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养精蓄锐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对所有人都有好处的事情,这世上基本没有!

云昭要是有了孩子,对于云氏,以及云氏盗贼,云氏玉山书院,云氏蓝田县来说都是大好事。

可是,唯独对云昭没有多少好处。

甚至是有害处的。

如果云氏只是一个普通富贵人家也就罢了,早早有了子嗣之后家业会更加兴隆。

云昭今年是有十七岁!

如果现在有了孩子,在他四十岁正值壮年的时候,他的孩子早就对权力有了一定的兴趣。

一个天空出现两颗太阳的事情也就成了必然。

现在,云昭就很理解那么些皇帝为什么都与自己的孩子不亲!

所有人都要求云昭早早地生孩子,其中,终有云娘一个人是抱着儿孙满堂的希望才催促云昭的。

至于别人,云昭觉得不能高估他们的节操。

哪怕是徐元寿这位看似闲云野鹤的一般的家伙,现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玉山书院如今已然真正的变成了一个学派,一个可以与天下学派竞争的学问门派!

云昭是出自玉山书院的,如果云昭的长子也出身玉山书院,那么,玉山书院在不久的将来,定会随着云氏的扩张而扩张……据云昭所知,徐元寿不止一次的跟旁人说过,没有把云昭教授好是他此生最大的遗憾!

所以,徐元寿现如今就等着云昭生孩子呢,只要这孩子出世,他就是板上钉钉的老师!

而其余的云氏部属们,自然也会按照自己的利益诉求用不同手段去接近这个孩子。

冯英裸身整理长发的模样让云昭心如油煎!

当冯英倒在云昭怀里的时候,整个世界都像是被他握在手中。

过程是销魂的,这个过程才是上天赐予人类的幸福。

试想一下,假如没有这个美好的过程,人们只是抱着繁衍子孙的想法成家的话,估计人类早就灭亡了……

“往里面走走!”

云昭骑在马上怒视催促他快点进城的那个混蛋!

随手从旁边背筐人的筐子捞出一根莲菜就砸了过去……这混蛋把话说的太恶心了。

被莲菜砸到的家伙毫不在意,探手捉住莲菜,在袖子上蹭两下就狠狠咬了一口莲菜,并且朝着云昭满是白浆子的嘴巴大笑道:“莲菜不错,我吃了。”

至于那个背莲菜的家伙则笑眯眯的瞅着云昭道:“三文钱!”

云昭还想用莲菜砸那个家伙,却又不想便宜他,就掏出三个钱丢给了卖莲菜的。

“大清早的怎么都往城里挤?”

卖莲菜的道:“老安人要开水陆法会,”

云昭朝徐五想看过去,只见这家伙在摇头。

“五百个和尚的水陆法会,多少年没见过了。”

云昭没心情听卖莲菜的跟他显摆他的消息有多么灵通,只想快点进城。

马头在挤开两个人,就被卖莲菜的揪住马鞍子道:“排队,有钱就了不起吗?

爷爷今天就不给你让!”

云昭瞅瞅卖莲菜的那双傻了吧唧的眼睛,就挑挑大拇指,乖乖的在这家伙后面等待。

一声响亮的猪叫从队伍后面传来,那头老母猪再次出现在城门口上,刚才还打死都不给云昭让路的卖莲菜的家伙,这时候迅速闪到一边。

“你他娘的给猪让路,就是不肯给我让路是吧?”

卖莲菜的翻个白眼,也不答话,等母猪走到他身边的时候还取出一根莲菜放猪嘴里。

老母猪在云昭的战马腿上蹭蹭痒痒,就嚼着莲菜带着三头枕头大小的小野猪进了城。

守城的人自然是认识云昭的,不闻不问的就放云昭一行人进城,却把卖莲菜的拦在门口表示要搜查一下。

云昭当着卖莲菜的家伙的面对看守城门的道:“好好搜查一下,我觉得这家伙不像是好人。”

在卖莲菜的震耳欲聋的叫骂声中,云昭施施然的进了城。

这一次云昭去了潼关。

自从左良玉单人独骑离开了潼关之后,这里就成了云昭重点经营的大本营之一。

说起潼关,云昭就非常的怀念函谷关。

如果在潼关发生大战,内部的回旋余地就很小了,不像函谷关,即便是破了,也有数百里的山路可以节节抵抗。

现如今,潼关外边再一次成了人间地狱。

潼关外的百姓似乎有把逃荒到关中已经当成了一种习惯,从入冬到现在,潼关外已经聚集了十二万灾民耐心等候官府检疫之后安排他们进入关中求一个活路。

关中的规矩流民们已经很熟悉了,自动来到潼关外的窝棚里住下来,然后就是一通清洗身体,除虫,弄干净了身体,弄干净了衣衫,这才会去潼关外设立的巨大粥棚去领粥喝,顺便领到属于自己的号牌。

在这里待十五天,没有发病的人才能进入关中,这是一条厉禁,任何人都不得违反。

蓝田县不拍凶恶的敌人进攻,他们有信心击败任何来犯之敌,如果是疫病,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云昭去潼关,就是去检查这方面工作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方面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连续多年的灾害,连续多年的兵灾,中原大地已经不是那个人烟稠密的所在了,云昭相信,只要李洪基这些人继续肆虐中原大地几次,自己就可以收获这枚沉甸甸的果实了。

回到家里,钱多多在荡秋千,这是她最喜欢的活动之一,冯英却显得没有什么力气,卧在软榻上懒懒的看书。

将钱多多从秋千架上抱下来,云昭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这么冷的天气里还要荡秋千。”

“少少终于答应娶小楚了。”

“问题是小楚答应了没有?”

“答应了,只是要的聘礼多了一些,这是小事情,不管给多少,她将来都要带回来。”

云昭瞅着面色红润,鬓间微微有些汗意的钱多多道:“我估计你可能见不到小楚的嫁妆。”

钱多多豪迈的道:“钱而已,只要她肯给我家生孩子,生一个孩子我奖励她一万两!”

云昭愣了一下道:“你哪来这么多钱?”

钱多多笑道:“我可以去赚钱,这并不难,娘给了我好多钱让我钱生钱呢。”

云昭回来了,钱多多就不肯好好走路,趴在云昭背上在路过冯英窗前的时候还故意打一声招呼。

云昭干脆就背着钱多多进了冯英的屋子。

他刚才看见了,在冯英的屋子里,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女子正在跟冯英说着什么。

“那个妇人看着眼熟!”

云昭把钱多多丢在软榻上,指指刚刚出门的妇人问道。

“刘茹啊,一个奇女子!”

“怎么说?”

“用您的一两银子置办了东西卖烤玉米,烤红薯,三年之间就赚了八千多两银子银子,你还敢小看妇人吗?”

云昭大笑道:“这做生意啊,有时候确实跟人有很大关系,但是呢,更多的要看社会整体环境。

蓝田县这些年一直在突飞猛进,这些做生意的人一样会跟着蓝田县突飞猛进。

顺境里做生意而已,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所以呢,你也莫要高看这个妇人,她就是一个傻大胆而已。

她在故乡的时候连饭都吃不上,到了蓝田县就会变成一个不错的商贾,道理就在这里。

这个女人运气很好,你在用她的时候,记着要监督一下,她现在展现出来的本领虽然不错,却不是她的真实水准。”

冯英低头受教,唤来丫鬟伺候云昭脱掉大氅,鞋子,云昭也就上了软塌。

钱多多打着哈欠道:“你要是真的需要人手,可以去玉山书院里招人,男子就算了,一些女子也很不错,我打算开春之后去招七八个过来帮我做事。”

冯英摇头道:“玉山书院里的人夫君有大用处,不能随便启用。”

钱多多道:“好些个女孩子对于做一些文案活计毫无兴趣,这些人就要给她们机会。”

听两个老婆终于不再谈论要孩子的事情了,云昭就非常的欣慰,这才是正常的家庭生活。

窗外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开始只是零星的几片,过了片刻,天空就阴沉下来,大片,大片的雪花就从云层中飘落,不一会就把大地覆盖的白茫茫的。

一家三口所在软榻上抱着被子看窗外的雪花,何常氏带着小楚一干人忙着在屋子里的烧火锅。

云昭小睡了片刻,醒来的时候发现钱多多缩在怀里睡得香甜,倒是冯英贡献出自己的大腿让云昭枕着,火锅已经在咕嘟咕嘟的翻滚着香气四溢,屋子里却不见了其它人。

“一家人就该这样睡!”

云昭伸了一个懒腰,美美的幻想道。

钱多多睡得面如桃花的,伸长脖子见火锅已经好了,就跳起来准备去吃。

“喝酒,喝酒,今天要好好喝酒!”

云昭听钱多多这样说,就面无表情的瞅瞅冯英,冯英俏脸立刻就成了一张大红布,喝酒这两个字对云昭跟冯英来说还有别的含义。

酒端上来了,冯英却不肯喝,说自己身体不舒服,不适合喝酒。

就这一句话让钱多多非常的紧张,她认为冯英一向体壮如牛,从未听说过她会生病,除非……

立刻就把目光落在冯英的小腹处。

冯英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就是没什么精神,整日里只想着睡觉。”

钱多多立刻转头看着云昭道:“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症状?”

“你身体好啊。”

钱多多摇头道:“不对,她像是有身孕了……”话音未落她的大眼睛里已经有泪花在闪烁。

“我去跟娘说。”

钱多多愤怒的挣脱云昭的手,火锅也不吃了,就匆匆的跑去找云娘诉苦去了。

云昭瞅着慢条斯理吃饭的冯英抓过她的手摸了一下脉搏道:“没有特殊的脉象。”

冯英吃下一只丸子抱着小腹笑眯眯的道:“我是练武之人,对自己的身子最是熟悉,我排除了很多困扰之后,就只剩下受孕这么一个原因了。”

云昭笑道:“我终究还是在十七岁的时候要当父亲了。”

冯英笑道:“十七岁当父亲这很自然,你说多多平日里多聪慧的一个女子啊,遇到这种事情总是没了章法。

我们两去门口迎接婆婆吧!”

两人才来到院子门口,就看见云娘连大氅都没有披,脚上穿着一双暖鞋就匆匆的跑来了,后面还跟着老大一群人,以及一个哭哭啼啼的钱多多。

大晚上的,云娘一双眼睛亮的惊人,一来就握着冯英的手道:“真的有身孕了?”

冯英苦笑着摇头道:“不知道呢。”

云娘瞅瞅冯英的眉眼肯定的道:“一定是有了,来人,火速去白衣庵请玄敬师太来府上一趟。”

立刻有无数爪牙答应一声就去安排此事了,云娘看了云昭一眼道:“从今晚起,冯英去内宅住!”

云昭从善如流,冯英冲着云昭露出一个苦笑,就被云娘拖着,在一群妇人的簇拥下就去了内宅。

片刻时间,屋子里就只剩下云昭跟钱多多两人面面相觑。

云娘不在,钱多多眼睛里的泪水迅速就没有了。

“我就知道,大胸大屁股的女人总是好生养一些。”

云昭小心的在一边陪着笑脸道:“你也不差啊。”

钱多多挺胸收腹撅臀,随着一口气吐出来,马上有些灰心的道:“比不过冯英。”

云昭顺势拍马道:“你这样的才好看啊。”

钱多多大怒道:“生不了孩子,好看有个屁用。”

云昭拉着钱多多坐下来,揽着她的腰肢认真的道:“我们迟早都会有孩子的。”

钱多多道:“是啊,阿昭,我们迟早都会有孩子的,只是,什么时候生呢?

全蓝田县的人现在都看着我跟冯英的肚皮呢,人人都希望我云氏子孙繁盛,有昌明之像,只有这样,人家才会认为我云氏是天眷之家,是可以成为这片大地的主人。

就算是当主人,也要看你像不像是一个主人。

阿昭,我们不吃饭了……”

这一幕迟早就要到来,跟云昭预料的相差不远,只是钱多多明显比他预料的要理智的多。

“你举着腿做什么?好好睡觉。”

云昭将钱多多的一双玉腿按下来,放进被子里。

钱多多又固执的抬起腿,最后,在云昭的坚持下将腿搭在他的肚皮上这才算是安静了。

“阿昭,我要是没孩子……”

“胡说八道,你这么美,这么年轻,我又这么强壮,不生孩子?美得你!”

“好想明天起床肚子就大起来。”

“会大起来的,好好睡觉,小心把孩子吓跑。“

“哦哦,我不说话了。”

“阿昭,你会喜欢我一辈子是吧?”

“等我死的时候会一刀捅死你,我们两人正好一起装棺,给儿子省点事。”

……

“阿昭,我睡不着。”

云昭干脆坐起来,将钱多多拥在怀里道:“从前啊,有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在这个国家中有一个好色的国王,他生了一个皮肤跟牛奶一眼雪白的小公主……这个小公主只有豌豆大小……

……后来公主啃了一只大苹果,啃了足足两年才算吃完了这个苹果……结果她就被撑死了……装在水晶棺材里放进了森林深处。

后来,来了七个小矮人,七个只有豌豆大小的小矮人,他们找到了这个豌豆公主,就睡在公主身边……半夜,总有一个小矮人爬起……”

云昭知道此时的钱多多没有听故事的心思,她只是想听到他的声音,表示他一直在她身边,所以,一个奇怪,玄幻,奇幻,神奇,淫荡,恶心,的故事就从他的嘴里滚滚流淌而出。

钱多多终于睡着了,云昭没有熄灯,嘴里胡说八道着,目光却落在钱多多美丽的脸庞上,满心都是骄傲——如此样的盖世佳人,会因为没有怀上他的孩子而忧虑若此……

“你才是我的白雪公主!”

云昭轻轻地在钱多多的额头亲吻一下,远处已经有鸡鸣之声此起彼伏。

冯英真的怀孕了!

云昭不知道那个漂亮的女尼姑是怎么判断出来的,根据他的计算,冯英怀孕绝对不会超过二十天。

母亲说这个玄敬师太是一位真正的世外高人。

说到高人,云昭总会想起金仙观的杂毛道士梁兴扬,前些年这个道士疯的很厉害,总是跑出金仙观,见到人就告诉人家——天罚来了,要人们小心应对。

每个人都善良的告诉他,他们准备好了如何应对天罚……梁兴扬不信,有些更加善良的人就会带他去看家里的存粮,去看自家挖好的地窖,告诉梁兴扬,大家都做好了准备应对天罚。

这样的安慰似乎有了效果,梁兴扬只要看到人家的粮食多多,藏身地也坚不可摧,人也就变得欢乐起来了。

云杨拍着自己的光头认为自己跟这位玄敬师太有缘,几次三番的找机会向这位师太讨论一下佛学。

被云娘抽了一顿鞭子打跑之后,依旧念念不忘……

云昭现在无法靠近冯英,只要靠近了,云娘就认为儿子会对冯英起色心……

所以,这段时间,云昭只要处理完毕公事,就会陪伴钱多多。

等到窗外的杏花绽开花蕾的时候,钱多多也被云娘送进内宅严密封锁起来了。

看到云杨骑着马驮着刚刚长出寸许长头发的玄敬师太在玉山下纵马奔驰的时候,云昭才霍然醒悟——崇祯十二年的春天终于到来了。

第七章 第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