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圣城十二时辰(十六)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金莎拉着梁逸一路狂奔至停车场,她喘了,梁逸也没喘。

金莎是个b2级的女夜鬼,身高165cm,三围不明确,座驾是一辆银色兰博基尼,说她是富婆有点老成,富家千金、豪门阔太比较接地气。

“金莎小姐,我们要去哪儿?”梁逸坐在副驾驶。

“回家。”

金莎一脚油门踩到底,12缸冲程,2秒加速破百,咆哮的发动机,瞬间炸街!

梁逸点燃一根烟,饶有兴趣地瞧着身旁的夜族小妞儿,人漂亮,车技好,路子还挺野。问道:“你的家在哪儿?”

金莎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大前方哪一栋高耸的钟塔:“我的家,就在教堂附近。”

梁逸故作惊讶:“那你一定认识大将军了?”

金莎不屑道:“那个色老头子?你们把他遵从为神?呵呵……真是一群无知的人。”

梁逸又故作兴奋:“大将军就在教堂里对么?金莎小姐能带我去拜访一下他么?我是他的狂热崇拜者,我想成为他忠实的部下。”

金莎轻“切”了一声,道:“原来华夏男人和中亚男人一样愚蠢。”

梁逸一抹浅笑,头偏向窗外借助金莎潜入教堂的计划已取得成功,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彻底完成今夜的任务。

pm9:21分,兰博基尼一路向西,相距钟楼越来越近,相隔角斗场越来越远。

后视镜里的角斗场,灯光已大面积熄灭,哀嚎与惨叫可通过风声捕捉入耳,但很快也都随着跑车的加速度全然消失。

一个承载着罪恶的地方,盛极在一时,衰败也在一时,看客们怎么也想不到,今晚上自己竟成了被困在笼子里的角斗士,曾经的欢呼雀跃变成了哀嚎惨叫,这一次不是赌别人的生死,而是赌自己绝大多数人都会输!

“怎么?很遗憾吗?难道301的那个中亚女人没逃出来?”金莎开口问道。

提及琳娜,若不出意外,她们应该已经在逃亡路上了吧?

“金莎小姐,你有没有想过,假如那些传染病蔓延整个圣城,你们该怎么办?”梁逸问道。

金莎轻哼道:“你以为我想待在这个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鬼地方?我还巴不得这里毁灭,这样我就有理由坐飞机回欧罗了。”

梁逸眼前一亮:“有飞机?”

“喏,那不是么?”金莎用下巴指了指正前方。

正前方是魔鬼组织在圣城建立的军事基地十几座高耸的瞭望塔,长满荆棘的电子围栏,停靠着一排排武装直升机的垂直机场,钟楼与教堂就坐落在军事基地的正中央。

梁逸心里是相当满意了,上天在冥冥之中就已经给他安排了逃生的工具。

军事基地的路口,起码武装了一个守备连的兵力。士兵一听见兰博基尼的引擎声,急忙升起栏杆,依次排排站在道路两旁,就像仆人迎接主人回家一样,态度谦卑恭敬。

金莎路过入口时,完全没有放缓速度。进了军事基地,再沿一条大道开上3分钟,一个庄园赫然出现在眼前彩色碎石子儿铺成的公路,人工种植的昙花与树木,“哗啦啦”流水不息的温泉,欧式风格的路灯,欧式风格的钟楼与教堂。

想不到,一个充满了军事化的基地中,竟然还藏着这么优美的一座庄园。

“喂!没听见车来了么?快开门!”金莎对着大铁门狂按喇叭,语气嚣张得不止一点半点。

“金莎小姐,您要体谅体谅我这把老骨头才行啊……”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跛脚老头儿,一瘸一拐地走向大门,每走一步都感觉非常吃力。

可就这样一个看似不起眼的老头,却是个b3级夜鬼。夜鬼虽然也会变老,但b3夜鬼的寿命超过500年,老头儿这副老态龙钟的模样,怕是活过很多年岁了。

“你能不能快点儿?金管家,麻烦你干不动了就回去养老好了,我都看得着急!”金莎抱着肩,虽然口头没好气,但眼神中却有那么一丝怜悯。

愚忠的仆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金管家默不作声,尽量加快脚步,先缓缓打开左大门,再缓缓打开右大门,最后恭敬地站在门口,本来就佝偻的腰弯得更低,冲金莎做了个“请”的姿势:“小姐请进。”

金莎在金管家身旁停车,胳膊肘抻着车窗,轻声道:“金管家,你去告诉老头子一声,说角斗场被人炸烂了,让他做好心理准备,迎接明天那些企业家的骚扰。”

“小姐也许该亲自去见见老爷,你已经有半个月没和老爷说过话了,”老管家把腰杆挺直了几分,瞧见副驾驶的梁逸,即刻沉下脸色:“小姐,你是有夫之妇,应该检点一些,如果让老爷知道你带男人回来,一定会软禁你。”

“那他带女人回来怎么说?凭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金莎又露出一丝狠毒,瞪着老管家,威胁道:“你倒是提醒了我,如果老爷子真的软禁我,出来后我第一件事就是找你的麻烦!”

老管家只有唉声叹气。

金莎轻哼一声,缓缓摇上车窗,驱车驶入大庄园。

通过老管家与金莎的对话,梁逸大致能猜测出金莎与菲茨大将军的关系非比寻常,可这又是小姐,又是夫人的,关系实在复杂,她是菲茨的女儿,还是菲茨的情人?

他轻叹:“我现在真不知道该叫你金莎夫人,还是金莎小姐了。”

金莎道:“叫我亲爱的就行。”

梁逸摇头道:“可是你已经有丈夫了不是么?”

金莎不以为然:“有丈夫就不能和其他男人滚床单了?”

她不仅不以为然,还理直气壮!

梁逸真想知道金莎的丈夫到底是谁,他头上的绿帽子叠起来,起码得有钟楼那么高了吧?

……

金莎把车停在一栋两层高的小洋房前,拉着梁逸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亲吻起来。

梁逸从来就没遇到过这么主动放肆的女人,一张小嘴,两片柔唇,差点没给他整窒息!

“你是怎么了?从一进门就在抵触!”

金莎含住梁逸的唇,发狠一咬,一抹腥红色的血液从梁逸唇间溢出,金莎贪婪地吮吸,可血液才刚入口一滴,她猛然推开梁逸!

“呸!”

“你的血……”

她惊恐地望着梁逸,当第一滴血卷入舌尖时,已然就读懂得了这一切。

梁逸抹去唇间鲜血,缓缓抽出贴藏在大腿上的华夏之赞,剑刃寒光,咄咄逼人!

他一步一步走向金莎,冷冷道:“我利用了你,还占了你的便宜,所以我不会杀你。”

“你到底是谁!”

金莎血瞳獠牙,娇美的脸庞骤然狰狞!

梁逸摇了摇头,身形一闪,只留原地一道残影!

“啪!”剑身拍在金莎后脑勺,一击就将她打晕过去。

梁逸扶住倒下的金莎,轻轻捧在怀中,一步一步往二楼走去。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