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圣城十二时辰(十二)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Pm8:01分,梁逸和叶秋悄然走出安保室,手里还多了一串钥匙、一副角斗场的规划地图。

角斗场第一层,外围是大厅,内围是关押角斗士的牢房,牢房系统与安保系统看似没有多大的关联,梁逸乍地一想,脑中突然多出一个点子:

“你假扮俘虏,我假扮安保,送你进去当角斗士,再找机会救出陈亮。”

角斗场的新玩法这么吃香,昨晚又损失了不少角斗士,只要送人去,主办方也许会来者不拒。

“啊?又让我装俘虏?”叶秋瘪了瘪嘴,“我可是反恐精英。”

梁逸笑道:“不是俘虏,是卧底。”

叶秋眼睛一亮:“这个称谓,倒还算

高大上,我只能勉为其难地接受了。”

……

梁逸带出的钥匙刚好能打开关闭的紧急通道,如此一来也能为爆炸后的逃生多添一分保障。

二人从楼梯间悄然潜入角斗场,完美避开了大厅侍从的视线。

决斗进行得相当火热,语音广播的解说振奋人心,看台高朋满座,人声鼎沸。

“我丢忒娘的,感觉还可以啊,去年华夏世界杯拿第一名都没这么激情,真想去现场看看,顺便赌一把梭/哈。”叶秋趴在楼梯间的通风窗口上,盯着大屏幕上的实况转播,津津有味儿。

“人都是从茹毛饮血的时代进化而来,再斯文的人都潜藏着嗜血的本性,古有商君杀人为乐,今有决斗武断生死,肉食者之乐,索然无味……”梁逸一番颇多感触,拍了拍叶秋的肩膀,劝道:“别看了,这场比赛结束,估计下一场就轮到陈亮了,抓紧时间。”

角斗场底层囊括了三大部分,外围的大厅,内围的监牢,最里面的决斗场场,想要从外围进入内围,必须通过南边的检查口。

内围的角斗士是主办方最大的财产,守备系统必然复杂,梁逸隐隐担忧:“你肯定可以进去,但是我就不一定了,若入口的检查太严格,恐怕我会遭到阻拦,到时只能你一个人进去营救。”

叶秋拍了拍胸膛,自信道:“放心吧,毕竟我是反恐精英!哦不,现在是国际反恐精英!”

梁逸笑道:“不过你放心,在你生死攸关时,梁长官总会及时赶到。”

叶秋揉了揉自己的有眼睛:“梁长官你还别说,从刚才‘升官发财’起我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嘛,好害怕出意外。”

梁逸摇了摇头:“迷信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你要真以为会有麻烦找上你,那就算没有麻烦也能自己慌出麻烦来,一切坦然面对即可,”

“好了,不说了,检查口到了。”

检查口有先进的电子拦截门,四个手持步枪的中亚士兵站岗,一般人也不会没事往这里头逛,检查的力度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格。

“人不多啊,可以武力解决。”叶秋偏头轻声道。

梁逸斜了一眼左上角,细语道:“把头转过去,有电子监控。”

安保队长还没出现,梁逸的心一刻都不敢放下,B3夜鬼的实力很强,需要开启夜战状态才有把握取胜——夜战状态,难免失态!如果在这个节骨儿上失去能力或者暴走,那今晚的计划必然失败。

斩首大将军才是今夜的重中之重,其它任务无可比拟。

“安保先生,您这是?”

中亚士兵一见到梁逸这身行头,高冷的态度收敛了许多,语气不少谦卑。

梁逸搡了叶秋一把,用高冷的欧罗语气道:“送货。”

中亚士兵面面相觑,一人问道:“请问是哪个大人买的角斗士?我们没收到通知啊。”

梁逸从容不迫道:“沙琪玛庄园,琳娜小姐送来的货物。琳娜小姐就在301贵宾楼房,她今夜就要看到这个男人出场。”

“这……”中亚士兵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办法给出个准确的答案。

梁逸冷声道:“你们可不要为难我。如果你们为难我,琳娜小姐就会不高兴,琳娜小姐不高兴,莫德与莫桑大人就会生气……你们知道两位大人生气的后果?”

莫德与莫桑是中亚人的兵头子,名号搬出来作用可不小,士兵们的一听这话,急忙让开一条道:“既然有莫桑大人的恩准,那就放他进去吧。”

叶秋顺利被引了进去,梁逸正准备跟上,士兵们却把他拦了下来:

“安保先生,你不能进去。”

梁逸沉声道:“这个人是华夏特警,与阿萨尔一样的危险人物,如果离开了我,你们很快就会被他干掉!”

“安保先生请不要太自以为是,这个华夏人不过——”

一个士兵话还没说完,叶秋突然一记神龙摆尾,直接就给撩出去7.8m远!

“你秋哥,虽然沦为阶下囚,但干掉你们这些歪瓜裂枣还是轻而易举的!”

叶秋凌空飞起,一记剪刀脚再夹住两个士兵的脖子,用力一甩,扔出个3、4m远。

“你他吗的别动!在动我就开枪了!”

剩下最后一个年轻士兵,拉栓上膛,武力威胁!

梁逸急忙闪至叶秋身前,对那士兵大吼道:“你疯了么?他可是琳娜小姐花十几万美币买来的,你要是敢杀了他,明天就会被莫德大人吊死在城外!”

士兵可能比较年轻气盛,用枪盯着梁逸的额头就骂道:“凭什么!凭什么我们的地盘要你欧罗人来指指点点!凭什么富人一只狗的命都要比我们值钱!”

这个年轻的中亚士兵,大概是说出了所有老兵,甚至是整个中亚人民的心声。

梁逸握住枪杆子,冷笑道:“开枪啊?你有家人吧?你一枪打死了我,她们也不会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年轻士兵本该是有气魄的,可一听到“家人”两个词,眼中的怒火瞬间被浇灭。

男子汉的软肋,无碍乎家人与爱人。

“西卡,你快把枪放下,跪下给安保先生道歉!”

“对啊西卡,我们没事,我们早该让安保先生过去的……”

“安保先生,西卡太年轻,请你大人有大量,放过他吧!”

……

其他三个被叶秋打倒在地的中亚士兵纷纷爬起来劝告,道歉,他们年龄也不大,但比那个叫西卡的年轻人更懂得什么叫做苟且偷生。

西卡放下枪,连连倒退,神情中的失望、悲伤、痛苦,迫使他整张脸都扭曲变性,狰狞,绝望,已然到了崩溃边缘……他不停地摇头,泪如雨下,就这么瞪着梁逸:“你什么都不懂,你什么都不懂……我父母早就已经死了,死在了你们这些侵略者的手中!”

绝望的年轻人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不要!”

“啪!”

梁逸还没动身,子弹已穿透了年轻士兵的脑袋,他很快就瘫倒在血泊中,带着憎恨与愤怒,死不瞑目。

从此以后,梁逸又多了一件悲伤往事。

第一百二十三章 第一百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