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范文程的自觉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常国玉坐在范肖山家的客厅里气定神闲。

全身上下没有多余的配饰,就是一身素净的青衣。

虽然已经在客厅中坐了很久,也没有半点不耐烦的意思。

范氏的掌柜陪坐在一边,嘴里喝着已经没了半点茶味的寡水,眼睛不断地向内宅看。

“常掌柜,怠慢了,怠慢了,我家老爷偶感风疾,且容我家老爷喝过药发了汗再来赔罪。”

常国玉笑道:“老掌柜哪里的话,范老爷身娇肉贵,多歇息一阵子也是理所当然,我这个做晚辈的多等待一些时间不碍事。

听说这一次范老爷急迫购进了一批青稞,怎么就没有找我恒通呢,都是交往多年的老朋友了,有钱不给我们赚,看来是我们哪里做的不周到了,常某这次过来,就是来请罪的。

看看我恒通号那里没有做好,以后也好改进。”

范掌柜笑道:“三五万斤的小生意,小常掌柜也能看在眼里?”

常国玉笑道:“老掌柜啊,常某来张家口才不过两月,这才来就丢了一笔生意,这让我坐立不安啊,范氏与我云氏乃是老交情了,来的时候东家说过,就算是不赚钱,也要维系好跟范氏的关系。

对我们东家来说,这关系可比区区银两重要。”

老掌柜嘿嘿笑道:“说的是,说的是……”

就在两人没滋没味的说话的功夫,范肖山终于从内宅走了出来,常国玉连忙走上前深深一礼道:“恒通号常国玉前来赔罪。”

范肖山坐在上首,瞅一眼常国玉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之后道:“小常掌柜是怎么知晓我范氏用了几万斤青稞的?”

常国玉苦笑道:“您晚上从福瑞号进的青稞,到了天明,人家福瑞号的活计就用这件事做牌子,笑话我恒通号呢。

这些天,小子内查了很久,也没有发现恒通号那里做的不好让范老爷舍弃了我们。

小子被您的举动吓得魂飞魄散,这才登门赔罪,如果是常国玉做的不好,这就请辞,让东家派和您胃口的掌柜,只求范老爷莫要舍弃我恒通号就好。“

范肖山摆摆手道:“国玉你想多了,家里要一点酿酒的青稞,也就两三万斤的量,还不值得专门赚你恒通号那点便宜。

你回去吧,告诉云掌柜,我范氏与云氏的生意那就是铁打的,不会有什么波折。”

常国玉这时候才直起腰,拱手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就好,这就好,范老爷您这句话可是救了小子一命啊。

这是小号特意从秦岭采购来的云雾茶,最是清冽爽口不过,请范老爷尝尝。”

范肖山瞅着常国玉捧过来的一罐子好茶,叹口气对老掌柜道:“老廖啊,学着点啊,你看看人家云氏是怎么做生意的,两三万斤青稞的利润可能还没有这一罐子茶叶值钱。

怪不得云氏才用了五年时间,就坐稳了张家口第三大巨商的位置,再过两年,我们范氏这第一的名号,也要交给云氏喽。“

常国玉陪着笑道:“岂敢,岂敢,云氏做的是从关中到张家口的商道,您范氏才是专门做口外的大行家。

云氏在张家口不过是您范老爷赏口饭吃。”

范肖山听得高兴,摆摆手道:“回去吧,今年秋里的高粱还要拜托小常掌柜支应,这九边的军粮我们耽搁不起。”

常国玉连声答应,范肖山遗憾的朝门外看看,就重新回到了内宅。

告别廖掌柜,常国玉在范氏门口站立了片刻,见一个挑着担子卖西瓜的汉子来到范氏门口叫卖,这才安步当车匆匆的向街尾的恒通号走去。

进了恒通号,常国玉径直来到后院的客房,薛国才就站在窗前冷冷的瞅着常国玉。

常国玉羞愧的朝薛国才拱拱手道:“是我们这里出纰漏了,二十天前,范肖山在福睿号购进了两万八千斤青稞,说是要酿造青稞酒,数量不大,这样的事情每年都有,我们就没有在意,没想到这批青稞居然会被范氏混了毒送去了敕勒川。”

薛国才道:“查到什么了没有?”

常国玉道:“我在范氏客厅闲坐了将近一个时辰,廖掌柜说范肖山伤风了,他出来的时候却没有伤风的症状,我认为他一定在陪重要的人物,这一点还需要进一步的求证。

另外,范肖山在跟我谈话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向外看了三次之多,估计是在等什么人。

我以为。我们有必要封锁口外的道路,至少要查清楚范肖山等的人是谁。”

薛国才叹口气道:“千小心万小心,最后还是差点出纰漏,如果不是高将军为人谨慎,这一次,我们弄不好就要吃大亏。

你们干的就是哨探的活计,万万不敢大意啊。”

常国玉道:“我这就安排人查探范氏大宅,看看神秘的客人到底是谁,我就不信找不到这个人。”

薛国才见常国玉这就要离开,就低声道:“钱少少认为,来的人不外乎宁完我,与范文程,即便不是这两个人,也一定该是一个昔日的大明人。”

常国玉咬牙道:“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

范肖山回到内宅,范文程正坐在书桌前看书,听到范肖山回来地动静,就放下手中书道:“来的是什么人?”

范肖山道:“恒通号二掌柜。”

“他来干什么?”

“询问我为何不从恒通号购置青稞,一定要从别处购进,被我三言两语打发了。”

范文程抬头看了范肖山一眼道:“你不是说你每年都要购进三万斤青稞酿酒吗?”

范肖山道:“确实如此,以前都是从恒通号购进,这一次为了掩人耳目,我们从福瑞号购进了青稞。”

范文程听了范肖山的话,脸色立即阴冷下来,瞅着范肖山道:“糊涂!”

范肖山吃了一惊,连忙站起身,手足无措。

跟满清做生意做的时间长了,对于范文程在满清的地位他还是知道一些的。

此人为黄台吉心腹重臣。

万历四十六年,八旗军下抚顺,范文程与兄主动归顺后金,参拜努尔哈赤于抚顺,自此,以身为大明人为耻。

努尔哈赤于天命六年取沈阳、辽阳,七年攻西平入广宁,范文程皆从征,为努尔哈赤为数不多的书房官中一员。

天聪三年十月,皇太极(时称“天聪汗”)统率满蒙大军五万余人伐明,从喜峰口突入塞内,入蓟门,克遵化。

范文程时在汗之文馆,被称为“书房官”,却没有正式官衔。

他虽系儒生,但相貌堂堂,体格魁伟,倒很像是一员虎将,且临阵不惧,随军从征时,奋勇冲杀,又长于用计,能言善辩,因而立下功劳,“招抚潘家口、马栏峪、山屯营、马栏关、大安口五城”。

明军围攻大安口城,他又“披甲逼阵”,“率枪炮手,杀汉儿甚众”。

十一月十一日,皇太极统军往攻北京,留参将英俄尔岱、游击李思忠及文程与八员备御,领兵八百名,驻守遵化。

明军来攻,“清军前锋被围,范文程突围力战,援之以出”。因战功显著,范文程被授予游击世职。

天聪五年八月,皇太极再次进攻明朝,统军七八万围攻大凌河城。初十日,范文程奉汗命,往城之西山一台劝降。

明兵“据险死守”,他“单骑至台,晓譬详切”,守兵听后下台投降,其中有生员一人、男丁七十二名、妇女十七人,还有马二匹、牛二十四头、驴二十一头,汗“即付文程畜之”。

天聪六年四月,皇太极领兵征察哈尔,林丹汗闻悉,率部民逃走。皇太极欲用兵于明宣府太同,范文程与文馆同事宁完我、马国柱上疏,认为入宣府,不如攻山海关。

五月下旬,皇太极驻归化城,遣兵劫掠黄河一带蒙汉人家,并命文馆官员商议下一步行动计划。

六月初五日,范文程与宁完我、马国柱一起上奏,竭力主张对明用兵,大举深入,直捣京师。

黄台吉权衡局面之后虽然并未采纳,范文程却彻底的进入了黄台吉的眼中。

这是一个依靠战功,文治真正一步一个脚印从最低层慢慢一步步爬到满清重臣位置上的人。

范肖山虽然自忖有功,却不敢在此人面前有丝毫的怨气。

“文程公,莫非我做错了?”

范文程冷笑一声道:“自作聪明的个蠢货,我来问你,这个恒通号背后的东家是谁?”

“陕西蓝田云氏!”

“云氏?”

“大明朝极为能干的一个县令,依我看来,这位县令也是一个不敢雌伏之人,在蓝田县几乎自立。

我最近还在想能否邀请此人也加入我们。”

范文程冷冷的看着范肖山道:“你以为你我成了满清顺臣,其他人就该跟我们一样也成为了满清顺臣吗?”

范肖山道:“此人一家是强盗出身,后来洗干净了屁股,在洪承畴封赏招安关中群寇的时候趁机当了县令。

这般人物,如何是大明朝的忠臣呢,在下以为可以招揽一下,至少要试试。”

范文程自嘲的笑了一下,拍着范肖山的肩膀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肖山,你应该记住这句话,招降读书人容易,招纳屠狗辈危险,如今你我身份尴尬,就莫要节外生枝。

现在,你速速派人去接一下你派出去的人,如果这些人活着回来了,就说明这个云氏仅仅是生意人。

如果,你派出去的人没有活着回来,或者失踪,你要马上联合其余几家,不管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清除掉云氏!”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