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三章 谁才是救苦救难的神?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在燃烧的无生老母庙前待了很长时间,眼看着火焰似乎没有熄灭的可能,这才带着部下去了清水县县衙。

如云昭所料,如今的清水县县衙已经成了一座堡垒,县衙门口堆满了装满土的麻包等一类物事,就连挂在县衙正堂上的“明镜高悬”匾额都被用来当做盾牌挡箭了,至今,上面还插着七八枝羽箭。

由于天冷,倒在县衙门口的尸体并没有散发出什么怪味道,就是脸上的表情很古怪。

清水县的大里长单膝跪在云昭面前惭愧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费国强,你治理地方的水平跟你在玉山书院的表现不相称啊。”

费国强耷拉着脑袋道:“属下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的百姓善良,洁净,有时候还相互帮助,清水县的大户虽然祖籍是蒙古人,待这里的百姓却很良善。

我去要求他减少地租的时候,他一口就答应,听说我准备召唤全县百姓在农闲的时候一起新修水利,拓宽道路,还准备在新春到来之后号召百姓们种植一些新作物。

他不但满口答应,还主动提出要帮助我们,在我们还没有开工的时候,他就拿出两百担麦子,纹银三百两助我们成事。

所以,您也看到了,这里的水利工程,城市饮水工程,道路拓宽工程,全部都得以实现。

就现在属下觉得此地百姓除过祭祀之风过于浓厚,准备着手教导乡民移风易俗的时候,无生老母庙的庙祝就来找我,说我是一个诚信,良善之人,可以成为这座庙的护法。

属下拒绝之后,从此,在清水县的待遇就完全跟往日不同了。

这里的百姓见我就骂我是狗官,这里的同僚也迅速疏远了我们,我以为可以借助那个蒙古人的力量来缓解此事,谁料想,他之说,我若不能成为无生老母庙的护法,会有性命之忧。

此时此刻,属下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被清水县全县上下从县令吴冲到富户铁木罕巴,再到普通乡民给骗了。

有了这个发现之后,属下第一时间就把分散在全县的各位里长全部召集到了县衙,准备集体撤离此地。

没想到那个县令吴冲跑来告诉我们,没有什么大事,让我们在县衙待几天,他去处理此间事宜,还说自己是本土本乡的官员,跟乡民们沟通起来更加容易。

属下觉得我们在清水县将近三年,付出了无数的心血,不忍心就这样抛弃,所以犹豫了一下,结果,第二天,县衙就被乡民们包围,不准我们离去。

我们发出警告,却有疯狂之辈趁机进攻,无奈之下,我们这才奋力还击,建明兄,不幸中了流矢,如今生死难料。

县尊,这都是费国强一人之过,请县尊惩处。”

云昭侧耳听着费国强的报告,一边瞅着远处升腾起来的硝烟,从手雷以及火铳发出的声响,很快就测度出那里的战事非常的激烈。

挥挥手,身边的百骑长就带着一百骑兵去增援了。

云昭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对费国强低声道:“这个世界千变万化,什么样的人都有。

有些人活在现实里,整日里为了吃食奔波,有些人却活在梦境中,不在意肉体上受的苦,不论现实世界多么的残酷,在梦里他们获得幸福无比。

如果一两个人活成这样,我们可以不加以理会,如果一个县都活成这样,我们就要下死手处理。

他就像瘟疫,一旦扩散开来,整个民族都将毫无前途可言,一个个都活在梦里,总觉得这一辈子受苦,下一辈子就能获得幸福。

如果真的有人见过地狱,见过天堂也就罢了,可惜,没有,这一辈子受的苦,到你死,就受完了,没有补偿,也不可能有补偿。

你费国强以为只要带着大家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大家就能跟着我们的步伐走,太自以为是了。

罢了,你还是回玉山书院教书去吧,你不是一个适合治理地方的人才。”

费国强趴在地上大声的哭泣,他明白,由于自己监察不严,从进入清水县便走错了路子,消耗了时间不说,还浪费了大量的资金,他不知道自己还有何面目回到玉山书院去教书。

“县尊,我不回去,费国强请求留在清水县安家,一日不能革除这里的信仰弊端,就一日不回玉山书院,辜负了县尊与师长们的期望,费国强百死难赎,只求县尊给费国强一个机会,给我一个为我蓝田县出力的机会。”

云昭想了良久道:“好吧,革除你大里长的职责,降为里长,其实改变这里的最好的法子其实就是屠城。

人的身体中毒了,有时候还有救,人的脑袋中毒了,救治的希望就不太大了。

我希望你在这里能有所作为。”

费国强站起身,深深一礼道:“我以命来救援他们。”

云昭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瞅着一个幼童道:“你害怕了吗?”

幼童昂首道:“不怕,县尊来了会弄死他们!”

云昭笑道:“没错,我来了之后确实会弄死他们,你觉得把他们全部弄死好不好呢?”

幼童摇头道:“不好,刘铁头,张二丫就很好,不用弄死他们,弄死他们的爹娘就好了。”

云昭回头瞅着费国强道:“连一个孩子都不如!”

费国强讪讪的道:“这是犬子!”

云昭看看幼童,再看看费国强道:“看来你不属于那群用四十斤糜子换来的人。”

费国强惭愧的拱手道:“没有经历那一场劫难,心智不稳,惭愧,惭愧,从今后,我当以教育为先,从这些还未被荼毒的孩子身上着手,努力打造出新一代的清水人。”

云昭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枚亮闪闪的金币递给那个幼童道:“这是给你的,等你八岁以后,就可以去玉山求学了。”

费国强瞅了一眼金币,连忙道:“赏赐太厚。”

云昭瞟了他一眼道:“你无能,你的孩子却聪慧!”

说罢,就拖着这个聪慧的小孩子进了县衙,去看望受伤的蓝田县生员。

还好,大多数人的伤势都不重,只有陆建明的伤势很麻烦,他可能是玉山书院中为数不多的算是面目俊秀的人,现如今,被一支箭射在脸上,即便是痊愈之后,脸上也会留下一个大坑。

尽管他的脑袋肿的如同猪头一般,掰开眼皮见到了云昭,却很想下床来见礼。

“好好地躺着,刚才看了一下你的伤势,正在痊愈中,过几天消肿了,也就没事了。

就是一张脸恐怕要被毁掉了,你也不要担心,徐五想这张脸还没有你受伤后的这张脸好看。”

陆建明也是一个风趣的人,艰难的道:“反正玉山书院出来的必是丑逼,以前我还反驳两句,现在认下又如何?从众最佳!

脸皮不碍事,这里的差事搞砸了,本身就没面皮了,县尊,这里的错不是国强兄一人的过失,是我们所有人的错。”

云昭道:“谁的错,最终会有督查部来颁布赏罚,不用你来操心,好好养伤,等伤势好了,正好随我一起整顿一下清水县的风气。”

陆建明这才安心的躺下,只要县尊还有用到他们的地方,什么惩罚都无所谓。

云昭命人将县衙修整干净,将那个插满箭矢的“明镜高悬”牌子重新挂在中堂,上面的箭矢没有去掉。

在这个空间,陪着蓝田县所属生员们一起吃了一顿饭,天色也就渐渐地黑了下来。

巴爷岭上的手雷声,鸟铳声渐渐的平息了下来,云昭站在县衙最高处瞅一眼这座死气沉沉的县城。

自言自语的道:“你们怎么能不信我呢?只有我才能把你们从人生的烂泥滩中拖出来。

如果按照你们所说的神迹来看,爷爷更像是一个神祗,你们这群愚蠢的人,应该拜拜我呀!”

第一三二章 第一三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