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大处着眼,小处入手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搅动了一下大铁锅里面的糜子粥,粥自然是没有什么插筷子不倒的现象,它就是一锅稀粥,一半是糜子米,另一半是水。

糜子被煮的开了花,所以,这一锅粥的颜色很好看,也有一点浓稠的意思在里面。

“县尊,按照您的吩咐,这些糜子米都是去年的好糜子,没有发霉,烂掉的,到了这里又用清水仔细的淘洗过,里面也没有掺杂半点秕谷,草籽,沙子。”

云昭把装进粗瓷碗里的糜子粥一点点的喝下去,然后道:“幸好没被我喝出你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来。

要不然,我会把你丢大锅里煮成肉粥给这些百姓喝。

蓝田县要脸面,这里的人也要脸面,是人就该活成人的模样,你们是在给人做吃食,不是喂猪!”

蓝田县小吏双腿微微发抖。

他是知道的,县尊对县里的官吏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且不容任何人犯错,如果是认识上的错误那还罢了,最多训斥一番也就是了,如果是明知故犯,或者贪渎,在县尊这里根本就过不去。

一个地方,地方长官是什么样子的,很容易让地方变的跟长官一个模样。

云昭有不是很严重的洁癖,官吏们就不敢带着一身的虱子去见长官,长官穿的干净了,见他们的乡绅就要主意体面,乡绅们知道官员都喜欢干净,就会看不惯百姓们穿的脏兮兮的。

所以,现在的蓝田县人可以穿的破旧,却不能脏,可以吃很简陋的食物,却不允许脏,可以住在破烂的屋子,却要门窗齐全。

刚开始的时候人们总说这是穷讲究,可是,随着时间长了,被云昭处理的人多了,大家也就慢慢习惯了,也开始排斥那些天生窝囊肮脏的人。

在蓝田县即便是乞讨的乞丐,他伸出来的手也必须是干净的,指甲缝里绝对不能允许有黑泥存在,否则会被衙役们抓去用刷子刷。

县尊说要把谁丢大锅里煮肉粥,绝对不是一句玩笑话,这些年下来,汤峪口子上的池子里泡的人多了……

“干净!”

孙传庭从昨日开始看这座收容所,看到今天中午得出的唯一结论就是干净,即便是茅厕里,也被白灰齐齐的铺垫了一遍。

“这样的收容所蓝田县有六座。”

“被收容的人呢?”孙传庭瞅着排长队领粥喝的人,忧心忡忡。

“有的成了农夫,有的成了商贩,有的成了工匠,有的成了军卒,这就是你为什么在蓝田县能看到那么多的人的原因。”

“自从我老婆跟你家合伙做生意之后,你对我似乎就没了隐藏心思的想法是不是?

且对老夫这个巡抚也没有了半点敬意。”

云昭冷笑一声道:“你真的以为云氏的银钱那么好拿?我们讲究没一文钱的投入都必须带来盈利。

我知道你看不上钱,你要是孤独一人,我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既然你有家眷,就逃过人情往来。

跟你这种人打交道不同于任何人。

把话说清楚要比半遮半掩的让你去猜测要好。

我已经摆明了车马炮,就看你怎么选了,不管你怎么选我都不会有意见,朝廷已经开始招降张秉忠了,我想,没人愿意把我云氏逼迫的狗急跳墙。

我们现在就等,等江北彻底糜烂之后,我们再重头收拾旧山河。”

“你认为江北一定会糜烂?”孙传庭觉得有些好笑。

云昭阴阴的笑道:“有一个早就糜烂的朝廷,江北要是不糜烂才是怪事情,我根本就不用扯旗造反,只需要等待,等待到所有人都对大明失去希望之后,我们只需要说一句话,就有无数仁人志士前来投奔。

江南的那些人认为江北是累赘,没关系,他们敢放弃多少,我就敢接收多少。

等北方平定之后,我就会去南方。

他们以为划江而治是一个好办法,我不这么认为,我打算继承大明江山,一寸河山都不能少。”

“你凭什么继承大明,你并非皇亲贵胄。”孙传庭惊愕的几乎要跳起来了。

“谁告诉你只有朱明子孙才能继承大明江山?

我这种一心为大明百姓,一心要抵御外敌的大明子民就不可以?

谁能给大明百姓好的生活,谁能让这个国家国泰民安,谁都能继承这个帝国。

所以说,这个帝国是朱明的,也是我的,你的,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只要我云昭看起来像是一个大明人,说话声音是大明话,衣服穿着是大明人,我天生就该是这个国家的主人。”

“你如此胡作非为,即便是拿到了大统,也不长久,你开了一个很恶劣的例子。”孙传庭浑身颤抖,云昭的这番话就像是一颗颗炸雷在他的脑袋里炸响。

“谁又告诉你云氏一定要长久的统治这个国家了?斗得过兴起来的厉害人物就继续统治,斗不过人家,那就老老实实的让位置。

我会把争斗控制在朝堂上,绝对不会允许波及到全国,倒霉就让所有想掌权的人倒霉,他们为自己的理想献身这不过分吧?”

“你就不为你云氏子孙考虑吗?”

听孙传庭这样说,云昭无声的笑了,指着京城的方向道:“纵观史书,哪一个帝王没有为子孙后代着想过?

霸道如始皇帝,强悍如汉武帝,英明如唐太宗,贤明如赵匡胤,驱除鞑虏恢复正统的朱元璋哪一个不是天纵奇才?

哪一个不是雄才伟略?

又有哪一个真正做到了江山万万年?

我能比他们更加的雄才伟略?

不见的吧。

让云氏子孙们明白,他们的位置不是上天赐予的,他更不是什么狗屁的天之子,他们只是我云昭的子孙,跟老天屁的关系都没有,说不定子孙还能争气一点。

能让天下人认可,那就继续当皇帝,不能让天下人认可,那就滚蛋回老子给他们留下的玉山城,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的养老……这样其实挺好的……彻底的退出,说不定还能有一条活路。

孙传庭,我会用我一生的时间来实现因为权力更迭带来的暴乱控制在朝堂上这一目标,你要帮我。”

孙传庭咳嗽一声道:“天子还在京城,建奴还在关外,贼寇剿灭近在眼前,你蓝田县虽然繁盛,跟大明比起来不过是弹丸之地,你现在就考虑这些是不是太早了些?”

云昭笑而不语,从粥锅里舀出一碗粥就要倒进一个干净的粗瓷大碗里,瞅见大碗背后是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就笑的越发灿烂了,把勺子里的粥倒回粥锅,从锅底下挖出一勺子稠粥,放在小姑娘的碗里道:“多吃点,快快长大,后面的好日子全是属于你们的。”

小姑娘双手捧着粥碗,回头冲着站在后面的母亲道:“爹,好大一碗粥啊。”

云昭仔细看了看后面男子装扮的刘茹道:“换回女子装束,在这里没人伤害你们。”

刘茹施礼道:“小女子这就换回来,多谢官爷。”

“从襄阳逃过来的?”

云昭似乎忘记了等着跟他说话的孙传庭,反而对面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妇人起了谈话的心思。

“哦,你丈夫过世了啊,你带着婆婆跟闺女来蓝田县讨生活,这可不容易,你准备怎么过活呢?”

刘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漂亮妇人,这个年轻的官员为人和蔼,估计不是存着坏心思,遂大着胆子道:“老天饿不死瞎眼雀,只要小妇人勤快一些,给人缝缝补补,浆洗衣衫,哪怕去烤玉米也能活命,只是不能再有贼寇来了,他们要是来了,小妇人再勤快都没活路。”

“咦?烤玉米?这可是一个新活路居然被你抓住了。说说看,你准备怎么烤玉米,拿出去卖的烤玉米,你可不能点堆火随便烤的焦了吧唧的,那样的话没人买。”

“小妇人有一辆鸡公车,准备做两个小泥炉子放在鸡公车两边,泥炉子的口小,肚子开大,把玉米刷上菜油,一边炉子里的玉米添一点糖霜,另一边的炉子里专门烤加了盐巴的,这样,就有两种味道的烤玉米,小妇人再推着鸡公车沿街叫卖就成。”

云昭快快的给刘茹的碗里舀了米粥,笑眯眯的瞅着喝粥的母女两,从袖子里掏出一块一两的碎银子放在桌子上道:“我要入股!”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