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男人天堂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这可是个铁铮铮的悍妇啊,梁长官,要不咱们撤了吧,我看着她,头疼。”叶秋捂紧裤裆,在梁逸耳旁轻声道。

梁逸摇了摇头,直径走向琳娜。

一旁的保镖抢先一步拦在琳娜跟前,用枪指着梁逸,冷声驱逐道:“主人叫你滚。”

梁逸眯了眯眼睛,好奇道:“你们是自愿的,还是她强迫你们的?”

保镖脸上有难以分说的表情,男人啊,多少有些自尊,失去了一些东西,苟且偷生也没了意义。

“废话少说,赶紧滚!”“咔嚓!”子弹上膛,像是要动真格儿。

阿娜斯塔急了,可怜巴巴地,带着祈求的目光看向梁逸,她至始至终都不是担心梁逸和叶秋,而是替自己的妹妹发愁,她带来了两个惹不起的人,杀人不眨眼的人!

梁逸与保镖对峙片刻,悠悠一声叹息,抬起自己的左手腕,冲琳娜晃了晃:“你认识这块表么?”

琳娜眼前一亮,谁都喜欢钱,越奢侈的东西越少,知名度也就越高,“你什么意思?”她显然来了兴趣。

梁逸把手表从腕上摘下,道:“让我们住一个晚上,这块价值50万的手表就送给你。”

琳娜眯了眯眼睛:“你说话算数?”

“只要你说话算数,我说话一定算数。”梁逸直接把手表扔了过去。

琳娜接过手表,贪婪地抚了抚,满意道:“你倒是个爽快的人,今晚就白送你们,明天清晨计时,后天清晨离开。”

梁逸道:“可以。”

“还有,这快表是我们之间的交易,不是你送给我的东西。”琳娜攥着手表,挥手撤下两个保镖,转身道:“琴,人是你带来的,就由你来招呼他们。”

阿娜斯塔见琳娜欢快离去,自己也长吁一口气,愧疚于梁逸:“梁长官,我一定会想办法把表还给你的。” 

梁逸望着琳娜蹦蹦跳跳的背影,道:“你妹妹,很爱你。” 

阿娜斯塔苦笑:“全世界只剩下我一个亲人了,她不爱我爱谁?只是琳娜她心里的伤口太深……”

叶秋愤愤道:“简直就是心理变态!”

阿娜斯塔骂道:“不许你这么说我妹妹,还不是因为你这种好色的臭男人!要是每个男人都像梁长官一样,琳娜她怎么也不会变成这样!”

“行了,先去给她们找一套衣服穿吧。”梁逸道。

天色渐晚,寒流渐近,几十个衣不遮体的女人冷得瑟瑟发抖。

“我倒是忘了,你们随我来吧。”阿娜斯塔招呼着,在前面带路。

“说到底,你妹妹是干啥的?大官儿啊,住这么大所豪宅?”叶秋问道。

阿娜斯塔迟疑了那么久,才问道:“你真想知道?”

叶秋撇了撇嘴:“你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

阿娜斯塔轻声道:“这里是妓院。”

“哈?呃……”叶秋先是大惊,再而释然,最后露出一抹满意的微笑:“好地方,有逼格,我喜欢!”

阿娜斯塔厌恶道:“当然是如这种下流胚子所愿了,”她回首愧疚地望着梁逸,“就是不知道梁长官会不会介意……”

要是换做以前,梁逸肯定介意,但就当下而言,再没有别的地方比这里更适合躲藏了。这么大所妓院,光顾的贵族老爷们一定不少,获取的情报也就更多……只是喜忧参半,外面都快世界末日,这里的人还能不闻不问、贪图淫.欲。

说来挺有悲哀!

“我不介意,只是你该问一问她们介不介意。”梁逸指着一旁听不懂普通话交谈的中亚女人。

阿娜斯塔道:“这个你放心,她们会被安排其它工作,不会拿去陪客人的,希琳对女人的职业技能很苛刻,不是每个女人都会要的。”

叶秋捂嘴偷笑道:“咋感觉有点儿‘金陵十三钗’的感觉?梁长官看来你说得没错,在圣城,伺候男人都成了一种风俗。”

阿娜斯塔冷眼道:“你懂什么?来这家妓院的客人非官即富,性格极其古怪,要是没伺候满意,他们就会动手,甚至杀人。你让这些嫩雏儿上台,不是让她们送死么?”

叶秋抿了抿嘴:“你懂得倒是不少嘛……”

阿娜斯塔轻“切”了一声,落寞低语:“要不是为了生存,谁愿意去干这些丢尊严的事?妹妹她难道就愿意么?”

……

“我和琳娜商量好了,你们就暂时定居在这里,这样也可以减少与其他人的接触。”

阿娜斯塔领着众人来到地下室。

地下室白天凉爽,晚上保暖,有酒窖、储物间、杂物间,宿舍干净整洁,用来住人也不会太差。

“杂物间里有很多陈旧的衣服,鞋子,棉被,你们自己去挑选来整理的床铺,最右边是公共浴室和厕所,酒窖和储物间严禁涉足……”阿娜斯塔对女人们交代完,又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60分钟后准时在宿舍里集合,到时候琳娜会亲自来给你们安排工作。有了正式的工作后,食物和水都是管够的,现在去吧,抓紧时间。”

女人们匆匆散去。

“杂物间有没有男人的衣服啊?那我也去洗澡咯……公共浴室,嘿嘿,公共浴室……”叶秋一头扎进女人堆,打打闹闹地离开。

“真是便宜这小子了!”阿娜斯塔冷声,又问梁逸:“梁长官要不要放松休息一下?你这一路辛苦了。”

梁逸可没有男女混浴的节操,摇了摇头,问道:“你能带我去上面看看么?”

阿娜斯塔惊讶道:“梁长官知道上面是什么地方么?”

上面是小姐们接客的地方,这一点梁逸还是很清楚,他从兜儿里掏出一叠钞票,在阿娜斯塔面前晃了晃:“这些数量,够不够我找乐子?”

“够是很够了……只是梁长官,你也要去那个么?”阿娜斯塔难以启齿,有些不愿意梁逸去“找乐子”。

“呵呵,不是你让我放松放松的?”梁逸揣好钞票,笑着往楼上走去。

阿娜斯塔急忙跟上,用那不恰当的理由,阻止道:“琳娜或许会不高兴呢?还有梁长官是华夏人……”

梁逸胸有成竹道:“我看得出,你妹妹很喜欢钱,她不会因为我的面孔而吝啬,”说到这儿,他突然又想起道:“在进城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很多华夏面孔,圣城里也有华夏人的不是么?”

阿娜斯塔解释道:“喀什尔本来就是华夏一角,圣城中有华夏人也不奇怪,只是华夏人在圣城永远都只能生活在闹市,没有一个是富人的,”她顿了顿,望着梁逸继续道:“所以我才担心梁长官,这是一所高级妓.院,以梁长官的面孔万一遇到了尖酸刻薄,故意找麻烦的组织官员,我怕会惹麻烦的。”

梁逸无谓道:“那就把我当成东桑人。”

“梁长官会说东桑话?”阿娜斯塔惊讶道。

梁逸嘴角微微一翘:“联合国统计的全世界8000多种语言,以及消磨在岁月里的古老语种我不仅会说,还会拼写。”

活了两千年,总要试着去完善自己的知识,然而任何知识都是从语言开始,语言和文字都读不懂,更别说了解它们的文化。

守夜者在执行任务之前,都会温习目的地的语言和文化以及禁忌。细节决定成败与生死,没有哪个谁敢去马虎。

阿娜斯塔已深深被梁逸的优秀所折服,她神色多变,内心仿佛在挣扎什么,时而摇头,时而羞涩,眼中浴.火渐起,心中汹涌澎湃,终于她鼓起勇气:“梁长官,不如——”

她一抬头,梁逸却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梁长官你等等我!”

……

酒色酒香,千娇百媚。

对于绝大部分的男人而言,哪里有女人,哪里就是远方;哪里有很多女人,哪里就是天堂。

这里有个非常浓情的名字——“沙琪玛”。

欧式风格的建筑,华夏风格的摆设,中亚风格的女人……当然,这一切都不及圣城风格的穿着,美艳大胆,极致诱人。

“沙琪玛”有三层,每一层都有男人们幻想不到的惊艳。

梁逸是个极具男子气概和风度的人,相比那些肥头大耳、满脸猥琐的嫖客,实在是光彩夺目,他穿梭在第一层走廊,使得每个女人都眼睛发亮,于是便有了搭讪招呼,妖娆挑逗,投怀送抱……然而他全当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可谓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阿娜斯塔跟在梁逸身后,复杂的神色中留有一丝暗喜,她问:“梁长官,这些女人你一个都看不上么?” 

梁逸口头道:“差点感觉。”

梁逸当然不是来找姑娘的,他看这些女人的眼神远远比不上看男人认真——来这里找乐子的男人非富即贵,那么他们接触到“大将军”的几率就越高。

梁逸从不会浪费时间,说的任何话都是有理有据,做得任何事情都是会有目的性。

“二楼是什么地方?”梁逸站在楼梯口。

阿娜斯塔摇头道:“梁长官你不要去那种地方,恶心,糜乱,绝对不适合你,而且楼上的客人都很尊贵,小心暴露身份。”

“很尊贵?”梁逸眼前一亮,那就更要去看看了。可他才刚把腿抬起,还没踏上台阶,一阵谩骂声先从楼上传来:

“你这只母狗!我要杀了你!”

第九十五章 第九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