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猪都上树了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梁长官!”叶秋把车开了过来。

梁逸皱了皱眉,桥梁爆炸声这么大,方圆百里都该听见动静了,此时把车开过来,岂非赴汤蹈火?

斜拉桥的中央主梁被炸断了一根,两方桥墩独木难支,桥身像是打了个对折从中间往两边翘,“嘭嘭嘭!”斜拉索连续崩断了好几根……但欧罗人造桥技术的确够狠,几根大铁锁硬是把两边折断的桥身给拉住了!

桥肯定是过不去了,只有找其它办法渡河。

“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梁逸刚要上车——“嗷呜”一声兽嚎,一只壮硕的灰狼窜出草丛,飞身扑出了7、8m远,獠牙利齿咬向梁逸!

梁逸骤然一剑,将大灰狼腰斩在空中。

“好多动物!”阿娜斯塔惊呼。

庞大的动物群,呈潮涌之势,从四面八方拥向桥头,十字路口被占据了三条,而唯一一条退路,斜拉桥也被人炸断!

“把车往桥上开!”

梁逸跳上皮卡后厢,架起重机枪,直接拉栓上膛,开始阻截奔腾的动物群;阿娜斯塔也掏出步枪,配合梁逸进行攻击;

叶秋挂倒挡急速后退,很快就把车开到了桥头,桥头只剩下战壕和两挺机枪,“梁长官,桥身翘起来了,咱上不去,再退就得掉河里啦!”叶秋急忙踩下刹车!

“你们下车,配合我用机枪先把它们的攻势打退!”梁逸呼喊道。

叶秋和阿娜斯塔急忙跳下皮卡,架起战壕上的两挺机枪,也不管弹药是否充足,配合梁逸一阵火力宣泄!

三把重机枪打出了成吨的伤害,子弹如狂瀑般砸向用来的动物群,血肉之躯在重火器面前毫无招架能力,横飞的血肉中,哀嚎声连连!

杀戮会上瘾,子弹却终究有限,叶秋驾驶的重机枪率先熄了火,“MMP,子弹都被上半夜的孙子打光了!”他丢弃机枪,取下左肩背着的步枪,继续展开射击。

叶秋弹尽之后阿娜斯塔的机枪也熄了火,“梁长官,步枪子弹也没多少了,在这么下去我们会失守的!”

进攻的动物群不但没少,反之队伍更加浩大,其中狼与熊等大型食肉动物的身影依稀可见。感染的动物不知胆怯,不会退缩,一个劲儿地往前冲,一批动物倒下,另一批动物填充,进攻姿态势不可挡。

桥头一下子少了两挺重机枪的火力,原本200m开外的动物大军已狂袭至距50m之内,带头的几匹灰狼更将距离缩短到了20m,也许只要一个飞扑就能攻破防御!

“叶秋,你先顺着斜索往上爬,找个制高点先把大型食肉动物干掉,阿娜斯塔你也一样,快!”梁逸的车载重机枪的子弹即将告尽!

叶秋瞥了一眼紧绷的斜索,咽了咽口水,咬牙一狠,背上枪,找了根最粗的铁索就开始往上爬,阿娜斯塔不敢犹豫,学着叶秋的模样开始爬铁索。

梁逸见叶秋和阿娜斯塔大概爬了3m高,放弃车载重机枪,拉开一颗高爆手雷,跳下皮卡时往车底下扔去!

“轰隆!”

手雷引发车辆爆炸,巨大的杀伤力,大面积地阻止了动物大军的脚步!

梁逸跟着跳上铁索,一步一步地往上攀爬。

斜拉索呈“三角形”,最粗的斜索角度最平缓,一方固定在桥头,另一方固定在主梁上。60根铁索分两段,把整整一座桥给拉在了河谷上。

叶秋仅用了3分钟就爬上了主梁的最高点,架起M95开始享受今晚的猎杀盛宴;阿娜斯塔的速度就要慢上许多,距地面不到15m的高度她的身体就开始微微发颤,河谷的落差也有个7、80m高,正常人都会害怕。

梁逸三两下的功夫就赶上了抱着铁索不敢前进的阿娜斯塔,不好意思催促,更不能直接上手,苦笑道:“你杀人都不眨眼睛,爬这么一根小小的斜索就不行了么?”

阿娜斯塔努力平复自己恐惧的心,声音仍有些微微发颤:“这……这是两码事嘛,梁长官你顶着我点,我……我感觉要掉下去了!”

梁逸只好腾出一只手去拽住阿娜斯塔的腰带,“好了,我现在抓住你了,快爬吧,会攀爬的动物很多,别让它们追上来了。”

阿娜斯塔也在努力,但攀爬的速度比老乌龟而所不及,被堵在后面的梁逸一时间也无计可施了。

“梁长官,你们快爬呀,猪都上树了!”叶秋的高喊声在河谷回荡,M95的枪声更像是被扩音器放大了好几倍,声声震耳欲聋。

铁索下已聚集了密密麻麻的动物,有大有小,争先恐后地往铁索上爬,其中最亮眼的“攀爬健将”竟然是一头野猪!它刨腿在前,一马当先往铁索上爬,速度还不慢!

“猪都上树了,你还不赶紧爬。”梁逸长吁一口气,也不再矜持自己的君子节操,用肩膀顶着阿娜斯塔的屁股就往上耸。

“梁长官不要……慢点儿,慢点儿……我要掉下去了!”阿娜斯塔头一次失声呻吟,可能是因为羞,但更多是因为害怕。

“哎呀,你们快点儿,挡住视野了,我不好狙杀啊!”叶秋叼着烟坐在主梁上,不像是干着急的模样,他拔出一颗高爆手雷,顺势丢进动物群,“fire in the hold!(小心手雷)”

“轰!”

手雷高爆,血肉横飞,一朵美丽的红花骤然绽放,只可惜昙花一现,转瞬即逝。

“死叶秋,血溅我身上了!”阿娜斯塔怒声骂道。

“那你快点爬嘛,爬上来打我呀……啧啧,真是白长那么大的个子了,唉……”叶秋一番嘲讽,用的是那“激将法”的险招儿。

“好,你给我等着,看我上来不把你阉了!”愤怒可以使人战胜恐惧,阿娜斯塔一鼓作气往梁顶爬,可到了30m的高度,她的怒气值好像消耗殆尽,整个人都陷入了低迷状态,抱着斜索说什么都不走了。

“梁长官,我害怕,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阿娜斯塔眼角已被吓出了泪花儿,百米落差和万丈深渊都会叫人粉身碎骨,偏偏桥下还流淌着一条湍急的河流,掉下去估计连尸体都找不到。

深夜寒风阵阵呼啸,桥头动物嘶声咆哮,再看桥下汹涌激流,梁逸的头皮也忍不住发麻。

“叶秋,你快下来,把阿娜斯塔拖上去!”

“嘿,大姐大,哦不,琴妹妹,你也有今天了么?”叶秋笑了笑,背上枪杆子,顺着铁索慢慢往下溜,等下至阿娜斯塔面前,把脚给伸了过去,“怕的话就抓住我的脚,别放手哟!”

阿娜斯塔一只手抱住铁索,另一只手抓住叶秋脚踝;梁逸在后面推,叶秋在前面拉,三个人真像是一只毛毛虫,一紧一缩一放,缓缓爬向梁顶——然而就在三人距离梁顶不到3m时,斜拉索突然猛烈晃动!

“哗哗哗……”

阿娜斯塔太过紧张,手心出汗导致湿滑,一个不留神就被甩出了斜索:“快救命,救命……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你想死的话麻烦就把手松了,我脚脖子好疼呢!”叶秋大声呵斥道。

梁逸单手提住阿娜斯塔的腰带,叶秋用“剪刀脚”夹住阿娜斯塔的手臂,阿娜斯塔就这么被吊在了空中,惊险刺激感十足!

“快点,它们爬上来了!”

梁逸卯足一道劲,把阿娜斯塔重新提上斜索!

会攀爬的动物基本都爬上了铁链,无法攀爬的动物就用身体猛.撞斜索,斜索拉扯断桥已经很吃力,再有“一根稻草”就有可能造成塑性极限,“吱呀吱呀……”紧绷的斜索开始颤抖,拉扯的桥身也有了轻微的晃动。

“叶秋,你带着阿娜斯塔先上主梁!”

梁逸留下一声招呼,松手顺着斜索往下滑,手中剑光闪亮,眼中杀意浓浓!他借下滑之势,对攀爬斜索动物,一边用脚踹,一边用剑气清扫。

动物无法熟练用手,只能靠四肢和利爪抱住铁索,攀附性非常弱,往往前面的动物滚落就会连带后面一大片跌落……面对梁逸的迎头痛击,“串联”在斜索上的动物毫无招架能力,“下饺子”似地掉入湍急的河流中。

“梁长官,我们登顶了,你快上来吧——”

“嘭!”

斜索突然断裂!

梁逸还没反应过来,一阵自由落体的感觉直冲大脑,在高度危险情况下所养成的反应能力临危受用——他条件反射般纵身一跃,凌空飞行了大概7、8m的距离,最后安然地落在另一根较细的斜索上!

叶秋和阿娜斯塔在梁顶看得是目瞪口呆。

“嘭!”

粗斜索崩断后,其它分枝斜索难以承受断桥的重量,从左至右依次崩断!

梁逸每跳上一根斜索就能爬个2、3m的距离,以此类推,在第20根斜索断裂之前,成功跳上梁顶!

“嘭嘭嘭……”

剩下的斜索依次断裂,前半座桥轰然垮塌,带着桥头的一大批动物就此坠入圣河,水葬升天!

“呼……有惊无险。”梁逸抹了一把额头溢出的汗水。

“梁长官,你这次耍的特技可比在银兰市‘高空荡秋千’惊险多了。”叶秋赶紧替梁逸点了根烟,压压惊。

阿娜斯塔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对梁逸的仰慕之情她早已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谢谢你,梁长官,谢谢你救了我。”万千情感化作一句真挚感谢。

“那我呢?”叶秋贴着笑脸凑近阿娜斯塔。

阿娜斯塔偏过头去,轻哼:“我本来是想阉了你的,但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这次就放你和你小弟弟一条生路。”

“咕姑姑……”一只秃鹫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叶秋习以为常地扛起M95,一枪把秃鹫打成了肉沫。

“圣河能阻断陆地动物,鸟类却不会受影响,瘟疫传播还没结束,我们抓紧赶路吧。”

梁逸解下腰带,扣住主梁另一侧的斜索,借助重力势能和斜度缓缓往桥尾滑去。

叶秋和阿娜斯塔效仿梁逸的办法,相继跟上。

……

第九十章 第九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