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骚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这些真是吸血鬼么,为什么头被砍了,一滴血都不流?”

琳娜胆子何其大?怕过一阵子就开始凑近观察尸体,希琳和周怡依旧缩在角落里,怎么都不敢往前靠近。

相比琳娜这朵绯红玫瑰,另外两个女人就是那温室里的花朵儿,经不起吓,经不起摧残。

“因为他们不是人。”

这是个绝好又让人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夜鬼不是人,注定与人的体质不一样,他们可以不吃不喝,不用新陈代谢,不用刻意呼吸,便不会进行有氧运动,血液不会循环,心脏不会跳动,但肌肉又是那么强壮……守夜组织,世界疾控中心,从建立初期就从未停止过对夜族体质的研究,直至现在也道不明个所以然来,最多是借助夜族的基因强化人体。什么时候破译关键的基因密码?只能道:路漫漫其修远兮,需将上下而求索。

“你这么闲的话,不如帮我把尸体抛出去,他们虽然不会流血,但并不代表没血,记住,他们血液中有剧毒,不要轻易碰到了,还有”

“你说那么多干嘛,本小姐怎么可能帮你清理这些肮脏的东西?”琳娜撩了撩头发,笑眯眯地走向其它几副棺材,“我嘛,要看看他们棺材里还有啥宝贝。”

梁逸一边处理尸体,一边轻叹:“究竟是谁让你这么骄傲的……”

琳娜应该是听到了,挤了挤胸前的丰满,傲然道:“因为我是上天眷顾的女人。”

她的确是上天眷顾的女人,特别是胸前的那一对“壮丽的山峰”,试问苍穹,昆仑山脉世间有几条?珠穆朗玛有几坐?相对而言,都不及她一半矣。

梁逸摇头,笑而不语,这些女人都挺好,值得保护。当然最主要还是长得漂亮。赏心悦目,再多麻烦便也不觉得多麻烦。

希琳和周怡一听是挖宝石,干劲儿即刻就来了,分别挑了口棺材,兴奋地搜寻着,津津有味儿。

但期望越大,落空的失望就越大,三个女人把其余五口棺材里里外外扒拉了个遍,都没能找出一颗宝石来。

“怎么全都是些木头盒子?跟第一口棺材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

琳娜失望得竟跺起脚来,蓝色琥珀色的眼眸,委屈巴巴地望着梁逸。

希琳和周怡,也都揣着糊涂,期盼梁逸给她们一个答案。

梁逸把最后一具尸体从疾驰的列车上抛下,关上车厢大门,哭笑不得。

“你们看着我做什么?没有就是没有,难道我能给你们变出来?”他耸了耸肩膀,又道:“你们刚才也听见了,他们是逃出来的,肯定来不及带上自己的棺材本儿。”

“那为啥这一具棺材不同?”琳娜指着第一口被梁逸用剑刺穿的棺材。

周怡猜测道:“我想是他的身份不同吧,刚刚我检查过了,其它木箱子的棺材,不论包装还是材质都比不上这口棺材。就跟快递一养,昂贵的物品都包得严严实实。”

“周小姐猜得没错,金花镶边,玫瑰葬礼,蓝色宝石,再加上刻在棺材板上的生平事迹,如此肯定,这个叫做‘赛迪洛’的夜族人,一定是个军官。”

很明显,这节车厢里安置的6口棺材是一只小队,小队中有一位队长并不奇怪。

梁逸走回那个名叫“赛迪洛”的棺材旁,先前并没有留意上面记载的文字生平事迹,人物介绍,用的是古老的夜族文字,梁逸只能大概解读一二。

“维克托家族,十二世顺位,少主……乱七八糟!”

梁逸没太多心思去解读一个死人,一个敌人的光辉事迹。大致可知,这个赛迪洛是维克托家族里的继承人,但又是默克伯爵安插在守备军团里的卧底,关系互换,可得出结论,维克托家族和默克伯爵穿着同一条裤衩子。

总之,以后若遇到维克托家族的夜鬼,无需手下留情。

“想不到,这还是个王子,真好奇他长什么样子。”琳娜趴在棺材旁,目光中带着浓厚的期许。

“死人相,都不好看。”

梁逸冷冷一笑,不论是王子还是官爵,还不是一剑封喉?棺材也蹦跶不出来。

琳娜摇头道:“不是不是,我最主要的意思是,万一他的棺材内部还有很多珠宝呢?他总该和我一样,带个价值连城的吊坠,扳指,耳环什么的……”

周怡拉住琳娜道:“够了吧,升棺发财,点道为止,我们华夏有一句戒言,发死人财,损阴德。”

“没错,损阴德。” 梁逸只手拖起棺材,往下节车厢走,并招呼道:“跟上了,到前面去看看,货车厢没有连接通道,待会儿出去后注意安全,小心大风,警惕飞禽。”

“梁长官,我来给你开门。”希琳一马当先,重重掰开车厢大门。

“呼呼呼……”寒风似刀,割人皮肉。

这一次,琳娜的裙摆没有被吹起,因为有一只温热的大手把不安分的裙摆摁在她腿上,“能不能自己来?”梁逸冲琳娜绅士地挤了个微笑。

琳娜压住随风起浪的裙摆,目光狡黠:“你分明是想看,”下一刻她又笑了笑,在梁逸耳旁轻声道:“下次我不穿。”

周怡投来一个鄙夷的目光,暗骂:“狐狸精,骚婆娘。”

梁逸挑眉:“听到没?”

琳娜轻嗤,撒开自己的手,任由裙摆随风飘摇,她原地转了个圈儿,几缕金丝绕唇,国色生香千秋月,回眸一笑百媚生!

“狐狸不是妖,性感不是骚。”

“哇,琳娜姐你真美……”希琳惊呼。

同性认其美,亦是真美!

“咿……恶心死了,希琳你别看,长大了千万别变成她这个样子,快走快走……”周怡捂住希琳的眼睛,帮忙摆正脑袋,半推半搡跨出车门。

“梁先生,我美么?”琳娜拦在大门口,风姿卓越,风情万种。

梁逸扛着一楼棺材杵在门口,叹气道:“美不美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一定很冷。”

“我……”琳娜浑身一哆嗦,“是好冷唷……真是个没品味的男人!”她瞪了一眼梁逸,转身跨出大门。

列车的轰鸣,冷风的呼啸,全然盖住了梁逸“嘭嘭”的心跳。

梁逸深深一叹,把棺材扔下火车,跨出车门。

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