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枪声一响,爹妈白养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轰!”

枪声一响,爹妈白养。

大胡子首领估计是有娘生没爹教的货,否则也不会这么残暴嗜血,他到死都不知是惹了谁,头颅如西瓜开瓢,炸得血肉模糊、脑浆四溅……开车的司机都他妈给看傻了。

“1615m啊,刷新我个人记录了喂!”

叶秋收回M95,嚣张的揉了揉鼻子,催促道:“梁长官,咱赶紧溜之大吉吧,别让他们发现了……虽然这群愣头青八成是发现不了,嘿嘿。”

荒原广袤无垠,声音扩散毫无规则,耳朵再灵巧的人也难辨来源,况且距离还相隔了这么远……组织成员前后大概反映了40秒才发现自己头儿被人干掉了,车队轰然炸锅,乱得像是便便上的无头苍蝇,四处瞎转就是找不着凶手。

梁逸一脚油门,早就驱车离开了狙击点,他难得冲叶秋竖了个大拇指,并以打趣的口吻道:“叶警官,梁某人口头授予你‘最佳狙击手勋章’,“联合国三等功勋章”,等至高荣誉!”

叶秋叼着烟,摆了摆手道:“梁长官,你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头衔,发点奖金比较实在。”

梁逸斜眼一笑:“好,从今天开始实行赏金制度,一只普通感染者10美刀,一只变异感染者500美刀,一只巨型狂暴者5000美刀,价格有弹性,会根据任务程度降低与提高;杀一个魔鬼组织成员奖励100美刀,杀一个阿娜斯塔这样的小队长1000美刀,杀一个大胡子首领那样的镇长……1万!”他又瞥了一眼阿娜斯塔,补充道:“这个赏金制度,对于阿娜斯塔同样受用。”

叶秋惊喜道:“那我岂不是有1万块入账了?”

梁逸笑道:“不错,你们自己计算金额,等回到文明世界再上报给我,我会想办法给你们搞钱。”

阿娜斯塔估计是对钱没有兴趣,抱着肩,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的神情:“凭什么我这样的小队长才值1000?再说了,像首领这样的人,莫扎菲给出的通缉令都是100万起步的,梁长官你才给1万……”

叶秋轻嗤道:“不是我吹,杀你们这些肉体凡胎就跟杀鸡没啥区别,一只鸡能值多少钱?你的身价相当于……100只鸡嘞!”

“你敢骂我是鸡!”

“我只是做个比喻……”

……

3个小时后,Am10:49分,油耗已接近尾声,高速飞驰的车辆也不得不放慢脚步。

“左转3km加油站”路边的指示牌锈迹斑斑。

分流的公路上钉着一根十几米高的木桩,木桩上绞死了3个人,两男一女,衣服都被扒了个精光,死得挺新鲜,尸体还没有腐烂发臭。

“来了来了,电视上报导的果然没错,这些恐怖分子抓到人质后就会把它们绞死,然后在太阳底下曝晒……造孽啊造孽,死后连衣服都不肯让人穿!”叶秋直顾摇头叹息。

阿娜斯塔叹气道:“魔鬼组织很少用这样的方式处决人质和俘虏,因为在这些军阀的眼中,活人远比死人有用;其中如果有16岁以下的孩子,组织会把他们培养成优秀的战士;如果是男人会卖到圣城做奴隶,强壮一些的男人会卖给角斗场;如果是女人绝大部分会卖作妓.女,偶尔年轻的会经皮.条客的手运往东欧,”她瞥了一眼木桩上绞死的三个人,继续道:“我猜他们一定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衣服被扒光,很有可能是通奸。”

叶秋挠了挠头:“握草,那不是3……3p?”

阿娜斯塔白了叶秋一眼:“很刺激对么?”

叶秋轻咳了两声:“我又没尝试过,怎么知道刺不刺激?”

阿娜斯塔冷声道:“那要不要把你也绑上去,你们还可以来个大四喜,4p?”

叶秋挤眉弄眼:“你这骚娘们儿,不害臊!”

梁逸在木桩靠边停车,缓缓道:“这些尸体很容易受到秃鹫的啄食,为防止引发尸变,你们谁去补几刀?”

叶秋拍了拍身旁的阿娜斯塔:“阿娜斯塔你去,2男2女,公平一些,我的子弹可精贵得很。”

阿娜斯塔瞪着叶秋,总感觉这句话不对头。

“好了,快点去做吧,这3具死尸,也算3笔赏金。”梁逸催促着,又提醒刀:“记住,别用枪。”

叶秋一听有钱赚,二话不说开门下车,一刀割断系在木桩上的绞绳,挨个儿切断尸体的脑脊椎,抱起其中一具女尸,缓缓埋进草丛中,“唉,下辈子别做女人吧。”一声叹,回车上。

“你倒是挺有良心的。”阿娜斯塔难得称赞道。

叶秋耸了耸肩:“我们华夏民族呢,尊行‘人死为大’的原则,举手之劳而已,当积攒阴德咯。”

阿娜斯塔似笑非笑,指着地上东倒西歪的两具赤裸男尸:“那你为什么不帮帮他们?”

叶秋眼珠子一转:“因为他们是男人。”

多好的一个理由?直教人无法反驳。

“这个路口后的加油站,会有什么麻烦么?”梁逸发动车辆,油耗表上的指针已压到红色区域。

阿娜斯塔道:“加油站的武装人员寥寥无几,就算真遇到麻烦,我们也能顺利摆平。”

叶秋问道:“加油要钱不?”

阿娜斯塔拍了拍左胸上的口袋:“凭我的证件,可以免费加油。”

“让我摸摸……哦不,让我看看你的证件长啥样。”

“滚开!”

……

加油站非常破旧,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有三台锈得只剩躯壳儿的加油机,看样子它们已无法工作。

加油站旁停着两辆大油罐车,油罐上接了好几根输油管,意思是加油不计费,管油箱吃饱。

“咦?还有航空汽油。”叶秋惊讶道。

油罐车左右各一辆,大油罐子上分别标识了装载的燃油,左边的是92#汽油,右边的是航空汽油。

阿娜斯塔解释道:“魔鬼组织在和莫扎菲组织对抗时,曾动用过武装直升机。武直的续航能力虽然强,但也无法横跨整个战区,所以在喀什尔北的每个加油站都储备得有航空汽油,以方便远距离作战。”

“听起来好像很不错。”梁逸嘴角微微一翘。

加油站象征性地设有战壕与一挺机枪,执勤人员只有两个,正翘着二郎腿,躺在战壕中打瞌睡,梁逸驱车驶进,他们也只是微微抬头,眼睛都没完全睁开,瞥了一眼,翻个身继续睡觉。

皮卡车在油罐旁停下,梁逸和叶秋留在车上,阿娜斯塔下车加油。

轻轻地来,轻轻地去,此过程本来可以无惊无险,可偏偏就在这时,一辆白色卡车突然从西边驶进加油站。

梁逸,叶秋,阿娜斯塔三人开始紧张。

执勤人员仍是那副慵懒的作态,瞥了一眼来车,继续打瞌睡。

卡车并非武装运输车,车型相对紧凑,背后拖着一个集装箱,集装箱上有密密麻麻地弹孔,不像是遭受过袭击,反而是有人刻意用枪打上去的。

卡车比较大,无法与其它车辆共同加油,它只好停在皮卡后,排队等待。

卡车上跳下来两个人,高鼻梁,卷头发,暗蓝色的瞳——欧罗人。其中一个相对年轻,27、8岁,腰间瞥着两把左轮,头戴一顶毡帽,大头皮鞋牛仔裤,满脸胡茬,备显油腻,纵然是这种邋遢的模样,他仍有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骄傲;另一个人要老成得多,40岁不少了,脸上刮得很干净,眼窝深陷,鹰钩鼻,一副邪恶的坏人相。

年轻人揣着裤兜儿,中年人按着腰间的刀,二人一起朝皮卡车走来。

年轻人冲阿娜斯塔吹了个口哨,当做打招呼,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娜斯塔胸前,用东欧话与身旁的中年人调侃儿,猥琐模样,淫.荡模样,不用猜都知道说的是龌蹉话。

“阿娜斯塔,你知道他们的来头么?”梁逸轻声问道。

阿娜斯塔厌恶道:“在喀什尔地区,欧罗人都是皮.条.客,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车厢后面装的都是一群可怜的女人,可能是送往圣城,也有可能是运到东欧去。”

叶秋抿了抿嘴:“难怪车厢上全是枪眼儿,应该是给人透气用的。”

“嗨,美女,你的身材可真不赖!”年轻男人用生硬的本地话上前打招呼,“有没有兴趣跟我回东欧发展?保证你吃香喝辣,也不用在这种贫瘠的地方卖命了。”

阿娜斯塔对两个东欧人视而不见,拔出输油管就要开门上车,谁知那年轻人突然扣住门把手,把阿娜斯塔拦下,伸出咸猪手就要与阿娜斯塔身体接触,阿娜斯塔后撤两步,瞪着年轻人,冷冷一个字:“滚。”

“哈哈,真是个辣妹。”

年轻人索性就靠在车门旁,从兜儿里掏出一支烟,正要点上时,皮卡车突然往前滑了一段距离,年轻人失去倚靠,仰头差点儿摔在地上,他用东欧话谩骂了一声,摆正身子就要去找梁逸的麻烦。

中年东欧人上前制止了年轻人,并在年轻人耳旁小声嘀咕了两句,年轻人皱眉,用眼角余光打量着皮卡车上的梁逸和叶秋,疑惑的表情,显然是瞧出了什么端倪。

第九十二章 第九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