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高个子女人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滋滋滋……”羊肉的脂膏变作热油,滴滴落在火堆上,香喷喷的烤肉味香飘四溢,原本吓跑的灰狼也折回并潜伏在远处的草丛中,垂涎欲滴。

Am10:08分,不知觉已日晒三竿,羊肉被烤的外黄里嫩,叶秋的口水吞了再吞。

“梁长官,好了没有啊,我都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梁逸用小刀割开羊腿,瞧了几眼肉里的成色,“还差最后一步,”他在羊腿上打上了几下花刀,把先前收集的羊血顺着花刀浇了一遍,等羊血被火势烤干之后,再一剑切下羊腿,递给叶秋道:“尝尝看,一定不好吃。”

“饥不择食,生肉都好吃。”叶秋捧着羊腿子就大口啃食起来,“梁长官,你为啥要把血洒在羊腿上呢?吃起来膻得慌。”他边吃边问。

梁逸切下小片羊肉放进口中,边嚼边说道:“兽血里面有盐的成份,你吃起来是不是觉得有点咸味儿了?野外生存,如果长期不摄入盐味的话,干什么都会没有力气的,其实古人云‘嘴巴都快淡出鸟’了,指的并不是没吃肉,而是没吃盐。”

叶秋抱着羊腿感叹:“唉……可惜,要是再加点辣椒面那就完美了。”

剐了皮的野羚羊个头并不大,梁逸和叶秋两个人就吃了个七七八八,剩下的一些丢给了一旁捡漏的大灰狼。

吃饱喝足,时间已接近11点。

“走吧,继续上路。”

梁逸细心地灭了火,正要招呼叶秋离开,可就在这时,突然一阵发动机的轰鸣从西北方传来!声音很细,很脆,很广,声先到,却不见车辆的身影……

“什么东西?”梁逸凝眉警惕。

“是赛摩的声音,那玩意儿一发动能炸十条街,交通组的哥们儿最头痛的就是这种噪音杀手!”叶秋疑惑道:“难道还有机车党在荒野暴走?”

“我看不像,先回车上。”

梁逸和叶秋还没跑上几步,一辆赛摩领着三辆军用皮卡出现在二人的视线。

车队朝越野车疾驰而来,公路狭窄,来往车辆若相遇,必须小心翼翼地泊车……这么档子事,就是冤家路窄的事。

“梁长官,我的狙击枪还在车上,按照他们这个速度一定比我们先赶到越野车,我们倒不如躲在草丛里,等他们泊车过了再出去?”叶秋轻声提议道,同时也有意压低了身子。

梁逸摇头道:“你认为他们泊了车就会走?”

叶秋咬牙道:“大不了把豪车和狙击枪暂时的送给他们,但我一定会拿回来。”

梁逸还是摇了摇头,“走吧,是福是祸很难说,从他们的装备上来看,明显就是组织成员,故意被他们抓去,正好落实了我们的计划……但会不会吃苦头这个很难说。”说罢,大大方方地朝越野车走去,叶秋咬了咬牙,低声道:“跟着梁长官,准儿没错。”

引路的摩托车果然在越野车旁熄了火,摩托车后的三两皮卡车也相继停了下来,并无泊车之意。

开摩托车之人应该是个领头的,他穿着牛皮靴子,紧身裤,带黑色铆钉的夹克儿,带着一只赛摩头盔,背着一把大口径步枪,腰间一把纯银色的左轮。他打开摩托车支架,并没下车,而是拔出左轮,对天“啪啪啪!”连开了三枪,呵道:“快点滚出来,别让我来亲自找你们!”

女人的声音!她是个女人,能在组织里当首领的女人一定不简单。

梁逸钻出草丛,神色淡定。叶秋本来说内心是不安的,可一听到是个娘们儿的声音,那不知怎么的,心里顿时来了底气,迈着自信的步伐走出草丛。

“就只有你们两个么?”女人把左轮.枪口对准梁逸和叶秋,以质问的语气道。

“就只有我们两个。”梁逸从容道。

女人扭头,用本地话,冲身后皮卡车上的组织成员喊道:“来几个人搜车,剩下的把他们看紧了!”

三辆皮卡车,装的人却不多,一个主驾驶,一个副驾驶,一个机枪手,加上开摩托车的女人,一共10个人的小队。

“头儿,这还是辆豪车啊!”

“华夏人最他妈有钱了。”

两个组织成员用本地话调侃儿着,跳下皮卡朝越野车走去。

“梁长官,特么枪还在里面呢,咋办?”叶秋在梁逸身后轻声问道。

“嘀咕什么呢!”女人当即厉呵,跨下摩托车。原本她坐在摩托车上还不知有多高,现在下了车,挺立了身体,才发现这个女人就算没有180cm也差不多了。能长到这么高的女人,哪怕是吃牛肉羊肉的中亚民族也极少见。

女人的身姿比普通男人都要挺拔,其它地方的发育就更不用说,“沙沙沙……”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个震颤,看得叶秋是热血沸腾。

女人摘下摩托头盔,哪儿知体态丰满,穿着乖张叛逆,长相却不尽人意……她的头发只比寸头要长上一点,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浅蓝色的瞳中藏着邪恶与残忍,这是一张中规中矩的好脸蛋儿,如果她长发披肩一定会俘虏不少男人,甚至男人的芳心。可惜……谁来替她可惜?

叶秋刚燃烧的兴趣又降下一半,具他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个同性主义者。同性主义的女人都是双性恋,对男人残忍,对女人温柔……

“哼,华夏的色胚子,臭男人,你再敢用这种贪婪的眼神望着我,我就把你眼珠子挖下来吞了!”女人的眼神像是要吃人,当然是瞪着叶秋。

叶秋耸了耸肩膀,轻叹道:“我可没有对你贪婪,只是有一点小小的惊讶,小姐你的反差实在是……”他又不怕死地盯了一眼女人的胸,叹道:“唉……实在是太大了。”

“我看你是在找死!”女人一点儿也不像开玩笑,拔出腰间的军刀,走至叶秋的跟前,托举他的下巴,挥刀就要挖眼!

“头儿!他们有武器,还是我们采购的M95,几只步枪也都是我们的军备!”负责检查越野车的组织成员突然呼喊道。这一呼喊,也算是救了叶秋的两颗眼珠子。

叶秋长吁一口气,刚刚如释重负,小腹就传来一阵疼痛,原来女人一个膝撞想让他断子绝孙,可女人腿太长,只撞在了他的小腹上。

“哎哟!”他故意捧着命根.子倒在地上,疼得来回打滚儿。

“把他们身上的武器全部收走,给我盯紧了,他们要是敢耍花样,直接枪毙!”女人吩咐着,转身走向越野车,检查起车内的情况。

“这他妈华夏小子真带种,连我们头儿也敢乱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呵呵呵,小子,今天算你运气好,要是换做往常,你的‘头’早就被切掉了!”

组织成员收走了梁逸的剑和左轮,以及叶秋的军刺。女人把M95和突击步枪全都丢在了叶秋和梁逸脚下,冷声问道:“这些武器,你们是从哪儿得来的?”

梁逸如实回答道:“从兰斯小镇搜刮得到的。”

“兰斯小镇?”女人皱眉,又问:“那里发生了什么?巴卡怎么可能把这些武器给你?”

梁逸冷声道:“巴卡死了。”

“你杀死了巴卡!”女人瞠目。

梁逸冷笑道:“你认为凭我们两个可以杀死巴卡?他是玩火自焚死的,据当地人说,他养了几条‘疯狗’,疯狗把他咬死了,整个喀什尔以南都充斥着活死人和恐惧。”

女人却一点儿也不怀疑梁逸的话,用本地话骂道:“这个愚蠢的巴卡,我就知道他总有一天会死在自己的手上!”

“头儿,他说的话我们就能相信么?巴卡有一个营的实力,武器精良,怎么可能全军覆灭?”

“笨蛋!那些怪物是什么东西难道你不知道么?被咬上一口就死定了!”

“那这两个华夏人是怎么活过来的?他们分明就在撒谎!”

组织成员争论不休。

“够了!”女人呵斥,转头又用凌厉的眼神瞪着梁逸,冷声问:“就算巴卡玩火自焚,你们又是怎么在满是怪物的喀什尔南拿到这些武器的?还有,你们从哪里来?要去哪里?统统告诉我!如果你敢说谎,我保障让你们生不如死!”

梁逸一本正经道:“我和叶秋是华南人,横穿戈壁来到喀什尔,这些武器是我们从一辆丢弃的皮卡车中找到的;相信你们也应该得到消息,华南已经被核武器毁灭,我们想穿过喀什尔去西北的城市寻找救援,谁知却遇到了你们,”他又耸了耸肩膀道:“如果你们不信的话,可以去南方看一看,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们一句,那里感染者横行,天上的秃鹫吃了行尸的腐肉也变得狰狞嗜血,它们盘旋在天空,尤其对活人非常感兴趣!”

女人摇了摇头,围着叶秋和梁逸打转,质疑道:“你们虽然说得有理有据,但表现的太自信了,绝不是一个逃亡者该有的态度!”

叶秋突然把手伸进口袋——“你想耍花招!”女人反应迅速,当即拽住叶秋的手,其余组织成员也齐刷刷地举起步枪对准叶秋!

“不是,不是……大胸弟,你误会了,我是给你看看我们的身份,好让你相信我们的能力,”叶秋用兰花指一点一点儿伸进口袋,缓缓地夹出一个绿色的小本本,递给女人并盯了一眼她胸口塞下的两颗篮球,赔笑道:“喏,咱们虽然阵营不同,但都是当差的,不要那么胸……凶嘛,姐姐。”

第七十八章 第八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