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八章 推进跟退让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有的时候,云昭很是怀疑才华在人生道路上能否起到绝定性的作用。

以他为例。

一个傻小子忽然变聪慧了,然后就很自然的成了家主。

这是他这一辈子的人生道路上得到的第一个施展才华的平台。

成为家主的原因跟他的聪慧与才能无关……完全是这具身体本身附带的高价值。

在获取云氏的主导权之后,云福手里的武库又恰好出现了,有资格跟他竞争武库所有权的是恰好是冯英。

就靠着自己是男丁这个有利条件,冯英吃亏吃的无话可说。

至于后面发生的所有事情,不过是云昭借助这个平台做的事情,这一点没什么好奇怪的,换一个真正聪慧的人来坐在他的位置上,只要有一颗想要让地方富裕起来的心,就不会做的太差,了不起多消耗一些时间,多失败几次罢了。

最初的平台跟第一桶金同样的重要。

因为云氏庄子上的人有了烟草种子,于是,也就有了烟草地,后来就有了烟草加工厂,再然后,在老烟鬼云福的带领下,在云昭发现的时候,云氏庄子上的男丁已经把抽烟当成了一种高档享受。

被云霄喷的这一口带着浓烈烟草味的口水,算是云昭自食其果。

不论是云霄还是云猛这些人,他们对自己身份的定位非常的清晰。

在论到蓝田县大事的时候,他们是云昭最好用的属下。

但是,一旦论到家事……他们一个个立刻就把叔伯的架子高高的端起来,嬉笑怒骂各种模样全来,让云昭无力招架。

“您到底要说什么,直说啊……不要老是朝我喷口水,才洗过澡,我又要洗澡了。”

云昭用手帕狠狠地擦了一把脸道。

成亲这种事云霄一群人加上母亲不会给他这个云氏家主半点选择机会的,早就该是定下来的事情。

云霄现在如此的愤怒,完全是因为还有一些不好说的话要趁着这股子一往无前的气势趁机说出来。

“你不久前待着的那个条城,很适合种烟!”

“种烟草?谁说的?”

“你豹子叔说的。”

“豹子叔说酿酒我信,你说种烟草我不信。”

云霄嘿嘿笑道:“那就是你说的。”

“我什么时候说过?”

“当初烟草种子来的时候你说这东西才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云昭无话可说!

烟草这东西因为有成瘾性……所以……

这是家族生意,看样子云霄等人准备垄断这个产业。

谈话是需要技巧的,云霄的谈话技巧就很高,在蓝田县,云昭对烟草种植是持否定意见的。

所以,蓝田县的烟草种植仅仅存在于田边,地头,以及花园,想要大规模种植,还把这东西发展成一个产业,只有在云氏新的领地里才能做,云霄等人见云昭对白银厂如此看重,就明白了一件事,在今后的很长时间里,白银厂一带都是云氏的发展要地。

条城还不完全属于蓝田县囊括的地方,他们正好可以在条城大肆的购买田地,在这里种植烟草。

云昭想起后世的时候条城这个地方因为水烟兴盛了上百年,忍不住摇摇头,感慨事物发展的惯性。

云昭在天水逗留了六天,这六天里他没有去看香火鼎盛的麦积山,只是静静地等待射塌天,跟杨六的动静。

李定国没兴趣等射塌天,杨六两人晚春时分进入宁夏的计划,在云氏支援的人手,粮草到达之后,射塌天跟杨六两人不得不尽起大军浩浩荡荡的沿着黄河向下游的宁夏进发。

两军合计两万八千人,颇有些浩浩荡荡的意思。

崇祯十年对云昭来说不是很好地年份。

在他图谋宁夏的时候,和硕特首领顾实汗(名图鲁拜琥)进军青海,其势力随之进入乌斯藏。

和硕特顾实汗进军青海后,派使至盛京觐见黄台吉,奉表入贡。

其后,准噶尔部首领巴图尔浑台吉之弟墨尔根岱青遣使见黄台吉,“表贡马匹”。

在这之前。

漠南蒙古十六部四十九旗共同推奉黄台吉为“博克达·彻辰汗”(意为宽温仁圣皇帝),承认清太宗皇太极为蒙古各部大汗,漠南蒙古成为清的藩属。

漠南蒙古彻底归附满清,让蒙古草原上的其余蒙古人不知所从。

压力从四面八方压过来,归化城就是所有压力的聚合点。

代善、多铎、岳讬、豪格、杜度等人已经从朝鲜战场脱身,再有两月,就会回到盛京。

多尔衮,多铎这两个弟弟,黄台吉无论如何都不会把他们派来镇守新修好的归化城。

可以预见,黄台吉一定会派出一位重臣携重兵来归化城,也只有如此,满清才能完成对蒙古的彻底统治。

归化城已经修建完毕。

钱少少并没有立即执行鹊巢鸠占计划,而是继续不停地向归化城迁徙三边之地的汉家百姓。

他想借助满清的力量,吸干张家口商贾们的财力,彻底将归化城建成一座完全属于汉人,属于云氏的坚城。

此时的多尔衮深陷山东,与孙传庭,洪承畴,卢象升在山东打的如火如荼,没有占到半分便宜,只是可怜了山东百姓,在这场已经进行了整整一个半月的战争中,被迫离开家园,在寒冷的山东平原上哀嚎流浪。

“换子啊……”

云昭合上文书长叹一声,再一次为皇帝的处境深深地忧虑。

“多尔衮后力不济,退出山东也就是最近的事情,孙传庭,卢象升,洪承畴也将各自回到防区。

可是,山东算是彻底被打烂了,今年,朝廷不但不能从山东收到一个子的赋税,可能还要大规模的赈灾。

我想不出皇帝还能从哪里弄到这么多的粮食,这么多的钱财。”

徐五想道:“蓝田县的赋税已经缴纳到了崇祯十三年,这是我们最后的底线。”

“东南一地的赋税缴纳到了那一年?”

“崇祯十五年!”

“你看着,我们蓝田县一定会被朝廷要求向东南看齐的。”

“您的意思是说,我们今年在已经缴纳了赋税的情况下,还要向朝廷多缴纳两年的赋税?”

“必然是这样!”

“上一次为了多收两年的赋税,朝廷承认了大蓝田计划,这一次朝廷又会拿出什么条件来交换呢?”

云昭摇头道:“这一次什么条件都没有,缴纳就是了。”

“从百姓那里征收?”

“不,李定国会从张家口弄到我们需要的银子,然后再用在这些银子向蓝田县百姓购置粮食,交给朝廷。”

“为什么啊?”

“因为这笔钱要用在救济山东灾民身上。”

“导致山东百姓流离失所的可不是我蓝田县!”

“事实上,山东百姓流离失所的最大受益者是我蓝田县,徐五想,从现在起,你要有大局观。

在自己家的百姓身上吃亏占便宜就那么回事,山东百姓在客观上帮助钱少少拖住了多尔衮原来准备再次西进的大军,让归化城又多了三个月的准备时间,也让多尔衮全军疲惫了三个月。

蓝田县两年的赋税合计银两,不过四十万两白银,说实话,这笔钱并不算多。

更何况这些钱大部分还是要流进蓝田县百姓的口袋里,用来收购他们多余的粮食。

有了这么大的一笔生意,蓝田县今年的商税又能收很多,总体算下来,我们亏损不多。”

徐五想点头道:“我会通知蓝田县的主簿,他们会做好预算,统计之后才能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出来。

如果这笔买卖对我蓝田县损耗太大的话,我建议蓝田县应该向朝廷讨要补偿。”

云昭闻言笑了,指指徐五想道:“你真的以为我们蓝田县是一个国家吗?

我们已经做好了跟满清作战的准备,就不能再跟大明作战,归化城作战的时候,也是我们蓝田县最虚弱的时候,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再跟大明索求无度,弄不好会出现,满清跟大明联合起来剿灭我们的事情。

别以为这种情况不会出现……”

第一二七章 第一二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