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先是集体观念再来国家观念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对于这些女人的安置这些人总共就商议出来三句话,总共用时一盏茶的时间。

这三句话是——官配给无妻之农夫!

赏赐给作战英勇的将士!

县尊全数收留,充实后宅!

商量出这三句话之后,这些人就开始讨论李洪基即将开始的南阳战役,张秉忠将要开始流窜蜀中大计,以及建奴多尔衮准备再次叩关,意图再入河北,山东的意图。

在天下大势如此糟糕的情况下,一千两百余宫娥的下场没有人在乎,更没有看重。

不论是徐元寿,还是张贤亮,亦或是一向悲天悯人的赵元琪,欧阳志,刘章等人了。

年轻的书院学子们则嘻嘻哈哈的希望县尊能把这些美人儿赏赐给他们,他们坚决的认为,凭借自己年轻的身体一人收纳七八个不在话下。

看事情的角度不同,感受也不一样。

云昭见他们跟云杨一样的混账,就决定不跟他们讨论如何安置这些可怜的女人了,交给冯英,钱多多似乎更加的靠谱。

“让她们好好地活着吧,能感化过来的,就感化,不能感化的,就送出蓝田县,当然,这是在她们没有对蓝田县犯罪的情况下。”

会议结束之后,云昭跟钱多多,冯英认真的谈论了一次。

这不是什么心慈手软,而是云昭没法子越过自己做事的底线,去祸害他们。

或许,这就是曹化淳的厉害之处,他吗,明白云昭的软肋所在,笃定的认为云昭会中他的计谋,他甚至会认为,云昭会出于笼络部下的意思,继而将这些美丽的妇人赏赐给他的大将,重臣。

如果沿着这个想法去看,越是美丽的宫娥,就越是具有奸细嫌疑,毕竟,谁会把一个丑陋的女人当回事呢。

云昭自己认真的给曹化淳写了一封信,信里面只有短短两句话。

“公若怜悯宫娥,云昭必有后报!公若视大明女子如攻伐云氏之器物,云昭必有后报!”

跟曹化淳这样的人不用说太多的话,也不用把话说的很清楚,一切的一切都要看事情的发展方向了。

秦王殿下也听说了此事,跑过来询问云昭对这些女子如何安置,听他的口风,只要云昭答应,这些女子将价值连城。

云昭一言不发,徐五想将战战兢兢的秦王送了出去。

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一锭黄金,轻轻地放在云昭的案头,也就推门出去了。

云昭在一张白纸上写下——改造二字。

而改造一个人最好的法子就是劳动,这些女子从皇宫那种地方出来,即便是命运坎坷,可是,皇家眼高于顶的气派必定是沾染了一些。

而蓝田县不论是将军,还是文官,目前都算是朴实的人,都说居移气,养移体,他们将来一定会变得华贵起来,这一点云昭非常肯定,但是,他不愿意这些人现在就变得跟大明官员一般华贵,那对云昭将要开始的大事业没有半点好处。

所以,当钱少少坐在他的窗台上跟他说清水县教案解决经过的时候,云昭倍感欣慰。

“我找到了建造那座无生老母庙的人,斩杀了这家人的家主,然后问他们家排位第二的人,有没有悔改之意,如果悔改了,就在无生老母的雕像上撒一泡尿。

当然,我是第一个撒尿的,我们的人是第二轮撒尿的,但凡面露愤怒之意,或者仇恨之意的人都被我给杀了。

这家人的老二不愿意,所以,我就把他也给杀了,再问老三,老三吓得尿不出来,我就把他也杀了,继续问老四,老四冲着我吐口水,所以呢,他也死了。

他家里还有两个儿子,看样子都崇信无生老母,我就暂时没有杀他们,而是当着他们的面,把这家的房屋,地产,妻子,儿女统统赏赐给了同姓自愿朝无生老母雕塑上撒尿的人。

那个人是一个无赖,人品很差,不过,这没关系,他拿到了那家人所有的家产,一下子就从一个破衣烂衫的无赖变成了有钱人。

我让这个无赖亲手杀了这家人残存的两个男丁,还给了他招募乡勇的权力,然后我就走了。

两天后,那个村子死了不下十四个人,每个人都是证据确凿的白莲教人士,其中两个甚至是隐藏很深的白莲教小首领。

那个无赖找到我摆出证据的时候我很吃惊,发现,我们没有办法清缴的白莲教,在无赖手中变得很容易。

虽然无赖当道,那个村子自然变得死气沉沉,不过不要紧,我认为这样做是合适的。

有了那个无赖做人样子,其余地方上的无赖也就纷纷效仿,我派了人手给那些无赖,让他们去地方上清缴白莲教,告诉他们,只要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人是白莲教,这家人的财货就是他的。

一个月之后,清水县已经没有白莲教了,人们也开始春播,集市上也有人开始做生意了。

鉴于此,我觉得清水县的教案应该已经结束了。”

云昭认真的听了钱少少的叙述,叹口气道:“死了多少人?”

钱少少冷笑一声道:“六百八十三人!”

“受到牵连的家眷人数统计了吗?”

“两千六百余。”

“那些无赖变成好人了吗?”

“不知道,只知道他们对自己获得的财富看的比命还重要,我想,只要他们周围有了白莲教教徒,不用我们说,他们就会倾尽全力剿灭。”

“目前看似稳定了,那么,你将来如何板正清水县地方风气呢?毕竟,你把清水县从一个迷信横行的愚昧地方,变成了一个虎狼当道的世界,我们身为统治者,这样的清水县也不是我们期望的清水县。”

钱少少笑道:“我正在蓝田县寻找一个酷吏,找到了,也就有了解决事情的最终手段。

从今往后,我们只是裁决者,不是管理者,等待那里的人心开始复苏了再说民生发展的话。

重病下猛药势在必行。”

云昭点点头在一张笺纸上写了一道手令,一式两份,将其中一份递给钱少少道:“补一张文书,另一份存档,就说你是在执行我的手令。”

钱少少没有接手令,摇摇头道:“你不用替我背恶名。”

云昭正色道:“以后要把生活跟职责分清楚,我背什么样的恶名都没关系,你在清水县做的本该是我上一次就该做的事情。

你不能背这个名声,我也不需要你来替我背什么恶名,云昭既然派你去了清水县,你做的就是我期望的。”

钱少少低声道:“其实我可以替你去死的。”

云昭瞅着钱少少道:“我没有让部下背黑锅的打算,也没有打算让你们干什么狗屁的为尊者隐一类的事情。

云昭做了就是做了,没什么不能说的。”

钱少少嘿嘿笑道:“姐夫,你一定会成为皇帝的,一定会!”

云昭傲然一笑道:“我将会成为皇帝我知道,不用你说!”

钱少少左右看看,没找见徐五想,继续嘿嘿笑道:“我到时候可以管理你的少府监。”

云昭瞟了钱少少一眼道:“你一介外戚,则能充此重任?”

钱少少笑道:“丞相也不是不成。”

云昭笑骂道:“滚蛋吧。”

钱少少走了,云昭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眼看着房顶叹息一声,觉得好生无趣。

云杨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可以杀情人,钱少少现在又开始要求更重要的职位。

李定国希望能统领更多的军队,高杰在蓝田城苦苦的熬资历,好将来担当重任。

玉山书院的人现如今已经开始占领军中,组织中的重要位置,已经有意无意的排斥外来人。

云氏族人现如今紧紧围绕在母亲身边,他们自成一系,对云昭招揽的外人采取不亲近也不远离的心态,皇族心态正在逐渐成型。

也就是说,蓝田县所属,已经没有了最初精诚团结如一人的最好状态。

这个时候,如果自己真的骄傲自大了,将皇帝赏赐的女人全部分给部下,或者组建自己的后宫,那么,曹化淳这个看似并不致命的计划,就能让蓝田县的基业从兴盛走向衰败。

这些事情没有一件事是云昭一声令下就能左右的,一旦开始强行融合,后果将会更坏。

果然,人的工作才是最难做的……

每个人都知道,众人拾柴火焰高的道理,每个人清楚,只要众志就能成城,每个人都明白,万众一心可移山……可惜,这仅仅是知道,清楚,明白而已……做起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万里长征我们才抬起脚而已啊……”

云昭抱着头哀叹一声。

此时此刻,他无比的怀念自己昔日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们都是睿智的,都是清明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谁,自己该干什么事情,懂得在适当的时候约束自己,对法律充满了敬畏。

那是一个文明的社会,一个即将蓬勃发展到最高峰的社会。

虽然难免有一些黄叶,也会被寒风吹拂之后凋落,不像现在,人们的觉悟还处在蒙昧期……

不懂得的地方一定要学习,所以云昭就打开了《大明会典》,希望能从这本记录中学习到一代草莽豪杰朱元璋的开国国策。

云昭看了《大明会典》之后,杂乱的心逐渐开始平稳下来了,看了这东西之后,云昭赫然发现,自己对蓝田县的要求太高了!

又翻看了细作从辽东传来的密报,他又发现,满清此时的政务体系混乱的一塌糊涂,军务体系更是纷乱杂陈,直到现在,黄台吉虽然被他们的人尊奉为皇帝,其实,在云昭眼中,他只是一个部族头子。

至于李洪基,张秉忠,罗汝才等更是谈不到什么体系,他们最多只能称之为一帮武装盗贼!

有了横向,纵向对比之后,云昭又有些志得意满。

大明太祖皇帝初期制定的国策不但粗鄙,而且粗暴,毫无道理可言,尤其是对官员更是苛刻的令人发指。

最要命的是,他老人家还不允许子孙改动自己制定的国策。

所以……

大明朝已经有一百多年没给官员们发过俸禄了……有的人从考中进士直到年迈致仕都没有见过自己的俸禄。

当然,俸禄不是没有,只是少的离谱,以前俸禄以粮食折算的时候,银子贵!洪武年间一担米三钱银子,一匹布四钱银子,这时候对朱明王朝来说,自然是给给米划算。

像云昭这样的六品官,一年可以发一百二十担米,价值三十六两纹银,还有柴炭,盐巴,冰火两敬,养活一家十口人问题不大,甚至略有结余。

问题是,米价这东西一直在涨,朝廷就不肯给官员发粮食了,很聪慧的折算成银钱发放……依旧是三十六两,其余各色福利自然也是如此,如此一来,海瑞这种官员一年到头只能吃糠咽菜,母亲大寿的时候买了两斤肉,被胡宗宪当做奇闻……

海瑞这样对自己的要求刻薄到极致的人,云昭是不喜欢的,可是,毫无节操的人,云昭同样是不喜欢的。

所以,直到现在,蓝田县在用人这一方面,可以算得上刻薄。

只用很少的一部分官员,就能把关中治理的井井有条的原因,就在于大量的里长,大里长的使用。

总之,蓝田县的官员体系就是——少官多吏。

造成这种结果的最大原因就是——云昭自己才是一个六品官,远不如黄台吉,李洪基,张秉忠,罗汝才这些人的名头好听,至少,人家都是王级。

论到官府的效率,蓝田县毫无疑问是第一名,满清排第二,李洪基,张秉忠,罗汝才这些人排第三。

至于大明——只要有自立的势力,他们永远排在人家后边。

云昭坐在张国凤家的屋檐下,饶有兴趣的瞅着挂在屋檐下的一串风铃。

微风浮动,风铃就会叮当作响。

不远处的果园里,一些新栽的果树正在绽发新芽。

果园后边是一个不大的猪圈,里面有四五头小猪正在夺食,一个还穿着新嫁娘红衣的妇人正在用秕谷喂一群小鸡,

李定国在云昭耳边絮絮叨叨的道:“毫无大志啊。”

云昭懒懒的道:“个人追求不同罢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刚刚洗干净了泥巴脚杆刚刚上岸穿上鞋的人,谁比谁也高不到那里去。”

李定国道:“我不怕作战,就怕有一天打仗打的成了什么功高震主就麻烦了。”

云昭瞅瞅李定国道:“你想错了,你是蓝田县人,你在为蓝田县打仗,为自己打仗,所以,你永远都没办法把自己弄到功高震主的的地步,至于,你想要超越我,这是一个很容易达成的目标,我以后不会再领兵打仗了,你现在就是他娘的功高震主了!”

李定国嘿嘿一笑不做声。

云昭支起身体道:“没跟你开玩笑,如果有一天我要是用这个借口来干掉你,你可以骂我。”

张国凤从水井里提出一桶水,哗啦一声倒进一个硕大的木盆里,水面堪堪没过云昭带来的葡萄酒。

没法子,他家没有冰,只好用井水冰镇一下。

“今年没战事是吧?”

张国凤给云昭倒了一杯酒问道。

云昭笑道:“我们今年要开始整顿内部纪律,如果外人没有打我们的意思,我就不准备向外扩张。”

“整顿的目的是什么?”

听云昭这样说,张国凤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郑重的问道。

云昭瞅着张国凤道:“纯洁我们的队伍,清除一些目的不纯的自己人。”

“杀人?”张国凤一张木讷的脸马上变得棱角分明。

云昭摇头道:“杀人是律法才能决定的事情,政令杀不了人。”

李定国凑过来道:“如此说来,这一次整顿是政令而非军法?”

云昭点点头。

李定国皱眉道:“如何才能确定谁跟我们不是一伙的呢?”

云昭对张国凤道:“道理不辨不明,追思过往,考量现在,展望未来,找出毛病,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定人数吗?”

张国凤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心跳动的厉害。

云昭看着张国凤道:“不会定人数跟目标,这个活动以后一定要持续的进行下去,你身为监督副将,这将是你以后的工作重点之一。”

“如何开展?”

云昭笑着摆摆手道:“会有文书下发,今天不说这个,我是来看你老婆的,没想跟你们谈政务。”

李定国拍拍手道:“那好,我们今天不醉不归,他老婆的手艺不错,尤其是清汤,熬制的很好。”

张国凤见李定国开他的玩笑,就笑着捶了李定国一拳。

小妇人低着头送上了菜肴,端汤过来的时候,李定国特意瞅着汤里的人影打趣新媳妇道:“果然国色天香!”

小妇人王翠大方的抬起头瞅着云昭跟李定国道:“乡下人没有什么好东西敬奉贵客,给两位叔叔添点下酒菜。”

李定国立刻就把目光落在云昭身上道:“我是死穷鬼,还欠着军中庶务司两百多两银子,没钱回报这两声叔叔。”

云昭从怀里掏出一个锦囊递给张国凤道:“这是多多跟冯英准备的,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李定国夺过来,立刻就把锦囊里的东西倒了出来,只听哗啦一声响,从锦囊里掉出来十几枚金币,与七八颗五颜六色的宝石。

李定国脸上带着笑意,并不言语,看的出来,他对云昭送给王翠的这些贺礼很满意。

张国凤淡然的将财物归拢到锦囊里,递给王翠道:“还不谢过两位夫人赏赐。”

王翠施礼,云昭又道:“将军若是不在家中,但凡有事,可以去寻找她们两人。”

王翠再次谢过后,便匆匆的退下。

李定国道:“我们的新军正在训练中,恐怕不能担当大任。”

云昭淡淡的道:“整顿纪律罢了,还不会出现兵变,政变一类的事情,即便是需要防卫,钱少少比你们两个更加合适。”

李定国重重拍一下桌子举起酒杯道:“县尊,以后但有要求,就请如今日这般说话,话说的明白,我们也听得透彻。

如果需要上阵杀敌,开疆拓土,县尊尽管往死里用李定国,李定国即便是战死沙场,也毫无怨言,至于这种对内的事情,请恕李定国实在是做不来。”

云昭冷冷的看着李定国道:“如果有一天你要是因为桀骜不驯被军法斩杀,我一定会留你一具全尸!”

李定国哈哈大笑,拍着桌子道:“如此,便一言为定。”

云昭冷哼一声,起身离开座位对张国凤道:“我要回去了。”

张国凤目送云昭的马队离开了自家的园子,就对李定国道:“给你说了,不要试探县尊,你怎么总是不听呢?”

李定国抓着酒杯道:“我们是半路加入进来的,把话说明白,说清楚了,将来死战的时候才能尽心竭力,云昭听懂了我的话,给了我承诺,这就很好,我以后不会再多说一句话。”

“他承诺留你一具全尸?”

李定国叹口气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承诺,我非常的领情。”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云昭马不停蹄的会见了蓝田县本地所有的重要将领与官员,分别与他们谈话之后,蓝田县轰轰烈烈的忆苦思甜大会就此展开。

蓝田县所有成人,几乎都是经历过大明统治时期的人,很多人至今都不敢回忆十年以前的生活。

如今蓝田县正式开始进行自我反思之后,人们纷纷暂时抛下眼前的繁华,开始回忆过去那些凄惨的岁月。

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当活生生的例子摆在人们面前的时候,蓝田县军民这才发现,现在的好生活来之不易,对过去的苦难生活深恶痛绝,没有人愿意重温旧日岁月。

这股风潮很快就从军政两方面向民间扩展,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经久不衰的话题。

就连云昭自己,也亲自参加了几场这样的民间大会,他认真听取了百姓们对万恶的旧的世界声泪俱下的控诉,还亲自做了很多记录,在会场上向蓝田县官员,军人,百姓们发布了蓝田县第一个五年规划,希望在第一个五年中,干净彻底的消除蓝田县境内百姓的吃饭困难问题,并且希望在第一个五年计划结束的时候,蓝田县的百姓将进一步踏入到吃好穿暖的新的境界。

届时,蓝田县将作为一个整体,成为大明世界上最璀璨的一颗明珠。

人的本性是贪婪的,在过上了好日子之后,重新回到噩梦一般的岁月中是他们极度不情愿的事情。

为了现在的好生活,将来的好生活,蓝田县的百姓第一次联合起来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谁妨碍我蓝田人过好日子,我们就跟谁死战到底!”

就在蓝田县人开展轰轰烈烈的自省活动之时,曹化淳亲自带着一千两百余宫娥抵达了蓝田县。

迎接曹化淳的是肚皮已经鼓起来的冯英,以及,只是变得越发贪吃的钱多多。

曹化淳带领的马车队伍才到灞桥,他就对自己制定的计划不再有强烈的信心。

此时已经是暮春,灞桥上杨柳依依,灞河水波不兴,清澈见底,往来行人虽然会好奇的瞅瞅马车上露出来的无数美丽的脑袋,却并不会围观,只是观瞧一阵就纷纷散去。

明月楼的歌姬们知道会有大量的美人儿进入蓝田县,不由得心生醋意,特意离开长安,在灞桥上以最美的妆容轻歌曼舞的给这些京师来的土包子们送来第一场打击。

不仅仅如此,冯英,钱多多特意召集了关中所有贵妇人,来迎接曹化淳带来的京师美人。

钱多多站在贵妇人群中,自然如同鹤立鸡群,如果不是已经显怀的冯英座驾边有更多的仆妇伺候,人们会忘记云昭有两位夫人这个事实。

不论是明月楼这些民间妇人奢华多彩的装扮,还是以冯英,钱多多为首的贵妇群,从一出现,就让这些在皇宫中过惯了清苦日子的宫娥们自惭形秽。

当曹化淳出现在冯英,钱多多面前宣告了皇后放紫禁城宫娥出宫的懿旨之后,钱多多轻轻地拍拍手,就有蓝田县的小吏们捧着一盘盘的蓝田县银元出现在每一辆马车前。

每个宫娥签署了一份文书之后,就会获得五枚银元,与两日的假期,假期结束后,她们需要自发的去蓝田县县衙落户,然后再按照文书上的要求,进入蓝田县的各个女人作坊,真正成为一个蓝田县人。

曹化淳这样一个已经告老的奴婢,云昭自然不会主动去迎接的,曹化淳自己也没有期望能在灞桥这样的蓝田县边界见到云昭。

被送到馆驿之后,他抱着茶碗久久的不愿意做声。

袁敏见惯了蓝田县的繁华,对此并不在意,喝了三碗茶水之后见曹化淳还没有出声的意思,就低声道:“云昭让这些宫娥全部入了民籍!”

曹化淳咳嗽一声道:“繁华之态远胜京城。”

袁敏道:“那是您还没有去长达二十余里的商业街去看,看了那里,您会认为这里才是大明朝的中心。”

曹化淳道:“哦?我们还没有看到全貌?”

袁敏苦笑道:“管中窥豹罢了。”

曹化淳咳嗽一声道:“我已经尽量的高估了云昭,没想到依旧低估了不少。”

袁敏道:“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商业街才仅仅是个雏形,两年之后再看,那里已经车水马龙,繁盛的如同天上街市。

厂公,袁敏在蓝田县不是尸位其上,更不是毫无作为,只是不管我如何努力,如何作为,落在蓝田县人的眼中,都不过是一个个笑话而已,这些年,我从京师带来的锦衣卫,已经失陷在蓝田县,就算是当初最忠诚的锦衣卫,在这里待得时间长了,也会跟我们离心离德。

厂公切记,关中锦衣卫已经不堪大用。”

曹化淳道:“这么说,你认为这些宫娥最后会跟那些锦衣卫一般被蓝田县所吞噬?”

袁敏拱手道:“蓝田县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曹化淳笑道:“待明日,你与我好好走一遭蓝田县,看看这个已经被神话很久的地方,是不是表里如一。”

“咦?厂公兴致很高啊。”

曹化淳笑道:“毕竟,这里是我大明的土地,百姓是我大明的百姓,只要是盛景,总能让人有很好的兴致观瞧。”

一千两百多名美人,就有一千两百多幅美人图。

美人风情不一而足,环肥燕瘦研态十足。

徐五想看的口水哗啦呼啦的……

“县尊,卑职可以下手吗?”

云昭瞅了一眼堆积如山的美人图淡淡的道:“不要说出你的职位,不要摆出你玉山书院毕业生的名头,凭借你的才学,你的美貌,能征服多少就算多少,这方面,我一向是很开明的。”

徐五想摸摸自己的脸,重重的一头撞在桌子上大叫道:“县尊,这不公平。”

云昭冷冷的道:“你徐五想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一步三计谋,掌中自成天地,翻掌为云,覆掌为雨,虽然相貌差了一些,我想,凭借你的三寸不烂之舌,拿下几个愚蠢的美女应该不成问题。”

徐五想痛苦的道:“美人儿只要看到我的脸,就会退避三舍,不论我怎么用我的舌头都不管用。”

“多多是美人中的美人,上学的时候还不是跟你勾肩搭背的亲密异常?”

“多多师姐抱着一头听话的狗,也会喜笑颜开,她是我师姐,对她来说,我跟他弟弟,跟狗区别不大,不管我长成什么样子,她不会在乎的。

这些美人儿不同,她们只要看见我这张脸就会跑,根本就不会给我展示才华的机会。”

云昭抬头想了一下道:“反正不准你们自报身份,不准以官员的名义接近那些女子,要是有以权势威逼利诱之事传到我耳朵里,你以后就准备当我的秉笔太监吧。”

徐五想瞅瞅云昭道:“我们不是准备废黜宦官这个弊端吗?”

云昭冷哼一声道:“刑余之人,跟天阉不算,不过我知道你还是有办法的是不是?

这点困难应该难不住你们,不打算跟我说说你蓄谋已久的计划?”

徐五想摇头道:“没办法,没办法,一点办法都没有,这张脸毁掉了我所有的门路。”

云昭冷笑一声,就不再言语。

玉山书院的这些聪明的丑八怪对于这些从全大明各地精挑细选的美女早就垂涎已久。

以他们的智商,不可能预料不到县尊会立下禁令。

如果是别的事情,县尊禁止不做就是了,不过这一次不一样,事关美女,且关系到他们的人种改良计划,只要县尊不彻底绝了他们的希望,他们就一定会想出一些千奇百怪的法子让那些美人儿束手就擒。

毕竟,跟这些丑八怪饿狼相比,那些宫娥就像是一只只被剃掉羊毛,且离开羊群的羔羊。

第十章 第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