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割肉喂鹰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轰!”

愤怒的导弹在鸟群中炸开,漆黑的夜空中仿佛绽放了一朵绮丽的烟花!

爆炸的威势不容小觑,猛禽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凝结的鸟群各自散开逃窜。

“突突突……”

加特林怒焰咆哮,剩余2000多发子弹,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全部倾泻而出!歼敌多少不得而知,但造出的声势空前巨大,吓得飞禽走兽不敢再轻易上前造次!

梁逸把直升飞机压低至距地1m左右的高度,巨大的螺旋桨搅动气流,形成一个“真空气罩”,半径50m都有强烈的风感!半径30m寻常小动物寸步难进!半径10m大型动物也占不到便宜!

长脚的猛兽都无法靠近飞机,何况长翅膀的飞禽?强大气流直接扇飞小鸟儿,猛禽只要敢靠近,高速旋转的气流圈儿必然把它卷入螺旋桨中,直绞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直升机犹如一个“移动绞肉机”,绞出的腥臭难闻的污血浇在玻璃窗上,宛如一道血幕窗帘,把唯一的夜光都给挡在了机舱外!

“嘟嘟嘟……”

低速高转的模式,大大增加了能量的消耗,油量不足的警报声骤然响起,计量表上显示,油量已低于15%。

油量不足,动力不足,螺旋桨的转速明显降低,机身轻微晃动,正在失去平衡……一概连锁反应,导致感染者大军有机可乘,猛禽逼近飞机,用喙与爪敲击玻璃窗,猛兽蹦上机身,妄想用自身重量把飞机拉下尸潮!

“大不了下去和它们拼了!”琳娜钻进机舱,从座位底下掏出一把步枪,亢奋激昂!

“算了吧,琳娜姐,你下去活不过三秒的。”希琳碰了一下琳娜手中的步枪,又赶紧缩了回去,“爷爷说,枪这种东西,不仅能杀别人,还能杀自己……”

琳娜义愤填膺道:“那能算是杀‘别人’么?我是去杀怪物,虽死犹荣!”她又极想得到肯定地看着梁逸,问道:“是不是,梁先生?”

梁逸可功夫搭理琳娜的求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冷冷地盯着油量表上的百分比读数,13%,12%,11%……油量倒计时,死亡倒计时?

“那可不会,我梁逸是什么人?”

梁逸轻嗤一声,冷冷一笑,哪怕是心里最差的想法,也能保全车厢后这三个女人的命。只不过……恐怕要错过今晚10点钟的火车了。

pm8:21分,距喀什尔最北的铁路应该不会太远,说不定待会儿火车路过时还能听见汽笛声……可惜,倒也不算可惜,能活命就永远不会觉得可惜。

“武装直升机的外壳很坚硬,一般的飞禽走兽难以撼动,待会儿飞机熄火后,你们就留在飞机中,各自拿好武器自保,外面的情况我来搞定。”

梁逸的嘱咐,何等云淡风轻?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岂非只是个称呼?

他取过自己佩剑,热武器再厉害也需分场合,面对尸潮,唯有冷兵器才可大杀四方,绽放锋芒!

“梁先生,我陪你去!”琳娜自告奋勇道。

梁逸眨了眨眼睛,轻轻吐出四个字:“想都别想。”

“我一点都不怕死!”

“那你先下去探探路?”

“我……”

秒耸!

“梁长官,你快看,前面是不是停了一辆车!?”周怡突然指着大前方道。

梁逸定睛一瞧,大灯强光远射,可见大概300m外,一辆乳白色的货车正停在路边,似成相识,似成相识……“是琴他们开走的车,是琴他们的车!”琳娜突然惊呼,一眼认出!

“他们的车怎么会遗弃在这里?”梁逸皱眉道。

“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危险?”琳娜先是被自己的话给下了一跳,她急忙摇头:“不可能,琴怎么会遇到危险?肯定是车子没油了,才丢弃在路边!”

“你大可不必担心他们会出危险,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车不会这么完完整整地停在路边,”梁逸摇了摇头,担忧道:“如果是车辆没油那就更糟了……”

飞机即将告歇熄火,当前只有这辆货车能帮助他们摆脱险境,倘若真的没油,那也得去碰碰运气!

“抓稳了,我们滑过去!”

梁逸提醒一声,放下起落架,拉杆逐渐归于水平,螺旋桨转速骤减“滋滋滋……”橡皮轮胎与公路摩擦,几声猛烈晃动了个3-4秒,尾翼螺旋调转偏移,推进整辆直升机,加上着陆的惯性,滑行的速度也不会低于60km/h。

螺旋桨停止扫风,兽潮汹涌而上,大小飞禽走兽将直升机贴了个水泄不通!

“走开,走开!真恶心!”琳娜对着舱门拍打,怒骂,发泄恐惧。

周怡抱着希琳,瑟缩在机舱一角,大姑娘惊恐,小姑娘怕得几乎快晕厥。

“滋滋滋……”一声刺耳的摩擦声,飞机骤然讲述,直身的琳娜差点没撞上挡风玻璃!

“琳娜,由你来保护她们!”

“啊?我……好的!可是梁先”

琳娜最后那个“生”字还未说出口,梁逸已提剑跳下飞机,又以迅雷不及掩耳关上飞机大门!

飞机安安稳稳地停在货车后,飞机螺旋桨的高度恰好只高出货车10公分,如此高难度的停机,怕只有梁逸才玩儿得出来。

梁逸跳下飞机,一剑寒光破开黑夜与拦路的尸潮,一路快剑斩乱麻,剑荡之气,混杂血气,形成一个肉眼可见的红色气罩!

攀附在直升机上的飞禽走兽全部转移目标,露出最凶狠模样,卷起“惊涛骇浪”扑向梁逸!

梁逸只用一剑,就让那尸潮分流,万兽不得侵进半分!

“呵!”

大手一挥,剑啸如龙吟,剑光如皓月,剑气利如刃,半径3m之内,草木动物,一击皆斩!

趁着兽潮暂退几秒,梁逸即刻钻进货车,车内设施安好,车钥匙也没拔出,他扭动钥匙“轰轰轰!”发动机轰鸣,再看油表,竟然是100%!

很明显,这辆车不是什么遗弃的废物,而是叶秋预留给他的礼物。

梁逸黯然一笑,来不及多想,挂倒挡直接就往直升飞机的舱门退!

“啪!”

车厢撞上机舱大门!

梁逸拉好手刹,用剑在车厢铁皮上挖开一个大口子,直接从驾驶座钻了进去,车厢尾部与机舱大门相连,用同样的办法,切开两层铁皮,直接打通货车与飞机的连接!

“来,快过来。”梁逸探出头,招呼瑟躲在机舱里的女人。

琳娜先把希琳送进车厢,然后是周怡,自己落在最后。

施救完毕,梁逸徒手摁住车厢铁皮,靠力气,硬生生地把压弯的铁皮给掰了回来,暗劲儿之足,车厢都给吓得抖三抖,看得三个女人是目瞪口呆!

“别发愣,补上的车厢还有缺口,剑拿着,以防有小动物钻漏。”

梁逸把剑交给琳娜,转身钻进车头,用同样的方法封住缺口,接着一句嘱咐:“你们就待在车厢里,没我的招呼不要露头。”

“梁先生,你不会有事吧……”琳娜贴着车厢倾听车头里的动静。

“刺啦!”

一只秃鹫撞破挡风玻璃,坚硬的鸟喙直接刺入梁逸胸口!

“我没事,坚守你的岗位!”

梁逸一把撇断秃鹫的脖子,尖钩的鸟喙上还叼了他一块肉。体肤伤痛,全然不觉,他冷冷一哼,将手中的秃鹫随手一丢,发动货车继续北上。

今晚,怕是要尊学释迦牟尼,割肉喂鹰一回了。

第一百四十八章 第一百五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