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替天行道的顾炎武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有问题的不仅仅是天水跟清水县,随着蓝田县的界碑不断地向外挪动,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蓝田县界碑的到来。

想要蓝田县界碑到来的大多是普通百姓,或者是一些赤贫的无任何财产的佃农。

不想要蓝田县界碑到来的往往都是地方上的大户。

随着界碑越走越远,蓝田县对边缘地方的经济拉动作用就越是不明显,这就造成人们对蓝田县的看法有了改变。

真正说起来,地方的土豪劣绅才是真正的民意。

这话说起来似乎很不好听,可是,穷人没有发言权却是真实的不能再真实的事情了。

云氏当时一把火烧掉了三代人积攒的借条,这些借条加上强悍的私人武装就成了云氏统治蓝田县的基础。

云昭的目光是长远的,心胸是博大的,所以他可以烧掉那些借据,而其余的土豪劣绅们非常的不愿意。

这就造成了地方势力依旧根深蒂固,对云昭将要推行的新的土地政策非常的不友好。

“革命是必须的!也是无情的。”

徐五想低声把自己憋了很久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李洪基的声势还需要更大一些,张秉忠也应该进入四川,罗汝才这些人也应该发挥他们应该发挥的作用,清扫一下蜀中的地方势力,包括秦良玉将军的家族,石柱土司也不能是法外之地。”

“这样做死伤惨重……”

“不一定,对于那些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失去的百姓来说,这些流寇进入他们的家园,对他们来说是一次宝贵的重新再来的机会,他们不应该错过这个宝贵的机会。

加之,现在的流寇,可比前几年聪明的太多了,他们的目标不再是劫掠普通人,裹挟普通人,而是把目标对准了那些财帛丰厚者。

这几年,人们之所以认为流寇过后草木不生,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只不过话语权在土豪劣绅们的手中,普通百姓却喜欢闷声发大财,即便是从流寇手中获得了好处,却闭嘴不谈。

这种普通人的狡狯,最终会害死他们的。

流寇走了之后,官府重新回归,官府要做的事情不是安定地方,发展生产,而是清算那些曾经帮助过流寇的人。

所以呢,流寇所到之处,有两次大型的杀戮,一次是流寇对土豪劣绅的杀戮,第二次,是官府以及回归的土豪劣绅们对百姓的杀戮。

这就是流寇过后草木不生的真正原因。

如果流寇过后,我们来接管地方,就不会发生第二次杀戮,百姓们此时心中惴惴不安,是最温顺的时候,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一点。”

“谁去做这样的事情呢?我是说会按照我们的计划去做这样事情的人,你认为谁最合适?”

徐五想从架子上取下一本文书递给云昭道:“我们计算过,每一个地方上的财富基本上是处于一种均衡分布的状态。

这就是大明朝两百多年以来的建设成果。

这些建设成果是隐形的,虽然均衡的分布在每一个地方,持有人却并不均衡,也就是说,地方财富掌握在一小部分人的手中,如果我们能够有能力取长补短,控制地方并不难。”

云昭叹了口气,翻开文件看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合上文件道:“可以试验一下。”

徐五想收起文件道:“从伏牛山附近开始实施,县尊以为如何?”

云昭点点头,徐五想一干人提出这个建议之后,云昭就知道冯英的部下就要开始干一些脏活了。

“告诉钱少少,抓一个身名狼藉拥有足够威慑力的大贼寇回来,我要借用一下他的名义。

冯英去干这种事情不合适。”

徐五想笑着点点头,就退出了书房。

这个家伙一走,云昭甚至觉得整个书房都变得亮堂起来了,这或许是心理因素,或许不是。

扫视一下书房,偌大的一座书房被各种文书塞得满满的,蓝田县所有的秘密都藏在这座巨大的书斋里。

云昭抬头看着张贤亮先生赠送给他的天下关系图,在广袤的北方,与朱明王朝有关的红线已经变得稀稀拉拉的,代表着蓝田县的蓝线却几乎覆盖了偌大的西方,北方。

天水贪渎案子,自然会有有人去处理,清水县的教案也自然会有人去处理,云南,贵州大规模的械斗也会有人去处理,甚至在遥远的京师,也会有人专门去处理卢象升不愿意离开监牢的事情。

云昭,现在很少去安排真正意义上的计谋,他只需要听到结果,如果有时间,或许还会再听听办事的过程。

“这些年的扩张速度有些快,也有些仓促了。”

云昭打量一下桌案上的一摞子请战文书,就把这些代表着继续扩张的文书放在架子的最高处。

“现在,到了稳一稳的时候了。”

云昭暂时停止了自己继续扩张的心思,他的工作就减少了一大半,雄心勃勃的玉山书院的毕业生们扩张的热情虽然是好的,却不能无限度的继续下去。

中午的时候,睡饱了的钱多多就婷婷袅袅的来到云昭的书房,见冯英跟小楚提着食盒站在院子外边不进去,就诧异的道:“你们怎么不进去?”

冯英冲着钱多多笑一下道:“军机重地,我们还是莫要进去的好。”

钱多多娇笑道:“什么样的机密能瞒过我们?”

说完,抬脚就要进院子,却被冯英一把拉住,皱着眉头道:“不能恃宠而骄。”

钱多多怒道:“一家人有什么关系呢?”

冯英指着不远处的云氏大宅道:“在那里你可以为所欲为,在这里,我们还是守些规矩。”

钱多多道:“阿昭说了,他没有事情会瞒着我们的。”

“他可以这样说,我们不能这样做!”

两人正在争论的时候,云豹黑着一张脸从外边走了过来,对云昭的亲卫道:“禀报县尊,就说云豹求见。”

亲卫面无表情的对云豹道:“县尊说了,此时不会见豹叔,等天水的事情有了结果之后,再与豹叔论一下叔侄情义。”

云豹一脸的痛苦之色,转过头看看冯英跟钱多多道:“天水的账目有八千多两银子对不上……”

钱多多立刻道:“我这里有,豹叔先拿去用。”

冯英扯了钱多多的袖子一下道:“豹叔不缺区区八千两银子,豹叔需要洗清遭受的冤屈。”

云豹冲着两个侄媳妇点点头道:“都是好孩子,你们一会进去的时候告诉阿昭,你豹叔不稀罕那点银子,如果真的是我的手下干出了这等丢人的事情,告诉我,我来执行家法。”

冯英点点头,钱多多还想多说两句话,就看见云豹已经转身走了。

玉山书院的午膳钟声响起,冯英,钱多多把小楚丢在外边,提着食盒走进了云昭的大书房。

趁着冯英布置饭菜的时候,钱多多来到云昭桌案前,瞅瞅云昭正在书写的文书,低声道:“豹叔刚才来过了,看起来有些悲愤。”

云昭笔走龙蛇一边写文书一边道:“他这人一向粗枝大叶惯了,手下的人也大多是一些四海人物,干什么都义气为先,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前两年的时候要他从玉山书院挑选一些学生充当他的幕僚,他倒好,总说那些学生屁用不顶,现在好了,被人算计了。”

“八千多两银子的事情,没必要让豹叔心里不痛快。”

云昭摇摇头道:“没有那么简单,自从我们在蓝田城击败了多尔衮之后,所有人都盯着我们呢。

只要我们露出一星半点的漏洞,就会有人把这个漏洞撕扯的跟缸口一般大。

交给徐五想他们去调查,如果只是一般性遗漏,我就把这笔钱替豹叔填上,如果……”

钱多多闻言脸色顿时就变了,低声道:“难道你要处罚豹叔?”

云昭停下手中笔,揽着钱多多的腰肢叹口气道:“不是我要处罚豹叔,是蓝田县的规矩要处罚豹叔。”

“吃饭吧!”

冯英布置好了饭菜,云昭跟钱多多就一起过来坐在桌子边上准备吃饭,见冯英很沉默,云昭就笑道:“你不说说你的看法?”

冯英装了一碗饭送到云昭手里道:“等你处理完毕了我再去探望豹叔。”

云昭默默地吃了一口饭,觉得毫无滋味,就放下饭碗道:“这是我第一次给人家当首领,没有经验,总想做到情理法三者兼顾,结果呢,这是不可能做到的,每一样都只能做到有限的程度。

怪不得皇帝总是自称为孤家寡人!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很没意思。”

冯英点点头道:“喜欢是喜欢多多的处理方式是吧?”

云昭笑道:“是的,把事情办得有人情味总是看起来很美。”

钱多多摇头道:“何常氏都说大宅门有大宅门的规矩,要是没了规矩会乱的。”

云昭抬手在钱多多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道:“吃饭,吃完饭带你们去我小时候常去的一座小山谷里逛逛。

就在那座山谷里,我以为我发现了云氏的秘密宝藏,结果发现了自家的祖坟。

先说好啊,我们那时候进入那座山谷一般都是不穿衣服的……”

顾炎武才到侯马灾区,就被眼前的场景吓呆了。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大群的蝗虫已经飞走了,可是,这里的蝗虫依旧多的数不胜数,这些蝗虫还没有长大,它们的翅膀并不完善,还不能长距离的飞行,所以,它们在光秃秃的大地上蹦跶着前进,追逐远去的蝗虫大军。

如果说,前面的蝗虫大军是梳子,那么,这些小蝗虫就是篦子,将大蝗虫经过后残留下来的一点绿色嚼的半点不剩。

蝗虫在道路上偶尔会形成一个蝗虫包,人马走近了之后,蝗虫就会轰的一声逃走,此时,地上就会露出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蝗虫会吃人?”

顾炎武惊叫出声。

一个年轻的学子奇怪的看着顾炎武道:“蝗虫不吃人,它们在吞噬尸体上的汁液。

只要尸体总是渗出汁液,蝗虫就不肯舍弃尸体而去,看起来就像是蝗虫在吃人。

顾先生既然要开展一斗蝗虫换取一斗糜子的大计,学生以为,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顾炎武摇头道:“还不到时候,此时,百姓手中还有少许粮食,我们再探探侯马,闻喜两地的状况之后再说。

只要我们手中有钱,有粮,百姓们就会听我们的话。”

年轻学生并不争辩,只是拱拱手,就不再言语,随着顾炎武继续向侯马县深处挺近。

越往里面走,顾炎武的心就越凉。

不是蝗虫过后的场景让他心凉,而是这里的百姓的行为让他心凉。

没有人出来劳动,最常见的场面就是一大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挤成一堆,或者蹲在谷场上,或者蹲在村口,冷漠的看着顾炎武一行人。

有好几次,他都听到这些人在议论抢劫他们的话,只是因为蓝田县军卒腰间的战刀以及火铳,才让他们安静的瞅着一行人从他们的眼皮子底下通过。

在夜晚宿营的时候,总有一些黑影在他们的营地外徘徊。

顾炎武相信,只要李洪基的大军路过这里,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毫不犹豫的跟着李洪基走,哪怕跟着李洪基走也是死路一条,他们也不怕。

人人都在饮鸩止渴的时候,生命的价值不如一根稻草。

这些东西都是他不曾在书本里学过的。

众人围着篝火,一个学生取出一个平底锅,往锅里倒了一点菜油等油烧热,就把抓来去掉腿跟翅膀的蝗虫丢进锅里用油煎。

不一会,煎肉的香味就弥漫开来,那个学生往煎好的蝗虫上洒了一些盐,就放在顾炎武面前邀请他一起吃。

对于吃蝗虫,顾炎武还是知道这个典故的,李世民吃过,虽然吃的有些悲愤,可是,他确实吃过,范仲淹吃过,还说蝗虫吃起来跟虾子无异,很多书里都鼓励人么吃蝗虫。

所以,顾炎武虽然没有吃过蝗虫,这时,吃蝗虫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少心理障碍。

学生的手艺不错,蝗虫被油煎的焦黄,不但脆,还香,尤其是当他吃蝗虫吃的满嘴油腻的时候,有人递过来一个酒葫芦,顾炎武吃蝗虫的劲头大增。

“我们这么公然进入山西,为何不见官府?”

顾炎武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在玉山接受这个命令的时候,他甚至觉得云昭有些越厨代庖的意思在里面。

“一般到这个时候,官府就会跑……”

“跑?官员有守土之责!”

“山西,陕西的官员对这种事情很有经验,只要遇到过不去的大灾荒,官员们都会跑,如果不跑就会发生民变。

他们跑了,带走了粮食跟钱,百姓们就没法子通过攻打官府获得粮食跟金钱,不攻打官府,就谈不到民变,等这里的灾荒过去之后,他们再回来,这时候百姓又有了粮食跟家园,也就没人愿意造反了,他们会继续接受官府的统治……”

顾炎武听得目瞪口呆!

他觉得这些学生似乎比他更加熟悉这里的百姓。

“先生不必惊讶,学生就是侯马县的人,只不过家父早年去了蓝田县做生意,后来就留在了蓝田县,每年冬日学校放假的时候,学生都会走一遭侯马,闻喜二县。”

“你为何要来这里呢?是游学?”

年轻学生笑道:“学生毕业之后就会来侯马挑选一个地方充任这里的里长。”

顾炎武瞅着这个年轻学生道:“为何是里长而不是县令或者县尉?”

年轻学生道:“玉山书院毕业生的起点都是里长,强悍些的也不过是大里长而已,如果我们连一里之地都管辖不好,和谈将来的一县一州之地?”

“目前的状况你也看到了,民心已经变得暴虐,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召集百姓捕捉蝗虫来交换粮食的法子明显行不通,这些人看起来更想抢劫我们,而不是跟我们做生意。

你有何良策?”

年轻学生道:“就算是有人愿意通过捕捉蝗虫来跟我们换粮食,他们换到的粮食也会被强人抢走。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抢先一步先做了强人再说。

学生认为,我们应该在这里立一枝长杆,长杆上挂一面大旗,上书——替天行道!

这些心里恓惶无依的百姓一定会向我们靠拢,等我们的人手多了,我们就命令他们去捕捉蝗虫,然后按照他们捕捉的蝗虫数量发给他们粮食。

我们是最大的强人,依附我们能有粮食吃,还能存点粮食,这样的条件是别的强人所不具备的。

只要我们开始,最后必定能一统侯马县,闻喜县,只要这两县的人都开始听我们的话了,再命令他们开沟渠,平整田地,准备春播,只要夏收完成,秋收完成,县尊的命令也就完成了,先生以为如何?”

听了这个学生的话,顾炎武大吃一惊,连忙道:“这岂非就是造反了?”

学生嘿嘿笑道:“非常人做非常事必须用非常手段,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焉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应该是目前最可行的法子,请先生三思。”

顾炎武的嘴巴里苦涩的厉害,他抬头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一面随风呼啦啦招展的大旗,他甚至不用猜都知道上面一定写着这个狡猾的学生所说的——替天行道四个大字。

“这么说,某家已经成了大明的反贼?”顾炎武站起身有些愤怒。

学生道:“救国救民,个人区区一点损益何足道哉,先生不要担心,我们从来没有想过造反,我们只是在救民,只是手法上有些过份,只要先生救助灾民成功,等大明官府重新归来之后,学生相信,先生今日的所做所为,一定会成为江南士林的美谈。”

顾炎武冷声道:“你们果真不会逼迫某家上梁山吗?”

学生笑道:“我蓝田县尊也是我大明在册官员,那里是什么贼寇了?”

顾炎武先是四处看看那些影影绰绰的黑影,喟叹一声道:“不这样做,这些人都会死是吗?”

学生道:“不死,也会投奔李洪基成为流寇。”

顾炎武喟叹一声道:“也罢,某家就当一次贼寇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学生拱手道:“玉山书院三年级学生——彭国书!”

顾炎武道:“既然要竖起大旗,那就用我的名字竖起大旗,某家顾炎武做事,用不着遮遮掩掩!”

彭国书轻笑一声抱拳道:“顾先生威武!”

第四章 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