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章 嫁衣之祸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河道狭窄,船只只能鱼贯而过。

对于河岸上的人,钱多多也无能为力,这样的场景她以前见的多了,只是,那个时候没心情理睬,自己还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裙子底下还藏着一个小猫一样弱小的弟弟,哪里有心情去理睬别人的死活。

关上窗户,就算是隔绝了外边的苦难与喧嚣。

“这个花蕊部分要把金线打毛,这样才好看。”

钱多多见云春准备把整根金线缝上去,连忙阻止,这是她的嫁衣披风,一串金丝菊花朵是要用来映衬她头上的牡丹金冠的。

云春,云花两人的样子虽然很像男子,可是对于女红手艺,她们两个可是下过大功夫研究的。

不这样做不行,云娘早就呵斥过她们两个,说她们两个没有一个好相貌,如果连女红都做不好,就该拉去喂猪。

所以,两个人从小姑娘时期,手上就没有离开过针线活。

云春迅速的用细针打毛了扁平的金线,还用手捏成花蕊模样,得意的拿在手上看了看,正准备缝到披风上,就听船舱外边传来一声妇人凄厉的惨叫。

云花不想理会,可是,妇人的惨叫声实在是太气惨了,就打开了船舱窗户朝外看。

只见一个头发散乱的妇人紧紧的抱着一个婴儿,坐在地上双腿踢腾着威胁周边的人不要靠过来。

很可惜,这样的威胁实在是太弱小了,她的一只脚被一个男人捉住了,还有人趁机去抢她的孩子,妇人的惨叫声越发的凄厉,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居然挣脱了那个捉住她一只脚的男人,连滚带爬的来到河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见云花趴在窗户上看她,居然用力一丢,就把手里的孩子丢进五尺开外的云花。

一个孩子飞过来了,云花自然习惯性的伸手接住,孩子不大,也就两岁的模样,瘦的跟一只猴子一般,可能是受到了惊吓,只会哇哇的哭泣。

那个妇人见孩子被云花接住了,就大喊一声道:“救她!”

喊完了,还拿着一柄木头簪子朝那个男人冲了过去,看她面目狰狞的样子,似乎要跟那人拼命。

眼看着妇人被男子一脚踹倒在地,云花那里受得了这个场面,把孩子丢给同样愤怒的云春,大吼一声,就钻出船舱,一个纵跃就跳上了岸,一只手掐住那个男子的脖子,用力往下一拖,那个男子就一头栽倒在地上,然后就被云花那双大脚重重的踩踏在脑袋上,河边泥土松软,愤怒的云花直到将男子的脑袋完全踩进泥土里,这才抬开脚,探手接住云春丢给她的火铳,朝那些围着妇人的人群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

“轰”的一声,火铳里面的铁砂喷了出去,那群人顿时倒了一地。

围观看热闹的人,见云花提着一柄火铳杀气腾腾的模样,大叫一声“杀人了”就四散奔逃。

抱着双臂站在船头的梁三看到这一幕叹息一声摇摇头,对部下道:“多买些粮食来,我们的粮食可能不够。”

部下瞅瞅河岸边密密匝匝的流民道:“这里一定买不到粮食!”

梁三道:“除过船舱里的四个……不,五个女人我们每天吃两顿,挨过这里到了中牟就好了。”

眼看着云花从人堆里把那个妇人挑出来丢到船上,梁三再次叹口气道:“这个口子要是开了,就会没完没了。”

见云花得意洋洋的跳上船,梁三哼了一声,就跳上了后面的一艘船。

云花把云春怀里的孩子要过来,往那个妇人怀里一塞,不理睬磕头如捣蒜的妇人,冲着依旧做针线活的钱多多扬扬下巴道:“我刚才救了一对母子。”

钱多多低着头挑起一根洁白的大拇指道:“花花威武!”

云花挺胸腆肚的越发得意,只是那个妇人跟孩子哭得越发的凄惨,这让她很不喜欢。

钱多多抬起头笑道:“你既然救人了,就要救到底,那个孩子饿了,你该给他准备米汤,那个妇人,孩子身上全是虱子,你要给她们弄干净,要是有一只虱子爬到我的嫁衣上,我就弄死你。”

云花闻言跺跺脚就出去看后边的那对母女,她知道钱多多现在把这套嫁衣看的比命都重要,要是真的有什么小虫子爬上去,她真的会杀人的。

好在这艘船的后舱就是她们平日里洗澡的地方,把这一对母子送进后舱,让她自己清理干净身上的虫子,再找了一套船娘的旧衣衫,见孩子依旧在哭,又让厨娘帮忙熬粥。

等那个妇人用了好长时间,又哭了好长时间把自己跟孩子弄干净出来之后,厨娘已经熬好了稀粥。

云花回到前舱的时候嘟嘟囔囔的对钱多多道:“我给自己找了麻烦,那个妇人说以后要给我当奴婢。

我还是奴婢呢……”

说到这里,云花就笑嘻嘻的看着钱多多。

钱多多瞟了云花一眼道:“我这里的机密事情多,不能随便要人,你自己想办法吧!”

云花听钱多多这么说,立刻就瘫在地上,抱住钱多多的一条腿像一只猫一般蹭啊蹭的。

钱多多没好气的收回腿道:“等我们弄清楚她的底细以后再说。”

得到钱多多的承诺,云花立刻就坐直了身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重新干活,就好像刚才那个低声下气求人的云花不存在。

只是,岸边总是不断地有妇人在喊叫,希望这艘船能带上她们,这一次云花权当没有听见,可是,河水很浅,总有妇人爬上船,总有一些孩子被丢上船。

好不容易从流民区出来之后,留在船上不肯走的妇人,孩子已经有二十多个。

对于这种事梁三自然是不管的,祸事是云花她们弄出来的,他只要保护好这三个女人不要出事就好。

傍晚,大船终于走不动了,前边的河道已经完全淤塞了,梁三就让人把马车抬上岸,准备从这里乘坐马车直奔洛阳,再从洛阳换车经过潼关回蓝田县。

面对一群妇人跟孩子,云花这个始作俑者早就成了缩头乌龟,这些天被钱多多虐待过很多次,她都咬牙忍着一句话都不说。

只有当钱多多准备遣散这些妇人的时候,她跟云春才会咬着牙不同意。

“遣散她们,不如给她们一刀子来的痛快。”

云春偷偷看一下钱多多阴沉的脸色,嘟囔一句。

“了不起我用自己的例份养活她们,我在家里的时间长,例份比你还高些。”

云花第一次开始反击。

“你要是不救她们,我就走路待她们回蓝田,少爷可没有你这么硬的心肠,一定会救这些女人孩子的。”

钱多多怒道:“我们这群人走在河南已经够显眼的了,还分出去了一批人去护送先走一步的财货,我们身边就剩下梁三叔跟十五个护卫,现在又要带这二十七个妇孺,出了事情才是真正害死了她们。”

说到这里,钱多多再次哀叹一声,咬着牙道:“走吧,你们两个脚大,走路!”

云春,云花闻言嘿嘿一笑,果断的放弃了自己的马车,将孩子们统统塞进去,自己提着火铳,带着一群妇人跟着走路。

这个时代里,命运悲惨的人实在是太多,当人们居无定所,衣食无着的时候受罪最大的就是妇人跟孩子。

因为到了这个时候,人性会被兽性压制……

一行人走到中牟的时候,马车后边的妇人孩子已经快一百人了,此时此刻,即便是钱多多跟何常氏也不再乘坐马车,而是把马车让给了那些虚弱的快要死掉的人。

中牟!

一个让钱多多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地方!

就是这个地方,她拿出所有的银子却只能买到少少的一点粮食。

就是在这个地方,她在一夜之间被盗贼,被流民袭击了十一次之多。

钱多多抱着自己已经完工大半的嫁衣低声饮泣。

昨夜,就在中牟城里,有贼寇夜袭,那些杀千刀的贼寇不顾客栈中挤满了妇孺,居然放火烧了客栈,虽然被梁三,钱多多,云春,云花等人击退。

整个客栈着火了,那些妇孺被救出来了,钱多多的嫁衣却烧毁了一半。

钱多多恨恨的丢下残破的嫁衣,恨恨的对梁三道:“三叔,我们附近的人手呢?

我要召集他们!“

梁三瞅着钱多多道:“开封附近的那些人各自有各自的任务,且隐藏的很好,如果你现在动用了你的权力,要他们出现,后果很严重,多多,你再想一下不能动怒。”

钱多多冷笑道:“玉山子弟出山是为了救世!这里已经成了人间地狱,此时不救何时再救?

你也看见了,这里的人已经没有活路了,那些妇人孩子为何宁愿从依附我们也要逃离亲人,这其中的道理梁三叔不会不知道吧?”

梁三瞅着钱多多似笑非笑的道:“多多,你真的不是因为嫁衣被毁掉才想报复一下这里的人官宦贵人?”

钱多多坚决的摇头道:“不是!”

梁三大笑道:“好啊,反正这个计划是你制定的,发动的权力也在你,我们就近看看效果也好。”

第一四一章 第一四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