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圣城十二时辰(十四)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去tmd。”

梁逸狼狈地躲在一处卫生间里,把子弹一颗一颗地从身体里取出来……他的剑的确比子弹要快,但那也仅仅只针对于一两颗子弹,一梭子扫射,谁扛得住?

五颗子弹,五道伤口,疼痛刺激欲望,欲望引起嗜血……梁逸捧着脑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黄豆般的泪珠儿从额头溢出,眼眸在黑褐与绯红间来回切换!

“该死!”

他一拳砸向墙壁,塑料板搭建的卫生间瞬间倒戈,怎料戈壁刚好有个男人正在拉屎“妈呀!”男人惊呼,提起裤子还没跑,就被坍塌塑料板砸晕了过去。

梁逸舔了舔嘴唇,活人,鲜血,能量,正是他现在最需要的东西,可他刚站起身,一种源自内心的理智又把他摁了回去,他想从裤兜儿里掏烟,却不料摸出一只血袋……安保地下室里叶秋刻意塞给他以备不时之需的血袋!

梁逸再也抵挡不住对鲜血的渴望,撕咬开血袋就大口吞噬起来“咕噜咕噜!”甜美的鲜血顺着喉咙流入肚中,渐渐,身上的弹孔开始痊愈,浑浊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晰。

梁逸喝完血,一次性点了三根烟,分三大口吸完,等彻底恢复神志后,脱下戈壁男人的外套披上,对着镜子洗了把脸,整理整理了发型和衣着,大步朝三楼走去。

……

pm8:45分,斗士为了生存,在角斗场里打得不可开交,血与骨的对抗,生与死的赌注,激情高昂的解说,看客人山人海,贪婪与欢呼声,完完全全地掩盖了牢房里的杀机。

梁逸捧着一束玫瑰花,站在3楼11号包间前,“咵咵咵”轻轻敲门。

昨天晚上,311的金沙夫人送来了一瓶92年的拉菲,今天他抱着一束从垃圾桶里捡来的玫瑰花相送,礼尚往来。

房间里明明有动静,但房间里的人却久久没有回应。

梁逸皱眉,再次用力地敲了敲门,轻声呼唤:“金沙夫人?”

“谁?”房间里传来了一声不耐烦,接着一阵愈走愈近的脚步声响起。

梁逸撩了撩头发,理了理领口,露出一个腹黑又不失阴柔的眼神,轻轻地靠在门边,玫瑰捧在胸口……欧罗女人都喜欢有绅士风度的男人,恰巧在风度与气质这一方面,梁逸总能拿捏得死死的。

“咯吱”门缓缓打开一条缝,一双美丽的蓝眼睛先露了出来,眼神有些意外:“是你?”

“送人玫瑰,手有余香。”梁逸举起玫瑰,温尔一笑,的确英俊逼人。

美丽的蓝眼睛瞥了一眼玫瑰,弯弯眉毛,却是不屑一笑:“昨天字条上写着12点,你爽约了。”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美丽的邂逅,会从你我喝下第一杯酒后开始,任何时间,任何地点都不会晚。”

“真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不过,”金沙夫人把门敞得更开,这才瞧清楚她的模样,一头酒红色的卷发,浓郁的欧美妆容,性感立体的五官,曼妙高挑的身材……叫她夫人可能有些过了,一个最多不过25/6岁的女人,应该被称之为“小姐姐”。

金沙小姐姐打着赤脚,身上一件浴袍也捆扎得很随意,她唇间的口红已有些褪色,像她这么一个精致的女人,哪怕脸上有一点点瑕疵都会抓紧补妆,会放任口红褪色不管,显然只有一种可能,她刚刚与人接吻了。

梁逸目光透过大门,刚好可以瞧见包间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高大英俊、赤裸着上半身的中亚男人。

中央男人恶狠狠地瞪着梁逸,仿佛在警告:“你别来抢我的富婆!”

梁逸眯了眯眼睛,中亚男人今晚能不能性福不知道,但他如果继续留在包间里,绝对见不到明早的太阳。富婆一向喜欢把男人的精血榨干!

“如你所见,今晚的主菜不是你……不过你也不用伤心,我用餐完毕后还会吃甜点,呵呵呵……你今晚十二点钟再来。”

金沙小姐姐冲梁逸抛了个期待的媚眼儿,随手就要关门谢客,哪儿料梁逸突然抵住大门,霸气道:“主菜还没开动,为什么就不能换成是我呢?”

“你”

“别说话,吻我。”

梁逸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搂住金沙的细腰,低头送上一记香吻。金沙起初有些意外,本能做了几下挣扎,但尝试到香甜可口后,索性就此妥协,不仅不反抗,反而还迎合着梁逸的柔情。

梁逸把金沙摁在墙上,亲了大概3-4分钟,转身抱起金沙小巧的身躯,大步朝床边走去,其过程,完全都不考虑那中亚男人的感受。

中亚男人脸上绿得发慌,可毕竟是富婆养的小白脸,主动权又握不在手上,只有可怜巴巴地看着金沙,呼唤道:“亲爱的……”

“滚!再叫亲爱的,我杀了你!”金沙瞪目怒喝道。

中亚男人吓得连衣服都没穿,灰溜溜儿地跑出包间。

发怒的老虎又变成了温顺的小猫,金沙在梁逸怀中蹭了蹭,感叹道:“我从来都没遇到过你这样美味的男人,噢,亲爱的,你怎么不早一点出现在我生命中?”

梁逸暗自翻了个白眼,有一说一,实话实说,这个女人除了肤白貌美,腰细臀圆,其它味道赶冯小艺差远了!

“亲爱的,你叫什么名字?”金沙痴迷地搂着梁逸脖子,狠狠地在颈上唑了一口。

“一夜邂逅,萍水相逢,只进入身体,不进入生活,我只是个过客,就不说名字了。”

梁逸与金沙双双躺床,各自深情对望,很难相信,彼此相识才不过5分钟他们就能擦出这么多火花……梁逸是装的,金沙难道也是装的?

“唉……既然你要这么想,那我也没办法留住你,抓紧时间开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要尝尝你这道主菜了。”

金沙主动把梁逸摁在身下,痴痴地,深情地,想要盖下一记香吻。梁逸轻轻按住金沙的肩膀,叹气道:“你能不能去洗个澡,漱个口?我在你的身上,闻到了刚刚那个中亚男人的味道。”

金沙微微一愣,点了点梁逸的鼻子:“你的鼻子比我家狗子还灵。”

梁逸撇了撇嘴:“我生理上有洁癖,心理也有。”

“好好好,你等着我,我洗个澡马上出来。”

金沙又在梁逸的脸颊上唑了一口,留一句:“我实在太喜欢你了。”转身穿上浴袍,走进浴室。

……

第一百二十五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