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二章 徐五想的梦想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徐五想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大汉将刀子咬在嘴里脱掉衣裳,露出胸背上龙飞舞的符篆,然后挥舞着刀子狞笑着朝冲过来的骑兵呐喊:“无生老母赐我金刚护体神功,普度世人。”

眼看着骑兵的马刀已经横过来了,他居然站的直挺挺的站在那里,一脸的蔑视。

在这一刻,如果不是骑兵的马刀依旧展现了他本来应该展现的物理效能,徐五想真的以为这个世上会有一些他不了解的东西。

马刀从壮汉的脖子上扫过,那颗脑袋毫无以外的脱离了身体,飞起两尺多高,然后掉在地上。

脑袋没了,壮汉庞大的身躯依旧向前跑了两步才倒在地上,很快就被马蹄踩踏成了一团烂肉。

两百多武装到牙齿的骑兵面对百十个不会作战只会大喊大叫的步卒,就像一个身高八尺的壮汉在殴打一个五岁的幼童。

而这个幼童居然连逃跑都不会,反而举着小刀子用言语吓唬这个壮汉。

这样的战斗看了一眼,就没有必要看第二眼,所以,云昭跟徐五想两人的目光又落在城墙缺口处。

那里的爆炸声从开始就没有断绝过,偶尔会有一些零零星星的箭矢飞出来,却总能被手持圆盾的护卫军卒荡开。

站在城头上的那个县令目睹了一场毫无悬念的大屠杀,当他看见骑兵们纷纷从马上下来,开始收割人头的时候,就下令打开了城门,放下了吊桥,跪在路边请罪。

原本站在他身后的人,此时一个都不见了。

“把他绑起来挂在水车上,让水车转起来,城里没水可不行。”

云昭低声吩咐一句,就有护卫去做了。

等护卫们将那个县令绑起来挂在水车上,并且让水车开始转动起来了,云昭依旧没有走城门,而是沿着自己的部下为他开辟的新城门走进了城里。

进了城之后,云昭就忍不住摇头,才走了不到一百米,就接连看见了两座无生老母庙。

瞅着庙里无生老母白发慈祥的模样,云昭叹了口气,这位神祗出现的时间比较短,距离现在不过百年,不过,她是宇宙之初第一位神祗,堪称是所有神祗的祖宗,威能广大,能实现人世间所有的愿景,唯一需要你坚持相信她,只有真正的信徒才能获得无生老母的青睐,继而从神灵那里得到好处。

街道边上流水淙淙,街道上也铺设的青石也很干净,两边的房屋虽然低矮,却也整齐朴素。

与云昭见过的普通县城有很大的不同。

精神高处,绝对容不下污垢,洁净,这是所有宗教对信徒们的统一要求,只有身体洁净了,环境洁净了,人的精神才会愉悦。

街道边上的水渠明显是新修的,应该与城外的水车是同一时间的产物,水渠里也很干净,看不见常见的水草飘摇的场面,只有清凌凌的水汩汩的流淌。

“毁掉庙宇!”

云昭吩咐一声,立刻就有骑兵点燃了手雷之后就丢进庙里。

“轰隆,轰隆”手雷响过之后,两座全木质的小庙就浓烟四起,轰然倒塌,其中一座庙宇里还飞出一个鸡皮鹤发的庙祝。

看她趴着飞出来一头撞在青石台阶上的样子,看样子是救不活了。

小苗被炸了,原本紧闭的门窗在一瞬间又打开了,从窗户里面,露出很多木讷的脸,男女老少都有,只不过这群人没有从屋子里的冲出来,只是恶狠狠地看着大街上雄壮的骑兵。

云昭笑了,指指不远处又出现的两座庙宇道:“炸掉!”

靠近庙宇的骑兵听到命令之后,毫不犹豫的点燃了手雷又丢进了庙宇。

“轰隆,轰隆”两声爆炸响动过后,这两座只供奉着一个神祗的小庙又倒塌了。

徐五想紧张的瞅着街道两边的居民,在心底里疯狂的呐喊:“别跑出来,他这是在试探你们的底线,看看你们还有没有可能从迷信中解脱。”

云昭等待了片刻,见两边的百姓眼中蓄满泪水,却没有人冲出家门找他算账,脸上的笑容就变得灿烂起来。

这些人好歹还知道脖子硬不过刀子,好歹明白了一件事,平日里自称获得无生老母庇佑的那些人的脑袋全被砍下来了,就挂在骑兵战马的脖子下边。

云昭一连下令炸毁了四座庙宇,这里的百姓没有动弹,云昭就明白,自己可以把这里所有的庙宇炸掉了。

这些人接连屈服了两次,就会继续屈服下去。

果然,他走一路炸了一路的庙宇,清水城里的人似乎已经麻木了,或者说已经习惯了。

直到云昭一行人来到了一座气势恢宏的无生老母庙前。

庙前盘腿坐着一个不像道士,却披着道袍,不像和尚,却光着脑袋的老人,在他身后堆放着七八个樟木箱子,最上面的箱子打开了,里面全是银锭,在箱子边上,还站着两个眉目如画的小女子。

隔着老远就冲着被人团团护住的云昭大喊道:“将军是来灭法的吗?”

云昭点头道:“没错,大明律写明了不许淫祠邪祀,但凡不在礼部祭祀名单上的邪神不得登堂入室。”

“无生老母乃是百姓心血所化,意念所集,不受俗世管辖,请将军念百姓可怜,不得救赎,好不容易有一处倾诉心愿的好所在,放过我无生老母庙,老僧愿意将无生老母庙百年积攒的香火敬奉将军,还有这一对童女一并献与将军,从今往后,将军当成为我老母庙之护法。”

云昭笑道:“很好,无生老母庙所得的香火金钱,都是清水城一地百姓的钱财,本官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也很好。

只是,这座庙宇是一定要烧掉的。”

道袍老僧霍然站起来,戟指云昭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狗官,就不怕神灵降下灾祸与你吗?”

云昭烦躁的摇摇头道:“那就让她快点来,我处理完这里的淫祠邪祀就走,我担心她来的晚了,撵不上我的行程。

说完就对身边的一个百骑长道:不动手还等什么?”

道袍老僧见一干骑兵已经开始点燃手雷了,就站在庙门前道:“要毁寺庙,先杀了我。”

瞅着老僧张开双臂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云昭嘿嘿笑了一声,挥挥手,一枝羽箭就从他的身边飞了出去,准确的钉在老僧的腿上。

老僧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然后就有十几颗手雷从庙宇的四面八方被丢了进去。

手雷很有效,一连串的巨响之后,这座足足有三层,完全用巨大的木料修建起来的美轮美奂的寺庙就被尘土遮盖起来。

片刻之后硝烟散尽,这座寺庙虽然已经被炸的破破烂烂,却依旧顽强的挺立在原地。

倒地惨呼的道袍老僧见状,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带着箭站立起来,扬起双臂怒吼道:“老母显灵了。”

云昭不知所谓的瞅了一眼,对百骑长道:“用火药包。”

刚才手雷失去了效果,让百骑长觉得很是丢人,怒吼一声,第一个从马包里取出一个火药包,纵马向前跑两步,就点燃了火药包,然后丢了进去,与他同样做法的骑兵还有三个,四个火药包丢进去了之后,云昭的身边就多了一圈盾牌。

霹雳一声响,原本还坚强的矗立在原地的庙宇终于在火焰腾起之后四分五裂,碎裂的木料砖石飞出去老远,即便是庙前两株高大的柏树也被削掉了一半的枝杈。

云昭掏掏耳朵,刚才这一声巨响,让他的耳朵嗡嗡作响。

等他感觉了好了,硝烟尘土也被风吹散了,倒塌的庙宇燃起了大火,烧焦了门楣上书写的符篆,也烧焦了贴上去的金箔。

道袍老僧却没有死,他爬着来到云昭队伍前边,指着云昭道:“你一定会有报应的。”

云昭摇摇头道:“你去无生老母那里帮我问问,她什么时候来报复我,我好先做一下准备。”

徐五想惊诧的瞅着云昭,却看见两个骑兵跳下马捉起那个道袍老僧高高的举着他直奔正在燃烧的庙宇。

老僧吃惊的瞅着他们,不断地挣扎着道:“你们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

骑兵也不回答他的问题,两人一同用力,将这个老僧丢进了正在燃烧的庙宇里。

徐五想耳听得老僧在火焰中的怪叫声,闭上眼睛将头转了过去。

云昭拍拍徐五想的肩膀,指着那两个被巨响震的晕过去的女童以及那一堆银子道:“该你出手了,最好问问那两个女童,把人家的家世弄明白了就送人家回去。”

徐五想木讷的点点头。

云昭见火焰中再也没有什么惨叫声传出来了,就瞅着徐五想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残暴?”

徐五想木木的道:“你不愧是出身盗匪世家。”

云昭笑道:“我本来就是一个盗匪,也不知道这些年你们为什么会认为我是一个善良的人?”

“你对我们极好,对蓝田县百姓极好,对流民极好,哪怕是我们忤逆你,百姓冲撞你,流民诽谤你,你总是一笑了之,为何在这里你就不再仁慈了呢?”

云昭叹息一声道:“如果没必要,我当然愿意展现我仁慈的一面,你别看这里看似安静祥和,等云杨他们攻破巴爷岭,把铁木罕巴捉回来之后,你跟着审讯一下这个人,看看巴爷岭上的状况,你就不会觉得我残忍了。”

徐五想低声道:“我不是为一个和尚就如此心神激荡,您是我们的王,将来还会是我的皇帝,我求您多保留一点您的仁慈之心,少一些暴戾,我宁愿您因为仁慈放过十个恶人,也不愿意您因为暴戾错杀一个好人。

人的脑袋掉了就装不会去!

您是我见过的,听过的,想过的最好的主君,我希望您的名字可以万世流芳,不希望您的身上有哪怕丝毫的瑕疵。”

云昭瞅着徐五想看了好一阵子皱眉道:“这是你的理想?”

徐五想弯腰深深一礼道:“这是我的梦想!”

云昭淡淡的道:“别做梦了,我可能做不到你想的那个样子。”

第一三一章 第一三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