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蛛丝马迹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薛国才目送六匹马驮着六个狼狈的人一头冲进了张家口。

对常国玉道:“继续查吧。”

常国玉道:“刚才为什么不杀了他们?”

薛国才道:“钱少少不同意,高杰不同意。”

“这会坏了我们的大事!”

“不会的,人家已经警觉了,如果一而再,再而三的查不出事情,这只能说明,他们是蠢蛋。

发号施令的这个人一定不会承认自己是蠢蛋的,所以,最稳妥的方式就是派大军过来镇守归化城。

现在,让他们发现只是一小撮土匪再坏他们的事情,那就没有必要抽调珍贵的大军来护卫归化城,只需要派遣一支精锐灭掉土匪也就是了,高杰很想会会满清的精锐。

我们现在需要时间,拖一拖半年时间就过去了,半年之后,我们就不担心建奴来了。”

常国玉道:“既然决定了要打一仗,我继续监视范肖山,如果有变,我们会灭范肖山满门,彻底的断绝建奴的消息来源。”

薛国才叹口气道:“没用的,偌大一个张家口,只有我们一家还在为九边奔走……”

常国玉大笑道:“我会有法子的。”

说罢,就告别了薛国才回到了张家口。

范肖山终于等到了自己要等的人,听完这些人的禀报之后就匆匆去了后宅。

范文程似乎永远都是一副正在读书的模样,见范肖山面带春风的走进来了,就放下手里的书本道:“成功了?”

范肖山挑起大拇指道:“文程公颇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好本事。

家奴回报说,遇见了蒙古马贼,青稞也被马贼抢走了,骆驼也被马贼劫掠,其中一些骆驼蹄子上有特殊印记,再去,一定能按图索骥找到马贼的老窝。

相必我们再找到马贼的时候,该是尸横遍野的模样。”

范文程轻笑一声道:“果真是蒙古马贼?”

范肖山道:“范三说一定是蒙古马贼,明人骑马的姿态与蒙古人骑马的姿态不同,只看这些马贼骑马的样子,就该是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蒙古人。”

范文程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道:“这就好,这就好,硕睿亲王最忧虑的就是明人干涉归化城的修建。”

范肖山低声道:“当年拆掉归化城的可是硕睿亲王啊。”

范文程笑道:“此一时,彼一时,硕睿亲王收服朝鲜之后,终于认为我大清终于有了策驭天下的本钱了。

如果再能收服蒙古诸部,吸纳明国流民,开创万世基业也就近在眼前了。

满八旗,蒙八旗,以及将要组建的汉八旗,一旦军成,定能横扫天下。”

范肖山抚掌大笑道:“高见啊,如今大明这间大屋子已经摇摇欲坠,四面漏风。

就需要我大清这重重一击,便能倒塌。

肖山渴盼王师久矣,只要王师进了山海关,以肖山等人这些年在关内炮制的关系,定能成为王师内应。”

范文程笑道:“肖山,你要记着,我们这些人想要在大清站稳脚跟,就一定要多多立功,让满人离不开我们,不敢轻视我们,你一定要大量的从大明内地招收流民入归化城,让他们在这里开垦田地,补上我大清国的最后一个缺憾。

我想,大清功成之日,那个朝堂上定有你我一席之地。”

范肖山嘿嘿笑道:“敢不从命!”

仆人布下酒菜,两人欢庆一番过后,范肖山停下杯中酒对范文程道:“文程公,云氏值得招揽。”

范文程道:“为何?”

范肖山道:“千里关中之地人人只敬云氏。”

“哦?”范文程吃了一惊,停下手中筷子道:“细细道来。”

范肖山得意的喝了一杯酒道:“关中精髓以前在西安,如今在蓝田县,云昭此子自称野猪精转世,早慧过人,八岁之时就任蓝田县县令,穷七年之功,将一个流民遍地的蓝田县治理的民丰物阜,且路不拾遗,夜不闭户,丰饶之态远胜西安。”

范文程笑道:“八岁,果真?”

范肖山道:“这里面自然有宗族一力扶持的结果,某家当初以为,他不过是云氏派出来的一枚棋子,这几年过后,某家发现,云氏真正的掌权人居然真的成了这个少年人。

由此可见,这个少年并非一无是处,而是有真才实学的,即便他没有真才实学,小人以为,招揽了此人,也就等于招揽了云氏,如果云氏入彀,则关中入我大清怀抱,这其中关联,还请文程公细细思量。”

范文程握着酒杯沉吟良久慨然道:“你可以去做,不过要小心,探明心迹之后,再带来见我,即便是要投大清,也要看投的是谁。

现如今,大清朝堂上并不安宁,属地之内也并非国泰民安,这些年来穷兵黩武,也让建州疲惫不堪,可惜,又不能休养生息,一旦放弃了对大明的压迫,让大明缓过气来,大清的局面就会更加危险。

比起潜力,我们土地贫瘠狭小,远不是大明的对手。

所重者不过是兵精将猛而已,若不能趁着大明如今国力衰弱有所作为,将来一定会困难重重。

你既然认为云氏可以争取,那就去争取,不过,既然你说云氏有不臣之心,应该难度不小。”

范肖山道:“云氏富足,自然不可能一口答应,我想,他也不敢一口回绝。

秦商之中也有我们的同伴,我想通过他们试探一下云氏口风,然后再做道理。

毕竟,如今云氏商号重在蒙古,与蒙古人交易何如与我建州人交易,毕竟,对一个商贾来说,金子才是最重要的,而蒙古人没有金子,只有牛羊,如此,交易便没有那么便利。

如果我们以断绝云氏与蒙古交易为要挟,以支持云氏与建州交易为诱饵,一进一退之间,云氏应该不难做出选择。

想要云氏投靠我们,愚以为总要一位位高权重之人发话才好。”

范文程似乎对招揽云氏并没有多少兴趣,听范肖山说的激动,也只是笑笑,很快扭转话题道:“先处理掉那股不知死活的马贼再说。”

范肖山道:“范某是商人,手下虽然有六百刀客,可惜,这些人用来护卫商队还有些用处,用来作战,就不成了,文程公有何秒策?”

范文程笑道:“你的人只需要带路即可。”

范肖山吃了一惊,抬头看了范文程一眼嘴皮蠕动几下终究没有把疑问说出来,而是拱手道:“这是自然。”

范文程笑道:“对你没什么好隐瞒的,卓啰甲喇要的援军,陛下还是派出来了,不是他要的一个牛录,而是三个牛录,足足一千一百余人,全是真正的建州猛士。”

范肖山端起酒杯道:“祝文程公马到功成!”

范文程笑道:“某家不上战阵久矣。”

范肖山嘿嘿笑道:“那就容我等静候佳音。”

范文程笑道:“一千余铁骑,足矣踏碎顽愚。

常国玉站在恒通商号的二楼上,远远地瞅着范肖山的府邸一言不发,在他身后站着商号伙计刘奇。

“你说范氏来的贵客叫辉岳先生?”

刘奇道:“这是从内宅仆役口中得来的消息,范肖山在人前一直称呼此人为辉岳先生。”

“此人与外界可有消息来往?”

“有,他带了两个仆役。”

常国玉深吸一口气道:“监视这两个仆役的一举一动。”

刘奇道:“已经监视了,我们发现,其中一个仆役每日都要离开范氏去口外荒原。”

常国玉笑了,转过身对刘奇道:“把这个消息告知薛国才。”

第八十三章 第八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