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伪装情人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们以前从不这样的……”琳娜端坐在包间中,背部挺直,双手放在膝盖上,不断地拉扯着自己的蕾丝裙边,精美的五官几乎奏成了一块儿……如果不考虑身高,她局促不安的模样,像极了刚上彩绘的瓷娃娃。

包间有两张真皮沙发,一张粉红色大床,一扇景观飘窗,一个观赏看台,酒红色大波浪窗帘,牡丹雕饰样的吊灯……40㎡装饰得奢华内敛,这里不是供人赏玩的看台,更像是一个温馨的小窝。

梁逸就坐在琳娜对立面,一边吞吐着烟圈儿,一边感兴趣地打量起眼前这个可爱的女人,pm19:21分,有广播通知,距离今夜里的第一场决斗还有20分钟。他想,这20分钟与其用来浪费,不如深入了解一下这个女人。

找个话题来聊聊,就像心理医生诊断病人。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人,哪怕不是科班毕业,也能成为最好的心理医生。

“这房子挺大,多少钱买的?”梁逸开口问道。

琳娜想了想,回答道:“刚好是梁先生那只手表的钱,50万美币……”

梁逸道:“看来你的生意不错,50万美可不是个小数目。”

琳娜缓缓松开抓紧裙边的手,轻轻撩了撩头发,叹气道:“其实生意不好,大多数人都白嫖不给钱……这包间我只给了首付,还有按揭没还,一个月要8000多。”

梁逸有些惊讶:“这座城还支持按揭?”

琳娜点头道:“嗯呢,你不要以为贫民区就是圣城的现状,圣城是有地产公司的,这个角斗场就是地产公司的项目。”

梁逸问道:“地产公司的老板都是欧罗人吧?”

琳娜点了点头:“欧罗人带来了财富,也带来的阶级歧视。”

守夜者组织有做过相对明细的统计,在欧罗有百分之30的财团与夜族挂钩,特别是夜总会等娱乐场所,基本上被夜族包办。夜族有着人类毕生追求的永生和力量,通俗而言,哪怕他们做一个拾荒者,一百年的财富积累也能成为百万富翁。

欧罗是个很奇怪的国家,它们在政治上是允许黑色组织存在的,只要不撼动国家根基便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政府有很多龌蹉的事需要龌蹉的人去管理,渐渐地,一种默契油然而生……不论是国家对国家,还是民族对民族,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夜族就是利用这些利益,控制财团,激化矛盾,在苟且偷生中韬光养晦。

“梁先生,你的烟已经燃烧完了。”

琳娜一声提醒,梁逸从沉思中缓过神,指间的大半截香烟已燃烧殆尽,他丢掉烟头,重新点燃一根,问道:“不好意思,刚刚说到哪儿了?”

琳娜长吁一口气,拾起果盘里的一只苹果,小口轻咬,细嚼慢咽,态度不再局促,姿势也自然随和了许多……这个女人本身就拥有很强的心理自愈能力,此刻,她仿佛变成另一个感性的女人,声音也变得低沉磁性了许多:“梁先生其实不必来安慰我,我就是这样,总感觉心里有另外一个自己,当她出来的时候我就会陷入沉睡,当我出来的时候她又会陷入沉睡。”

梁逸眯了眯眼睛:“记忆共通么?”

“点点滴滴都记得。”琳娜起身来到窗前,“唰!”打开酒红色的大窗帘,一道色彩斑斓的灯光打进包间。

角斗场就像一个巨大的歌舞厅,高空悬挂着一颗五颜六色的灯球,灯球下安置了4块液晶大屏幕、8个大音响,场下的活动面积有半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6个摄影机位轮番切播投影。

“你不来看看么?听说今晚的两场比赛都很精彩呢……”

琳娜趴在栏杆上,短款的蕾丝裙摆根本遮不住她想表达的姿态,她把自己的魅力与诱惑都送给了包间中的梁逸,不仅没感到羞耻,反而还沾沾自喜。

梁逸掐了掐眉头,阿娜斯塔也曾穿着一套内衣就走进浴室来,现在又是琳娜……这一对姐妹花在某种性格上还真是相像。

可梁逸还是喜欢在电梯井里偷窥冯小艺的那种感觉,他扪心自问,难不成这就是初恋的味道?

“嗨,琳娜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请再翘高点儿,我看不太清楚。”

一声口哨从隔壁看台上传来,哪儿都有隔壁老王一个身材高大的光头男子,左拥右抱两个美艳女郎,倚靠在看台边儿,面对着琳娜,脖子伸得跟长颈鹿似的,色眯眯的贼眼都快挤出眼眶,一个劲儿地往琳娜裙底瞧。

琳娜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下意识仰起身子,把裙摆往下扯了扯,可裙底风光是遮住了,v领裙口却越拉越低……光头男子转移视线,从裙底绕到胸前,一脸淫.笑,实属恶心。

琳娜咬了咬唇,不敢表露太多厌恶,也不敢就此离去,只能露出一个招牌性的微笑,礼貌回应:“莫桑长官,今天这么有兴致?”

光头男发问:“好久都没光顾琳娜小姐的庄园,不知道有没有上新货?”

琳娜痴痴含笑:“就是因为莫桑大人不光顾,所以才生意惨淡,哪儿有钱上新货?”

“琳娜小姐过来陪我喝一杯?明天我就带着兄弟们去光顾你的生意怎么样?”光头男子热情相邀,“哧溜哧溜”口水不知咽了几回,相比较极致诱惑的琳娜,他身旁的两个女郎实在太糟糕。

琳娜肯定不会同意,但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她左右为难时,一件还带有几分余温的西装外套盖住了她裸露的肩膀和领口,

“天凉了,多添衣。”

梁逸突然出现在琳娜身后,算不上英雄救美,棒打色狼倒挺准时,他故意绕到琳娜左侧,把光头男子的淫目完全当死。

今夜,他要守护一个女人的尊严。

“梁先生……”

琳娜低声轻唤,美丽的蓝瞳中闪烁着感激的泪光。

梁逸叼着烟,默默地吸,轻轻地吐,完全没把光头男人放在眼里。

光头男人脸色稍稍有些发绿,目露凶光盯着梁逸,冷声问:“琳娜小姐,他是你新招的保镖?”

琳娜估计想回答是,梁逸却突然把她搂进了怀中,冷眼面对光头男,问:“我是她的情人,你有什么意见?”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