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七章 冯英发威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冯英抱着一个小小的女婴,瞅着蓝田县的方向沉默了良久。

小楚在一边跺着脚道:“小姐,我们明天就走,这里的事情有红娘子在,暂时不会出问题。”

冯英叹口气道:“老夫人给的时间太紧了,伏牛山现在几乎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我怎么能抛下这一切安心回蓝田县成亲呢?”

小楚道:“怎么就不能回去了?我算是看清楚了,伏牛山这里的人想要彻底脱困,除非去蓝田县。”

冯英摇头道:“蓝田县自成一脉,我们这些人插不进去。”

小楚想想自己在蓝田县的所见所闻,哀叹一声道:“人家看不起我们,也用不到我们,我们这群人除了给他们添乱之外,在无用处。

即便如此,小姐也不该错过自己的好姻缘,云昭这个人虽然看起来狡猾,狡猾的当朋友不可靠,不过,做丈夫好像很不错。

他这人里外分的很清楚,一旦小姐嫁给了他,就是自己人,你的事情他才会上心,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任由小姐自生自灭。”

小女婴探出一只小手抓住冯英的一绺头发轻轻拽一下,冯英就低头瞅着怀里的孩子道:“我没想干出一番大事业,我只想给莹莹这样的孩子一个好的将来。

我也没有打算靠谁,我们既然是自己出来干事情,靠云氏算什么本事,如果事事都靠云氏,我还不如不出来,安安心心的在云氏当一个贵妇人呢。”

“钱多多要是听到你的话,一定会笑出鼻涕泡的,您想想啊,要是您不回去,成亲的时候只有钱多多跟云昭,钱多多会得意成什么样子。

小姐,别的事情都能忍让,唯独这件事不能让!”

冯英笑了,探手捏捏小楚的消瘦的脸蛋道:“你又变漂亮了。”

小楚郁闷的道:“每次在云氏积攒的肉,总是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没有了。

小姐,你说我们吃这么多的苦到底是为了什么呀?”

冯英用披风将小女婴小小的身体包裹住,淡淡的道:“以前是为了我戚家军的存续,现在是为了让官府给南阳的百姓一个交代,以后是为了让这里的百姓过上蓝田县那样的好日子。

我戚家军虽然败落了,可是,我们胸中的一股气没有消散!

凭什么我们作战了却得不到该有的赏赐,凭什么我们劳作了却得不到应有的收获,凭什么我们活在人世间,却要吃尽万般苦楚?

小楚,这不公平!

天下人既然不关心这些百姓,我们来!

这就是我要的。

云世兄总说人活一口气,所以他知道我胸中有这样的一口气,他给了我极大的尊重,给了我们极大的帮助,却始终没有说出收编我们的话,这才是云世兄让我敬佩的原因。

也是我第一次有了想嫁人的念头,哪怕与钱多多相争我也愿意的原因。

小楚,我会嫁给云世兄的,这是我的幸福,我们也会撕破左良玉设下的天罗地网,这是我的志向。

我两样都想要!且缺一不可!”

小楚一巴掌拍在自己高高的胸前,引起一阵波涛汹涌,哀叹道:“我还想着能早点去蓝田县贴膘呢,看样子还要再等等。”

冯英笑道:“再忍忍,我大婚的时候,你有吃不完的好东西。”

小楚从冯英怀里接过小女婴,小女婴很自然的将小脑袋埋在她的胸前,小楚郁闷的道:“你娘去追你爹了,没奶吃。”

说着话又看着冯英道:“那个李信是怎么回事吗,这个时候了还到处乱跑,就不怕被左良玉捉了去?”

冯英冷冷的道:“他是在逃跑!”

“逃跑?”

“红娘子两次将他从大狱里救出来,第一次人家不愿意参与造反,以为这样做可以逃过一劫,继续当他的富家公子。

谁知道官府没有放过他,直接把他打入了死牢,这一次又是红娘子救了他,他没出路了,只好跟着我们一起造反,就这,还给自己起了一个假名字叫什么——李岩!

才进军中,他就想要指挥权,这一点上红娘子还是清醒的,并没有将军权给他。

这人看不到希望,自然就要跑,而且抛弃自己的妻女于不顾。”

小楚怒吼道:“我去杀了他!”

“不用了!”

一个戴着红色头巾,披着红色斗篷的女子从山路的另一边匆匆走过来,从小楚怀里接过孩子,孩子才扑进母亲怀里,立刻哇哇的哭泣起来。

红娘子解开衣衫用斗篷包裹住孩子哺乳,只是满身的凄凉之意让她此时无论如何都温柔不起来。

“他跑了,已经过河了,我原本可以一箭射死他,终究没有射出那一箭!”

小楚怒道:“我和不杀了这个负心汉?”

红娘子凄楚的笑了一下,对小楚道:“妹妹,你还小,以后会明白的。”

小楚道:“明白什么呀,说到底是你找的男人不对,两人厮混了这么久,孩子都有了,连一个名分都没有。

人家早就想拔腿跑路了。”

红娘子低下了头,不言语了,却听冯英冲着小楚吼道:“闭嘴!”

小楚委屈的闭上了嘴巴,却显得很不服气。

那个李信她第一眼看到就觉得这人不是一个好东西,一双眼睛瞅着自己的身子乱看,全然不顾站在一边的红娘子。

见小姐来了,更是显得殷勤,这样的混账当时就该一枪轰死他。

“红娘子,这段时间我来统领大军,你好好的陪陪莹莹,伏牛山地域狭窄,我们六千余人窝在山中人要吃喝,马要草料,不杀出去会被左良玉困死在伏牛山。”

红娘子道:“李信走了,他还带走了我们所有的秘密,想要突围,咱们事前制定的策略就不能用了。”

冯英咬着牙道:“走黑风岭!”

“黑风岭?那里只能容一人通过!”红娘子吃了一惊,抱着孩子站了起来。

“没错,走黑风岭,抛弃所有的辎重,抛弃我们不多的战马,甚至要抛弃老弱,集中所有精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西峡县,继而劫掠淅川县,只要这两处地方拿下,我们就能获得暂时的安稳。”

红娘子似笑非笑的瞅着冯英道:“西峡县再过去就是商洛县,你男人不会也跟我男人一样靠不住吧?”

冯英摇头道:“靠山山倒,不能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怜悯上,毕竟,这个时候,我们是贼寇,他是官员。

我们也没有想着拖他下水。

只是现在的局面不好,李洪基败了,张秉忠投降了,其余各地的大军不是接受了招安,就是躲在深山老林里苟延残喘。

只有我们还在跟官府争斗。

这一次,就这么定了,我们兵出黑风岭,打左良玉一个措手不及,他的一万多兵马还没有可能封锁整个伏牛山。”

小楚见冯英说的慷慨激昂,似乎把成亲的事情给忘记了,就小声提醒道:“新郎官等你入洞房呢。”

红娘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把吃饱的孩子放在小楚的怀里道:“看着孩子,冯英,这一次突袭西峡县,还是我走一遭,如果我战死了,孩子就是你闺女。”

冯英冷冷的道:“我还要养我的孩子呢,谁的孩子谁养,她没了爹,不能再没了母亲。

这一战,我去!”

说罢就转身进了军营,长吸一口气对一个戚家军老卒道:“吹号,集合,我要说话!”

老卒嘿嘿一笑,就举起铜号“呜呜呜”的吹了起来,不一会,散落在各处的义军,就缓缓地向冯英所在的土坡靠拢。

冯英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就清清嗓子道:“我们被包围了,被左良玉一万六千大军给包围了。

我们的武器不如敌人好,我们的人数没有敌人多,我们的粮草没有敌人多,现在,我问你们——你们害怕吗?”

第一三六章 第一三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