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英勇的拉多尔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明军!”

乌达大叫一声,就纵马向后奔驰。

“明军!”

另外两个牛录额真也大叫起来,然后,全军一起大叫。

多拉尔的深色阴冷,喊过自己的亲卫道:“我们中埋伏了,找机会就冲出去,告诉范文程,明军来了。”

亲卫瞅着刚刚映入眼帘的军队疑惑的道:“明军不穿黑衣。”

多拉尔道:“不管是不是明军,有这么多的火枪,我们危险了。”

三个亲卫立刻打马走了,多拉尔的长刀指着正前方道:“冲啊!”

说罢,第一个催动战马迎着那群黑衣人杀了过去。

黑衣人在远远地地方就停下了脚步,一排排枪口指着将要抵达的建州骑兵。

眼看只剩下三百步的距离了,骑兵却在阵前分裂开来,一队向左,一队向右。

高杰遗憾的瞅瞅已经抛掷出去的铁蒺藜,下令道:“转移偏厢车左右迎敌。”

当部下刚刚把偏厢车转移了方向,建奴骑兵却放弃了从左右两方进攻的目的,在震天的号角声中,绕着偏厢车军阵开始旋转。

战马奔腾,一人高的青草很快就被骑兵踩踏出来了一大片空地。

一枝枝测距箭,在顺风中,逆风中不断飞起,一一落在百步以内。

直到此时,高杰所属并未开枪。

建奴打军绕着军阵旋转了三圈之后,就重新回到了原点,过份的消耗马力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牛录额真乌达派出去的游骑有的回来了,有的就这么消失了,这让这位久经征战的建奴忧心忡忡。

“将军,我们四面都有敌人。”

多拉尔抽出马鞍包上的长矛笑道:“内看见大炮,就算不得大事,我们杀出去也就是了,持弓备刀,三息之后,我们进攻!”

话音刚落,多拉尔再一次催动战马直直的杀向正对面的黑衣军队。

战马颠簸,多拉尔死死的瞅着正前方,他很奇怪,敌人是一支全火器军队,连护卫火器军队的步卒,骑兵都没有,他觉得只要自己杀入敌阵,这场战事也就结束了。

“轰……”

大炮终于响了,拉多尔也听到了炮弹破空的声音,这个时候他似乎忘记了闪避,只是催动着战马加速狂奔,他知道,听到炮响的时候,炮弹已经开始伤人了。

这一声炮响,扑灭了他最后一丝侥幸之心,这样的一支全火器军队里,怎么可能不配备大炮呢?

炮声响了一下,紧接着就成片的响起,黑色的炮弹带着热气从身边掠过,拉多尔也顾不得许多,他不是没有听到,看到炮弹带给建州猛士的伤害,只想距离敌军再近一些。

由于冲锋在前,拉多尔刚刚把长矛放平,他那匹马被大队马匹的洪流一冲,也驮着他拚命飞跑起来了。

牛录额真乌达在前面草原的灰色背景上象波浪一般起伏着,一条长满草的土台不由自主地迎面飞来。拉多尔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呼叫声,呼叫声也传染给身后的军卒们,他们一起呼喊起来。

热情传染给了马匹,它先把四脚蜷成一团,然后又伸展开去,一跳就是一丈多远。

整队骑兵越过半人高的土台,就长刀高举,旗子迎风飘荡,每个牛录成一纵队,行动一致,有如一人,准确得象那种无坚不摧的攻城锤。

从土台直冲下去。

一团火光在人群中炸亮,很快就被拉多尔甩在身后,只有一些灼热的铁片咻咻的在追击他,有些没有伤害他,有些击打在他的薄薄的甲胄上不知道去了哪里。

刚刚还纯净的如同仙境一般的草原上,顿时被硝烟笼罩。

有的骑兵被火光掀起,消失在烟雾中,又有更多的骑兵越过烟雾,出现在硝烟的彼端,始终密集,相互靠拢,前后紧接,穿过那乌云一般向他们扑来的开花弹,冲向近在眼前的黑衣人阵地。

一些寥落的羽箭从拉多尔身后飞起,可惜,没有抵达黑衣人阵地就纷纷落在地上,敌人没有进入弓箭射程,却提醒了拉多尔自己将要进入火枪的射程了。

他大叫一声,身体从战马背上滑落,两只脚却牢牢地锁在马镫上,用一只手抠着鞍鞯,将身体藏在马肚子下边。

两只纠缠在一起的链弹从马背上呼啸而过,轻易地斩断了一个骑兵的脖子,将他的人头也击打的粉碎,去势不衰,直到又砸碎了一个马头,这才牢牢地缠在马脖子上上与战马一同倒地。

火枪声有韵律的响起,整齐而有序,上百只火枪一起击发,平地上似乎响起了一声雷。

而这样的雷声从第一声响起之后就连绵不绝。

拉多尔的战马哀鸣一声,奔跑的越发疯狂,一滴滴鲜血从马脖子上甩下来落了拉多尔一脸。

他顾不得这些,草地上多了很多粗糙的铁蒺藜,这些铁蒺藜就是为了伤害战马蹄子才存在的。

他眼睁睁的看着战马的蹄子踩在铁蒺藜上,被上面的尖刺刺穿马蹄,脆弱的马蹄子立刻就翻折起来,崩断马皮,折断筋骨。

拉多尔将双脚从马镫上脱离开来,用力脱离战马,后背重重的落在地上,他来不及平息痛苦,就竭力向旁边的一个草坑滚了进去。

战马轰然倒地,一只眼睛已经被铅弹打的稀烂,倒地之后痛苦的嘶鸣着竭力想要站起,又一次次的摔倒。

直到此刻,拉多尔的脑袋里依旧是迷糊的,他仅仅是在凭借战士的本能在作战。

抬起头,他发现自己距离黑衣人的战阵不过百步之遥,他的部下依旧在奋勇前进,可惜,在前进到五十步的时候,汹涌的骑兵浪潮就像是遇见了一堵无形的墙。

火炮依旧在不紧不慢的轰鸣着,只不过这一次从炮口中喷出来的不再是大颗的炮弹,而是一大蓬鸽子蛋大小的铁球,

这些铁球飞出去之后,就像蛮横的四处飞溅,有的落在人体上,有的落在战马身上,更多的则会呼啸着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落在人身上,战马身上的铁球会无情的击破盾牌,撕烂皮甲,最后将人的身体也撕裂。

一具尸体被铁球带的飞了起来,然后如同破口袋一般摔在拉多尔的面前,他想把这个部下拖拽进草坑,却发现他的脖子上有好大一个洞,除过眼睛还有一丝神采之外,已经没有救治的必要。

拉多尔从草坑里爬出来,找到自己的木矛之后,就呐喊着向不远处的黑衣人阵地跑去。

坐在另一个草坑里的钱少少惊讶的把手塞嘴里,不这样做他很担心自己会大喊出来。

原来只要将火器集中起来使用,只要调配好各种火器之间击发的时间需要,就能在战场上形成一堵死亡之墙。

从建奴骑兵开始冲锋的时候,钱少少就不断的为高杰担心,他很害怕这些新兵们抵抗不了对骑兵的恐惧。

现在看来,他们似乎并不害怕。

火炮兵有条不紊的将包装好的火药塞进火炮底部,再把需要的炮子塞进炮膛,然后插上炮捻,最后用烧红的铁条点燃炮捻子,等火炮击发之后,再清洗炮膛……

火枪兵们躲在半人高的偏厢车后边,将火枪架在偏向车上,每人放出一枪之后,就会后退,然后又有一队上前……循环往复,有条不紊。

即便是这样,骑兵已然冲杀了偏厢车近前,一枚枚的手雷雨点般的被丢了出去,然后,就在二十步远的地方炸响,将不多的骑兵炸的东倒西歪。

拉多尔终于有机会拉弓射箭了,一道羽箭带着他所有的希望跟仇恨射向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年轻的黑衣人军官。

只可惜,一面巨盾出现在少年军官的侧面,羽箭深深地钉进巨盾,羽箭颤抖不休,竟然撕碎了尾羽,掀起一朵小小的绒花。

“砰”一声枪响,拉多尔肩头一震,他没有理睬血流如注的肩膀,朝远处败退回去重新整理军阵的部下看了一眼,就挺着木矛,带着第一波冲锋中落马的部下一起,继续向黑黝黝的偏厢车军阵进攻。

“兄弟们,战死吧!”

失去一只臂膀的乌达大喊了一声,张着血糊糊的嘴巴,越过拉多尔纵身跃起,重重的撞向偏厢车……

第八十六章 第八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