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返程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am9.30,上午的太阳格外热情。

梁逸把带回的燃油全部加上,油量只显示87%,如果只搭载3个女人,不出意外,以匀称的速度飞行,飞到计划里的中转加油站,大概能行。

算算航程,5个小时飞过圣河,3个小时抵达喀什尔最北,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消磨个把小时……早上9:30飞机升空,若不出意外,晚上8:30就能与叶秋等人会合。

10点钟的火车,赶早不赶晚,前后的时间差控制在1个小时,也就是说,最迟9点就得在铁轨旁侯着。

时间是相当的紧迫了。

梁逸一分一秒都不愿再耽搁,该交代的东西全都记录在笔记本中交给安力满,离别的不舍在欢送中渐渐释然。

am9:27分,巨大的螺旋桨开始转动,希琳趴在窗口,含泪与爷爷、乡亲父老挥手告别。

3分钟预热,9:30分,武直离开乌鸡镇,一路北上返程。

“呜呼!咱们就要奔赴文明咯!”

谁也抢不过琳娜副驾驶的位置,她趴在窗口,兴奋地向蓝天白云招手,心情大好;希琳也趴在窗边,泪汪汪地望着渐离渐远的家乡,悲伤的眼神中夹杂着一丝担忧,不怕归期长远,只怕物是人非;

“爷爷,爷爷……”她一边抹泪,一边呼喊。亲情之事,感人至深,飞机里其他三人,相继寻来安慰。

周怡像个大姐姐一样,把希琳抱在怀中,轻声安慰:“没事没事,就当出去旅游,过段时间就回来了嘛。”

琳娜扭转过头,眼巴巴地瞧着希琳,啧啧嘴,取笑道:“都多大个人了?还哭鼻子?”

希琳倔强地翘起嘴巴:“要你管,你这个……大.乳牛!”

“嗯?”琳娜也不生气,斜眼一笑:“谢谢夸奖。”

希琳轻哼一声,偏过头去,不再理会琳娜,哭声也停止了。

琳娜耸了耸肩膀,转过身去,黯然道:“我13岁那年,家园被暴徒一把火烧了个精光,亲眼看见父母死在面前,被3个臭男人轮流”

“过去了,”梁逸出声打断琳娜悲惨回忆的叙述,缓缓道:“离开就离开了,过去都过去了,一切向前看,美好的未来不会亏待你们,”他慢慢摇上机窗,又补充一句:“我也不会亏待你们。”

希琳豁然开朗。自己不过一次远足离别,与琳娜的悲惨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

“琳娜……姐姐,我不该骂你是大.乳牛……”

“这样么?那你想不想变得和我一样风姿卓越?”琳娜回头希琳和周怡眨了眨眼眼睛,目光真挚得一点儿也不像开玩笑。

被这么一问,希琳羞红了脸,周怡低下了头。

“梁长官还在呢……”

“他?……”

三个女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梁逸身上。

梁逸斜眼一笑:“视我如空气,你们请继续。”

琳娜从副驾钻进机舱,凭着自己这些年积累的丰富经验,挑肥拣瘦,真假掺半,把希琳和周怡唬得是一愣一愣的。

梁逸就当是在茶馆儿里听人说书,一边听乐子,一边开飞机。

三个女人一台戏,一应,一和,一问,一答,一笑,一骂,一嗔,一呓,一呻,一吟……可谓精彩绝伦!

……

琳娜和希琳对大城市的向往,全部都转化成亢奋,于是乎,周怡这个电视台的当红女导播就成了她们缠问的对象。

周怡昨夜误入琳娜房间,出来后神魂颠倒,唯唯诺诺,铁定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趣事,现在琳娜只要一瞪眼,她就会脸红,就会唯命是从。

如此一来,在趣味横生的说说笑笑中,山一程,水一程,不知不觉已飞行了将近5个小时。

pm14:19分。

返程的直升机只搭载了3个女人,比起重达千斤的油桶,爬升力和速度要快上不少准确来说,从am9:30-pm14:19,只用了4个小时49分钟。

纵火燎原,风吹灰烬,漫天飘洒,漆黑苍茫,即使隔着机窗,也能闻到透进来的焦炭味儿。

琳娜又以那个诱惑的姿势,半跪在副驾座位上,高高翘起屁股对准梁逸,脸贴着机窗往下瞧……其她两个女人好似也被她感染了风骚,在机舱里,以同样的半跪姿势,一个贴着左舱门,一个贴着右舱门,扭啊扭,摇啊摇。

“也不知道哪个混蛋竟然干出这种事,要遭天谴!”

“就是就是,平原这么神圣都敢烧,就不怕天神降下惩罚么?”

“放火烧山,牢底坐穿!放火燎原,祸害百年!”

……三个女人就“是谁燎原”这个话题,议论纷纷,骂骂咧咧。梁逸从头到尾都没有再告诉别人,自己就是那个“纵火犯”,这档子事实在不光鲜,哪怕是为了遏制尸潮?但总得有人来背黑锅,总得有人来背负骂名。

“是叶秋,是叶秋干的。”梁逸开口道。

“叶秋!”周怡和希琳同口同声惊呼而出。

“就是和梁先生一起来的,占了我家姑娘的便宜,一分钱也不舍得给的臭男人?”琳娜一说叶秋,心里就愤愤不平,“我差点儿就把他给阉了!”

梁逸耸了耸肩:“没办法,我当时竭力阻止,他就是要烧……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场大火,才保住了阿娜斯塔的命,才预防了乌鸡镇不受侵袭,你们即使不感谢他,也别去怪他。”

“如果是救了琴的话,倒是可以原谅。”

“原来他还是保护镇子的英雄。”

“叶秋是警察,不会知法犯法,他那个人虽油腔滑调,卑鄙好色,下贱淫.荡,但至少是个正直的人。”

“呵呵,没错。”

……

pm14:49分,直升机降落在昨天中转过的加油站,只要把飞机再喂饱一次,飞往喀什尔最北就无需再做停留。

“啊,好恐怖,这里……这里怎么会有骷髅!”

希琳吓得躲在周怡身后,三个女人中,就属她最单纯,不知世外险恶。

“梁先生,这四具骷髅,就是昨天那些人么?”琳娜皱眉,悻悻地瞧着地上的“残肢断臂”。

梁逸点头轻“嗯”了一声,道:“它们被吃光了。”

4具组织成员的尸体本来相继倒在皮卡车周围,但今日瞧见的景象是,尸体各自被脱拽了几十米远,森然血迹,纵横缭乱,躯干几乎被“五马分尸”,皮肉内脏被吃得一干二净,骸骨上有鸟喙与撕咬的痕迹,脆弱的胫骨全被咬烂,骨髓被舔食的一干二净……用“惨不忍睹”来形容,都能算作赞美。

“是那些怪物鸟儿干的?”琳娜又问道。

“飞禽撕肉,走兽吮骨,二者皆而有之。”

梁逸凝眉望着天空与远方,烈阳高照,晴空万里,心却不由低沉种种迹象皆可证明,飞禽走兽正在大肆往北迁徙。

总之,今晚得注意了。

第一百四十六章 第一百四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