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我还是第一次坐飞机呢,梁先生,你能不能飞得再高一点儿?”琳娜坐在副驾驶,左顾右盼,东摸西摸,一不小心碰到了梁逸的大腿。

梁逸下意识腿抖,油门稍稍给得有点多,飞机一个惯性前扑,给后车厢里的几个女人摔得七倒八歪。

“琳娜小姐,请你别乱摸!”梁逸努力维持飞机平衡,轻声呵斥道。

琳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嘛梁先生,”她摆正身体,期待又惆怅地望着窗外,“梁先生,我们这要是要去哪儿?”

梁逸想了想,反问道:“说到底我还要问你,该怎么从喀什尔去东欧?”

琳娜道:“喀什尔最北边与东欧接壤,那里有一条铁轨,他们一般都是从那里上车的。”

“‘他们’指得是谁?”梁逸问道。

琳娜厌恶道:“还能有谁?那些下流肮脏的东欧皮.条.客呗!”

梁逸确认道:“那里是个火车站么?”

琳娜摇头道:“不是的,这里哪儿有火车站?就是一条铁轨罢了,东欧很多大老板都在西部挖矿,然后用火车运出来,那些皮.条客有列车时刻表,估计也给列车长塞了不少好处,在拉矿的同时,把女人们带上去,然后卖到东欧去……该死的、肮脏的交易,臭男人通通都要下地狱!”

梁逸对这条路线是相当满意。

资本家开矿拉货本身就有不合法的勾当,东欧与喀什尔这条交壤的铁路一定是经过上下打点的,如果能想办法坐上这趟火车,通往东欧的路就很坦荡了。

“琳娜小姐,有列车经过的时刻表么?”他问道。

琳娜摇头道:“我又不是皮.条.客,又怎么会关注那种东西。”

这时坐在机舱内的一个年轻中亚女人,凑上前来,亲切地告知梁逸道:“梁先生,下一趟火车明天晚上就回到,大概10点钟左右的样子。”

“哦?”梁逸瞥了一眼这个清秀可人的女人,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女人轻叹道:“梁先生难道不记得我了么?我就是您在加油站,从两个皮.条.客救出的那群女人其中的一个……我在车厢后听到过那两个皮.条客的对话,他们要我们卖到东欧去,就是明晚10点钟的那趟货车。”

所谓善有善报,救一批人,总有救她们的价值,这不,列车时刻表,来得刚刚好。

“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名字?”梁逸笑问道。

“我叫艾达儿,我父亲是欧罗人。”年轻女人知书达理,她虽然没有像琳娜那样的金发碧眼,但从立体的五官也能看出拥有欧罗血统。

“那么谢谢你,艾达儿小姐。”梁逸很有礼貌、真挚地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艾达儿脸色微微一红,偷偷地瞥了梁逸一眼,低声道:“是我要感谢梁先生才对,如果不是你,我们恐怕已经被卖到东欧做……做”

“做什么!做妓.女对么?”琳娜凑近年轻女人脸庞,拖住她的下巴,冷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与你同车厢的其她三个人都是妓.女。”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涉世未深的年轻姑娘哪儿抵得过风情万种的青楼老板娘?她低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泪珠儿沾染在长长的睫毛上。

“瞧瞧,多么可爱女人,一定没尝过欢爱的滋味儿吧?”

琳娜当真不客气,一口吻在年轻女人嘴上,她倒是厉害得很,没几秒钟口舌缠绵,年轻女人的脸就已红到了耳根,身体软绵绵,轻轻呻吟……

梁逸掐了掐眉头,冷声提醒:“你能不能检点一些?”

“我?”琳娜抽出红唇,自嘲道:“我就是个浑身肮脏的妓.女,不需要检点。”

梁逸沉声道:“你可以选择从良。”

琳娜尖笑道:“我还等着去繁华大都市重操旧业呢,听说欧罗的男人都很好色哦,呵呵呵……”

笑声中的心酸,梁逸又不是听不出来,他本来多含蓄谴责几句,想想还是算了,轻叹道:“大都市里的竞争压力很大的,我看你们还是改行得好。”

“你不相信我们家姑娘的技术?”琳娜冷冷一笑,把年轻女人往机舱里一推,嘱咐其她三个风姿卓越的女人,道:“用她,露几手,给梁先生看看。”

……

香艳画面,一概不提,总之,梁逸全程都在默念《清心咒》,不予艳语扰耳,不畏非礼乱心,专心致志,任由琳娜如何指挥把戏,丝毫也不动声色。

“梁逸,你还算不算个男人!”琳娜气得直呼梁逸姓名。

梁逸冷笑道:“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大概不知道,梁逸是个君子。”

琳娜瞪着眼睛道:“我看你分明是阳.痿.不.举!”

梁逸不屑道:“非入我心者,怎能乱我心?一群胭脂俗粉。”

琳娜当然听不懂梁逸“之乎者也”究竟是什么事,嘴里碎碎念,像是在骂什么脏话。

“你要多少钱,才肯金盆洗手?”梁逸没有忘记,琳娜曾经说过,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带着庄园里的女人移民欧罗,过正常女人该有的生活。她之所以会嘴硬,理由万变不离其一她没钱。

现在这些女人除了拥有一副好看的皮囊,与一些讨好男人的技巧之外,就再也没有其它固定资本了。

“金盆洗手什么意思?”琳娜认真地问道。

梁逸见这个女人实在可爱,忍不住笑道:“就是你要多少钱,才够过上你曾经梦想里的那种完美生活?”

“你是要给我钱么?”琳娜眨了眨眼睛,凑近梁逸的耳旁,酥酥麻麻道:“你是不是……想包养我?”

“一些大义之言,从琳娜小姐口中说出来,怎就充满了荤腥?”梁逸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轻声在琳娜耳旁回复道:“没错,我就是想包养你,开个价。”

琳娜神色中闪过一丝兴奋,“人家可是很贵的,你不给个5……500万才不会以身相许呢。”

“咳咳……五百万!”梁逸惊恐地看向琳娜,要瞧清这个女人就是什么动物,敢大开口索要这么多。

琳娜搓了搓脸蛋儿,赔笑道:“嘿嘿,我开玩笑的,梁先生不必紧张……”她又深吸一口气,转而惆怅道:

“喀什尔地区的女人都很可怜,可怜到甚至不知该以哪国公民的身份活下去。梁先生如果真的愿意帮忙,那就给我们安排个合法的公民身份吧,我们不想再被国家抛弃了。”

机舱里的女人全都低头沉默了,琳娜一席话确实是戳到她们心坎儿里去了。

气氛突然变得好沉重!

梁逸思绪片刻,笑道:“这很简单,不过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如果成为合法公民后,咳咳……干一些色.情勾当可是会被抓去坐牢的喔。”

“讨厌!”

“梁先生真讨厌!”

“就是就是……人家会金盆洗手的!”

“然后再找个老实人嫁了。”

“老实人不会介意么?”

“哎呀,你把妆卸了,头发拉直,衣服穿得保守一些……这些男人可好骗了。”

“诸位小姐,你们说到这个话题,梁某人其实有必要”

“你没必要!”

“你闭嘴!”

很快,机舱里的几个女人,就“如何把自己嫁出去”这个话题,开始激烈地讨论。

第一百三十五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