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该花钱的时候一定不要节省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巨大的大明世界总体上是安静的,除过建奴跟李洪基祸害了山东河北跟河南以外,大部分地方是平静的,一少部分是安乐的。

这在云昭的地图上表现的非常清楚。

或许这就是大局在握的感觉。

如果有一台电脑,云昭能把这样的场面变成一部游戏。

这终究不是一场游戏,这里的人不是虚拟人物,都是活生生的人,他们每一个都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自己的悲欢离合,死掉了,就真正的毁灭了。

冯英温暖的身躯上还隐隐残留着血腥味跟硝烟味道,跟云昭相拥的时候她放弃了所有戒备,素来坚硬的肌肉,也松弛下来,像一个小女人一样抱着云昭久久不愿松开。

小楚看到这一幕很是喜欢,自己去了厨房找到条子肉之后更加的欢喜,她找了一块锅盔,就开始了自己的增肥大计。

有一个强壮的身体,对小楚来说很重要,跟着冯英在一起她总觉得吃不饱,总处在一种饥饿状态中,对于这件事她已经腹诽很久了。

吃完一块锅盔,跟一碗条子肉之后,小姐还没有出来,小楚瞅瞅已经逐渐暗下来的天空,觉得自己还能再吃一碗,于是,她又去热气腾腾的笼屉上弄了一碗。

一个用青布帕子包着头发的素净老妇来到厨房,也取走了一碗条子肉装在一个漂亮的食盒里边,还取走了两样精致的小菜,最过份的是她居然从一个大缸里取出一小碗看似很好吃的粥,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很软,很滑,很香甜。

“这是什么?”

小楚端着肉碗问道。

何常氏瞅了小楚一眼道:“多多小姐的晚饭。”

小楚立刻瞪大了眼睛道:“我家小姐的晚饭呢?”

何常氏淡淡的道:“哦,你说冯英小姐啊,她的晚饭不是该你这个丫鬟操持吗?”

小楚道:“我也要这样的。”

何常氏上下瞅了小楚一眼道:“自己做喽。”

说完话就提着食盒走了。

小楚放下肉碗,四处找了一遍,眼前的食材很多,她却不知道刚才那一碗汤是用什么东西做出来的。

做一碗粥小楚自然是会的,只不过那是小米粥,大米粥,哪怕是玉米粥也不在话下,可是,想让她弄出一碗又滑,又香甜,又好看的粥出来,那就是完全在为难小楚了。

她不知道小姐现在跟云昭在干什么,刚才的时候两人还抱在一起好像在——亲嘴……

再看了一眼满地的食材,她决定再去看看小姐。

那个麻子脸的家伙背着手在看雾霭沉沉的玉山,还挡在必经之路上,从侧面看过去,脸部的轮廓还不错,就是为人不知变通。

“我要去看我家小姐。”

小楚小声对徐五想道。

徐五想摇头道:“你去不合适。”

“怎么就不合适了?”

“我刚才听到你家小姐在尖叫。”

“什么?”小楚大吃一惊,伸手就要把徐五想推开,可惜,徐五想这人的一双脚似乎生根了一般,小楚居然没有推动。

徐五想轻蔑的瞅着紧紧贴着他想要把他拱开的小楚道:“你不成……”

话音未落,小楚的膝盖就顶在他的胯下……

徐五想闷哼一声,依旧站的笔直,小楚却从他身边溜过去,他已经无力阻拦。

小楚咣当一声推开大门,冯英又尖叫一声,面对墙壁整理衣衫,云昭则似笑非笑的坐在椅子上瞅着进门的小楚。

“滚出去!”

见进来的人是小楚,冯英又羞又气。

云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打开一本文书仔细阅读。

小楚的眼珠咕噜噜转动一下张嘴道:“我不会熬粥,哦,是那种亮晶晶又香又滑的粥。”

云昭放下文书笑道:“你是说银耳莲子羹吗?你想吃就让厨娘去做好了,不难的。”

小楚瞅着冯英道:“小姐,你会熬这种粥吗?”

冯英一张脸此时已经成了一张大红布,怒道:“不会。”

小楚有些委屈的道:“钱多多有这种粥喝。”

冯英已经明白小楚的来意,大怒道:“我不喝银耳莲子羹,你给我煮一碗白米粥就好了。”

小楚坚决的摇头道:“那不成,钱多多喝的是银耳莲子羹,小姐也要喝银耳莲子羹。”

冯英还要呵斥小楚,却见云昭站起身,探手牵住冯英的手道:“走吧,我们一起去熬粥。”

冯英立刻就忘记了训斥小楚,随着云昭一起去了厨房。

出门的时候,云昭看到了正扶着一棵树闭目沉思的徐五想,哼了一声就继续去了厨房。

云氏的厨房很大,房梁上吊着腊肉,腊鱼,风干的鸡,大缸里养着一些活鱼,几块新鲜的肉块被大块的冰镇着,牛羊猪都有。

一边的架子上摆着数不清的各种干货,水陆纷呈琳琅满目。

至于新鲜的蔬菜,厨房外边的菜园子里就有,五月的云氏菜园子已经什么蔬菜都不缺了。

才进门,冯英就愣住了,她微不可查的叹息了一声。

云昭回首看着冯英道:“是不是有一种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感觉?”

冯英摇头道:“我只是有恍若隔世之感。”

云昭熟练地从罩子底下拿出发好的银耳莲子放进一个小小的炖盅里面,又添加了一些冰糖跟水想了想,又取出半个窖藏的梨子放进去,这才放进一直有炭火的大缸里。

盖上盖子之后道:“这个需要时间,一个时辰以后吃最好。小楚学会了没有?”

小楚连连点头,她发现炖银耳汤好像不是很难。

云昭指着厨房里的东西对冯英笑道:“云氏家财丰厚,如果继续过苦日子反倒不好。

如果人人都简朴,那么,那些贩卖银耳,莲子,冰糖的商贾该如何生存呢?

蓝田县不同于其他地方,在蓝田县人们已经初步解决了吃饱的问题,现在,我们就该研究怎么吃好。

毕竟,这是一个地方富裕的表现。

冯英啊,富人肯花钱,穷人手中才有钱,这是一个很难懂的道理,你以后要多想想。

在大致解决了百姓的衣食住行问题之后,我并不反对富人花钱享受,只要不违背公序良俗,我甚至会鼓励他们穷奢极欲。

你要记住,钱是流淌的水,转动的越快,就表示一个地方的经济状况越好。

咱们家的钱很多,每年要花出去的钱也是海量的,基本上,云氏钱库除过留下第二年的预算之后,其余的钱都会全部花掉。

把钱积存起来并非是一个好主意。

云氏修建了宫殿,就会有很多人获利,云氏开始修路了,就有很多百姓获利,云氏只要在衣食住行上花费的钱多了,就能让很多商铺有钱可赚。

当然,云氏花钱最多的地方依旧是民生,比如修建水利,比如修建道路,每一样都是有计划的。

勤俭对升斗小民来说是美德,对官府来说绝对不是。”

冯英低声道:“阿昭,你在暗示我不适合管家是吗?”

云昭道:“我在教你怎么管家。”

“我做不来这些事情。”

“必须要知道!”

云昭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水缸里捞出一条大鱼,麻利的将鱼处理干净了,准备给冯英做一条鱼吃。

“这就是大家族吗?”

冯英瞅着一条鱼很快就变成了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食物,忍不住喟叹一声。

云昭笑着将鱼推到冯英面前,又给她装了一碗米饭道:“这是你应得的,是你的未婚夫在犒劳你,酬劳你过去的辛苦。

想喝点酒吗?我陪你。”

冯英点点头,云昭就从架子上取下一坛子酒打开后,倒了三碗,举起一碗道:“干了吧!”

说完就一扬脖子喝干了,吐一口酒气道:“酒不错!”

冯英笑了,也端起一碗酒喝干了,除过脸上微微有些红,并无变化,至于小楚,她早就把自己碗里的酒喝完了,且贪婪的瞅着酒坛子。

事情朝云昭预料之外的方向跑了。

一连喝了三碗烈酒之后,云昭有些醉意,冯英却似乎越喝越清醒,至于小楚她还在贪婪的等待云昭倒酒。

月上中天的时候,云昭靠在椅子上睡着了,冯英小心的替云昭擦了脸,跟小楚一起搀扶着云昭回房间。

小楚嘿嘿笑道:“他想灌醉我们!”

冯英笑道:“我其实不应该让他出丑的。”

小楚道:“现在你可以为所欲为了。”

冯英摇头道:“不能,他是男人,不可折辱!”

徐五想从大树的阴影里钻出来,瞅着远去的三人摇头道:“县尊,这就是你的本事?”

说完话,就叉着腿去了自己的房间。

第一五零章 第一五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