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 难以避免的刺杀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在云昭还是平民的时候,这个世界上几乎全是好人,只有一小撮穷凶极恶的坏蛋。

当云昭成为一个小小的首领的时候,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就多了起来,放眼望去,这些坏人混在好人堆里不断地奸笑着到处攫取好处。

当云昭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物之后,站在高处再看——除过老娘之外全世界都是索求无度的混账。

现在的云昭,对除过母亲之外的人都只是有限度的信任!

当初为了这个心理建设,云昭努力了很长时间,也难过了很长时间,在这个心理建设的过程中,云昭发现,自己才是这个世界上心灵最丑恶的一个坏蛋。

一旦做到这个位置上,他发现那些美好的东西全部都在迅速的远离自己。

包括,爱情,友情。

这个时候云昭很想给自己修一座陵墓,提前把自己埋葬了。

或许,历朝历代的帝王之所以会在活着的时候修建陵墓,就是这个原因。

天水到宝鸡,这是一条险路,绝大多数的道路都在崇山峻岭中,也就是在秦岭山脉里。

来到大明世界,云昭最讨厌的事情就是旅行,以前从天水到宝鸡半个时辰就到了,现在好了,要在崇山峻岭中骑着马跑三天,一不小心就有连人带马一起掉进悬崖的危险。

这个地方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打埋伏的地方,很多地方在云昭看来,可以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来形容。

袁敏一天前病倒了,发高烧,很危险,据说伴有肺炎,能不能活过来要看天意。

如果这样的病是袁敏装出来的,云昭觉得自己哪怕是上当,也认了,人家毕竟为了杀他,付出了真正的代价。

这一路上有很多世外桃源一样的村庄,三三两两的坐落在群山脚下,有时候是一片竹林,有时候是一片柿子树。

竹林茂盛,云昭甚至看见了两头大熊猫在啃春笋,柿子树依旧光秃秃的,只是枝头上偶尔会有一两个干瘪的柿子挂在上边。

人?

木讷而穷困……见到大队人马过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拔腿就跑,害得云氏骑兵斥候,以为是刺客,追逐了许久。

云昭的穿着与其余的骑兵一般无二,皮甲上挂两枚手雷,铁盔上插红羽毛,黑色的披风遮盖住战马后胯,胯下一匹枣红马,长矛在铁过梁上,腰刀在胸前,箭囊在后腰,弓箭在腿边,两柄短铳在马鞍前,也没有受到什么特殊的照顾。

五百人的大队人马并未分散,而是分成三队,每队相距不过十尺,迤逦前行。

云昭在前队,与一群斥候纵马奔驰。

青山在不断地前进,道路不断地从战马的蹄子下边后退,每走一步,就距离宝鸡近了一步。

红水谭就在眼前。

这座红土堆砌成的高山上有一道瀑布倾泻而下,水质清冽,只是瀑布落出是一片红色的砂岩,日积月累之下,被水冲刷出一个巨大的深坑,坑呈红色,这才有了红水谭这么一个称谓。

这是云豹,云霄选定的宿营地,也是这条路上不多见的开阔之地。

云昭下了战马,一整天的马背颠簸,让他的身体像是散架一般。

早在出发的时候,云豹就已经规定了云昭的行为,在回到蓝田县之前,他与其余的兵卒并无区别。

所以,云昭跟徐五想一起平整地面,一起撑起帐篷,一起排队从伙夫那里取食物。

云昭,徐五想撑帐篷的手法熟练,安置战马的手法也与旁人别无二致。

如果,这时候,有人想要把云昭从这群人里分辨出来,难度很高。

云豹,云霄就没有这么多的顾忌,他们安然的享受着主将的特权,一个与云昭年岁仿佛,身高仿佛的少年人被他们两个围拢住,不管哪个少年人走到哪里,他们就寸步不离。

夜宿深山,云昭很喜欢这样的环境,只是,今夜,听不到虎啸猿啼,外边安静的让人以为来到了另外一个沉寂的世界。

秦岭里野生动物极为丰富,且不说常见的大熊猫,雪豹,就连老虎在秦岭中也很常见。

当然,最常见的还是一群群的野猪。

当月色笼罩秦岭的时候,那些警惕的野猪就会空群出动,去祸害农夫们刚刚种进地里的种子。

可是,今晚,连野猪都看不见一只,即便是经常出现的野鸡,野兔,也仿佛全部消失了。

“人家好像真的想要在这里干掉你,而且,安排的人手不少,至少前后两座山里的野兽不见了,就说明至少有一百人以上的人群。”

云霄在经过云昭帐篷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唠叨一阵子。

“一百人就想干掉我?”

“别大意,秦岭里多得是奇人异事,你还记得那个悍匪草上飞吗?”

“你是说那个血债累累,最后被你丢进化骨池的那个?”

“没错,要不是这家伙离开了秦岭,去平原上找相好的,我们想在山上抓到他,一点可能都没有。

我估量着,今天来找我们麻烦的人,不可能简单,云氏本部人马的配置有心人还是知晓的,既然如此,还派过来一百来人,里面一定全是精兵悍卒,不可能有庸者。

你自己多加小心,事不可为不可突围!”

“咦?不准突围?”

“没错,是我要突围!”

“明白了,我留在原地不动,但愿你们能把敌人引走。”

云霄安排完毕之后,就带着那个伪装成云昭的少年去了下一座帐篷,命令每一个人都小心戒备。

太阳已经落山了,大山里立刻就陷入了黑暗之中,帐篷群里并没有灯火,只有距离哨兵三丈开外,才有一堆熊熊燃烧的火焰照耀着对面的高山。

山涧里的河流汩汩的流淌着,云昭趴在帐篷口上瞅着幽深的峡谷对徐五想道:“我的命现在好值钱哟。”

徐五想道:“这是好事。”

“你说说看,为何现在人人都想杀我?”

徐五想道:“杀了你对很多人来说好处多多,这些年,我们蓝田县剿灭了无数的盗匪,缉拿了数不尽的害民之贼,挡住了无数人的发家之路,所以想要你性命的人也就多了,我们没有法子用嘴去劝诫别人,只能通过一场场的杀戮来做一个恶人,一个让所有人都畏惧的恶人。

然后,再用恶人的面孔去做善事。

你以前说过,我们要帮助很多人过上好的日子,不管别人愿意不愿意接受,我们都要把幸福的日子砸在他们的头上。

我们不从别人那里收割感激,感恩之心,我们只想满足自己救国救民得的意志,这些意志不会因为别人的意念而发生转折。”

云昭点头道:“是的,这就是我的初衷,干我们的事情,不管有什么结果。

如果人人都考虑后果,就干不成几件事。”

徐五想指指山头上偶尔出现的人影道:‘这些混账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你这样的人死一个,对大明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云昭把身子往帐篷里缩一下道:“所以呢,你要保护好我。”

徐五想把云昭从帐篷里拽出来到:“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人家要往下丢石头了。”

话音未落,一阵轰隆,轰隆的响声就从对面的高山上传来,一些黑黝黝的大石块携带着碎石尘土,势如雷霆般的倾泻而下。

云氏的宿营地依旧安静,对这一场突如其来的袭击并不感到惊讶,迅速的整军,一些武士已经将点燃的火箭,向高山上射了上去。

巨石砸在地面上,山崩地裂一般的响声就在军阵的前方,早就布置好的盾阵,被乱石砸的七零八落,砸烂了盾牌,砸烂了拒马,一些碎裂的石头甚至砸烂了一些帐篷。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随着火箭被射上了山头,一些穿着皮甲的云氏武士,已经按照白日里安排的道路,猿猴一般向山上攀登。

第一二八章 第一三零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