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李定国的道理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琴瑟和鸣果真不错。

明月姑娘弹琴,寒星姑娘鼓瑟,两个面目娟秀的少年坐在石榴树下,抱膝长谈。

场面很好看,当然,不能听两个面目娟秀的少年的谈话。

“你想不想弄死云昭,好让你们家取而代之?”

“放心,我来下手,你只要带我找到云昭就好。”

“想想啊,只要云昭死了,这片肥美之地就是一片帝王之基,你们家拿到手不好么?”

“顺便告诉你,爷爷也不是没根基的人,等云昭死了,可以派人帮你收拾这里的乱局,让你家轻易地成为这里的王。

“小子,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可是呢,从昨晚那件事情来看,你是一个有胆子,有野心的人,现在好机会来了,只要你帮我找到云昭,我拿云昭的人头,你拿云昭的基业,如何?”

“小子,好好想想,好时机不是总有,你这一家如果想庸碌一生,也就罢了,如果想要风起云涌的干点事情,这就是好机会。

现如今,闯王李洪基的大军已经进入了陕北,八大王的大军也刚刚攻占了襄阳城,两路大军早就想合流,就是因为隔着一个蓝田县不能成功,如果我们刺杀云昭成功,蓝田县必定群龙无首,这是你们家崛起的大好时机,不可错过。”

云昭听李定国忽悠了大半天,沉思了良久,这才抬头看着李定国道:“敢问兄台大名!”

李定国无声的笑了一下,低声道:“爷爷坐不改姓站不更名,八大王座下二将军李定国是也!”

云昭面无表情的看着李定国,一声不吭。

李定国的眼神逐渐变冷,沉声道:“你早就知道我是李定国是吗?”

云昭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张画影图形递给李定国苦笑道:“我黄玉怎么都想不到随便从街上找了两个英雄好汉,没想到就能找到二将军对面,也不知道是我的幸运,还是我的噩梦。”

李定国看过画影图形随便丢在一边道:“你害怕了?”

云昭摊摊手道:“我已经跟你联手做了一件惊天大案子,这蓝田县还有黄玉的立足之地吗?”

李定国对自己的画影图形出现在西安城并不感到意外,只是笑吟吟的看着云昭道:“黄玉?很好地名字,只要我不说出去,就没人知道这件惊天大案还有你黄玉参与。”

云昭痛苦的摇摇头道:“杀掉云昭不是一个好主意。”

李定国道:“怎么说?”

云昭道:“云昭死了,蓝田县就完了,你杀的不是云昭一个人,你杀了云昭就等于杀了所有蓝田人。

我不是不想杀云昭,问题是杀了他之后,蓝田县这片世外桃源就会立刻起烽烟,从此后,想要在大明找一片这样的土地就难了。”

李定国笑道:“破而后立。”

云昭道:“破了就是破了,再立起来也不是现在的蓝田县,说实话,我有些喜欢这个模样的蓝田县。”

李定国道:“你觉得你能杀掉我么?”

云昭摇头道:“做不到。”

李定国一把揪住云昭的脖领子道:“既然杀不了我,那就该好好听话,如果能杀了我,再提你想过好日子的话。”

云昭摇头道:“我杀不了你,也不想听你的话,我想做你的朋友。”李定国笑了,朝后门位置喊了一声道:“国凤!”

张国凤的脸立刻出现在后门上,还朝云昭挥挥手。

李定国冲着云昭狞笑道:“那才是我朋友,想当老子的朋友先一起弄翻这个该死的大明朝再说。

想当老子的朋友,就先给那些被官府逼迫的没有活路的人杀出一条活路来再说。”

云昭低着头道:“其实,可以让那些无路可走的流民来蓝田县,在这里总能找到活路的,哪怕是给人耕田,做工,其实都不错,只要肯吃苦,养活一家老小没问题。”

李定国嗤的笑了一声道:“就因为有爷爷这样的反贼在,云昭这等贪官土豪才会给百姓一碗松快饭吃。

如果爷爷这样的好汉跟官军拼光了,你以为那些黑心的地主老财还会如此的善待百姓?

做梦去吧!

蓝田县之所以有今天,不是土豪劣绅们幡然悔悟了,而是他们在害怕,知道不,他们在害怕,害怕如果继续盘剥这里的百姓,百姓们就会揭竿而起!

这里的百姓都是蠢货,都是被眼前的一点小利益蒙蔽了眼睛,他们以为眼前能活下去,以后就能长久的活下去。

这是短视啊……他们不明白,不把那些土豪劣绅们斩尽杀绝,他们总有一日还会露出獠牙,还会一口口的撕咬百姓的血肉。

所以,黄玉你听着,我要你现在就去帮我打探云昭的下落,找到他,并协助我杀了他。

这不是为了我一个人,是为了让这里的百姓警醒,让他们早早地加入我们,早早掀翻这个该死的朝廷,早早地拥有自己的土地,然后安享土地上的产出。

到了那时候,我们不纳税,不交租,不受盘剥,自耕自食,自得其乐。”

李定国越说越是激动,最后居然站了起来,声音也逐渐变大,好在明月姑娘跟寒星姑娘是两个很好地妙人儿,发现两人似乎在争吵,曲风一转就从《高山流水》变成了《十面埋伏》。

云昭坐在椅子上怜悯的瞅着李定国,微微叹口气道:“定国兄,杀不杀云昭的我们先放一放。

我觉得你该去玉山书院听听先生们怎么说。

听听他们说的家,国,天下,听听他们为你解说何为‘家’,何为‘国’,何为‘天下’。

你说的场面确实让人喜欢,可是呢,这永远都做不到,你们这样做舍弃了‘天下’,舍弃了‘国’,只要‘家’。

我不怀疑定国兄一腔热血,我怀疑八大王!

定国兄,不是我蓝田县人愚昧,不知道如何反抗,而是我们看了八大王的所作所为之后,不认为他当了皇帝之后,我们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我的定国兄啊,八大王如果不收税,如何维持他的王朝?八大王如果不征粮,如何喂养他的部下?

这天下“士农工商”的存在都是有道理的,这四民相互依存,相互纠缠,谁都离不开谁。

少了那一个这天下都会无法运转。

只要有人称王,就一定会要求天下人缴税,否则他连一天都活不下去,你们的八大王造反可不是为了有一天自己可以无忧无虑的种地,他是要享福的,他是要掌握生杀大权的,他是要威临天下的。

他要的是后宫三千,他要的是一声令下,天下人莫敢不从!

唯独没有考虑过百姓能不能活下去。

定国兄,你好好想想你们攻破凤阳府的时候都干了些什么?你再想想那些被你们逼迫冒着箭雨枪林往城墙下担土攻城的百姓。

他们都是自愿的?

不见的吧!

你们把城池攻下来了,杀死了城里的贪官污吏,你们把凤阳府的官仓分给了穷人,这都是好事情。

那么,我来问你,那些死在凤阳城下的百姓有什么过错?

你们到了凤阳,凤阳就变成了人间地狱,你们到了南阳,南阳人就易子而食,你们到了襄阳,襄阳城变成了什么地方,你这个亲自攻破襄阳城的最有发言权。

定国兄,跟襄阳城那个人间地狱比起来,你真的认为蓝田县人是愚蠢的吗?”

李定国被血气激的发红的面庞逐渐恢复原状,他认真的看了看云昭,低声道:“你是谁?”

云昭摊摊手道:“小平山黄氏长子黄玉!”

第六十八章 第七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