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离开前夕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货车速度快至120码,减少了小鸟儿的冲击,却加大了猛禽的撞击,每迎来一只秃鹫,鹰隼,梁逸身上就会多开一条口子,疼,当然是疼,可这点疼又算得了什么?飞禽走兽终究是飞禽走兽,被没有思想的畜生伤害,也好过背后捅刀子,见利忘义的小人,那才叫做疼,杀人诛心的那种疼。

梁逸的心是暖的,大概是因为车厢后还载着三个可爱的女人的缘故。

男人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伟大起来,在勇气的buff上还需要加点责任,在责任的buff上还需要加点荣誉。一个英雄,总是对保护弱者乐此不彼,哪怕浑身伤痕。

2个小时,整整持续了2个小时,飞禽走兽好似也疲倦了对这个铁壳子,这个铁打的硬汉的追击,骚扰的频率逐渐降低,夜里的喧嚣戛然而止。

pm10:47分。

在一个半小时前,梁逸就已经发现与公路对立平行的铁轨,他不可能带着一帮致命的畜生与叶秋会和,于是故意绕西边行驶,一是为了不给叶秋等人制造麻烦,二是为了赶列车的时刻,争取在叶秋之前坐上火车……2个小时以来,他无时不刻地盯着铁轨上的动静,但很显然,列车晚点了。

列车晚点,对他们而言是一件好事,证明还有离开喀什尔的机会,但对叶秋等人而言却不太如意,夜晚恐慌躁动,哪怕叶秋,陈亮和阿娜斯塔的素质都不差,但还要保护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不会太容易。

pm11:30分。

一路向西,将近3个小时的车程,白泥公路被土路所取代喀什尔往北是东欧大陆,往西是中亚联邦。中亚政府可没有华夏政府那么有钱,纷争战乱的边界,除了一条土路,就再也没见过其它设施,最让国邦看中的交界处,成了一块无人问津的荒地。

这时,飞禽走兽也完全放弃了对货车的追逐。

梁逸从第一次遇到感染的狗子时,就怀疑禽兽的变异特性极强,狗子灵敏的嗅觉,秃鹫敏锐的视力,老鼠即便被感染也同样保留了族群意识……动物不像人类感染者那样不死不休,它们会选择恰当时机撤退与反扑,譬如当前,货车离开了狩猎区域,它们便停止了追逐。

“呼……”梁逸长吁一口气,把货车停在边界线后,点上一根香烟,平复紧张的神情与体肤的疼痛,“嘶……”绷紧的神经得以松懈,伤口的疼痛愈加清晰。

“哐哐哐!”一阵敲击从车厢里传来,接着便听一声紧促:

“梁先生?搞定了么?你怎么停车了?你快放我们下来,我们都想上个厕所,憋死啦。”

“就来。”

梁逸应一声,裹好外套下车,在货车四周,厢顶,底盘全部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确认了没有危险后,才打开车厢后门。

“咻!”

一个人影从车门里钻出,撞进梁逸胸怀,嘟起小嘴巴就想来个爱的拥吻。梁逸急忙偏过头,轻轻搡开胸口的琳娜,道:“脸上有血,小心感染。”

梁逸的脸上,手上,身体上,没有一处是干净的,全都被血污所沾染,有猛禽的,也有自己的。

“唔……你的确好臭!”

琳娜急忙倒退几大步,像是拍灰尘一样,想要遣散身上沾染的臭气。

“梁长官,洗个脸吧?这是车里发现的矿泉水。”周怡知性地递过半瓶矿泉水。

梁逸点头道了一声谢,又问:“你们不是要上厕所么?抓紧吧,别走远了。”

可谁又敢走远?

“我的意思是,让你陪我们去,你干不干?”琳娜冲梁逸暧昧地眨了眨眼睛。

四周寒风吹,薇草颤动,惊悚仍有余恐,此时此刻,必须草木皆兵,一点儿也不敢马虎。

梁逸背过身去,用矿泉水洗了把脸,淡淡道:“新陈代谢,合乎常理,你们随便找个地方解决,我保证不看。”

几个女人要是真有“原地解决”这份儿心,早就在车厢里发泄了,哪儿还等得到落地?

希琳最先憋坏了,拉过周怡和琳娜挡在自己身前,长吁一声,先如黄河之水,一泻千里,又如涓涓山涧,细水长流!

“梁先生,我可好奇了,你一天东西不吃,觉也不睡,连厕所都不上一个,你的肾腰子还好不?” 琳娜突然问道。

梁逸冷声道:“上你的厕所,臊话勿提。”

“梁长官,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什么时候能与叶秋他们回合?”周怡话中隐含担忧。

梁逸道:“我们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等火车到来。至于何时能与叶秋回合,看一点缘分,看一点运气,看一点天意。”

“琴,她们安全么?”琳娜也紧张地问道。

梁逸道:“一路上我都有留意,没有发现她们的尸体,大概是很安全。”

“大概?”

两个字,足以提起一颗心。

梁逸道:“他们下了车,应该是往南走了,如果没发现意外,他们应该在我们后面,我们在这里上车,然后顺着轨道去接他们……嗯,应该是这么个计划。”

周怡问:“那万一火车不来呢?”

这倒是个严峻的问题,梁逸瞥了一眼腕表,pm11:49分,列车几乎晚点了2个小时……列车路过的时间,不过是一个中亚小姑娘偶然得知,准确性本身就存在着巨大偏差,还不排除会发生其它意外。

“再等等吧,若大辆火车,它究竟来不来,我也左右不了。”

梁逸目不转睛地盯着铁轨,如果是货车行驶,轨道上的震感能传达千米,这要比在黑夜中眺望准确得多。

“梁长官,我们就不能沿着铁轨继续自己离开么?”周怡问道。

梁逸摇头道:“不行,只因喀什尔地区战乱,东欧才没有设立关卡,出了喀什尔,一定会有检查站。现在华夏的疫情这么严重,东欧联邦不会轻易放人进去……所以我们要跟着火车,浑水摸鱼。”

“这个叫做偷渡,”周怡叹气道:“可就算能偷渡到东欧,那凭我们的面孔与身份,估计也得东躲西藏。”

梁逸笑道:“你不用担心,就算不能光明正大,也总有办法苟且偷生。”

周怡随之一笑:“苟一苟,活到九十九!”

“我就不用东躲西藏,我有欧罗血统,碧眼金发都是天生的哟。”琳娜洋洋得意地撩了撩自己的金发。

周怡和希琳皆投来羡慕的眼神。

“哐哐,哐哐……”

一阵细微的内燃机轰鸣,自远方飘入梁逸耳朵。

铁轨上的砂砾,轻轻发颤。

“火车来了!”

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一百五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