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沮丧的李定国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你昨天被先生打的好惨,伤口是不是还没长好?你可以来找我的,我就能医治。”

李定国认真的看着韩秀芬那张如同满月一般的大脸道:“不用了,先生打出来的不过是皮外伤,明天就能好,我怕被你治了之后我没机会见明天的太阳。”

韩秀芬从自己的书包里捣鼓了一会,拿出一个晶莹剔透的玻璃瓶子小心的放在李定国的面前指着玻璃瓶里面令人毛骨悚然的霉菌道:“你的伤口上有无数个小虫子正在噬咬你的肉,只有这东西能杀死那些小虫子,你要不要试试?”

李定国瞅瞅玻璃瓶子,再看看自己手背上那道不足半寸且有些红肿的伤口坚决的摇头道:“不用!”

韩秀芬冷笑一声道:“你手上的这道伤已经开始溃烂了,用不了多久溃口就会被虫子咬的更大,溃口更大之后就会有更多的虫子,如此循环往复,不出十天,你的这只手就要锯掉!还要用烧红的烙铁把伤口封闭。

大夏天的,伤口不容易长好,如果伤口又生了虫,那么,你的这只手就白锯了,大夫还要往上锯你的胳膊,然后又是烙铁封口,要是又溃烂了,又要来一遍,慢慢的你一条胳膊就被大夫锯没了,如果伤口还在溃烂,虫子还在……”

“住嘴!”

李定国怒吼一声,立刻就引来无数探究的目光。

李定国讪讪的坐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道:“这东西真的能治好溃烂伤口?”

韩秀芬眯缝着眼睛瞅瞅一张脸涨的通红的李定国道:“怎么,说到痛处了?

看你满身伤痕的样子该是一个勇猛之士,你这种人对自己的生死都是置之度外的,别说没了手,没了臂膀,脑袋掉了对你们来说就是碗大一个疤。

是不是有伙伴就是这样慢慢被虫子给活活咬死了?

你是不是亲眼看着他被折磨死的?

他是不是你亲亲的兄弟?

有没有痛彻心扉?

恨不得代替他去死?

来,让我把这些霉菌涂抹在你的伤口上,看看这些好虫子能不能咬死那些坏虫子,如果成功了,你以后就不再遗憾自己兄弟没有死在战场上,却成了虫子的口粮这种事。

功德无量的事情啊……来,把你的手伸过来,我用棉签给你涂抹……一点都不痛,对了,就是这样。”

李定国不知怎么的居然真的就把手臂伸过去了,韩秀芬的话一点都没有错,在大军征战的过程中,战死的人远没有病死的人多,一场战斗下来,直接死掉的人算是幸运的,那些将死不死的人才是最凄惨的。

韩淑芬说的那种锯手之后伤口又溃烂,又开始锯胳膊……最后把人切成萝卜一般的事情他看了不止一次,两次,这样的场面甚至是他在军中的日常……人病的海枯石烂的时候,哪怕别人说毒药也能治病,病人也会毫不犹豫的喝下去。

“你要干什么!”

张国凤一把扯回李定国已经伸出去的胳膊,冲着韩秀芬吼道:“你找试验品去找别人,别骗他。”

李定国一双大眼睛中逐渐有了怒火,放在桌子上的双手已经捏成了拳头,眼珠子上下滑动,准备在这个胖女人身上找一个合适的地方重重的打一拳。

韩秀芬瞪了张国凤一眼对李定国道:“我在我身上试验过了,发了三天高热,事后,我的伤口好了。

现在,就是要在不同人体上实验一下,检验药效。”

李定国沉声道:“你没有戏弄我?”

韩秀芬见目的不能达成,就遗憾的拿起桌子上的玻璃瓶子道:“这东西在外边价值十两以上的银子,你觉得我一个穷学生会用这么珍贵的东西装一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来骗你。

告诉你,这个玻璃瓶子是我替汤若望先生做了一个月的助手,他才肯让那个西人工匠给我吹了一套瓶子。

这样珍贵的瓶子里就算装的是屎,你也应该认真对待!”

李定国听了韩秀芬的话果断伸出了胳膊道:“给我抹上!”

韩秀芬满是嘲讽之色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赞赏之意,摇摇头道:“算了,等我继续完善之后再找你。

你这种自愿试药的人太难得了。

如果你对这东西感兴趣,可以来女生宿舍找我,我住在六四三号。一个人住哟!“

李定国对韩秀芬丢过来的眼波自然是无视的,不过,他的眼睛却盯着那个漂亮的玻璃瓶子感慨无限。

韩度先生胳膊底下夹着一卷书走进了课堂,先是扫视了一遍课堂上的学生,就放下书本,回头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字——明心见智。

“这就是上一堂课讲得东西,我把学问传播出去了,现在,我要看传播的结果,看你们接收的成果。

不能我一个老头子在上面口沫横飞的说,你们一群人在下面昏昏欲睡的听,这是不成的,李国豪,你先来,我要看看你上节课在睡梦中学到了多少……”

在一片哄笑中,李定国站了起来,左右看看,见张国凤把拳头都握紧了,就挺起胸膛道:“我可能知道怎么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韩度眼睛一亮,走到李定国身边道:“有些意思了,我也不问你你该怎么做,只是要给你念一首诗,你且坐下来记录。”

李定国见韩度待自己亲切,就坐了下来,提起笔,准备记录先生将要念的诗。

“这首诗不是我作的,是宋人陈普所写,他在研读《大学》之后录下来了自己的心得体会,老夫以为对你们大有裨益,全诗如下,你们听仔细了。

‘致知格物最为难,梦觉关中善恶关。若得二关俱过了,方成人在两仪间。’

李国豪虽然不解《大学》,却在无意中道出了《大学》的精髓,那就是致知格物!

而致知格物的先提条件那就是王阳明所推崇的——知行合一。

闭眼方知天地大,一梦醒来世界新。

此次我们就再讨论一下王阳明,我们虽然是关学,却并不会故步自封……”

一堂愉快的课业结束之后,李定国却高兴不起来,他记录了先生念的诗,却写错了好几个字,是先生一个字一个字的帮他改正过来,这让脸皮素来很厚的李定国也羞愧无地。

“你说,我是不是一个蠢货?”走在林荫路上,李定国抱着一摞子书,有些不自信的问张国凤。

“你是无敌的将军。”

“可是,这里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比我聪明,黄玉那种人也就罢了,为何连韩秀芬这种看起来一无是处的人都让我叹为观止呢?”

“这不是你擅长的领域,将军,把黄玉,韩秀芬这些人丢在战场上,他们连一柱香的时间都活不下来。”

李定国皱眉想了一下道:“韩秀芬估计上了战场就死,黄玉可能还可以坚持一下的。”

张国凤笑道:“云昭也不会把韩秀芬这种人送到战场上。”

李定国叹口气道:“麻烦的就是这里,我们军中所有人都是为了上战场在做准备,蓝田县不是这样的,他们会派遣擅长武事的人上战场,擅长其它事物的人就会专门去做别的事情。

我很久以来,都想剥离军中的老弱妇孺,让我的军队变成一支专门用来作战的军队。

可惜啊,我若是剥离了老弱妇孺,军中再也不会有人愿意作战,他们甚至会造反,把刀子指向我。

黄玉说的没错,我们如果想要干一番大事,就不能留在八大王帐下,留在那里,只会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干我们早就干过的事情,再这么下去,没有前途可言。”

张国凤想了一下道:“将军可以自立。”

“自立不了,我是八大王的义子,一旦脱离他,所有的义军都不会信任我,我们没有生存的地方。”

“要不,考虑一下蓝田县,我觉得他们似乎是在真心招揽我们,连玉山书院这等重要所在也容我们兄弟来去,可见是真心地。”

李定国微微一笑道:“等八大王接受招安之后再讨论此事,现在,我打算好好地读读书,开阔一下眼界。”

张国凤握住李定国的手道:“将军,不管你去哪里,国凤总会追随在你左右!”

第七十六章 第七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