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天上人间明月楼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跟李定国在一起,云昭总有一种跟老虎游戏的感觉。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尤其是看着老虎一点点走进牢笼,这样的感觉远比去明月楼更令人愉快。

云昭第一次走进了明月楼,发现这里面大的令人吃惊,尤其是在外面看起来金碧辉煌的大厅,走进来之后才发现,在外面幻想的场面,远不及里面实际陈设之万一。

仅仅是一座高达一丈的巨型灯山,就让云昭以前对这种地方的奢靡感觉全部崩塌。

灯山上的火苗是跳跃的,所以,看人有些扭曲,比如那个丰满的老鸨子云昭居然觉得她有一种富态的美。

瞅着那个老鸨子笑吟吟的迎上来,也没有觉得恶俗,老鸨子也没有扭动自己不合时宜的腰部,更没有把自己可以吸引很多男人眼光的臀部夸张的暴露在襦裙之外。

这身衣衫明显不是大明风格,有些像大汉服装,又从胸口露出来的一抹白皙看来,又像是唐装。

衣服的料子不是很好,也不是很差,不是丝绸,而是夏布精心裁剪而成,头发上插着一个明晃晃的簪子,没有泛着金光,明显是一个黄铜簪子,不过,她的腰袢挂着一面用来压裙脚的白色玉佩,却圆润光泽的令人不敢小觑。

没有带抹额,手上也没有乱七八糟的戒指,年纪虽大,一双葱白一般圆润笔直的手指本身就难得一见。

眼角有一些皱纹,并没有用香粉遮瑕,透着一种岁月感,脸上浅浅的用了一点胭脂,没有用口媒子,一张薄薄的嘴唇微微有些苍白,不过,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却灵动的让人不忍移开目光。

“公子回来了……”

隔着三步,这个女人便蹲身施礼,不亲昵,却透着一股子温馨。

“我来找两个朋友。”

妇人笑道:“来到这里,人人都是您的朋友,不知您想找什么样有趣的朋友呢?”

“精壮,彪悍,豹子一样的两个人。”

妇人掩着嘴轻笑一声道:“这里的每位朋友都是精壮,彪悍,豹子一般的汉子!您也是!”

云昭瞅瞅那个不由自主挺起胸膛的胖子,在他肥硕的后颈拍一巴掌道:“你是一头肥海豹!”

胖子也是一个妙人,嘿嘿笑道:“人家一般都说我是一头猪!”

云昭叹口气道:“现在骂你是猪跟夸你有什么两样?”

胖子认真的点点头道:“这没法子,云氏一头猪得道,我们这群猪跟着升天,你要不服可以去找云彘理论。”

云昭想了一下云彘这个名字的由来,叹口气道:“惹不起。”

胖子笑的浑身肥肉乱颤,从一个歌姬腰部抽出一只肥手,指着那个吃吃发笑的歌姬道:“好姑娘,其中的好滋味我一般不对旁人说。”

云昭谢过胖子的好意,手指一弹,一枚珍珠就从袖子里飞出来,迎接云昭的妇人看的清楚,却没有动手去接的意思。

就在珍珠将要落地的时候,一个猥琐,猥琐,猥琐至极的大茶壶也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扑在地上用双手接住了那颗珍珠,手才碰到珍珠,就扯着嗓子大喊:“谢爷赏!”

云昭放过那个妇人,低头瞅着那个依旧趴在地上冲着他谄媚的笑着的大茶壶道:“现在能告诉我,我的两个朋友在哪里了么?”

大茶壶道:“爷,楼里真的没有这么两个人。”

云昭叹口气,看来李定国跟张国凤这两个王八蛋把银子使的足,硬是封住了这些人的嘴巴。

不过,若是这些人知晓李定国,张国凤两人花用的银子就是他们明月楼的银子,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只是,更多的银子被自己拿走了,云昭就不好出卖这两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

“你们这里最美的姑娘,最好的院子在哪里?”

大茶壶眨巴着眼睛道:“自然是明月姑娘的院子,不过呢,明月姑娘的院子里已经有两位客人了,都是像豹子一样彪悍的客人。”

云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一锭二两重的银子从他袖子里掉出来,正好落在大茶壶摊开的手里。

“那就给我安排隔壁的院子,能看见明月姑娘的那种!”

大茶壶趴在地上又拍拍手,没法子,云昭袖子里只好再掉出五两银子,大茶壶这才扯着嗓子道:“寒星姑娘开门了。”

交易完成,妇人这才笑吟吟的走过来对云昭道:“寒星姑娘性子清冷,不喜热闹,客人如果喜欢听筝,听琵琶,喜欢诗文答和,那就再好不过了,如果客人也能弹奏古琴,与寒星姑娘琴瑟合璧定能在明月楼中留下一段佳话。”

云昭撇嘴道:“我是冲着美人儿来的。”

妇人微微皱皱眉头,脸上的笑容却没有褪去,心中暗自叹息,陕西多粗人,不如江南娟秀。

两个青衣小婢提着两盏宫灯从角门里出来,不用人说,径直来到云昭身边道:“寒星姑娘有请。”

云昭瞅着那个面容总能让人生出殴打他一顿的大茶壶,又有两锭银子从袖子里掉出来。

大茶壶这才在云昭准备揍他之前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个青衣小婢黄莺一般的声音很是动听,话语中显露着少女的娇憨气,云昭却是知道的,这座楼子里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

仅仅从,云氏长年累月抢劫这里,明月楼的生意依旧能蒸蒸日上,就说明,被云氏抢走的钱,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想想也是啊,云昭从走进这座楼阁直到现在,美人儿还没有看见,至少五十两银子就不见了,如此丰厚的利润,难怪秦王府,转运使,布政使这些有头有脸的人宁愿污损名声,也要参与经营。

这里就是一个销金窟,捞起钱来,比云昭抢劫还要快。

从两个小婢口中,云昭很容易就听到了一个故事——这位寒星姑娘本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只是父亲宦途失落,不得已才流落风尘……总之,这位姑娘直到现在依旧守身如玉,在凄风苦雨中期盼她的心上人能够带她脱离苦海。

果然,云昭见到寒星姑娘的时候,她正站在一棵枝干遒劲,上面结满小石榴的石榴树下,正落寞的擦拭一颗石榴……

云昭快步走上前去,跳上院子里的装饰石头,然后迅速的蹿上假山,趴在墙头朝明月姑娘的院子看。

李定国正躺在一张软榻上,旁边有一个白衣美人正在给他揉捏颈项,云昭的脑袋从墙头露出来的时候,正好被白衣美人看个正着,她忍不住轻呼一声。

李定国一个大翻身就从软榻上翻下来,赤着脚站在院子死死的看着正笑着冲他打招呼的云昭。

“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李定国平静的道:“你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

云昭道:“我们干事情的本来目的就是要来这里啊,你难道忘记了?”

李定国淡淡的道:“你就不害怕?”

云昭笑道:“有什么好害怕的。”

李定国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朝云昭招招手道:“那就过来共饮一杯如何?”

云昭瞅瞅那个白衣美人摇摇头道:“你的美人没有我这里的没人好看,我们还是来我这里喝一杯吧。”

李定国盯着云昭的眼睛道:“好,就这么办!”

白衣美人泫然欲泣,李定国丢出一锭金子,美人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云昭这边的美人儿也伤心欲死,云昭对她道:“我来这里其实是来找找男人的。”

寒星姑娘一双美目瞪得如同大黄杏一般。

第六十八章 第六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