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明月楼的劫难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云昭丢下手里的牌九,叹口气道:“没成地王,成了他娘的地杠精。”

李定国翻开自己的牌瞄了一眼道:“六配七吃狗屎,我的牌比你的还差一点。”

然后两人齐齐的瞅着猥琐的赌坊主人道:“你的牌应该是二配七死一堆吧?”

赌场主人翻开牌嘿嘿笑道:“板凳一对,吃上,吃下。”

说着话就用一个长杆子将云昭跟李定国面前的碎银子就划拉走了一半。

李定国悻悻的道:“再来!”

云昭也笑嘻嘻的道:“输钱不输人,再来。”

庄家瞅着两个不愿意服输的少年人,脸上的笑容非常的灿烂,觉得没必要慢慢的诱骗他们两人入彀,这种蠢货,最好一气赢干净他们的钱财最好。

云昭再次掀开自己的牌瞅了一眼道:“爷爷是一对斧头,砍不死你!”

李定国掀开牌也笑眯眯的道:“梅花一对!”

庄家不慌不忙的掀开牌笑眯眯的道:“人牌一对,吃上,吃下!”

云昭瞅着那个家伙再次用长杆子刮走自己面前的银子面色不善,李定国同样眼看着面前最后一点银子被人刮走,不豫之色更加的浓重。

就在他准备发作的时候,却发现坐在他对面的那个青衣少年,已经把屁股下面的板凳朝庄家丢了过去。

站在他身后的一大群家丁之类的人物,不用他家少爷吩咐,就已经跟赌场里的伙计打的噼里啪啦的。

李定国抬手扒拉开一张飞过来的椅子,指着正被张国凤按住痛殴的赌坊主人道:“他出千。”

云昭连连点头道:“老子的斧头他都敢大,不是出千怎么能赢?”

李定国瞅着云昭道:“我的梅花大过你的斧头。”

云昭点头道:“我这人最是愿赌服输,我赔你银子。”

说着话就从袖子里摸出一粒金瓜子丢给李定国道:“两清了。”

李定国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用杆子将赌坊主人位置上的银子扒拉过来,均匀的分成两份,一份给了云昭,一份留给了自己。

云昭瞅着桌子上的银子道:“不够去明月楼的。”

李定国皱眉道:“刚才赌坊主人说他这里有的是银子,不如我们继续赌钱?”

云昭闻言抚掌大笑道:“正有此意,只是这次,赌坊不能再出千了。”

两人商量好了之后,斗殴也就停止了,张国凤将那个快要被他揍烂的赌坊主人按在一张凳子上道:“继续赌,不许再耍诈。”

赌坊主人一边吐血一边道:“两位这是抢!”

云昭笑道:“以前我们家就是干没本钱买卖的,现在,我们不抢,只赌钱,快丢色子,早点赢够钱,我要带这位兄弟去明月楼。”

赌坊主人惨叫道:“你就是把我这座赌坊卖了,也不够买一个扬州瘦马的。”

云昭对站在身边的云甲道:“搜搜,看看能不能筹集到足够的银子。”

不大功夫,云昭跟李定国的面前就堆了一堆碎银子,云昭叹口气把袖子里的两枚金瓜子丢在钱堆上对李定国道:“百十两银子真不够啊。”

李定国也把自己的钱丢上去,也跟着叹息一声。

张国凤把那个烂糟糟的赌坊主人丢到一边,方便云昭跟自家将军说话。

“你是哪个山头的,这时候来西安可不是好时候。”云昭接过家丁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问道。

李定国道:“延边黑风山!”

云昭不屑的道:“延边还有活人让你们劫掠?”

李定国闷声道:“所以来西安看看有没有好活路,你家又是哪座山头的好汉?”

云昭悲凉的摇摇头道:“我们关中出了一头猪你知道吧?”

李定国点点头道:“云昭!”

云昭悲愤的道:“就是他,他一家坐大之后,我们关中就没有山头了,我们家以前快活的在小平山过活,他一道指令下来之后,我们就只好下山种地了。”

“不从会怎样?”李定国淡淡的问道。

云昭双手伏在桌子上小声道:“他们家占据了汤峪温泉你知道不?”

李定国道:“秦岭面向关中的峪口,都成了他家的私宅。”

云昭道:“不从的人全部被他住起来丢温泉里,一泡至少七天,七天后骨肉全部被泡烂泡熟,统统脱骨,最后留下一副完整的骨架。”

李定国闻言轻笑一声道:“看来这才是云昭的本来面目。”

云昭笑道:“本来如此,既然兄台要来西安做生意,敢问有眉目了吗?”

李定国瞅着云昭冷笑道:“不知兄台是否有门路?”

云昭四处看看,见赌坊的人已经被家丁们堆到另外一间房子里去了,就低声道:“明月楼!”

“抢女人?”

“我们抢女人干什么?我们只要钱。”

“明月楼有很多钱吗?”

“至少,今晚会有好多钱。”

“你要拉上我做买卖?”

云昭点点头道:“兄台,我不问你姓名,你也莫问我姓名,我见兄台身手超群,正是对付明月楼高明刀客的人选,只要买卖成功,你我一人一半,此后江湖路远,我们日后再见。”

“你怎么知道我身手不错?”

云昭指着赌场大门道:“兄台在小巷子里大展神威的时候,我的家丁有幸目睹。”

李定国笑眯眯的看着云昭道:“第一个人你们来杀!”

云昭瞅着李定国笑了,拍拍桌子道:“一言为定!开路我们来,你两位要做的就是拦住那些高明的刀客,至少要给我们半柱香的时间,好搬运财物。”

“怎么谋划的?你不会直接闯进明月楼,然后动手抢银子吧?”

云昭嘿嘿笑道:“明月楼这些年已经被人劫掠过两次,每一次都损失惨重,这一次人家很聪明,不再将银钱放在明月楼了,特意招揽了很多武艺高明的刀客在半夜护送这些银子去转运使衙门。

护送银车的人群中,有一些官兵,不过主要力量是刀客,转运使衙门的官兵不堪一击,这些人我们来收拾,你跟你的伴当主要对付刀客。

我们人多,拿的银子一定多,到了城外,我们另行分配。”

“怎么出城?”

“皇帝身边的大太监来西安城了,知府以及云昭这些人为了彰显西安的太平模样,这三天里,西安城金吾不禁,城门大开。

只要我们的速度够快,就能在被人发现之前离开西安城。

所以,此次买卖,不论能不能赚到钱,我们都要在半柱香之内撤退,否则,就成了笼中鸟。”

“你这么确定我会跟你一起做买卖?”

李定国跟张国凤对了一下眼神,就笑眯眯的问道。

云昭笑道:“你们需要钱!”

李定国拍拍背上的包袱道:“我们有钱!”

云昭笑道:“长安米贵,居之不易,我就不信兄台见识了西安的繁华,会舍得离开另投他处?”

李定国满意的笑了,拍拍桌子道:“我们做了这件案子后果如何?”

云昭道:“明月楼乃是秦王府,转运使,布政使合开的生意,这里要是出了差子,西安府就翻天了,全西安府大大小小的官员都会疯了一样的四处缉拿我们。”

“包括云昭?”

云昭意味深长的瞅了李定国一眼道:“他一定是最忙的一个!”

李定国道:“那就一言为定!”

云昭瞅瞅四周,对李定国道:“从现在开始,直到二更天,我们所有人都莫要离开这里。”

李定国道:“谋了我们兄弟的人一定会后悔为何要来到这个人世上。”

云昭大笑道:“我这人最是四海,合作了这一次之后,你一定会怀念跟我合作的日子。

你放心,之所以一定要把你们兄弟拉进来,我只想告诉官府,谋夺明月楼银钱的人是外地来的英雄好汉。”

李定国忍不住笑了,握住包袱里的长刀:“话不中听,却是真正有用的话,这一次的买卖,算我们兄弟一份。”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