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这雕,成精了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Pm19:47分,夕阳只剩余晖,荒原之上万籁俱寂。

梁逸把歇脚地点选在了一颗枯树下,趁着天还有些余光,四处收集了些干柴,点燃了一堆篝火——

“轰!”整个草原都回荡着M95的枪响……叶秋回来时,手里拖着一只野猪,野猪的头已经被轰烂,死状有些残,烤起来却很香。

梁逸负责烘烤,阿娜斯塔负责添柴,叶秋负责流口水。

很快,夜色带走了最后一丝光明,荒原完全暗下,奇怪的是,本该寂静的夜逐渐有了喧嚣,“刷刷刷……”“咕姑姑……”“咯咯咯……”

窜草,虫鸣,鸟归巢。

“好了没啊,梁长官,我都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叶秋把嘴角溢出的口水又唆了回去。

梁逸摇头道:“野猪肉很肥,多烤一会儿,否则会很腻。”

“对了,我差点忘了问,这是猪肉唉,琴小姐会不会不吃猪肉?”叶秋突然问向对面的阿娜斯塔。

阿娜斯塔在发呆。通明的火光下,她高高的鼻梁、圆润的翘唇更加立体,眼眸宛如蓝色多瑙河,忧郁且深邃,“嗯?”她抬起头,第一眼看的是梁逸,第二眼才瞪的是叶秋,他抱住双肩,遮挡住丰满的姿态,冷声道:“你刚刚是不是又说了什么荤话?”

叶秋翻了个白眼:“得了,当我什么也没说。”

“梁长官,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儿?”阿娜斯塔突然问道。

“我们?”梁逸黯然一笑,“你把我和叶秋当成同伴了?”

经此一问,阿娜斯塔的神情又开始陷入挣扎,许久,许久,她轻叹道:“我真的很敬佩梁长官,我想……接下来我还是听你的好了,梁长官一定会把我以后该去的地方,该做的事,全都安排妥当对么?”

叶秋拍手道:“嘿!琴小姐,你的榆木脑袋瓜终于开窍了!”

“你滚!”阿娜斯塔怒瞪叶秋。

叶秋骂骂咧咧,不知在嘀咕啥。

梁逸问道:“琴小姐不打算回组织去了么?”

阿娜斯塔无奈道:“我回不去了……任务失败,同伴阵亡,枪械和车辆全部丢失,回去的话,首领一定会处决我。”

“这样也好,”梁逸抿了抿嘴唇,又问:“那你能直接带我们去圣城么?”

“去圣城?”阿娜斯塔万般不解,“圣城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充满了杀戮和血腥,你们华夏人……会被当成狗一样囚禁在角斗场里面,供人赌玩,直至战死。”

梁逸淡然道:“你只需要回答我,能否直接带我们去圣城,至于以后的事,我心中有数,自有安排。”

阿娜斯塔点点头:“只要绕过我原先驻留的‘伊利小镇’,以后的关口我都可以凭身份自由穿行,”她担心道:“但是梁长官生来就是一副华夏人的面孔,如果遇到严查的大镇子,头巾面罩都要摘下,那时你们一定会暴露的。”

叶秋挑明了道:“琴小姐你还不懂梁长官的意思么?他是让你假装抓住了我们两个,当做人质送往圣城,卖给什么角斗场啊,富婆之类的,我们好借机会进去办事。”

“真是这样的么?梁长官。”阿娜斯塔向梁逸确认道。

梁逸点头道:“没错。”

阿娜斯塔咬了咬唇,又问:“你能告诉我,你们去圣城是办什么事么?”

梁逸摇头道:“暂时不能告诉你。”

阿娜斯塔失落地低下头,又开始沉默、发呆。

“滋滋滋……”野猪肉烤出的脂肪油像是雨点儿般接连滴入火堆,助燃了火势,浓溢了香味儿。

“尝尝熟了没。”梁逸切下一片肉递给叶秋。

叶秋吹了吹烫手的烤肉,一口就塞进了嘴里,咀嚼了两下,露出黯然销魂的姿态:“有劲道,不腻人,好吃!”

“那就好。”梁逸割下一整条猪蹄子递给阿娜斯塔:“吃吧,接下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需补充体力。”

“谢谢。”阿娜斯塔估计是饿坏了,抱着猪腿就大口啃咬起来。

……

荒原夜喧嚣了一段时间,再次陷入沉寂,Pm22:13分,不知不觉,夜都这么深了。

叶秋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叹气道:“唉……这个时候要是能来一根烟,简直赛过活神仙呐。”

梁逸托着腮,盯着手机屏幕,他怕自己会忘了这个女人,所以在静下来的时候都要看一遍,然后再想一遍,即使翻烂了手机里的相册,但在看见冯小艺搞怪的照片时还是会忍不住露出笑容……“嘟嘟嘟!”手机突然发出警报,“电量不足,请及时充电”,看到这则消息,梁逸刚露出的笑容又憋了回去,他轻叹了一声,心里开始抱怨:小艺也真是,一款手机用这么多年也不肯换。

叶秋靠着老树干,枕着脑袋,望着漆黑无垠的夜空,轻声道:“梁长官,我想周怡妹子了,还有宋博士,啊啊啊……阿嚏!”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可以去梦里和她相见,”梁逸笑了笑,指着身后枯黄的老树,冲昏昏欲睡的阿娜斯塔和叶秋道:“夜里温度低,睡在地上容易着凉,你们上树去睡,我来守夜。”

“是挺凉的,”叶秋搓了搓肩膀,“那你把火烧大点,”便爬上老树,挑了根结实的树枝,重新躺下。

阿娜斯塔已困得眼皮子打架,也不客气地攀上老树,“梁长官,要不我们三个人轮流守夜吧?你困了的时候叫我。”

“好。”梁逸点点头,往火堆里加柴。

“噼里啪啦……”篝火焦灼,火势渐大,寒冷中的温暖,黑夜里的守候,比什么东西都要让人温馨。

“呼呼呼……”很快,叶秋的鼾声阵阵传来,给寂静的黑夜再添一道声色。

阿娜斯塔辗转反侧,弄得树枝“咯吱咯吱”地响,持续了好一阵子,也没能安然入睡。

“是叶秋的鼾声太吵了么?”梁逸掏弄着火食,问道。

阿娜斯塔轻声回答道:“不是,是我自己睡不着,即使很困,可就是睡不着。”

这个女人很焦虑,谁经历过这些事情都会很焦虑,她需要转移注意力,她需要心灵的安慰。

“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么?”梁逸问道。

阿娜斯塔苦笑道:“好像除了谢谢之外,也找不到其它想说的话了。”

“那有没有什么想问的?”梁逸顿了顿,又补充道:“当然,有些触及底线的问题我无法回答。”

阿娜斯塔沉默了许久,才问道:“梁长官,你认为我这样的女人可悲么?”

梁逸淡淡道:“懂得反抗的女人都不可悲。”

阿娜斯塔又问道:“那不懂得反抗的女人呢?”

梁逸道:“不懂得反抗的女人叫做可怜。”

阿娜斯塔咬唇道:“那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被称之为可悲?”

梁逸反问道:“你们组织中,有没有那种放下尊严,任由男人肆意玩弄,还觉得理所当然的女人?”

阿娜斯塔陷入沉思,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梁逸道:“那才叫做可悲——可怜的人还有尊严,可悲的人连尊严都没有。”

“可悲,可怜,可悲,可怜……”阿娜斯塔嘴里重复地念叨着四个字,直到最后被细微的鼾声所代替,她睡着了。

梁逸黯然一笑,话又说回来——

25岁的女人,能深沉到哪里去?

懂得反抗的女人,能可怜到哪里去?

有幸活着的女人,能可悲到哪里去?

Pm23:41分,寂夜,独有呼吸乱耳,独有思念乱心。

梁逸轻抚手中“华夏之赞”,长夜漫漫,唯剑作伴。

……

“咕咕咕……”

秃鹫的啼鸣在夜中格外清晰,比葬魂的丧钟还要让人头皮发麻!

梁逸站起身时,叶秋也从树干上跳了下来,面对危险,他们早已养成刻不容缓的习惯。

七八只秃鹫不知何时已盘旋在火堆上空,一个劲儿哭喊报丧,不肯离开。

“野猪的内脏就丢在不远处,它们是不是看中那个了?”叶秋皱眉道。

梁逸摇头道:“秃鹫绝不会群体出动,有猫腻。”

“让我几枪崩了这些灾星!”

叶秋抬起m95,瞄准天上移动的秃鹫就要射击。梁逸轻轻按下枪口,摇头道:“你的枪威力太大,我要一只活的。”

梁逸拔出左轮,朝天一枪“啪!”,枪火四溢,枪声惊魂,一只秃鹫从空中坠下,恰好就落在了火堆旁。

阿娜斯塔被枪声所惊醒,急忙跳下枯树,全神戒备:“怎么了?!”

一只秃鹫被击落,其余几只却并没有受到惊吓,甚至连闪避的意思也没有。

中枪的秃鹫高空坠落,不但没有被摔死,反而更加生龙活虎,在地上剧烈挣滚爬,想用鸟喙攻击火堆旁的三个人!

梁逸眉头紧皱,心中隐隐不详,直接一剑刺进秃鹫躯体!

秃鹫仍在挣扎,竟然还没有死!

“嘶……”叶秋倒吸一口凉气,大概是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苦笑道:“这雕,成精了。”

梁逸一剑削断了秃鹫的脑袋,秃鹫原地抽搐了两下,停止了一切动作,死透了。

“把它们全都打下来!”

就在三人才刚把枪口对准天上,剩余的几只秃鹫呈捕食之势俯冲而下,率先发起攻击!

第八十四章 第八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