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人命是最不重要的事情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当左良玉那边传来恐怖的噩耗之后,王挺发现自己好像没有那么痛恨云昭了。

这是一种极为奇怪的情感。

在此次蓝田县事件中,王氏死了长子,幼子,长孙,看似死伤惨重,这个结果跟杨嗣昌跟左良玉相比还是比较能让人欣慰的。

至少,王氏家族的嫡系晚辈们还在,不像杨嗣昌家的晚辈几乎被人杀光了。

也不像左良玉不但赔上了女儿,还赔上了他的一只眼睛,更不要说他麾下的三员心腹大将横尸街头这种事情了。

王氏丢的只是人口,杨嗣昌几乎被灭门,而左良玉遭受损失最大的地方是对军队的掌控。

王挺跟左良玉的闺女左春风打过不少交道,那个发誓一辈子不嫁人也要扶持父兄登天梯的温暖如春风般的女子,这就死了?

一想到跟左春风相处时的快乐场面,王挺就只想早点离开南京这个危险的地方。

王氏不害怕朝堂上的栉风沐雨,对于云氏这种只杀人不讲理的强盗行径他是真的害怕了。

家里的祖坟地里多了三座新坟,热闹的王氏大宅里白幡飘飘,后宅里整日里哭声不绝,一片愁云惨淡之相。

所以,在接到左良玉书信第三天的时候王挺就坐上了锦衣卫南下办差的船只,带着一群晚辈扬帆远去。

王文贞在渡口停留了好久,直到儿子,孙子们乘坐的巨舟不见了踪影,也不愿意离开,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他的头发已经全白了。

今日,他特意就带了一个老仆给儿子送行,身边一个护卫都没有。

他想用这种方式告诉蓝田云氏,如果云氏还要泄愤,可以杀他,莫要再为难他的子孙。

一个人坐在长亭里没有喝茶,也没有喝酒,更没有作诗的想法,就那么白发飘飘的枯坐在长亭里竭力挺直腰板,保持着自己身为读书人的最后一丝骄傲。

他的等待终于有了结果。

一个等待了他好久,想做他生意的年轻茶馆老板给他送来了一张纸,说有一位客人派他送来的。

王文贞用颤抖的手打开了那张纸,只见那张纸上写着一行字:此事就此作罢,你不为难我,我不伤害你,你若心有不甘,我们重新来过。

王文贞看完了信,当着茶馆老板的面让老仆点着火折子,把信烧掉,给了老板一两银子的谢礼。

然后对老仆道:“把驴牵过来,我们回家。”

云氏做事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调停的口子,一点都没有,从一开始云氏认定这些人是敌人之后,就彻底的关上了谈判的大门,从一开始出手就狠毒无情。

“有些人是可以慢慢谈的,比如说李定国,比如说孙传庭,比如说卢象升,跟这些人多付出一些耐性,总会有很好地结果。”

面对吃红薯的云杨,云昭总能付出最大的耐心。

“你在洪承畴身上付出的心血最多。”

“这个人不同,他太聪明,所以心眼就很活,这种人一旦看不到希望,就能干出任何无底线的事情来。

对于他,我们要给希望,洪承畴这个人只要心中还有一丝希望,就会是一个合格的官僚。

不过,不要指望这个人的私德有多好。

这个人早就把书读懂读透了。”

云昭把话说完就转过头去,即便是已经看云杨吃了好多年的烤红薯了,现在看,依旧看不下去,尤其是这家伙嘴里含着稀烂的红薯跟你说话的样子,令人只想远离他。

“杨嗣昌,左良玉这两个人以后我们杀掉就是了,问题是王文贞这个人看起来似乎没有大恶,你为什么也要对他惩罚这么重呢?”

云昭瞅着玉山道:“我最恨这种个人品德无可指摘,却能借着造福一小撮人的名义为自己收拢声望,导致更多人的利益受损。

假如他不了解这个后果也就罢了,偏偏他是一个明白人。

所以啊,古人说的好,有心为善,虽善不赏,无心作恶,虽恶不罚,王文贞就是那种有心为恶的人,与杨嗣昌,左良玉别无二致。”

云杨翻了云昭一眼道:“怎么样,跟我这个傻子说了一通话之后,你的念头是不是通达了好多?”

云昭道:“以后在使用这种拍马手段的时候,记得做的更加圆润一些,不要这么粗糙。”

云杨呵呵笑道:“我其实最想问的是你干嘛不杀左梦庚,偏偏要杀左良玉的闺女?”

云昭深深地看了云杨一眼道:“这个问题就问的比较聪明了,你既然看了关于左良玉的情报,你就没有注意到左良玉的闺女已经二十四岁了还未出嫁?”

云杨道:“可能太丑,也有可能是太胖,嫁不出去。”

云昭怒道:“好好想想啊,只要是左良玉的闺女,怎么可能嫁不出去?娶这种人家的闺女的汉子,跟本就不会冲着长相去的。

你可能不知道,左良玉这两年之所以能够扩展的如此迅速,他的闺女居功至伟。

一个把官军统带的比土匪还要凶恶的人,这些年下来不但没有受到多少责难,反而步步高升。

最后还能跟杨嗣昌,王文贞这种人搭上关系,最大的功臣就是她的这个闺女。

至于左梦庚不过是一个蠢货罢了。

左良玉既然迟早要成我们的敌人的,这个时候我不捡聪明的杀,难道把聪明人留给以后让她与我为敌?”

云杨吃完最后一口烤红薯,还吸溜一下,云昭强忍着等他吃完,就听云杨继续问道:“这件事大的足以登天,皇帝为何不闻不问?”

云昭舒了一口气,拍拍云杨的肩膀道:“能问出这句话,以后我就不把你当傻子来对待了。

我告诉你,这件事一定有无数的奏章送到了皇帝面前,问题是——皇帝不信!”

云杨瞪大了眼睛道:“皇帝怎么可能会不信,我看文书了,杨嗣昌在东条胡同里的私宅,快被血给淹没了。

二十七条身披重甲大汉在人家的私宅里肆虐了半个时辰,锦衣卫,东厂要是不知道此事才是怪事情。”

云昭笑道:“死人是真的,问题是皇帝总想知道为什么会死人,如果说是因为蓝田县跟杨嗣昌起了纷争,皇帝一定会第一时间查问户部,蓝田县今年的秋税缴纳了没有,蓝田县今年的派饷如数缴纳了没有。

当他发现,我们今年与往年一样,都是提前完成了赋税额度,也提前如数完成了派饷。

再问过锦衣卫之后发现蓝田县的大股力量依旧在归化城一带活动。

再加上他刚刚知晓蓝田县乡勇团练在逍遥滩斩杀了一千两百名货真价实的建奴,你说,皇帝会怎么做?

你千万别以为皇帝不清楚杨嗣昌,王文贞,左良玉这些人煎迫蓝田县的目的。

蓝田县在我们手里,皇帝就能源源不断的收到蓝田县的赋税,有了这些钱,皇帝说话都有了底气。

如果蓝田县交给了杨嗣昌,王文贞,左良玉他们,皇帝能预料得到,蓝田县会完蛋,以后再想从蓝田县收取赋税就成了泡影。

我这一次之所以会把事情般的这般酷烈,就是做给皇帝看的。

我们一下子得罪死了这么三个人,以后再想平安度日,就只能抱他的大腿。

如果我们利用朝堂上的关系化解此事,皇帝才会夙夜忧叹,我们现在,在皇帝的眼中是一个一心想要干事情的孤臣!

李洪基暂时完蛋了,张秉忠投降了,皇帝认为我们蓝田县就算是有造反的心,这个时候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

他能忍张秉忠,对一向对他忠心的蓝田县有什么忍不了的呢?

尤其是我们做事情的方式让皇帝认为我们是一群莽夫!

认为我是一个刚烈的少年人,只要给他时间,他就能春风化雨的收服我这个人。”

云杨嘿嘿笑道:“你本身就是一个刚烈的人!”

云昭抬头再次瞅着白雪皑皑的玉山道:“这年头,我们活的只剩下勇猛跟刚烈了!”

第九十八章 第一百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