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云昭的步伐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明月高照,篝火熊熊,蚊虫飞舞。

高杰早就不害怕蚊虫了,只是喝酒喝得越发厉害了。

眼瞅着一些蛾子飞进篝火堆,被火苗舔一下,就掉进火堆化为飞灰,高杰没有半分怜悯之意,只是觉得痛快。

插在火堆外面的羊腿滋滋的冒着油,也沾染了一些灰烬。

高杰并不在意,取过来,用刀子削掉最上面一层熟羊肉,见羊腿上露出血丝来了,就继续撒上盐巴,放在火边烘烤。

火焰带来的光明,将他的身影照耀的无比巨大,几乎笼罩了一整座岩壁。

副将云卷坐在他的对面有些忧愁的道:“找不到劫掠对象了。”

高杰不在意的道:“那就去更远的地方。”

云卷摇头道:“我们奉命不得离开敕勒川,在这片水草丰美的地方都找不到劫掠的对象,你觉得去远处就能找到?”

高杰道:“大队人马自然是要随时准备驰援归化城的,我们可以派出少量骑兵出击,无论如何也要做到自给自足。

从蓝田县运送物资到这里耗损太大,不值得。”

云卷点点头算是同意了高杰的意见,回头看看连绵不绝的篝火堆,听着远处军卒们的嬉闹之声,就笑道:“练兵的目的达到了。”

高杰道:“不是练兵的目的达到了,而是骑马的目的达到了,现在啊,这里的每一个将士拖出来都是个顶个的好骑兵。

出溜爷以前总说我们就是一群骑着马的步卒,我想,他现在要是见了我们,应该不会再说这句话了。”

云卷还是担忧的道:“消耗太大了,仅仅是火药,跟炮子的消耗就让人咂舌,你说,阿昭考虑到消耗太大这件事了没有?”

高杰道:“怎么可能不考虑,好的军卒都是用物资跟敌人的血喂出来的,这一点是一定的,就算是消耗真的很大,我们也只能咬着牙坚持。

好在蓝田县正在不断地扩大,现在已然占据了半个关中,等宝鸡被拿下之后,我们的根基就彻底的完成了。

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会有自己的土地,跟百姓了。”

云卷叹口气道:“这该死的乱世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高杰拍一把云卷道:“还没开始呢!”

云卷闻言一下子就跳起来了,想要说话,最终张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发现高杰说的一点没错,距离乱世结束还早得很呢。

云卷是一个苦孩子,他从小就死了爹娘,带着弟弟云舒像猴子一样在秦岭里找吃的。

他最羡慕的就是别的孩子可以一家人快快活活的在一起,他曾经跟弟弟一起趴人家墙头偷看过无数次这种场面。

懂事之后,他就想把自己的日子过成那个样子。

长大了之后才发现,那些人过的快活日子其实也只是苦中作乐,且朝不保夕。

他跟高杰不同,人家就是想要出人头地,他只想成为一个好农夫。

有一块地,有一间屋子,有一个不算漂亮却温柔贤惠的老婆,每当他从农田里回来的时候,能看见院子里的鸡,猪圈里的猪……以及老婆的笑脸跟孩子的嬉闹。

如果说,他还想多要一些,那就是能透过矮墙看到弟弟也过着同样的日子。

兄弟两可以隔着矮墙抽一袋烟,聊两句闲话……

“铁马金戈的日子不适合你!”

高杰把烤好的羊腿给了云卷。

“你们云氏就出来了两个悖逆的家伙,一个是小昭,一个云杨,就连猛叔他们都不算是悖逆的好汉。

他们最多想要谋一些钱财。

云杨想要的不过是战场上称雄。

而小昭不同,他要这个天下!

他是天生的英雄人物,我们这些人都是他棋盘上的棋子,云卷,如果你想退出,那就早早退出,我担心你退出的晚了,可能就没法子过你想过的日子。”

云卷摇头道:“不成,我要帮阿昭。”

高杰摇头道:“他根本就不用你帮,他早就谋划好了,玉山书院可以给他源源不断的供应人才。

我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我们军中的老兄弟在不断地减少,年轻人越来越多,以前出溜爷都需要上阵杀敌,你看看现在的出溜爷,开始当马倌了。

阿昭弄来了很多蒙古人,也就不再用出溜爷给他训练骑兵了。

我们这批人脑子不如那些学生们灵活,唯一可以依仗的就是我们还有一点武力,以及我们的忠诚。

再过两年,等玉山书院的那批学生一个个成长起来,我们这些人的作用就微乎其微了。

所以,我拼命的从猛叔他们手里要来出征草原的机会,就是想利用草原来淬炼一下我,让我成长的比那些学生们更快,如此,才能在云氏心安理得的待下去。

阿昭走的太快,如果跟不上他的步伐,云卷,我建议你早早退出,去过你想过的日子。”

云卷低头慢慢的咬着羊腿,等他将羊腿吃的干干净净,就抬起头对高杰道:“我回去问问阿昭。”

高杰笑道:“话虽然这样说,事情还是要做的,明天,你留守大营,我出去转转。

自从来到这里,我还没有好好地看过这片草原。”

说完话就丢给云卷一具马鞍子,自己将脑袋枕在另外一具马鞍之上准备睡觉。

不一会,就有鼾声传来。

云卷睡不着,瞪大了眼睛瞅着漫天的繁星,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沉沉的睡去了。

清晨,云卷被马蹄声惊醒,一个黑脸的少年站在他的身边,他的胳膊上带着一个红色的箍子,手上拿着一个毛巾见他醒来,就把湿毛巾递给他道:“将军有令,大营指挥权交付副将云卷,末将是今日的值星官周国栋,请将军口授今日口令。”

云卷用湿毛巾擦了脸,看看眼前的少年,尽管两人年岁一模一样,他忽然觉得自己要比这个家伙苍老得多。

云卷又擦了一把脸,就对这个英气勃勃的少年道:“今日口令——少年!”

周国栋重复了一下云卷的军令,然后就阴沉着脸去了一座小小的军帐传达命令。

云卷极目四望,想要找到已经离开的高杰,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山谷外边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不见牛羊。

听着军帐里不断传来的号令,云卷俯身掐了一截青草含在嘴里。

草腥味道很重,云卷却觉得很是清新。

“或许,我本来就该是一个农夫吧。”

说出这句话之后,云卷忽然高兴起来,也终于明白了云杨的弟弟云树为什么会脱离军队,留在家里种地了。

高杰说的没错,自己在玉山书院念书不成,当初先生说过,他云卷是一个勉强能读书的料子,这么些年过后,并无太大的长进。

学文不成,练武……跟书院里那些不知道哪来一股子狠劲的家伙们相比,自己依旧不成。

三千大军的营寨虽然简陋,却占地庞大,这是一条难得一见的两面通透的山谷。

沿着这条山谷可以直接去阴山之南。

想通了心事的云卷也就很自然地进入了自己现在担任的角色,用了一上午的时间检查了防务,把所有事情料理清楚之后,就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准备回营帐休息一下。

才走进营帐,就看见钱少少躺在他的床铺上,连靴子都没有脱!

“阿卷,阿卷,你要出兵了。”

钱少少说的急促,脸上以及身体都没有很急促的模样。

“怎么,你们撑不住了?”

云卷不上当,从小到大,他吃过钱少少无数的亏,那里还会不知道他这是在开玩笑。

钱少少用那双妩媚的眼睛看了云卷一下道:“怎么连斗志都没了?还以为你窝在这里这么久,一听到作战就能跳起来。”

云卷摇头道:“我的本事不足,一切以军令为主。”

钱少少笑道:“高杰给我说了你的状况,千万别听他的废话,都是亲兄弟,你就算是跑不动了,我们也会拖着你跑。”

云卷摇头道:“你说破大天去,我也不会给你派人。”

钱少少叹口气道:“大同不远处的土默特部开始向大同府移动了,我以为,黄台吉再次叩关迫在眉睫。

我觉得我们有大生意可以做!”

云卷淡淡的道:“我们接到的军令是隔绝阴山南北,顺便护卫归化城的安危……”

第七十九章 第八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