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抵达圣河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马儿不愿再走,停靠在路旁,一边吃草,一边回望着来时的路;燎原的烟灰蔓延至天空,白云被二氧化碳染黑,阳光被挡在阴霾了身后,一种深深的压抑感充斥在天地间,不仅人有感触,动物也在浮沉。

叶秋叹气道:“梁长官,看样子它们是不想再让我们骑了。”

“它们能帮助我们脱离危险已是仁至义尽,它们不愿离开自己的家园,我们也不必去强求”梁逸温柔地摸了摸马群首领的鬃毛,叹息道:“野子眷恋家园,游子归心似箭,不论是复杂的人还是简单的动物,皆是如此,”

“走吧,”他拍了拍马儿的屁股,不舍道:“你们也走吧,离开这片岌岌可危的土地。”

野马首领似乎听懂了梁逸的话,用脑袋在梁逸脸上亲昵地蹭了蹭,长嘶一声,带着自己的族群往南方奔去。

梁逸瞥了一眼腕表,Am7:01分,灰蒙蒙的天,坦荡荡的路。

“我们也走吧,抓紧时间。”

三人的徒步旅行,再次提上日程。

……

“咕姑姑……”

“轰!”

秃鹫被叶秋一枪打碎。

“这些臭鸟真烦人,大草原上这么多活物,偏偏跟咱们过不去。”

叶秋吐了口唾沫,重新往弹夹里填装子弹。

“你可记得一共击杀了多少只鸟类?”梁逸问道。

叶秋想了想,口算道:“这是我装填的第3只弹夹,一只弹夹10发容量,换算起来就是20只……不对,还有一只飞得太快,用了两发子弹才搞定,也就是19只。”

阿娜斯塔在一旁补充道:“其中13只秃鹫,3只鹰隼,2只乌鸦,1只叫不出名字的小鸟。”

叶秋笑赞道:“大姐大厉害啊,我用狙击镜都看不出鸟的种类,你是咋分辨的?”

阿娜斯塔道:“我在西部活了25年,飞禽走兽的叫声我通通都知道。”

梁逸皱眉道:“坏消息是草原上的鸟类正在不断被感染,好消息是我们还没有发现陆地动物被感染的痕迹。”

阿娜斯塔问道:“陆地动物就一定会被感染么?也许动物有天生的免疫能力呢,比如毒蛇,以毒攻毒?”

叶秋捂嘴笑道:“我看你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还以毒攻毒,我推荐你去练金钟罩铁布衫,给怪物咬都咬不动,哈哈哈……”

阿娜斯塔冷冷地斜了叶秋一眼,不但没有生气,反之还很认真道:“大将军就有金刚不坏神功。”

叶秋眨巴眨巴眼道:“我有金枪不倒神功你信不信?”

“欠揍!”

阿娜斯塔扬起拳头朝叶秋砸去!

“来呀来呀,搏击术对练,不耍阴的,三招就给你打哭!”

叶秋后撤两步,扬起拳头,踏起小碎步,神情言语都带有挑衅。

阿娜斯塔冷哼一声,表示不屑,“梁长官,你怎么会挑这种家伙做搭档……油嘴滑舌,下流无耻,哪儿点有华夏警察的样子?”

“四周这么压抑,找点乐子嘛,不如我让你一只手?”叶秋一只手后背,另一只冲阿娜斯塔招了招,挑衅道:“你过来呀?”

“既然你这么犯贱,那我就不客气了。”阿娜斯塔拳头攥得“咯咯咯”发响,摆出架势就要和叶秋过招。

梁逸移形换影,闪身横在了二人中间,左右各斜视了二人一眼,轻声道:“不如把精力存好,留着逃命用?”

逃命当然是最要紧的事了。

“改日再战?”

“奉陪到底!”

一句话,叶秋和阿娜斯塔都松开了架势。

“就刚刚阿娜斯塔的问题,我想了想,”梁逸顿了顿,“‘以毒攻毒’囊括了很多学术,有哲学也有科学,红色墨水可以用黑色墨水来覆盖,X病毒也许可以用蛇毒来治愈……抗体其实就是一种从‘以毒攻毒’试验中提取的化学物,所以阿娜斯塔的假设并不荒唐。”

“听到没有?听到没有?”阿娜斯塔扬起傲娇的下巴,大眼睛瞪着叶秋,还不忘嘲笑道:“你就是个垃圾。”

叶秋鼓了鼓掌,用手比出一个‘6’字,承认道:“我是垃圾,你牛逼,牛逼。”

“你才是牛逼!”阿娜斯塔抬手就要打。

“我在说你厉害呢,真是……野蛮人,一天胡思乱想的!”叶秋赶紧躲到梁逸身后,脸上都快要笑烂了。

“你们让我把话说完再闹腾行不行?”梁逸苦笑道。

阿娜斯塔瞪了叶秋一眼,对梁逸致歉道:“不好意思,梁长官你请继续。”

梁逸先是问叶秋:“先前我们去营救顾以诚的时候,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宋博士培育实验室里的那些实验体?”

“实验体?”叶秋稍加思索,得出结论,摇了摇头:“有宋博士的黑丝美腿,谁还去注意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阿娜斯塔骂道:“下贱。”

梁逸继续道:“实验室中有青蛙,小白鼠,狗,猩猩,还有第三层里的蜘蛛;由此可知,无脊椎动物,啮齿动物,哺乳动物,昆虫都能成为X病毒的感染体,也就是说,这片荒原上百分之90的活物都会被感染,周期多久,传播范围多广,具体不详。”

他又回首,展望了一眼身后被烈火焚灼的荒原,叹气道:“银兰市焚烧大火,碳物质覆盖在感染者的尸体上,粗浅认为可阻止尸体狂暴;高温与烈火同样可以杀死病毒……放火燎原为天谴之劫,若不是逼不得已我绝不会下此决断,现在我只希望这场大火能把感染范围和周期缩小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

叶秋也轻叹道:“说实话,梁长官要放火燎原我真被吓了一跳,现在看来才明白梁长官你的用意所在。”

阿娜斯塔眼中闪烁着光:“梁长官的思路又怎会是我们能揣测得了的?”

梁逸摇头苦笑:“你们就不要再拍我马屁了。燎原大火会引发一切自然反应,最多不过3天,老天就会降下一场雨。希望大雨能浇灭这场大火,同时也能净化一些西北的污浊。”

叶秋揉了揉鼻子道:“梁长官,你有没有考虑过,万一大雨把感染者的病毒带到‘圣河’里面去,水资源会不会感染呀?鱼类呢,宋博士的实验室里有没有拿鱼做过实验?”

经这么一连几个问,梁逸刚舒坦的口气又吸了回去,他掐了掐眉头,不胜黯然伤神,缓缓吐出四个字:“我不是神。”

“圣河里有‘河神’,水也是纯净的,不会被感染。”阿娜斯塔虔诚道。

女人难免天真!

叶秋翻了个白眼:“待会儿到了河边,我就往河里撒泡尿去。还特么河神,不被污染……滑稽!”

阿娜斯塔怒喝道:“不许你侮辱圣河,它养育了整个西部!”

叶秋指了指阿娜斯塔腰间的军刺,提示道:“待会儿你到了河边,故意把匕首扔下去,这时河水沸腾,水流分开两道,你们河神就会出来,左手拿着金色匕首,右手拿着银色匕首,他会问你那一把是你掉的,你就说……”

叶秋把故事讲完,最后落款一句话:“这就是我们华夏的‘河神召唤术’,你不妨试一试,说不定还能召唤龙王爷嘞——不对,召唤神龙是搜集七龙珠。”

阿娜斯塔听得云里雾里,神色中却真有几分相信的意思。

……

Pm18:21分,因烟沙飞灰的缘故,荒原的傍晚也提前来临。

一条源远流长的河赫然出现,喀什尔地区仅此一条大河。

圣河到了。

总会有几抹残阳透过灰云和阴霾降落在大地上、河流中。风吹得河面阵阵涟漪,日光照的河面波光粼粼,大老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三人站在河岸边,终于能吮吸一口稍微清新的空气,‘圣河’跨度起码有200多米,开阔平静,令人神往。

“现在我要进去撒尿了。”叶秋开玩笑道。

“你敢!”阿娜斯塔却当真了,死死拽住叶秋的胳膊不放手。

梁逸视察了一会儿河面,疑惑道:“我曾听一个老者说,圣河的水流非常湍急,并有鳄群生存。为什么眼前这条河的流势这么平坦?”

阿娜斯塔一指北方道:“圣河的上游水势澎湃,流量很大,盘踞的鳄鱼最大能长到6m。喀什尔唯一一条斜拉桥也修建在上游,先前所说的守桥小队就在对面桥头。”

梁逸问道:“如果从这里出发到斜拉桥,需要走多久?一个晚上可以到达么?”

阿娜斯塔把四周看了个大概,猜测道:“距离还是有些长,开车的话最少 2个小时,如果走路的话……一个晚上也能行!”

叶秋揉了揉自己的膝盖,叹气道:“梁长官,这里的水流平静,我们就不能直接过河么?还要走一晚上的路,腿好酸啊,而且桥上还有守桥小队,我的M95只剩下不到两个弹夹的填充量了,你们又没有热武器,这……不好搞啊。”

梁逸何尝没有考虑直接过河?只是这么宽的河域一定需要筏子,造一艘筏子同样需要人力物力和时间,况且他们3人的重量不会低于500斤,筏子的承载量必须造大……不容易,相当不容易。

好不容易到了河边,过河的抉择又成了三人的难题——

“突突突……”

突然一阵机枪的宣泄声从上游方向传来!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叶秋打开狙击枪,寻声探去:“2km外,军用皮卡,只有一辆,正在朝我们开过来。”

阿娜斯塔道:“一定是桥头派出的侦查小队,这么大的火势,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

这不就是羊入虎口?梁逸眼珠子一转,即刻便有了上上良策。

“阿娜斯塔你假装绑我做人质,上去与他们对话;叶秋,你找好狙击点,以我看手表的姿势为令,时刻准备狙杀——现在行动吧。”

“明白!”

叶秋抱起狙击枪,临走之际,瞥了阿娜斯塔一眼,又冲梁逸使了个眼色,“梁长官注意安全。”说完,一头栽入草丛没了身影。

“我们也走吧。”

梁逸冲阿娜斯塔温柔一笑,把刀和左轮全都递给了眼前的女人。

阿娜斯塔咬了咬唇,轻声一句“谢谢”,押着梁逸朝上游走去。

……

……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