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章 死战,死战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卢象升看着天边的鱼肚白,缓缓抽出战刀对左右道:“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

此战!必胜!”

那些追随了他很久的部将们,也缓缓地抽出刀子,没有做声,脚步却无比坚定的追随着前边的这个男子。

跟着他或许没有金银财宝,没有高官厚禄,却能让人骄傲无比。

战死的袍泽已经得到掩埋,袍泽的子女也得到了很好地安置,听说,这些孩子只要进入蓝田县玉山书院,家里就不用在为他的将来操半点心,等孩子从玉山书院毕业,家族兴旺可期。

这是大帅用两个堂兄弟的自由换来的福利,在未来十年之内,大帅的两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的堂弟,需要进玉山书院教学。

卢象升明白,这是云昭在继续执行他令人恶心的掺沙子大计中重要一环。

也就是云昭所说的多元化。

虽然直到现在卢象升还不是很明白多元化是个什么意思,这并不妨碍他通过自己的思维来理解这三个字。

说白了,就是不希望徐氏的学问在玉山书院一家独大。

所谓的多元化,其实就是掺沙子,也是在搞权术平衡。

在这一点上,卢象升很是理解云昭。

垄断对一个国家来说绝对不是好事情,只要开始垄断了,相对的,垄断人的话语权就会拔高。

云昭或许会信任徐元寿,但是,云昭绝对不会如此信任徐元寿的继任者,不管这个人是谁。

在先锋官的带动下,卢象升的马速在不断地提升,瞅着映入眼帘的建奴骑兵,卢象升收回心中所思所想,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敌人身上。

当两支骑兵碰撞到一起的时候,卢象升大喊一声,狠狠地将手中的长刀斩了出去……

李定国杀入敌阵的时间比卢象升还要早一刻钟,当他带着八百名包裹着马蹄子的骑兵从山坳里杀出来的时候,济济格正在计划今天的作战计划。

再有半个时辰,从明人奴隶中抽调的一千名妇孺就会到来,今天,他决定,用这些妇孺的尸体填塞掉明军那道可恶的战壕,裹挟着这些妇孺让山上的那些明军不敢随意的使用哪种落地就爆炸的东西。

才安排完毕,一枝示警响箭就滴溜溜的叫唤着蹿上半空。

济济格不怒反笑,提起自己的长刀对部下们道:“我们没有进攻,他们反而下山了,哈哈哈……我们走,去把这些明狗斩尽杀绝。”

紧接着他的声音就被一阵巨响给吞没了。

再坚固的木墙也抵挡不住数百斤火药的轰击,硝烟才散去,李定国的战马已经出现在城寨的缺口处,他并没有着急向慌乱的建州人发起进攻,而是一刀戳破了挂在马肚子上的皮口袋,眼看着火油淅淅沥沥的从皮口袋里流淌出来,他这才带领着部下避开建州人向城寨深处挺近。

在济济格小小的城寨转了一圈子之后,才丢弃空空的皮口袋向已经列阵完毕的济济格发起进攻。

面对厚达五寸的木板,手雷的作用很小,虽然将济济格的军阵炸的七倒八歪的,真正的杀伤力却没有李定国预料的那样大。

于是,面对济济格如同刺猬一般的重步兵方阵,李定国的骑兵只能转着圈子寻找军阵的薄弱处伺机进攻。

然而,济济格在军阵外边用了两轮车,还在车上上加装高高的厚木板阻挡了火枪的攻击,这种车子可以随意转动,不管李定国的轻骑兵如何旋转,厚木板总是面对着骑兵,阻挡李定国的骑兵攻击。

如果这样也就罢了,在木板后面,是一排密集的长枪,这些木枪足足有一丈半长,骑兵想要冲阵,首先就要面对这些木枪。

骑兵绕着济济格一千余人组成的军阵转了几圈之后,就齐齐的后退,站在军阵中的济济格大笑一声,挥刀指着李定国所在的方向道:“进攻!”

手雷再一次从骑兵们的手里丢了出去,这一次,济济格却没有躲,甚至推开两轮车毫无畏惧的冲向李定国。

手雷落在建州人的军阵中,不断地发出轰响,不时地与建州人倒在地上,或者被炸的飞起来,可惜,依旧没法子阻挡建州人前进的步伐。

济济格看到这一幕再次高兴地大叫,手雷对身披三层重甲的披甲人伤害并没有预料中那么大。

李定国瞅着刚刚燃起来的大火,大吼道:“那些死去的女人跟孩子们,你们睁开眼睛看看杀你们的敌人是个什么下场!”

说着话,又从马背后取过一个皮口袋随手丢进了火圈,其余的骑兵同样施为,刚刚看起来还有些微弱的火焰,在皮口袋掉进火焰中之后,一尺多高的火苗立刻就窜起一丈高。

后续冲杀进来的张国凤焦急的大喊道:“把所有火油统统丢进去!”

于是,皮口袋如同雨点般的被丢进了火圈中。

平地起了大火……

“走吧,我们还要继续进攻岳托大营,莫要在这里耗费时间。”

李定国见火势已成,偶尔能看见火圈里的建州人如同没头的蚂蚁一般乱撞,就不再理睬这里,第一个向那座更加高大的城寨发起进攻。

军营西北角的冲天大火,被岳托看在眼里,他恨恨的一拳砸在桌案上怒吼道:“济济格在干什么?不能剿灭敌人,还被敌人袭营,塞赤,你去,你去救救济济格这个蠢货,如果城寨被攻破,就地取了济济格的首级再去剿灭那一小股明军。”

一个精瘦的汉子单膝跪地答应一声,就匆匆离开了中军帐。

作为大营巡查都统,塞赤麾下的两千人已经准备完毕,跟着塞赤匆匆的向大营西北角出发。

塞赤刚刚离开中军,一路路斥候就急匆匆的闯进了岳托的中军帅帐,一连串敌袭的军报,反倒让岳托安静下来了。

他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对麾下将佐道:“正北方来了上万骑兵,再有一柱香的时间就会抵达外围营寨,八赤,你去督战,击败来敌,等敌军前锋受挫之后,派出你部骑兵从两翼包抄。

八赤领命转身离开了大帐。

岳托有看着站在左边下首第一人的花白胡须老将沃古道:“老沃古,给你六千骑兵,驻守中军,随时支援八赤,杜度。”

老将沃古躬身领命,也离开了中军大帐。

随着岳托发出的一连串的军令,军帐中的诸位将领纷纷离去。岳托这才对陷入沉思的范文程道:“文程公以为如何?”

范文程低声道:“猜不透!”

岳托笑道:“我也猜不透,野战非明人所长,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放弃已经修筑好的堡垒来偷袭我的大营。

难道说,那位蓝田县的县令真的以为他已经强悍到可以在野战中击败我岳托?

可是呢,从军报中得知,此次袭营的人马,几乎全是骑兵,并无步军随同。

我大清军队不是明国的那些草寇,被骑兵冲锋一阵就会四散奔逃,战争一定会持续下去的。

骑兵一旦没了突然性,在战场上僵持起来,可没有他占的便宜。

文程公,你也是从南边来的,你说说,这又是什么道理呢?”

范文程摇摇头道:“这非奴才所能测度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又有军卒送来军报,岳托扫视了一眼,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怒不可遏。

范文程的屁股小心的离开椅子,伸长脖子瞅着岳托道:“贝勒,可是前方战事不妙?”

岳托长叹一声道:“刚刚抵达大营西北角的塞赤禀报说,济济格全军覆没……”

范文程小心的问道:“济济格将军的敌人不足千人,难道说敌军来了援兵?”

岳托愤怒的道:“对手只有八百骑兵,现如今正在跟塞赤鏖战,济济格全军死的蹊跷,居然是被一个小小的火圈困住的,靠近火圈的人被烤出了人油,火圈中心的人包括济济格在内全部窒息而死,临死前依旧保持着完整的军阵模样,现场惨不忍睹。”

范文程正要说话,忽然觉得大地都在颤抖,紧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剧烈爆炸声从北方传来。

岳托拿起搁在桌案上的腰刀挎在身上,对范文程道:“文程公可愿意随本帅走一遭?”

范文程拱手道:“请贝勒赐下铠甲武器,文程虽然是读书人,却也能上战场为我大清出一份力。”

岳托哈哈大笑,对范文程道:“不得不说,大明国的文人似乎比武将更加的有用。

一心为我大清谋天下的人有,一心与我大清为敌者也有,真是怪哉!”

范文程笑道:“都是读了圣贤书的缘故。”

岳托愣了一下,马上大笑道:“文程公说的是。”

待范文程顶盔贯甲完毕,就匆匆的追着远去的岳托去了正北方。

卢象升在乱军中悍勇如狮,胯下的大青马如同怪兽一般驮着他在乱军中纵横捭阖刀下几乎无一合之将。

“轰!”

卢象升抬手用火铳开了一枪,大蓬的铅弹为他清空了马前之敌,大青马踏碎了一个建奴的头颅,结束了他的痛苦。

“向前!”

卢象升大叫一声,挂好火铳,拎起长刀就向建州人匆忙组建的第二道防线发起冲锋,在他身后,无数的天雄军将士纷纷舍弃了眼前之敌,纵马追上卢象升,一起向敌军扑了过去。

箭如飞蝗……

冲在最前边的天雄军纷纷跌落战马,护卫着卢象升的两个护卫也缓缓地从战马背上掉了下来,露出身上插满羽箭的卢象升。

“冲啊!”

卢象升怪叫一声,此时此刻,他似乎忘记了自己宣大总督的身份,只想突破眼前的这道防线,只要击败这些人,后边就是建奴设立的明国奴隶大营。

大青马的后腿健壮有力,纵身越过倒伏的人尸,马尸,前腿刚刚落地,一枝粗大的弩枪,就穿透了大青马的胸膛,大青马前蹄无力地落在地上,脑袋杵在地上,凌空翻腾一圈,然后才倒在大地上再无声息。

卢象升跌落战马,在地上翻滚几圈,插在铠甲上的羽箭纷纷折断,来不及站起来,卢象升就把挂在铠甲上的一枚手雷点燃之后丢了出去。

手雷炸响了,卢象升的耳朵里却只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爆炸声,他亲眼看见手雷炸飞了两个建奴……爆炸是有效的,五两银子没有白花。

他想站起来,一条腿却软软的用不上力气,他焦灼的向四周看过去,只见大队的天雄军从他身边冲过去,杀进了敌阵。

“杀啊!”

卢象升用尽全力呐喊,声音却遥远的像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他侧着身体,用手臂拖着身体继续前进。

一匹战马停在他的身边,却是他的族弟卢象显,将卢象升拖起来,要送他上马。

“我受伤了,你,前进!凿穿敌阵!”

卢象升用力推开族弟,指着前方正在鏖战的天雄军对卢象显道。

卢象显怪叫一声跳上战马,点燃了战马屁股上的火药包,驾驭者战马向建奴阵型最密集的地方突进。

箭如飞蝗。

无数枝羽箭打在卢象显的铠甲上叮当作响,更有一些羽箭从甲胄的缝隙中钻了进去。

一柄飞斧砍在卢象显的护心镜上,护心镜顿时碎裂,他仰天吐出一口血从马背上滚落,眼看着战马冲进了敌阵,眼前一阵阵发黑,又吐了一口血,脑袋无力地砸在地面上。

“轰,轰,轰,轰……”

无数声爆响从建奴军阵中传来,天空中顿时就下了一场血雨。

血雨落在数十丈外的卢象升身上,他仰天大笑道:“小七,好样的,张世良好样的,刘玉珠好样的,我天雄军好样的……”

血雨也落在杜度贝勒的身上,他眼看着前方战场被黑烟笼罩,咬着牙齿对部将道:“拦住卢象升,他疯了。”

部将大叫一声,上百名身披白色甲胄的悍卒就离开了杜度身边,穿过已经开始动摇的军阵,来到了最前方。

斩马刀,长达一丈的长矛,巨斧,长戟,在阵前形成一道钢铁风暴,风暴所到之处,人马俱碎。

有这群白甲兵挡在前面,刚刚有些散乱的军阵再一次稳固起来。

卢象升爬上一匹无主的战马,瞅着逐渐败退的天雄军,就把头转向后方。

一阵尖利的铜号响过,在阵前苦苦支撑的天雄军纷纷丢出手中最后一枚手雷,然后拨转马头迅速后撤。

卢象升看见自己的族弟卢象显就躺在一堆尸体中间,似乎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双眼蓄满泪水,拨转马头被部属簇拥着向后撤退。

杜度见卢象升的大旗被旗手拖着跑了,忍不住纵声长笑,挥刀指着卢象升逃跑的方向吼道:“追击!”

卢象升见杜度离开了坚固的营寨,那些白甲兵有条不紊的投掷出背上背着的短矛,一个又一个天雄军骑兵从战马上滚落,忍不住仰天大叫道:“云昭,你的火炮如不能给我一个交代,你就要给我一个交代!”

敌军追击着天雄军终于来到了一片平坦的旷野。

卢象升收拾天雄军重新停下脚步,面对着将要到来的敌人。

杜度的追兵很快出现在这片平原上,瞅了一眼卢象升薄薄的骑兵军阵,杜度大笑道:“卢象升,你引诱我来平地,就是想用你的骑兵再来突袭我吗?”

卢象升一言不发,控制着战马缓缓后退,直到他的身边突兀的出现了一枝黑黝黝的大炮炮筒,杜度才觉得大事不好。

大军想要掉头,为时已晚,等卢象升骑兵全部退后,杜度的眼前出现了密密匝匝的炮口。

“后撤!”

杜度的声音被火炮的闷响打断,一门火炮口喷吐出一股黄色的火焰,两枚被铁链拴在一起的炮弹旋转着几乎是贴着地平射了过来。

转瞬间就砸进了建州人的军阵中,这只链弹在建州人密集的军阵中开出一道空地,等链弹动能消失砸进地面的时候,一些被链弹斩断身体的建奴尸体才缓缓倒地。

“散开啊……”

杜度大声的喊叫,其余建奴将佐拼命地挥动手里的旗子,可惜,太晚了,火炮自从发出第一声怒吼后,就再也没有停止过。

四百步的距离,正是火炮发威的最佳距离。

杜度眼看着彪悍无敌的白甲兵在火炮的轰击下,他们身上坚固的甲胄像一张纸一般被炮弹撕裂,然后再把身体打的粉碎。

六十二尊火炮,这就是云昭支援卢象升的最强武力,也是卢象升敢于直面碰撞建奴军队的最大依仗。

实心弹,链弹,霰弹,开花弹,来自蓝田县的炮手们没有错过任何一种炮弹的实验工作。

此时作战,对他们来说,实验意义远大于作战。

实心弹可用于攻城拔寨,野战中意义不大……

链弹可以用于对付敌人的密集阵型,且有奇效……

霰弹在四百步的距离上能否杀伤敌人要看天意……建议以后仅仅用于近战。

开花弹——效果奇佳,尤其是在可控落点的四百步到七百步之间,威力最大。

随着炮手们逐渐总结出足够的经验之后,一朵朵黑红色的由硝烟组成的花朵,就在杜度的大军中盛开。

卢象升瞅着对面这群刚刚让天雄军吃足苦头的军队,如今在火炮的轰击下毫无还手之力,就哀叹一声道:“这才是打仗啊……”

正在给卢象升腿上绑夹板的军医道:“一炮出去,十两银子就不见了,开花弹最贵,要十二两。

就这一会,我家县尊的几万两银子就这么没了。”

这样的话对刚刚失去族弟的卢象升来说统统都是屁话。

他瞅着那个军医道:“去问问你的上官,为何听不见他们作战的动静?”

军医疑惑的瞅瞅说话声音很大的卢象升道:“我就是炮队中最大的军官,咦?你的耳朵出问题了?”

卢象升捂捂耳朵,两缕鲜血就从耳朵里流淌了出来。

他低头看看手上的血,缓缓地道:“没有战死沙场,是我此生最大的错。”

军医大声道:“放心吧,等炮击结束之后,这里还要交给你们来处理,有这样大的一场军功,没人能把你怎么样。”

卢象升摇头道:“你不懂,这人世间多活一刻都是煎熬!”

第一六三章 第一六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