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枭雄手段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河南的流民对官府来说是灾难,对于野心家来说就是财富了。

钱多多想通过干掉高名衡来让朝廷重视一下流民问题,好让周王拿出钱财去蓝田县购买粮食,顺便活跃一下蓝田县的经济。

上百万的灾民呢,需要的物资一定非常的多。

她看到了流民身上蕴藏的巨大商机,而李洪基看到的却是巨大的政治机会……

早在去年冬日,他在毂城山落草的时候,无日不在思索如何重新让他的军队重新壮大。

河南开始出现流民的消息才进到他的耳朵里,他就已经开始谋划了,把手下的大将全部分派出去,悄无声息的混进了流民队伍中。

这就是流民为何会有选择的向开封围拢而不是四处流散的原因。

高名衡弹劾周王导致开封城内的气氛紧张,也导致周王放弃了赈济灾民的做法,这会将流民的怨气激发到极致。

干掉高名衡,就能打破目前开封城脆弱的安定局面,钱多多能看到,李洪基等一干巨寇同样能看到。

于是,他们从蓝田县的军火贩子手中买到了大量的火药。

夹杂在流民群中,秘密的从孟津来到了开封。

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攻占开封不吝于痴人说梦,然而,只要将城外的流民放进开封城,他们就能制造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混乱。

只要这些流民进城后,祸害了官府,祸害了城里的居民,抢光了府库,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那些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的流民,将再一次成为他们手中的武器。

眼看着挑着干枣的汉子在靠近高名衡的马车,吴国玉的一颗心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

有人帮他们干这种事情,他们就没必要再出手,这是两全其美的法子。

“轰!”

一声巨响过后,高名衡的马车被炸的四分五裂,两匹拉车的马也被炸的肠子流淌了一地,至于最靠近爆炸点的两个护卫则尸骨无存。

等吴国玉从地上爬起起来,就看见一个汉子正在马车的残骸中翻找着什么东西,只见他从马车残骸中拖起一具身着官服的尸体,一刀剁下脑袋,举着血淋淋的首级朝惊骇欲绝的百姓们吼道:“今日奉周王之命来取狗官首级!”

说罢就用一块破布包裹住首级,钻进旁边的小巷子里去了。

吴国玉在后面紧紧追赶,木匠,小伙计也尾随着他一起进了小巷子。

开封城西门又叫大梁门,尊贵无匹,这座城门平日里并不开启。

梁三带着钱多多等人匆匆到了大梁门,才发现聪明人不止他们这一群人,此时的城门口已经挤满了马车,准备逃出城。

好在出城的人大多是富贵之家,钱多多等人混杂在里面并不起眼,这才得以混出开封城。

“不要停,赶紧走,梁三不断地催促,只是挤在道路上的人与马车太多,一时走不快。

梁三下令丢弃马车,全部步行,走了一个时辰之后,见这些妇孺实在是走不动了,就带着她们钻进了一个不大的树林。

“我的嫁衣——”

钱多多没有大喊大叫,而是低声哼哼,只是话语中的怒火似乎能烧干不远处的黄河。

看到黄河,钱多多心头又打了一个突,因为她忽然想起跟云昭谈论开封城的时候,云昭无数次提到的王翦之子王贲决水灌大梁的旧事,也听云昭说过,黄河对开封这座城市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祸患……洪水大了,黄河会决堤,战事来了,敌人会决堤淹开封,守军守不住开封了,弄不好也会决堤淹贼兵。

钱多多抬头瞅瞅湛蓝的天空,几行大雁正从头顶飞过,她不由得站起来对梁三道:“我们要快走,找一处高地,我的感觉好差,觉得大祸要临头了。

梁三瞅着满地的妇孺道:“出了城,就没事了,流民们都进城去了,外边反倒安稳一些。”

钱多多摇头道:“只要这条黄河还在高处,我就不觉得安稳,至少,我们要到河堤上去。”

说完话,钱多多就对云花吼道:“把人都叫起来,我们去河堤上!”

云春,云花本来就是背负着两个孩子走到这里,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听钱多多语气严厉,知道这个时候不是跟钱多多吵嘴的时候,立刻抱起身边的孩子对所有人道:“我们继续走!”

一行人慢慢腾腾的穿过一片旷野,来到了河堤上,只见黄河水奔腾而下,这里的黄河水不像是水,更像是流动的泥浆。

梁三才到河堤,就迅速的瞅了一眼水线,只见水线在急剧的下降,片刻功夫就下降了两寸有余。

他茫然的朝下游看去,只见远处的平地上正有一片黄色的水在大地上漫延……

“他们真的掘开了河堤?”

梁三颤声对钱多多道,饶是他一生为寇,也从没有想到有人会如此的恶毒。

钱多多瞅着远处泛滥的河水,叹息一声道:“我们走吧,这世道是恶人当道的世道,我们不如人家恶毒,注定了就要跑路。”

钱多多是一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锦衣玉食的日子她能过,同样,吃糠咽菜的日子她也能过。

她没有想到回一趟家的事情,救了几个灾民的事情,居然把她也弄成了灾民。

于是,她就换下了漂亮的衣衫,换上了粗布衣裳,遮盖了她曼妙的身段,去掉所有首饰,弄脏了脸蛋,短短时间,她就变成了一个农妇,还是农妇中不起眼的那种。

没人想着去堵上缺口,此时的黄河正处在桃花汛时期,水流湍急,只要溃堤,就没法子堵上。

不仅仅是钱多多换了装束,梁三,云花,云春,何常氏等人也换了装束,这群人很自然的变成了一支流民队伍,只是里面的妇孺多了一些。

流民们一窝蜂的进了开封城,不想进去的也被洪水给逼迫进去了。

黄河决口的地方从开始的小口子,很快就被冲刷出来一个巨大的口子,再后来,开封城外就成了一片泽国。

钱多多等人不敢去想这一场人为的水灾会害死多少人,只知道今年的河南之地,没救了。

那些原本还能面前糊口的百姓,遭遇了这一场洪灾之后恐怕也只能加入到流民大军里面去了。

开封到洛阳足足有四百余里,这段路对钱多多一行缺少粮食的人来说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在目前这种混乱的环境里,即便是流民们也会按照籍贯汇集成一个个的大队自保。

十六个男人带着一群妇孺的小团队很难生存。

不过,梁三还是有办法解决这个困难的,在这个乱世里,最不容易饿死的人就是强盗。

而梁三一行人都是最有经验的老强盗!

云氏的老盗贼基本上不入新军,他们以云氏护卫的形式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这并不是说他们已经忘记了当强盗时候的各种手段。

他们一边向洛阳走,一边收留流民,一边抢劫一些富户来扩充自己的实力。

一群人还没有走到荥阳,梁三麾下的贼寇就已经不下千人!

这还是梁三精挑细选的结果。

傍晚的时候流民们领到今日的口粮之后,一个个在旷野里埋锅做饭,没人喜欢在这个时候多说一句话,哪怕是最天真的孩子,也乖乖的坐在饭锅周围,静静的等待食物分发到自己手上。

“梁三叔,你说李洪基这一次能弄到多少部下?”

梁三道:“我们都能弄到千把人,你说那些准备许久的巨寇们弄到多少人呢?

就算李洪基凑足十万人我也毫不奇怪。”

钱多多犹豫一下又问道:“您准备把这一千多人怎么办?我们到达洛阳之后,这些人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丢弃掉吗?”

梁三冷笑道:“这些人只是保护我们西去的铠甲,到了洛阳一带之后,再穿着这样的铠甲,官兵会攻击我们,就我们这点杂兵还不够官兵一口吞的。”

钱多多四处看了一眼低声道:“还是带回去吧,了不起我们走路回蓝田,过了洛阳,打出我们家的旗号或许会有用。”

梁三道:“我只管作战,这些事情你做主就好,回到蓝田也是你来安置这些人。”

钱多多指指那些人放在手边的铡刀,菜刀,柴刀,锄头,铁锨,木叉,木棒又问道:“他们真的能依靠这些东西造反,并打败官兵吗?”

梁三叹口气道:“不打就是一个死,打了或许还能活命,不是他们不想用好武器,是没的选。

多多,这一次吴国玉他们彻底的跟我们失去了联系,到现在我们只知道是李洪基到了开封,还不知道吴国玉他们到底有没有正式参与刺杀高名衡,如果他们被李洪基利用了,我们两个这一次回到蓝田恐怕没有好果子吃。

我就算了,什么降级,什么剥夺钱粮无所谓,你要做好准备,不能因为这件事坏了你的姻缘。

但凡有事,你就全部推到我身上。”

钱多多摇头道:“是我极怒攻心犯的错,与梁三叔您没有关系,您放心,我就算是犯了天大的错,只要我没有背弃我蓝田县,没有对不起阿昭,就算是被剥夺学院那里得到的权力,我还是云氏的大丫鬟钱多多,该出嫁一样出嫁,这完全是两回事。”

第一四三章 第一四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