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清新脱俗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梁逸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武直上的usb插口,既是单枪匹马,那也算作单人旅途,高空上的格调,从一首冯小艺翻唱的《my love》开始。

他缓缓点燃一根香烟,随着音乐的律动,轻轻哼唱了几句,发现自己的男低音跟不上冯小艺的调调,改为自言自语:“冯小姐,你可能不知,失去比被失去的人同样骄傲,如果你我拥有心灵感应,我真的”

“噗呲!”

“哈哈哈哈……”

“笑死我了,笑死我了,真是有够闷骚的,你以为你和他是电台啊?还心灵感应,哈哈哈……”

一声大笑从机舱后传来,接着透出一卷金发,一张精致的人脸琳娜捧着肚子,笑得眼泪花儿都出来了。

“琳娜!你怎么会在后面?”梁逸当即皱眉,从起飞到出发,他硬是没瞧过机舱一眼,谁知道还有人躲在里面?

“我怕你一个人太无聊嘛,所以就偷偷跟上来了,你可不许赶我走,大不了我不笑你就是了。”琳娜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儿,从机舱爬上副驾驶,扣好安全带,摆出一副倔强姿态。

“胡闹!我送你回去!”梁逸拉杆就要掉头,谁知琳娜一声呵斥:“我不回去!”

梁逸沉声道:“这可由不得你!”

琳娜瞪大眼睛威胁道:“那我脱衣服了!”

“什……什么?”梁逸挤了挤眉头,这个威胁的理由可真是有一出是一出,莫tm的名,其tm的妙!

“我说,你敢把我送回去,我就脱衣服给你看!”琳娜双手往胸前一扯“啪啪啪……”一排排小扣子崩开,“duang!”什么东西弹了出来?兜兜兜……兜不住啦!

“你干什么!你快把衣服扣上!”

梁逸艰难地骗过头,琳娜和阿娜斯塔一样,或许他们家族都一样,上辈子是属牛的,属奶牛!

“嘿嘿!看来我的威胁很有效嘛,梁先生,我最喜欢就是你这种内心闷骚的男人,其实思想比谁都龌蹉,你们这种人只是会忍耐,可一旦忍耐极限被打破了,一定会冲锋到弹尽粮绝为止……是不是呀?”

琳娜扭着小蛮腰,故意测过身体,一点一点地撩起自己的碎花洋裙:“梁逸,我就想多坐会儿飞机,去见见世面,你都不肯么?你不肯的话,就别怪我无礼了,我……我要脱了哟。”

梁逸匆忙解释道:“我是担心阿娜斯塔她们会到处找你,你说你突然不见了,她们得多着急,我把你送回去,你和她们道一声安好,然后再跟我一起南下可好?”

琳娜口喊食指,妖娆得像是一只爬出墙外的红杏,一边诱惑梁逸,一边冷笑道:“你真当所有胸大的女人都没有脑子?”

琳娜要是真没有脑子,也不会抓住梁逸“好色不近色”的弱点,就以一个“脱衣服”的小小理由就把一世英豪给唬住,“哈哈哈……”她笑,咪咪地笑,笑得又如空谷里成精的兰花儿。清新“脱”俗。

“好了好了,算我怕你了,赶紧坐好,把衣服穿上。”梁逸无奈拉杆转向,继续朝南行驶。

“可是人家不想嘛……梁先生,你先前问我要多少钱,当时人多,我不好开口,现在只有你我两个人,我也可以大大方方地回答你了:我什么都不要,我就只要你。”

这可谓是一段非常“感人”的肺腑之言了,琳娜妖娆地吞吐着芬芳,一个劲儿地冲梁逸抛着媚眼,时不时摆出几个简单粗暴的魅惑动作……梁逸寸心不乱,微微叹气:

“你出现的时间太晚,我心里真的已经有人了,我可以保护你不受伤害,也可以和你成为好朋友,但我希望琳娜小姐不要再”

“你的帐篷顶起来了。”

“这……”

梁逸低头一瞧,苍白的脸色逐渐升温,他也不太清楚自己现在为什么这么容易起生理反应,昨夜面对金沙也是,三番五次,差点儿就没忍住……他扪着胸口“嘭嘭嘭”直跳的心脏,难道是因为自己心脏重新跳动,血液循环导致“局部充血”?

“我没功夫和你多费口舌,总之一句话,我已心有所属,望你勿要愚人自扰,免得碰一鼻子灰,还遭我鄙夷。”

梁逸脱下外套,盖住自己那一尺高小帐篷。(那么问题来了,一尺有多长呢?)

“嗤,无趣。”

琳娜冷哼一声,穿好衣服,摆正坐姿,并拢的双腿塞不下一张薄纸,顷刻间,她又恢复了淑女模样。

梁逸忍不住偷偷瞥了一眼。

琳娜偏头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都是大猪蹄子,都逃不开‘真香定律’以我这么多年经营妓院的经验判断,你这种男人,一定会搞外遇!”

梁逸坚定道:“绝对不可能。”

“拭目以待咯。”

琳娜把头偏向窗外,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渺小的倒映:

“唉……我多想变成一只鸟儿,在蓝天白云中自由翱翔,享受微风拂过脸颊的感觉,真的就死而无憾了。”

梁逸没有说话,默默地降低飞行速度,拉低飞行高度,摇下机窗,微风拂过了琳娜脸颊,吹乱了她的金发。

“梁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很脏?”她撩了撩头发,抹了抹眼泪,但是偏着头的,没让梁逸看见,可渐渐传来的抽泣声,已经暴露了她的悲伤。

梁逸微微摇头,轻声问道:“琳娜,难道你认为,拥有一个男人,就一定要穿性感的衣服,用动人的撩姿,高超的技艺去征服他?你难道没有发现,在你无形中做这些事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的身份从爱人贬低到了情人,再从情人贬低到路人,最后从路人跌落成……应召女郎?”

“人从生下来,除了一根脐带之外,都一丝不挂……所以没有哪个人是肮脏的,哪怕经历了一些惨痛的过往,真正肮脏的人,有市井混混,也有西装革履;真正肮脏的人,不仅放下尊严,还自欺欺人地认为这么做没有错;真正肮脏的人,心里根本就不会产生‘觉得自己肮脏’这种想法;”

“你自己对号入座,如果有,就请继续哭泣,如果没有就把眼泪擦一擦,然后”

“小心!”

梁逸突然惊呼!

一只黑鸟以肉眼难见的飞行速度,猛然冲进机窗!

千钧一发!梁逸一把搂过琳娜,扭身大掌迎上黑鸟!

“噗呲!”

锋利的鸟喙穿透整只手掌,梁逸不过一声闷哼,来不及多想,迅速摇上机窗!

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四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