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救赎一个女人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众人杀戮非常果敢,可效果却不尽人意,数量庞大的感染者用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把汽车堵死在公路上,任由机枪扫射也无济于事。

三辆车没走到20m的距离就全都被逼停在肉墙之下,突围计划彻底失败!

“下车!”

梁逸招呼着,率先跳下车,一剑便有7-8颗人头落地,他以一人之力,在车旁清理出一片狭隘的空间,为叶秋下车提供方便。

左右车门都被尸群封死,叶秋用枪托撞烂挡风玻璃,“大姐大,你先出去!”他抓过阿娜斯塔,顶着其屁股,半推半摸加速往外塞!

“你再乱来,杀了你!”

阿娜斯塔直接一个“兔蹬腿”踹在叶秋胸口!叶秋是被踹得眼冒金星,嘴角却露出一抹满意的笑,

阿娜斯塔钻出皮卡,叶秋紧随其后,二人从车顶盖往车后厢爬,梁逸也已经把落脚范围控制到可容纳三人落脚。阿娜斯塔和叶秋一起掏出冷兵器,加入与感染者的肉搏!

“其他人呢?”阿娜斯塔在拼杀之中,不忘垫脚寻找其他组织成员。可任她有180的个子加垫脚,也无法在尸潮中寻找到其他人的影子,“难道是走散了么?”

“车辆早就已经被尸潮淹没,他们已经死了。”

梁逸无情告知着,眼角余光瞥向5m开外的,隆起的“人堆”,那里大概就是其他组织的葬身之地。

“我不信!我要去找他们!”

阿娜斯塔要往回走,叶秋急忙拽住她,“别以为你奶大屁股圆就能抗得住尸潮的冲击,先想办法保命!”

阿娜斯塔咆哮道:“你懂什么,他们是我的战友,是我出生入死的兄弟!”

“嗤!这群人渣,你死了,他们跑得飞快!”叶秋干脆用手铐,一只拷住自己,另一只手拷住阿娜斯塔,铁定是要把她留在身边了,“梁长官,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这些玩意儿虽然走得慢,但数量太多了,迟早得累趴!”

梁逸早有应对之方:“你有抗体,它们不会咬你,你来打头阵,琴在中,我断后。”

叶秋先是抱怨:“我打头阵啊,不如让大姐大来,她这么猛……”

“我来就我来,懦夫!”

阿娜斯塔满腔热血与怒火无处发泄,正想上去杀个痛快,叶秋却快她一步冲进尸群,笑着嘱咐道:“我开玩笑你还当真?跟紧了!”

叶秋在前,挥舞军刺,凭借自身的优势,一句披荆斩棘;阿娜斯塔能砍下长舌妇的脑袋,肯定不会是泛泛之辈,叶秋没杀干净的感染者她来补刀,左右两侧冒出的感染者她来解决;梁逸在后,凭一柄剑,彻底遏制住了尸潮的蔓延!

没有狂暴化的感染者攻击性也不算太强,反应力和自主意识也相对较差,三人进退可守,攻防有序,很快就在尸潮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快看,是赛摩!”叶秋指向不远处的高速路口。

绝大多数感染者是从东侧绕城大道和北侧入城大道涌来,高速路口相对要少上很多……三人仿佛看到了希望,拼杀得更加卖力,没过多久便突围到高速路口处。

“该死的手铐,该死的华夏特警,该死的叶秋!”

阿娜斯塔谩骂着,用军刀挑开手铐,脱去被鲜血涂满的夹克,骑上赛摩就打火——“轰轰轰!”赛摩的声浪比重机枪的轰鸣还要大上一些!

 

 “上车!”阿娜斯塔催促道。

叶秋和梁逸相继坐上摩托车。

“抓紧了!”阿娜斯塔又催促。

“这可是你说的。”

 

  叶秋毫不客气地搂住了女人的腰,胸大,腿长,腰还细,做个暴走女郎实在可惜;

梁逸一只手扣住叶秋的武装带,另一只手清理后面追来的行尸,催促道:

“开车!”

阿娜斯塔离合猛然松开,油门一拧到底,赛摩“咻”的一声猛冲了出去,2秒提速,3秒破百,4秒甩开尸群,5秒过后三人的身形已变成了一个黑点儿,消失在茫茫的大草原中。

……

机车连续轰鸣了30多分钟,汽油消耗殆尽,三人不得不丢下车辆,开始漫长的荒原旅途。

Pm16:09分,当空的太阳也渐渐消失了热情,不断往西边靠拢,这个过程会很漫长,但同样预警着,黑夜正在逐渐来临。

以机车的速度,感染者大概被甩在了很后头。但荒原的夜同样不会安宁,这里有狼,有熊,有不可掉以轻心的危险。

来时驱车用了3个多小时,足以证明荒原的跨度很大,凭人的脚杆子想走出这片荒原,肯定得费上几天的时间。

三人就像是被遗弃的拾荒者,一前一后行走在瞧不见尽头的公路上,哪怕走了两个多小时,也感觉还在原地踏步——昏黄,平坦,重复,这里的景色太单调,单调得连时间都好像静止了一般。

若不是手表还在跳动,若不是天边夕阳西斜,三人还真以为自己在荒原中迷了路。

“唉……刚步入文明世界,又回到了远古时代,真特么倒霉,烟也没有,水也没有,豪车也丢了,”叶秋抱怨着,时不时就瞥向身旁的阿娜斯塔,他先看她英俊的侧脸,然后再往下移动,直到瞧见了丰满,身上的疲劳、及对这个女人的抱怨,通通烟消云散。他小声低估:“看在你胸大的份儿上,我就原谅你了。”

“你再乱看,我就把你的狗眼挖出来。”

阿娜斯塔掏出军刀,横手就搭在了叶秋的鼻子上,再进个一厘米准儿能划出一条血口子。她没有多看叶秋,双眼眺望着远方,一种难以掩饰的悲痛充斥在她那双淡蓝色的眼眸中。

叶秋举手投降,轻轻往旁边挪了两步,陪笑道:“琴姐姐不要悲伤,死人这种事情,干你们这行的,不是见怪不怪了么?”

“可也不能死在这群怪物口中……”阿娜斯塔咬牙切齿道。

叶秋耸了耸肩膀道:“落在感染者的手中的确挺惨,抽筋,扒皮,吃肉,啃骨……”说到最后他又极小声地来了一句:“活该。”

“本来只是个搜集物资的小任务,为什么……为什么会搞成这样?”阿娜斯塔脸上已浮现出挣扎的神情,在大起大落后,这个女人的心态已经开始崩溃。

表面坚强的女人往往内心非常脆弱,如果是冯小艺遇到这种情况,也许呜咽一声就会晕死过去,但阿娜斯塔不同,她只会把悲痛憋在心里,越积越多,越积越深,最后不堪重负,心迎刃而解。

梁逸斜了一眼阿娜斯塔面部的表情,以及手中紧握的军刀,大概猜出了这个女人接下来要做的事,小声提醒叶秋:“把她的刀缴了,她要自杀。”

“自杀?!”

叶秋吓了一大跳,再看女人崩溃到扭曲的神情,咽了咽口水,正准备上前夺刀,谁知女人却快他一步,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连连后退道:“我们是敌人,你们管不着我的选择!”

“停停停!别做傻事啊大妹子,生命多美好?怎么就想不开了呢?”叶秋定格在原地,不敢再往前靠。

阿娜斯塔怒吼道:“你们这些自私的华夏人懂什么?这是战士的荣耀,是自我的救赎与惩罚!”

“完了完了完了,”叶秋摆了摆手,冲梁逸叹息道:“这种女人已经被魔鬼组织洗脑,短时间搞不定的。”

梁逸眼眸平淡如水,望着激动的阿娜斯塔,很明显这个女人是怕死的。人都知道痛,人都会怕死。她不允许自己流泪,所以想找个人来安慰,再寻找个合理的理由放下自刎的屠刀……这种事情,这种女人,梁逸活了这么久,见多了,也见怪不怪。于是轻声道:

“用刀抹脖子,如果切不准大动脉是不会轻易死去的,而就算切中大动脉也要等个3-40秒,把血放干才会闭眼死去,其过程不亚于绞刑,你真的愿意承受这种痛苦吗?”

阿娜斯塔手中的刀明显有了松动的痕迹,口头仍不依不饶:“大将军说过,魔鬼组织的战士死后就会荣升天堂!”

叶秋翻了个白眼道:“升毛的天堂,你以为你在演恐怖片啊?死了啥都没有了,吃不到好吃的,喝不到好喝的,享受不到男人的快乐……你看看你,也不过30岁出头嘛,还有大把的光阴任你造作呢,死了多可惜?!”

阿娜斯塔瞪眼怒骂道:“放你.妈.的屁,老娘今年才25!”

可能是长相问题,可能是穿衣风格,也可能是西北常年风沙,这个女人怎么看都不像是25岁。

叶秋深吸一口气:“你该不会还没和男人滚过床单吧?”

阿娜斯塔手中的刀又松了一分。她这样的母老虎,就连武松来了也会怕吧?

叶秋斜眼一笑,女人遗憾的神情已经给了答案,于是摇头兴叹:“啧啧……真遗憾,真遗憾,我以前在网上看过一个段子,守身如玉的女人是上不了天堂的……”他又舔了舔嘴唇,一脸淫笑,一脸献媚:“要不你再多活几天?我3分钟就能让你体验到什么叫做真正的‘天上人间’,我打包票,到时你绝对不会再去那个什么‘大将军’所说的那个天堂了。”

阿娜斯塔的刀还搭在脖颈上,但眼神与内心已差不多妥协,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女人突然是那么柔弱可怜……

“我就比较直接了,你如果真的想死得痛快,我很乐意帮助你解脱。”梁逸有意要加把料敖,于是掏出腰间的左轮,对准阿娜斯塔的额头,冷声问道:“琴小姐,我数3声,你如果你还不开腔,我就当你默认需要帮忙,那我就开枪——现在,3。”

“2。”

“1。”

“不要!”

“啪!”

枪声!

……

>
第八十二章 第八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