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六章 大火融城5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的战马停在张家口外没有进城,他站在远处的高坡上俯瞰着这座空城良久。

说不上有什么想法,只是多少有些唏嘘,一座繁华的商业重镇就这样消失了。

大明不是不能跟口外的人做生意,只是要注意方式方法。

茶叶,丝绸,盐巴,木制器具,瓷器,陶器,布匹,香料这些大宗的货物生意是可以做的,还需要大力扶持才成,在某些情况下,如果能换回大明急需的战马,火硝,皮革,牛马筋,角,皮绳,这些生意哪怕赔本也可以做。

至于火铳,火药,炮子,刀剑,弓弩,铠甲,粮食之类的物资在目前这种敌对状态下,再大批的出口恐怕就不合适了吧?

云氏的恒通号在张家口做的就是茶叶,丝绸,瓷器,陶器,布匹,香料的生意。

而范肖山一干人,似乎看不上这些小生意,他们往塞外运送的是大批的生铁,熟铁,刀剑,粮食,甲胄,羽箭等物资。

就在这两年,范肖山对蓝田县不卖给他们火铳,火炮,火药,炮子一类的物资已经很恼火了,在今年的时候,就因为这个矛盾,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了他们与恒通号的合作。

现在不必烦心了。

钱少少,张国柱,李定国把这件事处理的很好,以后,人们再想跟塞外的人做生意,只能去蓝田城。

这是一鸡死一鸡鸣的事情,蓝田城从崛起之初,就注定了张家口的覆灭下场。

这种竞争关系远比人与人之间的竞争来的更加残酷。

云昭想要重新树立跟蒙古人做生意的规矩,那么,任何不同意见者都在他的清除计划中。

“县尊,岳托大军已经在五十里外了,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徐五想有些着急。

云昭笑道:“再等等,你看,建奴的哨探已经进入了张家口,你说,钱少少会在这座城池里设下陷阱吗?”

徐五想摇摇头道:“岳托没有那么蠢,他不会进城的,如果是我,我会把掳掠来的奴隶放进城里,一方面便于看守,另一方面,也威胁我们不敢发动陷阱,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清除掉城里的威胁。

所以,不管钱少少设下什么计谋都没有用。

县尊,我们去蓝田城吧!”

云昭举着单筒望远镜没有说话,只是瞅着地平线上出现的一条黑线,这该是岳托的大军。

“卢象升还死死的咬着岳托的尾巴不松口吗?”

“他在距离岳托后军不足三十里外的地方,他们的状况已经非常的糟糕了。”

“他的两位管家不是已经从潼关运走了很多军械吗?”

“县尊,他的管家就算日夜兼程,也赶不上卢象升追击岳托的步伐,运送军械没有那么容易,这一路上全是虎狼之辈,很难说这些军械不会引起刘泽清这些人的觊觎。

县尊,现在不是关心卢象升的时候,真正需要面对岳托大军的人是我们,我们走吧!”

云昭望远镜中的建奴军队越来越清晰,看着那些背着鸟铳,穿着铠甲骑着马的建奴武士,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走进了一场旧电影中。

军队的模样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雄壮,那么威势逼人,相反,这支军队显得松松垮垮的。

“县尊,敌人的哨探发现了我们,该走了。”

徐五想很是着急。

云昭收回望远镜拨转战马就径直向蓝田城狂奔。

张家口到蓝田城还有六百里,这就是钱少少等人坚持认为自己可以挫败岳托大军的底气。

归化城变成了蓝田城,这一定会让满清恼羞成怒的,在目前这种局面下,由岳托这支最靠近蓝田城的大军征剿是最合适的。

不管岳托愿意不愿意,他必须以张家口为基地,向蓝田城出发。

这也是范肖山等人在张家口大肆屯粮的目的。

现在,范肖山等人费尽全力收集的十四万担粮草没有了,岳托再想从容的点兵布阵,就没有可能了,唯有速战速决这一个法子。

云昭听见远处传来火铳轰鸣的声音,这是他的卫队在跟建奴哨探作战的动静。

为此,他特意加快了马速,自己走的越远,卫队就能尽快的与建奴哨探脱离接触。

张家口的状况与云昭收到的文书里描绘的一样了无生机。

即便是在这座城池周围两百里范围内似乎也没有了人烟,那些从张家口拿到好处的百姓们纷纷搬去了坝上,坚壁清野的事情干的很是彻底。

云昭的队伍一路向西,越过桑干河,黄洋河后,云昭对这片地域有了一个切实的认知。

蓝田城的布防是从桑干河西岸开始的,最早迎接云昭的就是钱少少。

“你准备娶我姐了是吧?”

两人刚刚在桑干河边上会面,钱少少就急不可耐的问云昭。

“日子都选好了,七月十八。”

“我姐姐欢喜不?”

“她欣喜若狂!

现如今正在为自己制作嫁衣呢,你要有什么不同意见已经晚了。”

“不可能,我姐姐这么不矜持吗?”

云昭瞅瞅钱少少道:“不管是哪个女子听说我要娶她,都会欣喜若狂一下的。”

钱少少无奈的摇摇头道:“我就知道,你从小就对我姐姐心怀不轨。”

“能不能不要说你姐姐,我们先说说蓝田城这边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实在是安定不下来。”

钱少少摊摊手道:“我们做好了准备,至于成败只有天知道,不过,守住蓝田城我们还是有把握的。”

云昭沉默片刻道:“宣府,大同可能无力支援我们。”

钱少少道:“宣府,大同精锐泰半都被卢象升带去了河北,我只希望他们不要被蒙古仆从军给攻破就好,不指望他们。”

“蓝田城是不是已经彻底的变成了蓝田人的城?”

“选拔了六次,一万六千户入城。”

“蒙古人没有反对?”

“没有,我们的人已经控制了蒙古骑兵,蒙古骑兵已经习惯于享受我们带来的更加合理的作战方式与生活方式。

所以……“

“所以,你准备杀掉巴特尔是吧?”

“他的使命已经完成,当初为了拉起一支骑兵,他伤害了太多蒙古王公们的利益,我们如果还想继续扩大我们在草原上的力量,巴特尔就必须死。”

“你当初不是认为,草原上的贫苦牧奴会站在巴特尔一边,并且会形成燎原之势的吗?”

钱少少摇头道:“并不是这样的,蒙古牧奴离不开蒙古王公!”

“这是为何?”

钱少少摊摊手道:“没法子,我试着让那些牧奴自己统领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自己约束自己,自己组织生产生活……结果,全失败了。

他们很自然地重新选出来了新的王公,并且忠诚的臣服于他。

我以为把牛羊分给牧奴们,他们就能幸福的生活……结果,催生了一大群强盗……这些强盗也是牧奴,当他们明白有很多人开始以一家人的形式自给自足的时候,很多牧奴就自发的组成了强盗团……

然后,新的王公就出现了,并且不怎么愿意听我们的话,为此,高杰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出兵平叛。

最后弄得我们手上沾染了很多蒙古人的血。

这样做是不对头的。”

云昭皱着眉头道:“巴特尔组织的骑兵为什么会是特例?”

钱多多讪讪的道:“巴特尔组织起来的骑兵基本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强盗团。

只是因为我们的人参与之后,让这支强盗团显得更加团结,更加的有威力,并没有从骨子里改变这些蒙古人的本性。

阿昭,我觉得这一代蒙古人你就不要指望了,他们信喇嘛的话超过信我们的话,他们宁愿相信喇嘛们转世重生那一套鬼话,也不愿意相信跟我们一起通过自己的劳动就能改变自己这一生。

他们相信蒙古王公就是草原上的青草,枯萎了一批,马上就会有新的王公青草从草原上长出来。

如果这样也就罢了,我可以让我们汉人成为蒙古王公,可惜,人家不认。

所以呢,我就打算杀掉巴特尔换一个新的蒙古傀儡首领,等下一个蒙古傀儡首领变得没有那么恭顺的时候,再杀一个,换一个。

如果蒙古人真的如同他们说的那样,他们是青草,我愿意当一柄镰刀,青草长出来收割就是了。”

云昭长叹一口气,现在,他终于明白后世的嘎达梅林的起义为什么会显得那么悲壮,那么失败了。

蒙古人的生活环境恶劣,不抱团就无法生存,而抱团取暖对一个政权来说就是最大的死敌。

这样的场面几乎是无解的,就如同钱少少所说的,想要彻底的分化蒙古人抱团的问题,只能改变自然环境,让一户蒙古人可以安全的在草原上生活。

云昭自忖还没有改天换地的本事,此事,只能延后处理。

“这里的流民怎么样?”

云昭很担心关内来的流民也沾染上这种蒙古习惯。

钱少少哈哈笑道:“我们的人就很好了,大家喜欢群居,却不喜欢在一口锅里吃饭,哪怕分到贫瘠土地的人也不愿意!”

云昭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松了一口气道:“如此甚好!”

第一五五章 第一五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