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章 蒙元余孽的大手笔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之所以说出屠城的话,是因为他从望远镜里看到水车上挂着三具身体,还看见城头上有一面绘着白色莲花的旗子。

旗子上描绘的莲花开的正艳,这三具身体随着水车转动,一会被浸在水里,一会又被水车从水里拖出来送到高处,循环不休。

最让云昭担忧的是,这三具身体似乎都不动弹,如同死了一般。

云杨也很快发现了那三个人,挥挥手,立刻就有一百骑兵纵马下了高坡,直奔水车。

蓝田县人对这东西很是熟悉,一根横木塞进水车转轴后,水车就停顿了下来,他们把那三个人从水车上解救下来,放在地上施救。

云昭见那三个人嘴里不断地有水被挤出来,总算是放下心来,这说明这三人还没死。

一个骑兵跑来禀报道:“是我们的三个骑兵,十夫长贺州,十夫长侯成达,跟一级骑兵刘培”

云昭瞅着云杨不解的道:“什么情况下,你麾下的骑兵会主动交出自己的武器举手投降?

为了救援人质吗?”

云杨摇摇头道:“我们不向贼寇投降,战死也不向贼寇投降,人质的死活与战士无关。”

“这就有趣了,明显是他们放下了武器。”

云昭冷冷的说了一句,就纵马下了高坡。

云杨有些羞愧,匆匆的跑去了水车位置,看样子是去质问那三个弃械投降的家伙。

城墙上站满了人,云昭并不理会他们,骑着马在城门前走来走去的,他心中已经被怒火填满,已经不愿意听城头上那些人喋喋不休的话语了。

说实话,那些人说的是土话,他也听不懂。

很明显,五百骑兵的威势还是给了这座城池里的人很大的压力。

就在云昭忍耐不住,准备下令炸开城墙的时候,云杨急匆匆的跑来道:“城里有我们一百二十一个人,都活着。

刘培三人主动解除武装,愿意作为人质,让他们准许其余十七人进城保护我们的人。”

“城里出了什么事情?”

“县令说是民乱,他们不满蓝田县派来的里长的胡作非为,鱼肉百姓将他们包围在县衙,已经九天了。”

“胡作非为?鱼肉百姓?你信吗?”

云杨连连摇头道:“不信,一个,两个可能会有,一群人?没这个可能!

县令说,请县尊单独进城安抚百姓,否则恐怕会有不忍言之事发生,还说,这是他尽全力争取到的最好局面了。”

云昭的战马终于停下来了,他瞅着城头乌泱泱的一片人头淡淡的道:“蓝田县外派之人全部接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既然已经被这群人围困了九天,那就说明他们的战斗力不弱。

再坚持一两天是很有可能的。

这两个十夫长明显是想要增强那里的守护力量,就是不知道他们的办法是否可行。”

“可行,是清水县县令张悟本亲自出城说的,刘培等人押着张悟本见到了我们的人,再由刘培随张悟本出城,告知了两位十夫长。

他们三人的武器除过长刀之外,都交给了我们自己人。”

云昭脸上流露出一丝笑意道:“下令攻城吧!”

云杨道:“张悟本说……”

“攻城!”云昭怒吼一声,即便是云杨也被这一声怒吼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随即对身后的副官道:“炸开城墙!”

随着一声清脆的铜号令响起,五百骑兵齐齐的从马包里扯出一个枕头大小的包袱,纵马向城墙奔去。

开战了,云霄,云豹,徐五想都不再说话,眼看着骑兵汹涌而下,引得城头上的人惊叫连连。

清水县城外的护城河并不宽,也就一丈左右,城高不过一丈半,这样的城池可以有效地防御盗匪,可惜,在云昭的大军面前,根本就不足论。

骑兵们如同一道黑色的龙卷轻轻地接触了一下城墙,将枕头大小的火药包用匕首刺破丢在城墙根下,然后迅速后撤,直到最后一个骑兵将点燃的火药包丢在大堆的火药包上,就呼喝一声极速后退。

城墙上的人对这一幕似乎一无所知,一个瘦峭的中年人站在城头不断地挥舞着双臂,希望能够跟云昭好好谈谈。

可惜,云昭依旧站在远处冷冷的看着城墙上那些大呼小叫的人。

“轰隆”一声巨响,地动山摇,只见清水城薄薄的城墙立刻就碎裂了将近五丈,站在这截城墙上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硝烟还没有散尽,两百骑兵就已经重新扑向缺口位置,几十枚手雷丢进城墙缺口处,就纷纷甩出手中的钩子,准确的勾在城墙上,而后拨转马头就走,随着战马发力,一块块的石头被钩子钩下来,掉进了不算深的护城河。

就在此时,一群穿着各异的蒙面人从左边的树林里冲了出来,挥舞着刀剑无畏的向云昭所在的地方冲了过来。

云豹见状,呼喝一声,就带着本部人马迎面向对手拦截了过去。

云昭左右看看,干脆下了战马,坐在徐五想拿来的折叠凳子上,指着依旧在城头飘扬的那面绣着莲花的旗子道:“你知道它的来历吗?”

徐五想瞅了片刻犹豫的道:“白1莲教?”

云昭点点头道:“没错,就是白1莲教,另外,你知道大明朝名字的由来吗?”

“日月同辉是为大明!”

云昭摇头道:“开始不是这样的,后来才有了这个说法。

很久以前呢,红巾军起义要推翻蒙元的统治,他们的首领叫郭子兴,后来郭子兴去世后,我太祖皇帝就受刘福通节制。

刘福通转战北方,与韩山童一起借助白1莲教的名义在天下传教,一时间韩山童被人尊为“明王”。

最开始的时候啊,元顺帝时期,黄河泛滥,蒙元朝廷征发十五万劳役修建黄河大堤,韩山童跟刘福通在黄河大堤上埋了一只背上刻了字独眼石头人。

等这个石头人被挖出来之后,马上就应验了他们早就传播的那句“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谶言。

然后轰轰烈烈的造反大业就开始了。

这个时候呢,我大明太祖皇帝很不幸的也是“白1莲教”后来改称“明教”的教众。

这是非常不妥当得,想要缔造一个国家,就必须要把神权跟王权严格的区分出来,如果可能一定要消灭神权。

你看看现在的欧洲就知道了,那里的人还在为了推翻神权做最后的斗争。

大明如果不幸成了一个神权国度,那将是大明百姓的一场大灾难。

好在,我们的太祖皇帝堪称英明。

等韩山童被蒙元弄死之后呢,他就用计逼死了白莲教的狂信徒刘福通,然后再命廖永忠弄沉了韩山童的儿子,也就是那个被刘福通扶持起来的“小明王”韩林儿。

继而一统北方群雄。

因为军中将领大多信奉‘明1教’,也就是白1莲教的变种,这对纯洁大军非常的不利,这个时候我太祖皇帝又开始在起义军中剪除那些白1莲教的狂信徒,这个工作一直延续到了他成为皇帝之后。

我没有想到,在我蓝田县治下,居然也有这样的污垢存在,既然见到了,就要下大力气清除。

现在,你明白我为何要屠城的原因了吗?”

徐五想嗫喏半天,才小声道:“能否区别对待?”

云昭叹口气道:“蒙元吃足了白1莲教的大亏,所以我听说这里的世家大族是蒙元余孽之后,一点都不怀疑他们会使用白1莲教这个武器。

两百多年,一个蒙元余孽可以稳稳的待在清水城这个地方,且让人人崇拜,没有百十年的传教,是达不到这个目标的。

徐五想,你既然在为百姓考虑,觉得我们可能会杀错人,那么,剿灭蒙元余孽的事情我就交给你,别让我失望。”

第一三零章 第一三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