到害怕,如果不杀,他们对我们;蓝田县连敬畏之心都不会有。”

云杨听了之后眼睛猛地一亮,拍着桌子道:“那就再杀一些,让他们害怕的不敢成为我们的阻碍。”

云昭摇头道:“我们不能再杀了,那些人很能写书,已经在几本书里把我们描绘成了恶魔,所以呢,我准备给他们送去一个更加凶残的恶魔。”

“李洪基还是张秉忠?”

徐元寿叹口气拍拍云杨的秃脑壳道:“你少年时还有一股子灵气,长大之后灵气不见了,整个人变得污浊不堪,唉,只能期待你再长大一些了。”

云昭道:“东南,江南之地文气过甚,我们应该送一些武人过去。”

徐元寿笑道:“左良玉在大湖之地被李洪基,张秉忠两人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我想,他早就想进入江南之地了。

他只是缺少一个契机!”

云昭笑道:“那就给他制造一个契机。”

结束了话题之后,两人就陪着徐元寿小酌几杯便离开了徐元寿的家。

瞅着云昭的背影,徐元寿叹息一声道:“怎么就想去江南呢?当年赵武灵王乔装见了秦王,并没有那么顺利啊!”

云昭从玉山书院出来之后也叹口了气对云杨道:“我从来没有好好地认识过我们所在的世界,我了解的仅仅是关中,与塞外。

这里的百姓生性彪悍,生活艰难,所以他们愿意为了一口吃的做出改变。

江南,东南不同……”

云杨不知道云昭这些心思是从哪里来的,也不明白云昭为什么会这么想,还想这么多,在他看来,只要大军兵临城下,再强硬的人都会俯首帖耳。

见云杨一脸的不解,云昭也没了解释的心思。

江南,东南之地,士人的势力强悍无匹。

这些年来,蓝田县对江南的渗透从未停止过,可是,收效很低,不但没有形成一张可行的大网,反而沦落成了黑社会一般的组织。

蓝田县在江南可以抢劫,可以杀戮,甚至可以操纵一些官员,可是,想要在江南形成一个有组织,可以让本地百姓融入进入的组织,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里的宗族无处不在,在这里的地主全是有功名的人,这里的百姓把自家的田地全部寄名在这些士绅手里从而逃脱大明沉重的赋税。

相比北方,南方的士绅对于自家的佃户,以及寄名在自家的佃农,显得更加温和一些,加上江南一地水网纵横,获取食物相对容易一些,导致大明江山即便是已经摇摇欲坠了,江南一地却很少出现巨寇!

即便是有的,也仅仅是“操戈索契”,那里的奴仆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也仅仅是拿起武器向自己昔日的主人追索卖身契,认为所有的过错来自于自己的主人,并无推翻大明朝的意思。

钱多多在江苏金坛曾经做过一次试验,蛊惑那些境遇悲惨的奴仆们起来造反,结果,两年过去了,金坛那里确实出现了一大股民变,只是,不论钱多多如何引导,那里的奴仆们却把一场好好地农民起义给弄成了一个恐怖的组织——削鼻班。

削鼻班顾名思义,就是以削掉主人的鼻子来索取自己的卖身契。

他们还揭露地主豪绅的罪行,把虐待他们的主子捆绑起来,用棍棒抽打,接着铐上铁链,押去游街。

并查抄地主的财物,惩办作恶多端的地主.。

削鼻班在金坛城隍庙集会,约定家奴都不给主子服役,若有二心,群起杀之。于是这些平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豪绅地主,连饮食这类家务杂事,都得自己料理。

事情做得一点都不大气!

即便是有蓝田县细作在其中蛊惑杀人,也同样有一大群奴仆们认为主人对他们虽然很坏,但是有一些人还是不错的,不应该杀掉。

再接下来,这些只能称之为罢工的奴仆们,在听闻官府派来了大军,后来也就,默默地去为主人家服务了,甚至还有人归还了自己的卖身契……

在这样的地方推行农民起义就更难了,只要是家里还有一点田地的人,就不屑参与任何农民暴动,且以人上人自居。

天下熙熙攘攘,唯有江南平静无波。

既然已经做过试验了,那么,蓝田县想要把自己的势力向江南推进,那就需要重新认识一下这片土地,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