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护花使者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欧罗人自持高人一等,无论多么高档的妓院都不屑光顾;我从来不服侍男人,我厌恶那些事,也害怕那些事……梁先生你能看到的,我只要一受刺激就会抓狂自残,如果再被男人侵犯,我想我绝不会再活在这个世上,”琳娜一声悲叹,拍了拍自己的小皮包,“所以我随身都会背上一颗手雷,解放自己的同时也能惩罚别人,”她又偏头,对梁逸露出一抹微笑,释然道:“除了琴之外,我再也没和其他人说过这些,我承认梁先生,你是个挺好的男人。”

有些事情,坦然面对,释然述说,心结就会一点点地打开。琳娜本身就是个积极向上,对生活充满美好的女人,如果能给她安排一位心理医生,凭她的自愈能力,很快就能变成一个正常女人。

梁逸问道:“那你觉得自己还方便进去角斗场么?如果想回家了,我可以先送你回去。”

“事实上,我在圣城中的地位还是挺高的,一般的富人都没我有钱,很多官员都是我的顾客,”琳娜得意地撩了撩额间几缕金发,下一刻又悲叹:“我又有什么好炫耀的呢?因为人际关系,大家表面相敬如宾,背地里的谩骂实在难听。几次三番我想抬起头反驳,可转念一想才发现,我早就没了尊严……”她咬了咬唇,抬头看向梁逸时却又充满了欣喜:“梁先生不用担心自己会遇到什么麻烦,绝大多数麻烦我出面就能摆平。”

梁逸笑了笑,打开车门:“那就下车吧,估计今晚的狂欢快要开始了。”

“可梁先生,就凭你这身衣服,只能做我的……侍从?侍从你都做不了,”琳娜面对梁逸的穿着,直顾摇头,“你要知道,有些贵夫人的狗都穿得比你好。”

“真是个很“恰当”的比喻,”梁逸撇了撇嘴,脑子里很快就蹦出了个想法,先嘱咐琳娜:“你把头转过去,闭上眼睛,我给你一个惊喜。”

“你该不会是想吻我吧?”琳娜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你们华夏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都是这样的,你要是敢碰我,我还是会和你同归于尽。”

梁逸苦笑道:“那你就把手雷攥在手上,我要是碰了你,你就拉环如何?”

“你倒是提醒了我,”琳娜果真掏出手雷握紧,背过身去,闭上眼睛道:“我就信你一次,不过你只有1分钟的时间。”

“1分钟足矣。

梁逸打开SUV后备厢,年轻男人的身材与他相差无几……虽然扒死人的衣服不符合传统道德观念,但这人都死了,穿西装也浪费,不如拿来救救急。

梁逸三两下换好衣服,恰巧衣兜儿里还挂了一副墨镜。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西装适合强壮精干的身材,墨镜适合棱角分明的脸庞,梁逸两样占全,属实帅的冒泡。

“好了。”他双手插兜儿,摆出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造型。

琳娜欣然回首,面对梁逸变装的巨大反差,先是惊喜,再是意外,最后逐渐冷淡,或许口不从心,轻声道:“一般般。”

梁逸道:“至少比蔡杰坤好看。”

琳娜轻哼:“你这个造型只适合做我的保镖,想做我的男伴还是要差点,有些人的贵族气质是天生的,不是一套西装,一副墨镜就能装出来的!”

梁逸挤出一个微笑:“那就走吧,做你的保镖。”

琳娜扬起骄傲的小下巴:“可保镖也不是装出来的,假如有人骚扰我,你要第一个冲出去保护我,假如有人朝我射击,你也要帮我挡子弹。”

梁逸笑道:“当然。”

二人结伴,一起走向角斗场。

……

……

角斗场大门口铺的有红地毯,门旁有精挑细选的景观盆栽,身穿制服的帅气男侍从彬彬有礼地站在门口,对每一个进出的人都礼貌问好。

“琳娜小姐,今天来得有些早呢。”男侍从礼貌地冲琳娜行了个礼,一双贼眼珠子,色溜溜地盯着琳娜低领下的春色。

梁逸算准角度,横身拦下男侍从的目光,墨镜下的眼眸冷如寒冰,仿佛在告诉男侍从:“不要自找没趣。”

男侍从是夜鬼,B1级别,很难想象他们会对中亚人点头哈腰。

琳娜全然不觉,高冷一声:“老地方。”

“好的,琳娜小姐请随我来。”男侍从瞪了梁逸一眼,往前带路。

琳娜踏着猫步,扭着屁股,跟在侍从身后,趾高气扬走进大厅。

梁逸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他实在不忍瞧见琳娜的低领

沟壑,肩带因为太过松垮而从肩膀滑落,导致整件裙子又往下坠了一些……如果她是故意的,那十足是个骚婆娘。

梁逸用手指轻轻撵住肩带,想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帮琳娜掩盖走光,可他手指才刚一触碰到琳娜,或许只触碰到汗毛,只让琳娜感觉到一丁点儿温度,琳娜条件反射般闪躲,惊恐地看着梁逸:“你要做什么!”

“你的衣服……”

“你脱我衣服!”

琳娜重新拉好肩带,厌恶地瞪着梁逸。

梁逸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他话都不想说。

“琳娜小姐,这是你新请的保镖么?长得这么丑,服务态度还差,您是没把他清理干净吧?”男侍从语气中还有那么几分嘲讽的味道。

梁逸心里正不舒服呢,谁来招惹都得死,何况是他最讨厌的夜鬼?他下时一个纵向侧踢,狠狠踹在男侍从的胸口,“咔嚓!”骨裂声!

走廊30几米,男侍从飞到了尽头,贴在墙上一动不动就,不知死活。

琳娜呆若木鸡!

梁逸轻轻撵起琳娜的肩带,拉拉扯扯,兜兜转转,想把领口拉高一点儿,但衣服款式如此,想改造也没辙儿,他尝试了几回,终是不满心意,干脆脱下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琳娜身上,才稍稍有些满意。

“你……你这是干什么?”琳娜瞥着肩上的西装外套,虽有疑惑但并不感到厌恶,反之还有一点儿小小的惊喜。

梁逸冷声道:“我说话可能会有些难听,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女人可以风情万种,但千万不要沦落风尘。”

琳娜拉紧西装,美丽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儿,冲梁逸吐了吐舌头,俏皮道:“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你的衣服很温暖。”

可能是暖到了心里她才会又变成少女的心思。

梁逸突然有一种感觉,相比琳娜,自己才是真正庸俗的那个人。

“走吧……你这个保镖管的可真多,不过的确比那些太监好。”

琳娜主动牵起梁逸的手,拉扯了一小段距离又赶紧松开,她裹紧西装外套,不知是不是变了性格,低头加快脚步。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