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最美的图画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娘的话让刘茹很是惭愧,不过,这并不妨碍她从帐房手里接过六百多文钱。

云氏的制钱很漂亮,是标准的铅锡六铜四,这些铜钱全部出自扶风铸钱局,这些年下来,扶风铸钱局出品的铜钱,已经成了关中乃至于域外很多商贾争相抢夺的目标。

云昭本来想让钱更加漂亮一些的,被韩度先生臭骂一通之后,果决的制止了要铜六铅锡四愚蠢行为。

即便是这样,关中铜钱依旧供不应求。

这样的结果很不好,关中总是缺铜钱,好多地方只好把大块的银子用剪刀剪开,弄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银子使唤。

在这种状况下,关中一贯钱变成八百文就理所当然了。

开始的时候,韩度这些人还不断地劝云昭不能这么继续吃亏,不要把钱弄得太好。

被云昭给拒绝了。

蓝田县跟百姓打交道的时候,除过大额,一般情况下都是用铜钱支付的。

所以说,百姓们用铜钱交易的时候总是能占到一些便宜的,而外地商贾既然愿意接受一贯钱八百文,这就说明这些钱是值得他们这样兑换的。

既然获利的是蓝田县百姓,云昭也就没有了改正的必要,反正云氏从强盗窝里弄到的最多的就是各种老旧铜钱跟各种铜器。

这些钱本身就是蓝田百姓们从强盗窝里拿抢来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没有什么问题,再加上能够促进商业繁华,这对疲敝数百年的关中来说,非常的重要。

刘茹对钱非常的敏感!

很多傻乎乎的百姓还不了解铜钱跟银子之间的猫腻的时候,刘茹已经用这个法子赚了很多钱。

所以,仅仅来蓝田县四个月后,她在操持自己的烤玉米摊子之外,又加上了烤红薯,炒栗子。

秋日里用云昭的钱收购了很多青玉米,她自己挖了一口土窖把所有的青玉米全部放进土窖里保鲜。

所以,当别人的青玉米卖完之后,她的生意就好的让人咂舌。

然而,刘茹并没有将自己存储青玉米的秘方保守起来,而是一百钱一位卖给了其余想做烤玉米生意的人。

她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一辈子都推着小车去沿街叫卖,此时此刻,她已经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银铜之间的差价上。

刘茹不认为像县尊这样的聪明人会长久的容忍百姓们从官府手中套利,所以,目前每一文铜钱对她来说,都是珍贵的基础本钱,她想用最短的时间获取更大的资本。

这几乎成了她的执念。

匆匆的喝了一碗羊肉汤泡锅盔,见闺女也吃的小肚子滚圆,刘茹谢过因为喜欢闺女继而准备娶她的老金,将小车推到棚子底下就开始吆喝自己的生意。

还以为这里的人早就被云氏的羊肉锅盔撑爆了,没想到,过来买烤玉米跟红薯的人不少。

云娘见刘茹烤出来的青玉米颜色好看,就派了一脸贼笑的老阴帐房拿了好大一锭银子去买烤玉米。

刘茹毫无被针对的感觉,找到了多金的老金,先把大银锭换成了小银锭,又把小银锭换成银角子,并且不辞辛劳的取过一把巨大的银剪子将银角子剪得更小,借了老阴桌子上称银子的小秤,称量之后,最终找了老阴一大堆碎银子。

老阴抱着烤玉米跟碎银子回来的时候对云娘道:“人家没客气,跟我算账的时候依然用的是一贯钱一千枚铜钱的换算价格。

我们又损失了三文钱。

我算是看来了,这位就是一个长着铁嘴铜牙的铁算盘。

她连那个想要娶她的男人都算计,把人家的铜钱也换走了,跟我们一个价!

不过,看她做生意好像也不贪,唯独对铜钱像是着了魔。”

云娘毫无形象的啃了一口热热的烤玉米,点点头道:“这是一个有大志向的女人,去问问,咱们家追加投资成不成!”

老阴又去找了刘茹,说了要求之后,刘茹把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宁愿加倍退还云氏的入股银子,也不肯让云氏占一半股份。

云娘远远地瞅着刘茹惊惧不安的模样,就对老**:“去告诉她,不愿意就算了,我们家不欺负百姓,只喜欢欺负强盗跟官兵。”

得到云氏切实的回答之后,刘茹谢过了云娘,并表示愿意把云氏的股本提高到三成,当然,入股的时候一定要用铜钱,且不能用八月的标准入股。

云娘摇摇头道:“我知道你有大想法,既然这么肯定,那就去做,云氏就保持原来的股本就好,蓝田县大着呢,你大可在里面翻跟头,只要你有本事,钱云氏保你赚到的每一文钱都真真切切的属于你。”

刘茹默默地施礼道:“上有老母,下有幼女,小妇人没了丈夫,就只能依仗孤儿寡妇的身份厚着脸皮四处占便宜。

安人放心,如果我真有所成,定不会辜负蓝田县乡亲的扶助,滴水之恩,定当涌泉以报。“

云娘啃了一口烤玉米道:“有这个心就好,云氏不指望你报答,只希望你能多报答这里的百姓,毕竟,你的生意是在损害他们利益的基础上才能做的。”

刘茹吃了已经连忙道:“安人知晓?”

云娘呵呵笑道:“这本身就是给蓝田百姓的一项善政,有的人会使用善政,有的人懵懵懂懂的像个傻子似的。

你既然发现了这个秘密,那就去做,事实上,发现这个秘密的人可不止你一个哟。

外地人不敢做,县衙也不允许他们做,你这种已经入籍的本地人倒是没有什么限制。

快去吧,等以后开始限制了,你可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另外,别想着利用云氏的名头去做,我云氏不从自家百姓身上敛财。”

刘茹忧心忡忡的继续去卖她的烤玉米跟烤红薯以及糖炒栗子去了。

直到傍晚的时候,云氏十几个帐房才算是弄清楚了今年的商业收益,收益算不得高,总数下来也就一万一千多两银子,刨除云氏股本盈利不过六千余两。

这是云昭被母亲抓来仔细算过收益之后得出的一个数字。

“恭喜母亲,第一年就开始盈利,以后就全是赚头了。”

云娘靠在锦榻上懒洋洋的道:“总不如看着佃户们把粮食倒进咱家粮仓里来的踏实。”

云昭笑道:“您要是喜欢,就让他们交粮食,也是一样的,现如今的蓝田县可没有缺粮这一说。”

云娘叹口气道:“还是缺啊,你也不看看百姓们是怎么吃饭的,糜子,麦子,谷子这些粮食吃的少了,用红薯,土豆,南瓜,冬瓜这些东西填饱肚子的人多了。

新粮食确实不错,成年累月的吃,人们还是愿意多吃一些麦子,糜子,谷子。”

云昭摇头道:“食物多样性是好事,单一的食物对于食物安全不利,关中人吃糜子,谷子,麦子好几千年了,到了改改的时候了。

接下来,我们已经开始鼓励百姓们养鸡,养鸭,养猪,养羊,养牛,养鱼,用一部分粮食换肉食吃。

这对人的身体好处更大,粮食安全保障度会更高。”

云娘摇头道:“其实为娘刚才说吃红薯什么的你莫要在意,这比以前好的太多了,无非是富裕之后才有的烦恼,我儿不必放在心上。”

云昭道:“人有追求更好生活的权力,只要情理法三者具备,就应该放开手让他们去追求。

我希望这里的人越来越富裕,毕竟,人在富裕之后,才会考虑更高层次的东西。

而衣食住行,原本就是人们在追求更高生活要求的巨大障碍。

管仲即便是有万般不是,可是呢他那句——‘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名言却是直指人心,说到了根本处。

几年前,饿殍遍地的时候,强盗自然横行,人心自然不古,伦理必然不存。

而衣冠中华,礼仪中华,文章中华,美食中华,勤善中华之美,就在于衣食丰足,这是一个最基础的问题。

如果解决了这个问题,强盗就会消失,饿殍就会消失,我中华所有的美德都逐步回归。

母亲,我们本就是这个世上最好的一个族群,只是苦难总是让我们干一些违背自己信念的东西。

如果我们蓝田县还能如此发展十年,母亲一定会看到这人世间最美的图画。”

第一一一章 第一一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