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Zero丶Lawsone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正在梁逸等人享受逃出生天的喜悦时,另一边的圣城,一辆小型的喷气式私人飞机缓缓降落在军事基地的垂直机场,它就静静地停靠在哪里,熄火静默,无人下机。

飞机窗户的材料是一种黑色玻璃,隔热又隔光,机身上刻画着“LAWSONE”七个大大的字母。

飞机的轰鸣声引来了大批感染者,军事基地有坚硬的拦截网,感染者在拦截网后聚集,越来越多,摇曳着拦截网,发出“哗哗哗……”的刺耳声响。

炽热的正午,感染者无法狂暴化,但没有人能肯定,到了晚上它们是否能冲破拦截网冲进垂直机场……即使如此,私人飞机仍旧“淡定”地矗立在机场。

飞机里肯定有人,一群等待时机的人,一群害怕阳光的人。

……

Pm20:00分,夕阳完全落下,夜幕降临。

“吼吼!”

“哗哗哗……”

温度骤降,感染者体内的狂暴基因逐渐唤醒,咆哮与撞击造大声势,圣城里的所有感染生物全都寻声而来,狂暴者扒拉拦截网,巨鼠啃咬铁丝。防御系统,岌岌可危。

“咵——”

飞机舱门终于打开,一副折叠梯搭在地面,两个身穿西装,高大威猛的欧罗保镖率先跳下飞机,他们把机舱里游荡的几具感染者全部清除干净,清除手法想当暴力,拳拳到肉,击击爆头!

“七公子,威胁已经解除,您可以下来了。”两个保镖各站在折叠梯左右,神色恭敬地等待着。

一双程亮的皮鞋率先跨出舱门,接着一位高大俊美的黑衣男人缓缓走下折叠梯,男人大概27、8岁,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眼眸深邃得如蓝色大海,精致的轮廓,忧郁的神情,高贵的气质,帅得不可一世。

这样一个男人,即使不是完美的,那也有十全九美。

“七公子”刚下飞机,一见拦截网外的暴动的尸潮,微微皱眉:“才不过一天一夜,疫情就传染的这么快?”

保镖1号回答道:“七公子,白天您在沉睡有所不知,不止是这座城市,整个喀什尔地区都已经被病毒占据。”

七公子摇了摇头,只叹息:“可惜了菲茨,”他又冲保镖招呼:“走吧,去庄园里看看。”

两个保镖赶紧跟上七公子,一左一右护在七公子身旁。一个保镖提醒道:“公子,这次您可要小心,能干掉菲茨将军的人,一定不好对付。”

另一个保镖疑惑道:“到底是什么人这么猖狂,菲茨将军的麾下可有不少B3级精英。”

两个保镖都把求是目光放在了七公子的身上。

七公子淡淡吐出三个字:“守夜者。”

“守夜者!”

两个保镖都有不小惊讶。保镖1号低估道:“若知道是守夜者,我们该多带点人来才是,这群该死的乌鸦,卑鄙手段可不少。”

保镖2号疑惑道:“公子怎么知道凶手是守夜者?”

七公子回答道:“是金莎告诉我的。”

“夫人!”

两个保镖又是一齐惊呼。保镖1号低声道:“公子原来还记得夫人的名字……”

保镖2号斥责道:“公子与夫人虽然相隔异地,但不论怎么说都是步入婚姻殿堂的夫妻,怎么会记不得?公子可不是一个薄情的人,”他又看向七公子,笑道:“我就知道七公子放下手中一切繁忙事物就是为了回来接走夫人的。”

保镖1号撇了撇嘴:“菲茨大将军的死足以震撼整个夜族。”

保镖2号道:“震撼归震撼,但有的人可巴不得菲茨将军死去呢!我甚至怀疑是其他家族,派杀手来暗杀菲茨将军,然后栽赃陷害守夜组织,好让罗森家族与守夜组织厮杀,从中谋利。华夏有一句古话‘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大概就是这个意识。华夏文化可真是博大精深。”

保镖1号点头道:“你这么说也有道理,守夜组织中有能力杀死菲茨将军的乌鸦屈指可数,这些人的背景,资料,我们几乎都有。他们只要出动,我们的内线就会传出通知,”他又问向七公子:“公子,可并没有通知是么?”

七公子摇了摇头:“并没有。”

保镖2号疑惑道:“可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凶手杀死了菲茨将军却不杀死金莎夫人?金莎夫人又是怎么知道凶手是守夜者的?”

保镖1号笑道:“你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愚昧,夫人长得貌美如花,哪个男人舍得杀害?”

保镖2号道:“说的也是。”

……

两个保镖“叽里呱啦”分析局势,七公子只是静静地听,偶尔插上一两句关键性的话。

七公子知道一切,也知道一切没那么简单。一个男人的城府,永永远远都不会表露于言语和神色。

三人来到庄园门口。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菲茨将军的庄园里有一位年近古稀的老管家,30年前他就已经瘸了一条腿,不知道现在还活没活着。”保镖1号用拳头,重重地砸了砸庄园大门!

“嗖!”

十几道黑影整齐从天而降,如此速度,岂非常人?

14只夜鬼,14双血红色的眼眸,组成一道防线,将七公子等人拦在庄园大门前。

看态度,不友好。

“呵呵,给菲茨将军看家护院的人就是这些货色么?”保镖1号双目泛红,凛冽杀机,一人递过眼前14人,他必是个A级夜鬼!

保镖2号拉过保镖1号,提醒道:“你忘记了?这里是夫人的家园,别乱来。”

保镖1号不屑道:“如果他们当我们是客人,那就该打开大门迎接我们进去,并奉上美味可口的鲜血。”

七公子冷声道:“退下。”

“公子让退下,我才会退下。哼!”

两个保镖退回七公子身后,虎视眈眈地望着14个看家护院的保镖。

野兽分部落,夜族分家族,两个家族相见,自然水火不容。七公子轻叹一口气,对保镖道:“是金莎叫我来的,她求助了我。”

护院保镖面面相觑,由一人上前道:“零公子请稍等,我们这就通知小姐,小姐她这几天伤心过度,昏厥了好几次。”说罢,派遣两个保镖,跳进了庄园。

七公子不仅称呼儒雅,连名字也想当温柔,zero·lawsone,罗森·零。

保镖1号叫做耶茨,保镖2号叫做麦克。(讲道理,这些外国人的名字真的难取又难听,可给他们取名“二狗”“狗蛋儿”什么也不太符合定位,大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勉强接受吧。)

耶茨冷冷一笑:“呵……看来你还挺识相的,竟然认得我们七公子。”

护院保镖的眼神中并不待见三个来者,但态度上却表现得很谦卑,回答道:“昔年小姐与零公子的婚礼上,我当的是伴郎。”

阿零定睛一瞧开腔的保镖,思绪了几秒钟,轻轻吐出一个名字:“西泽尔。”

保镖象征性地行了个礼:“很荣幸公子还记得我。”

“你喜欢金莎对么?但是你身份不够尊贵,所以你现在守护他?”阿零并不是嘲讽这个身份不足的小保镖,即使听起来有那么些意思。他眼神落寞,并带有愧疚,轻声道:“你这样挺好。”

西泽尔嘴角一抽,潜藏在眼中的厌恶更浓,沉默无言。

耶茨取笑道:“公子,这小子宛如一条恶狠狠,但又不敢上前咬人的狗。”

阿零冷声道:“闭嘴,今天晚上你都不要说话,一个字都不能说。”

菲茨赶紧捂住嘴,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他此刻的模样才像是一条狗,主人喊他“坐下”,他便老老实实地坐下。

“金莎小姐来了。”

大门缓缓打开,开们的却不是那个忠心了一辈子的老管家。金莎几乎是被人搀扶着走出来,她瘦了,瘦了几乎整整一圈儿,眼窝深陷,皮肤苍白,一席白色连衣裙随风,人却弱不禁风。

“零,你来了?”她强颜欢笑,欢笑中多么的失望?如果不是无能为力,她又怎可能放下尊严,打电话给这个让自己失望透顶的男人?

阿零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金莎,想要过去搀扶。金莎看见阿零靠近,下意思地后退了几步,拒绝好意,不言而喻。

阿零目沉愧疚,停下脚步,摇头叹息道:“和我离开这里。”

金莎像是没听见阿零的提议,她自说自话:“我父亲死了,他为了你们罗森家族而死,我连他的葬礼都没办法安排,他……他……”她没说出“他”后面的那个字,“呜咽”一声,伤心过度,几步踉跄,往地上倒去。

“小姐!”

西泽尔惊呼,想冲上前去搀扶,谁知阿零却快他一步接住金莎,冲保镖嘱咐道:“拿血丸来!”

耶茨取出一瓶血红色的药丸递给阿零。

阿零倒出一颗血丸,鲜血芬芳萦绕在整个大门前,众夜鬼嗅后,心旷神怡。

高浓度血丸,一粒就见效。

阿零把血丸塞入金沙口中。

金莎把血丸吐出来。

阿零又塞,金莎又吐。

“你不想活了?”阿零隐隐发怒。

金莎自顾流泪,估计是真的不想活了。

“你们在教堂等我,我待会儿就来。”

阿零嘱咐完,抱起金莎往住宅区跑去。

“小姐……”

西泽尔有些不放心,犹豫着是否跟上去,麦克横身拦住了蠢蠢欲动的保镖们,告诫道:“七公子与金莎夫人本来就是夫妻,他们的事,用得着你插手?”

“你们家公子还当我们家小姐是妻子么?说出来不怕人笑话?”西泽尔轻轻一嗤,低声骂道:“肮脏的家族。”

“你在找死!”

麦克呵斥,一招扼住恩泽尔的喉咙,怒提而起:“七公子娶走你们家小姐,就算是当成工具也是你们家的荣幸。哼……哪怕菲茨将军还活着,他也不敢指点罗森家族,你小小一个副官,有什么资格?”

其余保镖全都不敢动!

耶茨走过来,摁住麦克的手,用下巴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楼阳台——高大的男人冷冰冰地注视着门前的一切,绯红色的眸,即使相隔黑夜,也能感觉到阵阵寒意。

麦克轻哼一声,“亏你是遇见了七公子,如果是家族其他人来,你们通通都得死!”说罢,撒手扔去西泽尔,告诫道:“七公子得你们出了事,放下所有公务急忙赶来,哪怕是因为心里的愧疚,也是对你们的仁慈,希望你们能好好配合,把搜集到的证据全部交出来,”他声音愈加阴寒:“无人谷遭人入侵,重要物资被人盗窃,菲茨本来就是个身兼罪名的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死了倒好,一了百了,但你们……呵呵,搞不好你们都得死,连你们家大小姐也一样!”

“所以学会感恩吧,把你们知道的所有东西全都交出来,公子大发仁慈,没准儿还能救你们一命。别以为公子是为了家族,他是为了你们……公子,他是个宅心仁厚的人,”

“教堂见。”

麦克与菲茨,一并往教堂走去,留下西泽尔等保镖低头惶恐。

……

……

阿零走回房中,抽了抽鼻子,嗅出了一些不该有的味道。微微皱眉,倒出一颗血丸,走向呆愣躺在床上的金莎。

“你身为一个夜族人,不吸血怎么能行?”阿零坐在床边,把血红色药丸递到金莎嘴边。

金莎偏过头,厌恶道:“你少来虚情假意,我不喝血一时半会儿也死不了。说吧,你这次来想奢求什么?我什么都给你了,这次只剩下这条命,只要你能帮我复仇,尽管拿去好了。”

“那就先把这个吃了。”阿零把手中的血丸,再次递到金莎嘴边。

“我不吃!”金莎摇头抵触道。

阿零眉头一紧,摁住金莎下颚,轻轻一捏,金莎小嘴微张。她冷笑道:“怎么?你也学会使用暴力了么?你们罗森家的男人!”

“当然不是,当然不是。金莎,你太好强,也太逞强。”

阿零一口吞下血丸,在嘴里咀嚼成粉末,对准金莎的柔唇,轻轻吻了下去。

口齿,柔唇,汲吮,缠绵……有了高浓度血液的摄入,金莎苍白的脸色瞬间红润,消瘦的躯体也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她本想抽开身上的男人,但越挣扎越沉沦,身体不由自主,心里彻底妥协……

……

半个小时后,许久未见的夫妻终于精疲力尽。

再倔强的女人,事了之后,都会乖顺得像是只小羊,她披头散发,蜷缩在阿零怀中,脸蛋儿绯红,眼眶泛红:“父亲的尸体都找不到,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阿零问道:“那个守夜者,叫什么名字?”

金莎愤恨地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梁逸,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撒谎,是个可恶的华夏男人,是个……”

“是个你喜欢的男人对么?”阿零抢先问道。

金莎轻咬嘴唇,头渐渐放低。

“这个房间里有他的气味,他的气味很浓,如果他出现,我一定能嗅出他的味道,”阿零声音渐凉,搂着金莎细腰,拉紧自己胸口,一字一句问道:“你服侍过他了?”

“我没有!”金莎一个劲儿地摇头,可坚定中又有那么几分虚伪,同床异梦,算不算服侍?

阿零冷声道:“你觉得我会相信?”

金莎摇头哭诉:“我真的没有!除了你之外,我就再也没服侍过其他男人,那些……那些男人不过都是我的食物,我绝对没有和他们——”

“够了!”

阿零一把将金沙压在身下,极认真地问道:“那你为什么会把那个守夜者带回自己的房间?”

金沙抽泣不止,直勾勾地盯着阿零,问道:“你在愤怒么?”

阿零不语,他心中有怒,但绝对达不到“愤”的程度。

“呵呵……看来你没有,你只在乎我为什么和那个男人上床,你想从我口中得知那个男人的消息,你不过还是在利用我,你利用我的纯真,你利用我的父亲,你利用我的家族!……你们家族永远都只会利用别人,你们家族只看中自身的利益,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你们家族都是一群魔鬼,我诅咒你们!死了全都得下地狱!”

金沙几乎是用咆哮,把自己心中的愤怒,以及对这个男人的爱和失望全都发泄而出……于是,低声抽泣,终于变成了嚎啕大哭:“他身上有你的味道,他比你更懂得体贴女人,即使我解开衣服他也替我穿上,但是……但是他终究利用了我,利用了我,杀了我父亲!杀了我的父亲……”

阿零的心就想豆腐一样软,即使不是多爱眼前这个名义上的妻子,那也忍不住看到她哭。这场变劫中,这个可怜的女人从头到尾都是受害者。

“我这次来,一是为了菲茨将军的忠义,二是暂代他的职务,三是把你接到安全的地方去。”

阿零在金莎额间轻轻一吻,安慰道:“你不用担心,我会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

金莎不知悲喜,不懂发泄,只有把头缩进被窝,随即传来一声要求:“我想要听你说‘不介意’,我想要听你的甜言蜜语,就像你对其她女人说的那样。”

“今后的日子还很长,以后再说这些话也不迟。”

阿零翻身下床去,边穿衣服,偶然一撇,发现了床头那张婚纱照,照片中的女人,那时的她,笑得多灿烂?可当时的自己呢?多么迫不得已。

金莎微微露出头,“先说好,我不会跟你会罗森家,你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回去。”

阿零道:“对于你而言,那里是个惨痛的地方,对于我何尝又不是呢?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回过罗森家,你完全可以不用担心。”

金莎道:“你为什么不早点有这个觉悟?你们家族全都是魔鬼!”

“嗜血的人,都是魔鬼。”

阿零穿好衣服,戴上无框眼镜,嘱咐道:“你起床收拾一下行礼,但不要带太多,等我处理外事情,下半夜就会带你离开这里。”

说完,他开门走出房间,但过了一会儿,他又专门折回来,脑袋探进房门,手指着床头上挂着的婚纱相框,叮嘱道:“这个一定要带上喔。”

金莎先是一愣,接着“嗯嗯嗯”地使劲儿点头,等到阿零带笑离开后,她才抱着被子,泪如雨下。

……

……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阿零推开教堂大门,在瞧见堂内的景象,不由微微皱起眉头——教堂里多了一口棺材与3个陌生人,陌生人当中有夜鬼也有人类。

“公子,菲茨将军的部下,这几夜都在搜寻可以线索,我让他们派代表给您做一个报告。”麦克说完,给了身旁西泽尔一个眼神指示。

西泽尔拿出一只U盘递给阿零,“零公子,那个守夜者的行动非常谨慎,我们搜集到的资料无法完善。这只U盘里有一段对他的监控视频,视频比较模糊,圣城里的条件也有限……您可以把U盘带回去,相信现代高科技一定很快就能复刻模拟出他的长相。”

说完,他又指着放置在教堂中央的那口雕刻着精美玫瑰花的棺材,“菲茨将军牺牲后,我们对正片个喀什尔展开了全面的搜查。就在昨天晚上,我们在喀什尔最北部的铁路附近,发现了这一口棺材,根据棺材上的记载,这里面躺着一位名叫做‘塞迪洛’的夜族人,B3级,但很遗憾,他被人从棺材外一道切断了脖子,”他又问道:“零公子,要不要我帮您打开看看?”

“不用了,塞迪洛的身份我们比你清楚,”麦克掏出一开手掌般大小的平板电脑,简单操作了一番,一道光束投影在漆黑的教堂墙壁上,视频中就是关于“塞迪洛”的简介。

“塞迪洛,黑夜军团名誉少校,‘西尔维’家族成员,父亲是维克托·西尔维,啧啧……没想到还是个太子爷,怪不得少校军衔前还挂着‘名誉’二字,看来花了不少钱。”

阿零沉声:“他这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会来参加黑夜军团?”

麦克耸了耸肩膀,“分析情况这种事情,还是耶茨比较擅长。”

阿零看向耶茨。

耶茨指着自己的嘴,摆摆手,摇摇头,支支吾吾也不说话。

阿零皱眉:“你怎么了?”

麦克笑道:“七公子,他先前说错话了,您罚他这一整夜都不准讲话,所以……”

阿零冷声道:“免了。”

耶茨像是被人掐住咽喉突然松开,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呼……这么久不说话,可憋死我了……”

阿零冷声催促:“快说。”

耶茨摇头笑了笑,指着躺在棺材旁的几个陌生人道:“这里不是还有几个俘虏么?我觉得他们知道的应该比我分析的更准确。”

棺材旁躺着3个人,2个昏迷不醒的男性人类,1个五花大绑含着口塞的夜鬼。

“零公子,在找到棺材之后,我们又发现了几具夜族人的尸体,但都被人切断了脑袋,唯独这小子侥幸活了下来,为了抓他,我们可废了不少力气呢!”

西泽尔说完,狠狠对地上的年轻夜鬼赏了几脚,拔下口塞,拖到阿零身旁,等候发落。

年轻夜鬼求生欲极强,看准机会抱住阿零大腿,哀声求饶道:“我全都说,我全部都告诉你们,求求你们别再打我了……”

阿零倒出一颗血色药丸,在年轻夜鬼的鼻息前晃了晃,告知道:“说出一切,他就是你的。”

“我们都是‘西尔维家族’的成员,您一定知道西尔维家族有一位叫做默克伯爵的人,就是他安排塞迪洛和我们,也许还有更多家族成员,混入黑夜军团窃取情报;我们从无人谷里偷了三具‘蛮荒者’的尸体,我真的不知道默克伯爵到底有什么目的,只听人说过这三具尸体将偷偷运往华夏;我们害怕被军队调查出来,在西尔维家族的安排下坐上了一辆火车,谁知道我们在沉睡的时候,有一个名叫做梁逸的守夜者把我们唤醒,他……他真的太强了,我……我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没错,这只胆小的夜鬼就是被梁逸摁在墙上扇了好几个耳刮子的可怜虫。命运总是这么不公,他的人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次实话相告,他还能逃过一劫么?

耶茨叉着腰,有些想笑:“所以你也把这些秘密全都告诉了那个守夜者了?”

年轻夜鬼低头羞愧,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可以扳回一城的事情,欣喜道:“但是我没有告诉他,我们的目的地在哪儿,也没有告诉他关于西尔维家族的秘密,还有还有——”

“把他杀了。”

阿零背过身去,突然一语,惊得将死之人也没反应过来。

“唰!”

耶茨抓起年轻夜鬼头发,一刀斩断脖子,大笑道:“西尔维家族果然懦夫居多,哈哈哈……当了军团的卧底,又告诉了敌人自家老底,留你这种墙头草,迟早会有麻烦。”他把年轻夜鬼死不瞑目的头颅轻轻一抛,侧身一个回旋踢,当成足球,踢出教堂外,也不知飞向了哪儿。

麦克上前请示阿零:“公子,西尔维家族同样在西欧,但那趟列车却是开往东欧的,我们也许该多问这小子几个问题再杀他。”

阿零摇头道:“这些小喽啰要去哪儿并不重要,我更在乎的是列车在哪儿停靠,车上那个守夜者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耶茨用脚踹了踹地上其余两个“陌生人”,道:“这里不还有两个人么?他们估计也是从火车上跳下来的吧?”

西泽尔上前告知:“这两个人类是我们在追捕夜鬼时意外从尸群里救出来的,一个叫做古斯,一个叫做杰瑞……零公子,要不要把他们弄醒?”

阿零瞧着地上的两个人类,静默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不用了,这两个人类我自有安排,”他又瞥了一眼棺材,“耶茨,麦克,你们把人类和棺材一并带上我的飞机。待会儿就离开这里。”

“好的公子。”

“呃,这群守夜者真是太没职业道德了,杀人归杀人,为啥连人家的传家宝石都挖?”

“维克托要是看到他儿子的棺材宝石被人撬了,呵呵呵……”

“你别说,让我自己脑补他暴跳如雷的画面,哈哈哈……”

麦克抱起人类,菲茨扛起棺材,二人说笑着,肩并走出教堂。

“零公子,那我们……”西泽尔不太好意思把话问完,经过今夜的相处,他对阿零的偏见,全都转化成了愧疚。

“你们暂时留在庄园里等待,等我去到无人谷后,自然会派运输机来接你们。”

阿零说完,走出教堂。

……

夜的躁动更加频繁,拦拦截网被尸群彻底踏碎,数以万计行尸冲进军事基地,短短不到半夜,整个庄园就已被围得水泄不通。

阿零静静地站在阳台上,叼着一根白色香烟,默默地看着大门外屠戮的场景,神色复杂。

耶茨和麦克率领其他夜族保镖正在对庄园外的行尸进行清理,按照夜鬼的杀戮能力,最多2个小时就能把所有障碍清除……连续2个消失不间断地屠戮,多么血腥壮观?

“唔……好臭。”

金莎捂着口鼻走出阳台,她换有一身洁白短裙,肩披一件蕾丝薄纱,头戴一顶卡其色礼帽,修长的双腿白如霜脂,精致的淡妆使得五官更加立体,可爱得就像是一只粉雕玉琢的洋娃娃。

阿零轻轻抱过娇妻细腰,两只大手,上下都不老实。下巴搭在金莎肩膀上,在她耳旁轻声问:“你害怕么?”

金莎面泛红潮,娇声拍开阿零的不安分的手,“你别乱来,他们都还在呢……”

阿零轻笑:“我想干嘛,就干嘛,谁敢看,谁的眼珠子就会被挖下来。”

金莎轻声:“残忍。”

“我想了想,你父亲应该不是死于守夜者之手,凭他的实力,哪怕是被太阳烧死也会有一具炭黑的遗骸,但是他飞灰湮灭了……能让A级能力者灰飞烟灭,那只有一种可能,”阿零顿了顿,轻轻吐出四个字:“圣主血脉。”

金莎转过身,泪光闪闪,楚楚可怜:“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零猜测道:“你先前跟我说,他身上有和我一样的味道对么?”

金沙羞愧地低下头:“嗯。”

阿零确定道:“那他和我一样,也拥有圣主血脉,他是夜族人,还是一个大家族的公子。”

“可……”金莎咬了咬唇,“我的确看见过他的夜瞳,高贵的绯红色,当时我以为看错了……”

“他到底是守夜者,还是其他家族派来的暗杀者?”

阿零目眺远方,高贵绯红色的瞳,比漫无边际的黑夜还要深邃。

“梁逸。”

“你究竟是何方神圣?”

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