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圣城十二时辰(十七)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夜族女人虽生性浪荡,但生活却很精致,洋房二楼无处不透露着醉人的香水味……宁静的夜晚,空荡的楼房,一个香软昏迷的女人,天时地利人和,三样全部占尽,如果是个懂事的男人都应该怎么做。

梁逸懂不懂事呢?

懂事者,当知道什么时候该,什么时候不该。男欢女爱之事,就当前而言,始终不是正事,况且……梁逸低头瞥了一眼怀中绝美的女人的,他实在对富婆不感兴趣。

女人的闺房不难找,往最里边走,最香的地方就是了。

梁逸还没进屋,就已经猜到房间中的装饰,大大地,软软的床,轻柔如沙的床帘,精致豪华的梳妆柜,哪怕夜鬼不能看见阳光,那也一定要配套一个视野开阔的大阳台……但绝对不是一口棺材,女夜鬼喜爱夜夜笙歌,棺材太小,容不下一男一女,多男多女。

金莎的闺房和梁逸想象的差不多,酒红色的双人床,床头挂着几张大大的相框。

照片上是金莎与一个俊朗男人的婚纱照,男人搂着金莎,笑容非常生硬。金莎依偎在男人怀中,笑得很真挚,很幸福。

没有哪个女人一开始就是浪荡的,除非真心受了伤。不难看出,照片中的男人并不是多么爱金莎,他可能是为了利益联姻,做个名义上的丈夫。

夜族的种族感很强,有时候为了保留纯正的血统,巩固家族的利益,表哥表妹,推到就睡,近亲结婚,家族联姻,电影中的桥段有最真实的写照。

“他不爱你,你就给他带这么多绿帽子?”

梁逸轻笑了一声,把金莎放上床,温柔地盖好被子,转身要走之际,不小心打翻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晶摆台,他拾起摆台重归原位,不经意间瞧见摆台上的画像,微微皱起眉头。

摆台上是父女两的合照,那时的金沙还很青涩,穿着碎花洋裙,带着一顶粉红色的帽子,身后站着一个身材高大,表情严肃的中年男人。

“菲茨与金莎1998.01.12。”

金莎是大将军菲茨的女人,是一个贵族男人的妻子,故此,仆人叫她小姐,外人称之为夫人……一切解释得很透彻。

梁逸突然对床上的女人有些愧疚了,利用女儿去父亲,她醒来后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会不会和琳娜一样,从此以后再也不相信男人?

世界上只有立场,没有真正的对错。梁逸用的方法虽然不好,但也绝对没有做错,大将军还是要死,放过他女儿已是仁慈!

因为,他是守夜者。

梁逸轻声叹了一口气,把摆台重新放好,最后瞥了一眼相框里的那个男人,不知为何,这个男人总让他心里有种似成相识的感觉,可记忆中绝对没他。

能成为菲茨大将军的女婿,身份与来头一定不简单。

梁逸走出房间。

“哒哒哒……”缓慢又清脆的脚步声,漆黑的走廊尽头,突然出现一个佝偻的身影,一步一步地朝着房间走来先前替金沙开门的老管家!

梁逸微微皱眉,没有闪躲,没有隐蔽,也没有感到意外。

当一个人活了好几百年,多少都能积累点儿阅历,老管家或许早就瞧出了梁逸的目的不单纯。

一个老态龙钟的b3级夜鬼,不足以让梁逸开启夜战状态。

华夏之赞,寒芒四溢,随时随刻准备杀伐。

“金沙小姐从来都不会把其他男人带回家里,这位先生一定是她很喜欢的人才对。”老管家苍老的声音回荡在走廊,很轻,很清楚。

梁逸冷声道:“其他男人不过都是她的食物,我可能更有魅力些,在成为食物之前还能勉强成为她感兴趣的玩物。”

“小姐太傻了,她根本就不懂得分辨危险;可小姐又有很幸运,她遇到了你这样一个好男人,不仅没有杀她,连碰都没有碰她,唉……”老管家停在走廊上,抬起头,露出一双腥红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梁逸:

“不论怎样,我们都是敌人,你利用了小姐,入侵了庄园,我身为管家,必须有义务请你出去。”

梁逸剑指老管家,淡然道:“虽然我年龄比你大很多,但还是可以让你先出招。” 老管家摇了摇头:“先生请不急,您可不可以再答应我一个要求?”

梁逸点头道:“不无理的要求,of course。”

老管家叹气道:“如果先生等会儿杀了我,在临走前还请帮小姐房间里的窗帘拉上,要不然明天太阳出了来,会灼伤小姐的。”

一阵清风袭来,摇曳窗帘与风铃儿,“叮铃铃……”清幽空灵,怡和静美,多么曼妙的夜?

梁逸点点头:“可以。”

“那我就不客气了!”

梁逸话音刚落,老管家骤然发动攻击,哪怕大限将至,最后一搏也能超越极限!

梁逸惊讶后释然,老管家的速度比他想象中要快上很多,不过仍是太慢,慢得破绽百出,慢得只需一剑!

梁逸出剑很快,没让这个鞠躬精粹的老管家感到任何痛苦……抛开立场与信仰,每一个尽职尽责的人都该受到尊重。

梁逸处理好老管家的尸体,按照约定把金莎房中的窗帘全都掩好,确认不会让阳光有机可乘后,掏出手机,闪拍了一张金莎丈夫的照片,就此离开了房间。

……

pm:10:07分,军事基地开始躁动,几架武装直机缓缓升空,配合地面部队分成两批,一批开往角斗场,一批开往圣城。

军事行动带来的反响只能证明一件事,感染病毒已经从角斗场泄露,开始往圣城里蔓延,这些出发的部队,注定是有去无回。

洋楼与教堂相隔很近,只有一条街的距离,梁逸万万不能走正门去找大将军,想了个办法后,来到洋楼楼顶,瞄准对面教堂一个落脚的地方,后腿发力,猛然一条,大概7-8m的距离,无声无息就落在了教堂笋状宝顶上。

教堂只有一层,高约20多米,墙壁镶嵌着叶片式的油彩玻璃窗,梁逸顺着外墙的斜梁,往下爬了大约3-4m,找了一扇最角落的窗户,隐匿于窗台上,居高临下,视野开阔。

他将窗户推开一条缝,开始侦查教堂。

第一百二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