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有真本事就该无往而不利

明天下  作者:孑与2

天色阴沉,直到这一大块田地里的麦子被收完终究没有下雨,中年汉子冲着老天鄙视的哼了一声。

似乎在说,这贼老天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

“你敢在这个时候下雨,爷爷就敢在下雨的时候继续割麦子,定不要你的坏心思得逞!

有本事就降下一道雷来劈死老子!

老子死了,正好埋地里肥田!

来年地里的庄稼长得更旺!”

听了这个中年汉子的喃喃自语,李定国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愚钝如张国凤者,也低声对李定国道:“这他娘的就是帝王之基啊!”

李定国恨恨的道:“艾能奇无能,在武关稍微受点挫折就裹足不前,如此地方,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我们当初就不该进攻襄阳,应该全力图谋蓝田县,谋下这里,才有征战天下的可能。”

张国凤偷偷指指野猪一般突进的中年汉子道:“他们可能不愿意。”

李定国道:“杀之!”

张国凤站起身子瞅瞅平原上无数正在劳作的人道:“他们可能也不愿意。”

李定国咬牙道:“杀之!”

张国凤用镰刀怼一下李定国道:“杀光了,就剩下我们的人,你觉得他们愿意种地?能把地种的这么好?”

李定国僵住了,慢慢侧过头用发红的眼睛瞅着张国凤道:“不好好种地者——杀之!”

张国凤不以为然的道:“会把人杀光的,最后就剩下你我兄弟两个愿意好好种地的,还不如在蓝田县给人当招女婿老老实实种地呢。

我告诉你啊,如果真有一个土财主愿意把家里的漂亮闺女许给我,我他娘的真的愿意这样过活。

什么烧啊,奸啊,抢啊,得到再多我心里都不舒服,钱财来的如同山崩海啸,去的如同江海溃堤,这没什么意思。

只有我在地里种下的,亲眼看着长出来的,自己亲自收割的,再满满当当的装进粮仓,这样的东西才值得老子拿命守护。

定国,不是我说丧气话,这样的地方我们打不下来,说不定会把我们弄得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这地方以前没这么好,是人家自己治理出来的,有冒险攻占这地方,最后把这片地方弄得一团糟的功夫,不如我们自己弄一块地方自己下力气去治理,结果要好的多。”

李定国听了张国凤的话,脊背上的筋像是被这句话给抽掉了,软软的坐在满是麦茬子的地上也不觉得痛,只是死死的攥着手里的镰刀绝望的冲着张国凤低声吼道:“我们不会啊————”

…………………………………………………………………………………………………………

“治理一个地方,绝对不是他们说的那么简单,什么轻徭薄赋,什么清正廉明,什么宽严相济,什么藏富于民,什么公生明,廉生威,这些话其实都是扯淡的话。

这些话都是从为政者的角度出发的,想要治理好一个地方,你以为管好自己就可以了吗?

你知道富豪大户们想要什么?

你知道贫家小户们想要什么?

你知晓大商人们想要什么?

你知晓街头小贩想要什么?

你知晓读书人想要什么……

就算你全部都知道了,现在好了,你一定会发现富豪大户们想要的东西一定是跟贫家小户想要的东西大部分都是冲突的。

大商人跟街头小贩的要求也是冲突的。

至于读书人……他们的要求基本上是跟所有人都是有冲突的。

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面前出现了好大一团乱麻!

这时候懒惰的为政者就会举起手里的刀子一顿乱剁,乱麻是被解开了,问题是,一堆麻线渣还有什么用?

这团乱麻你要慢慢解开,尽量让你手中的麻线变长,尽量的长,实在是解不开的死结再用刀子挑开,然后续上麻线继续拆这团乱麻。

直到这团乱麻变成一条长长的顺溜的麻线,这个时候你拿这团麻线织布也好,编织绳子也罢,就会无往而不利。”

云昭两条腿搁在自己的桌子上,身边站着七八个年轻的士子,人人手里拿着一个小本子跟一枝炭笔,认真的记录着县尊说的话。

“你们到了地方上,一般都是从里长做起的,把这个权力交到你们手上,就等于把一团乱麻交到你们手上。

这个时候就要看你们各自的学习成果如何了,真正学到东西的人,就会把先生教的东西融会贯通,再运用到实际工作中,没有学到东西的人也不要着急,边工作边学习,这样也很好。

只是别生搬硬套你的学问,对百姓们,能用嘴的时候,尽量就别用刀子,对于土豪劣绅,能用刀子就尽量别用嘴。

百姓们有时候对一个事情不理解的时候,那是真的不理解,你需要去说服,去说明。

至于,土豪劣绅们,他们理解事情的能力比你们要高,他们之所以不愿意按照你说的去做,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这件事伤害了他们的利益。

我们制定的政策之所以会推行,可能其中就有伤害他们利益的成份在里面。

这时候,你跟这些人说破天去都没用,解说一两次之后,他们依旧死不悔改,这时候啊,别犹豫,该动刀子就动刀子。

亮出刀子之后他们服软了,这不行,你一定要把刀子捅到他们身上,让他们流血,让他们知道痛。

这才是教育的意义。

教育的最终目的是要他们从心底里明白,谁才是这片大地上说话声音最大的人。

你们明白了吗?”

诸位士子合上本子,习惯性的将炭笔夹在耳朵上,然后齐齐的弯腰施礼道:“我等明白了。”

云昭满意的点点头道:“既然明白了,那就去上任吧。”

一干士子再次抱拳施礼,就准备离开大堂,在他们即将走出大堂的一瞬间,云昭阴沉的声音再次在他们的背后响起:“别把自己活成你们当初痛恨的模样,后果严重,非常的严重!”

诸位士子停顿了一下脚步,沉吟片刻,就坚决的迈出了门槛。(这段朋友转述的话记忆犹新,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原话不是这样,艺术加工一下,当时我即将上任的朋友背后坐着三个脸色阴沉的人)

蓝田县主簿刘参给云昭端来了一碗茶水,赔着笑脸道:“县尊高明,咱们不要什么县令,主簿,县尉,县丞,我们只派里长就足够了,再加上甲首也是心向我们的百姓,不管谁坐在县衙里,都不过是一尊尊的泥塑菩萨,这天下,还是我蓝田县的。”

云昭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瞄了刘参一眼道:“你把孙传庭折腾那么凄惨做什么?”

刘参笑道:“孙传庭看我们不顺眼,应该让他知晓我们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

云昭苦笑道:“我现在宁愿让所有人都知道蓝田县是一个软蛋,树大招风啊。”

刘参嘿嘿笑道:“县尊这些年砍掉了多少伸向我蓝田县的黑手呢?卑职只是提前警告一下孙传庭。”

“以后不许了,即便孙传庭把口水喷到我们脸上,我们也要笑脸相迎,且要让所有人都看到后,再洗脸。

当然,他的要求我们能不能照办,或者遵行,要考虑我们蓝田县的实际情况,一步都不能退让。

我们要让孙传庭这个人习惯我们的存在,也习惯我们的做法,让他明白,我们是良民,不是贼寇!”

主簿刘参哈哈笑道:“孙夫人拿到了第一笔买卖的红利,已经认为我们是天底下最公正无私的官员,第一号的好人。

才拿到钱,就掏空了家底,希望再来一次,卑职已经让云掌柜接受了孙夫人的本金,并承诺五成利,还告诉孙夫人,再多的话,孙巡抚的脸面不好看。

孙夫人有些不高兴,还说巡抚那里她去说,不要我们管。”

云昭叹口气道:“你们的这种做法不好,你看看,把一个好好地孙巡抚逼迫的有家不能回的,这是干什么呀!”

刘参连连拱手道:“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