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西北也已沦陷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原来是特警,哈哈哈……”女人放声大笑,笑声当然是不屑的,她把警察.证摊开,在每个组织成员的眼前都展示了一遍,组织成员各个捧腹大笑,用本地话谩骂道:

“去特么的华夏特警,特种部队来了都不好使!”

“好像还有几个维和警察被关在‘圣城’,也不知道被整死了没?”

“对呀,头儿,我们可以把他们压到圣城的角斗场去卖呀,他们挺壮实的,一定能搞不少钱。”

……

“梁长官,这群王八羔子是不是在嘲笑我们?”叶秋在梁逸耳旁咬牙切齿,“TM,士可杀不可辱,干脆弄死他们得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梁逸淡淡一句,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有些欣喜,这群人的贪婪正是帮助自己见到“大将军”的契机,在安力满所给的地图上“圣城”格利尔是喀什尔地区最大的城镇,“魔鬼”组织的总部就驻扎在那里。

女人估计也很喜欢钱,他把警察.证重新合上,亲自塞回叶秋兜儿里,心爱地抚摸着叶秋的脸颊,痴笑道:“这么强壮的华夏男人,哪怕是卖给贵妇做宠物也是个好价钱……”

叶秋眨眨眼睛,:“嘿嘿……真要是富婆的话我也认了,少奋斗几十年呢,”他又问:“这位姐姐,你尽量帮我安排个长得漂亮的贵妇,我保证把她伺候得好好的!”

“啪!”一记耳光扇在叶秋脸上,女人厌恶道:“下流!”

“哎哟,打是亲骂是爱哟,姐姐,实不相瞒,我最喜欢就是个子高的女人,我看你也别把我卖给贵妇了,不如让我留在你身边,做你的男宠,暖被窝,谈哲♂学,”纵使叶秋是开玩笑的,但献媚的眼神中起码有两三分是带有真心实意的,他又眨了眨眼睛,补充道:“财大器粗的男人都喜欢座驾宽敞的豪车嘛,嗯哼?”

女人是中亚民族,普通话也说得并不标准,她能懂叶秋前面一番话的意思,可后面什么“财大气粗”“喜欢开宽敞的车”却是一窍不通。她挑着叶秋的下巴,用那绝不止于威胁的口吻告诫道:“你不要挑起我的火气,否则我会把你整得刻骨铭心。”

叶秋撇了撇嘴,咽了咽口水,他相信女人会把他整得刻骨铭心,似乎神色中还有点儿期待……

“我叫叶秋,一叶知秋的秋,”叶秋知道梁长官绝不会自我介绍,于是帮忙道:“他叫梁逸,梁山的梁,周易的易。”

梁逸纠正道:“是飘逸的逸。”

“哦,不好意思,是飘逸的逸,”叶秋冲女人笑了笑,“你呢,你叫什么名字?我敢说你一定有个很酷的名字……萨缇娜?欧娜娜?古力娜扎?迪丽热巴?……”

女人瞪目却不怒:“你再废话,我就把你舌头割下!”

叶秋赶紧捂住嘴巴,哀求道:“你可不能这样,你知道对于富婆来说,男人的舌头是很重要的一样东西,你把它割了,价钱会大打折扣的。”

女人沉下脸色,面皮抽搐不止,干脆戴上头盔,冲组织成员嘱咐一声:“把他们押上车,时间不早了,先完成任务!”随后坐上赛摩,一个甩飘调转车头,领着队伍往前走。

叶秋和梁逸被戴上手铐,押解在一辆皮卡车后箱,两个组织成员面对面看守着。

“梁长官,我厉害不?那娘们儿对我心动了。”叶秋洋洋得意道。

梁逸发自内心佩服叶秋,就情感方面,他自愧不如,便称赞道:“你不仅很有魅力,还懂得拿捏魅力,恰到好处的坏,往往是撬开女人心门的钥匙。任何女人。”

叶秋龇牙笑道:“梁长官理论分析的很准确,可真正实践起来肯定会掉链子,”他拍着胸膛,大言不惭:“就拿冯小姐当例子,凭我夜场小王子的经验,拿下她最多只要10分钟!”

梁逸皱眉道:“她不该是这么放荡的女人。”

叶秋摇头道:“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说的拿下是指拿下她的心,让她关注你,对你有好感,只要把联系方式要到手,下一次约会不就有着落了么?”

梁逸饶有兴趣道:“那你觉得凭你夜场小王子的技术,拿下她这种女人的身子需要多久?”

叶秋抿着嘴,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阵子,最终得出个结论:“想冯小姐这样思想保守的女人,用千斤顶都不一定能掰不开她的腿,所以我还是蛮佩服梁长官你的吼……你是咋拿下她的?”

梁逸可能等得就是这句展示雄风的话,苍白的脸颊上莫名有了一丝丝红润,淡淡道:“因为我救了她的命。”

叶秋摇头晃脑道:“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冯小姐是这样,周小姐也是这样,还有宋博士,希琳小姐,以及未来数之不尽的备受迫害的漂亮妹妹,都等着我去解救,”他握拳,自我鼓励打气:“叶秋!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喂喂!你们给老子安静点!”

监视叶秋和梁逸的组织成员不耐其烦,用枪口威胁,用厉声呵斥。

“梁长官,你说他们听得懂普通话不?”叶秋压低声音在梁逸耳旁问道。

梁逸道:“目前来看,他们听不懂我们说普通话,也以为我们听不懂中亚话。”

叶秋一个“哦”字拉得老长,急忙变换出一张笑脸,冲两个看守组织成员“亲切”道:“你们这两个龟儿子王八蛋,香蕉你个巴拉,丢你老母嗨的死扑街,有爹生没娘教的***,塞你母#¥……%¥#……”

叽里呱啦的谩骂声,囊括了华夏大江南北的脏话,可想而知叶秋贴着笑脸骂出来的模样……梁逸在一旁哭笑不得,最主要的是,对面这两个傻缺还真以为叶秋在跟他们说好话,直顾点头:“华夏人嘴巴真利索……”

“给根,烟,烟,smoke,来抽抽?”叶秋对两个士兵做了个抽烟的动作。

组织成员边摇头边叽里呱啦,像是在抱怨什么,叶秋疑惑道:“梁长官,他们在说什么?”

梁逸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嘴上却回答道:“他们说,头儿不让抽烟,他们身上没有烟,他们也很想抽烟……现在问我们身上有没有。”

“有有有,爷爷有的是烟!”

叶秋不敢自称为“爸爸”,因为“爸爸”在多民族中都是通用语气,所以改自称为爷爷,他偷偷摸摸地从兜儿里把烟掏出来,自己含一根,递给梁逸一根,然后再抽出两根递给对面组织成员,并介绍道:“这个叫做,爷爷,爷爷,爷爷知道吗?”

组织成员恍然大悟,直顾点头呼唤:“爷爷,爷爷……”并把整包香烟都给抢夺了过去,偷偷揣进兜儿里。

“来来来,狗改不了吃屎的臭孙子,爷爷帮你们把烟点上。”叶秋笑着掏出打火机,亲自为组织成员点烟。

四个人吞云吐雾,烟味儿随风飘散,馋得后面两辆车的组织成员心里直痒痒,看样子给着这么一个“女魔头”也不是多么轻松的一件事。

随着汽车的奔袭,天更蓝,云更白,路旁的植被也越来越青葱,远观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随处可见野牛羊奔袭,洁白得一尘不染,广袤的绿地与蔚蓝的天空相互对接,不乏让人生出就此追逐的念想。

“啊……这里真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了。”叶秋随风撩动自己的长发,闭上眼睛,心旷神怡。

梁逸无心看风景,正值多事之秋,再纯净的地方也无法洗去他内心的尘垢,反之是皱眉道:“这不是去往圣城的路。”

“怎么?”叶秋惊讶道。

梁逸道:“根据地图上显示,圣城在喀什尔北的西部,西部是贫瘠的荒原地带,绝不如当下愈渐青葱的大草原,他们开了一个多小时,按理说早就该穿过‘圣河’,”他瞥了一眼腕表上的指南针,“他们一直都在往东行。”

叶秋挠了挠头:“往东是去哪儿?去干嘛?”

梁逸隐隐担忧:“往东是出喀什尔,大草原是华夏的重点保护地区,如果换做往常早就有维和部队开枪驱逐,现在却什么都没有……”

“难道——”

“你们猜得没错,整个华夏的西北地区,除了喀什尔以外全部都被怪物占领了。”女人不知何时,降慢赛摩的速度,与皮卡车并列而行,她在幸灾乐祸。

梁逸没有震惊反而平静:“以瘟疫蔓延的速度,意料之中。”

女人轻哼道:“这都是你们华夏自己种下的恶魔种子,我相信再过不久,西北的某些城市也会迎来毁灭性打击,呵呵,银行里大把大把的钞票,城市里所有的物资全都毁于一旦,可真是浪费呢。”

叶秋咬牙切齿:“你别得意!西北和喀什尔南部已沦陷,你们北部还能苟延残喘多久?”

女人不屑道:“喀什尔南部贫瘠,又有圣河阻隔,只要守住唯一的石桥,南方的怪物绝对过不来;西北和喀什尔隔着茫茫一座大草原,等怪物侵袭时,我们早就建立好防御措施……这一切都在‘大将军’的英明掌握中,绝不可能出差错!”

“嗤!”叶秋不屑。

梁逸冷声问:“你们去西北做什么?”

女人倒也不隐瞒,轻声回答:“搜集物资”

第七十九章 第八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