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速度一百八,寂寞追不上他

黎明边缘  作者:雪中红

Pm18:13分,所有能带走的物资全都被民兵们盘到了镇口,326具感染者的尸体全都被堆积在小镇外的荒漠中,倒上汽油,一把火彻底焚了去。

焚烧的恶臭令人窒息,滚滚浓烟飘升至天空,如一道广袤的阴霾,盖住了日落的光辉。

“啪!啪!啪!”

梁逸靠在越野车旁,对天连开3枪,打下盘旋在空中的秃鹫,这已是他几个小时来打下的第9只,秃鹫没有好口味,只要是肉,哪怕是腐肉,哪怕是感染了病毒的腐肉,它们都能大口朵颐。

“梁长官,小镇我们也已经点燃,看火势估计得烧上一天一夜,我们还在这里等么?”叶秋带着一队民兵从镇子里退了出来。

小镇焚烧的滚滚浓烟,更加深化了天上的阴霾,照这样的趋势下去,最多不过两三天,大漠中就会迎来一场酸雨。

焚烧的尸堆已经燃起大火,秃鹫再傻也不敢冲进火堆里啄食,梁逸大概是没了后顾之忧,瞥了一眼腕表,“时间的确不早了,我们先走吧。”

“梁长官,叶警官,要不你们再跟我们回去住几天吧,镇长他会很高兴的。”

“对啊,兰斯小镇的威胁已经解除,我们可以放心大胆地摆庆功宴了,现在我们拥有太阳能和打井机,光明和水源都不愁了。”

“梁长官您回去,说不定希琳小姐会以身相许呢?”

民兵们纷纷上前挽留。

梁逸苦笑着,摇了摇头,用本地话回复道:“我们会回来的,把庆功宴留着我们回来再摆也不迟。”

“梁长官去哪儿呀?我们跟你一起去!”

“对,我们跟你一去去!”

梁逸摇摇头,接下来的“斩首行动”自己心里都没底,带这些初出茅庐的民兵岂不是去送死么?他笑着婉拒道:“你们不要以为兰斯小镇覆灭危险就已经解除,据我所知还有7、8只‘疯狗’散落在沙漠中,它们很有可能会袭击附近的村庄,你们的任务就是留下来巩固防御和清缴余孽。”

这同样是个艰巨的任务,梁逸心中甚至还有些隐隐担忧,瘟疫的传播途径可以是陆地,也可以是天空,传播速度就更不用说,泄露一具行尸就有可能再次引发一场灾难,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他一定会亲自留下来,在沙漠中找齐剩下的几只疯狗。

民兵们顿觉任务艰巨,也不敢再挽留梁逸和叶秋。

“那么,我们先走了。”

梁逸主动坐上驾驶位。叶秋也用仅学的几句本地话与民兵们告别,完了钻进副座,长吁一口气:“呼……可太特么臭了,梁长官,赶紧开车离开这儿吧。”

梁逸不在耽搁,发动越野车,背对烈火焚灼的兰斯小镇,一路向北出发。

“梁长官,今天咋是你来开车了?”叶秋问道。

梁逸淡淡道:“你忙了一天,需要休息。”

“那我得赶紧休息了,我有预感,咱们接下来的行动,不死不休不眠,”叶秋伸了个懒腰,干脆翻到后座去,横着躺下来,舒坦道:“哎呀,这豪车的沙发座垫就是不一样,比床都还舒服。”

越野车不断加速度,很快就把兰斯小镇甩在了后头——烈火焚烧小镇,太阳焚烧云彩,冲过天空上的阴霾,迎来了黄昏后的风景。夕阳似水流年,红霞如羞如花儿,越野车不断追逐也无法跟上日落的步伐,最后夕阳落定,流年散尽,红霞消散,羞花儿凋零——暗夜降临。

“啊……”叶秋翻了个身,打了个呵欠,轻声问道:“梁长官,我们下一站要去哪儿?”

梁逸合上车窗,打开暖气,放轻声音,道:“喀什尔北,大概18小时的车程。”

“你又有啥计划?”叶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眼皮子已经在打架,困得遭不住了。

梁逸道:“喀什尔北的魔鬼组织人数众多,只能智取无法强攻,所以我的计划是假装束手就擒,然后靠近‘大将军’,最后——”

“呼呼呼……”鼾声阵阵,悄然入梦,叶秋睡着了。

梁逸淡然一笑,一脚油门180,寂寞追不上他。

……

次日清晨。

叶秋悄然睁开眼,一抹阳光劈头盖脸,他适应了好一阵才恢复视觉,车还在开,刚睡醒的懵懂让他一时有了世界在倒退的错觉。

“你醒了?”梁逸丢过来一只水壶。

叶秋吹了一晚上的暖气,早就口干舌燥,他直接干下大半壶水,抹了抹嘴唇,抬头一见梁逸的模样:“我靠!梁长官,你真鸡儿帅!”

梁逸不知从哪儿找来了一副墨镜,他本身就是个冷俊的男人,再有墨镜效应的加持,气质不输“魔鬼终结者”,的确帅得冒泡。

“是么?”梁逸嘴角微微一翘,对于赞美,不高傲,但也虚心接受。

叶秋伸了个懒腰,瞧了一眼腕表,惊讶道:“都快早7点了,我睡了整整一夜。”

“你没有发现窗外的世界有些不同么?”梁逸问道。

漫漫黄沙已不见踪影,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取而代之。

叶秋如同一个发现新世界的小孩子,趴在车窗上惊喜道:“这里是哪儿?”

梁逸缓缓吐出两个字:“荒原。”

叶秋揉了揉鼻子:“可我觉得这里一点儿也不荒,草长莺飞二月天,勃勃的生机,浓浓的春意。”

梁逸降慢车速,摇下车窗,并解释道:“这里是草原和戈壁的交界处,对于畜牧和居住都差了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都可以被称之为荒原。”

“你看那里还有野生羚羊!”叶秋一直正前方,300m不到的距离,一只野羚羊正在积水的洼地前饮水。

梁逸笑道:“对于野生动物而言,这里不仅适合生存繁衍,还不会被到人类打扰。这里的生态圈往往比肥沃的大草原还要复杂,草原上很多食肉的动物都驱逐或猎杀,不信你仔细瞧,羚羊背后的草丛里正潜伏着一只狼。”

“这么说,我一觉醒来已从历史悠久的破墙遗址,穿越到了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这一趟旅途还真是不赖嘛,要是放在以前,这么一趟自驾游可要花不少票子呢,”叶秋把M95架上车窗,通过瞄准镜视察着前方,问道:“梁长官,你说我是射杀羚羊好,还是把后面的狼给杀了?”

梁逸把车速降到最低,好给叶秋创造精准的狙击条件,道:“杀了狼,会吓走羊,但你吃不了狼;杀了羊,会吓走狼,你还有一顿美味的羊肉吃,你觉得呢?”

梁逸话音刚落,叶秋扣动了扳机!

“轰!”车子被强大的后坐力震得发颤,一群飞鸟也被惊得飞出了枯林。

枪声未到,野羚羊的头就已被砸碎,羚羊颤颤巍巍,仍站立了两秒,最后一个扑趴,一头栽倒洼池中。

狼都给吓懵了。

“吃烤全羊咯!”叶秋打开车门,迫不及待地朝羚羊尸体跑去。

梁逸把车停靠,留意了几眼四周,公路上没有车轮的痕迹,地势一马平川,就算有危险也可提预知,他这才放心跟上叶秋。

……

梁逸给羚羊扒皮,叶秋寻找柴火,二人找了块空地,夹起烧烤架,用两根大木棍串起羊身,用两根小木签串起羊杂,野外烧烤,就此开始。

喀什尔不论南北,清晨寒气凝聚,往往要等日赛三竿才会完全消散,叶秋一边烘烤取暖,一边问梁逸:“梁长官,我们现在的位置,大概在哪儿了?”

梁逸一边翻烤着大腰子,一边回答道:“安力满给的地图上记载了一条‘圣河’,圣河自西向东几乎形成一条直线,分割了喀什尔的南北,我一路开车都有注意,但只发现了几条小溪,稍大一点的河流却不曾发现……我们应该还在南方,但离北方也不会太远了。”

“河,有桥么?”叶秋问道。

梁逸点头道:“地图上有记载,西南方有一座石桥。”

叶秋叹道:“这么重要的据点,不可能没有魔鬼组织的成员看守吧?”

梁逸伸出两根手指,道:“两个办法,第一,开车硬闯,第二,弃车偷渡,”他眯了眯眼睛,问叶秋:“你认为那种办法比较好?”

叶秋使劲儿地扣着脑袋:“开车硬闯肯定会被桥头的机枪打成筛子,弃车……400多万的豪车啊,我……我心疼。”

梁逸道:“造一艘船会耗费很多时间,地图上有特别提示,圣河的流势湍急,还盘踞着鳄鱼……我们还是要过桥,但不硬闯,大大方方地走过去,故意让他们抓住。”

“故意让他们抓住?!”叶秋惊呼,表示不解。

梁逸道:“不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地图上有标识,过了圣河,喀什尔北通往圣城‘卡鲁斯’途中会历经20多处据点……你可以想象,像20多个兰斯小镇那样的武装力量,凭我们两个根本闯不过去。”

叶秋还是担忧:“那我们不是要被他们当成俘虏了?梁长官,你是没看新闻,那群人是有多么变态,直接用刀砍脑壳,一刀砍不断砍第二刀,人家杀猪都是一刀毙命呢!或者是把你脖子上开个口子,然后绑住你的双脚,倒挂在树上,一点一点地放你的血,还有还有……”

叶秋惟妙惟肖地表演起暴乱分子使用的各式各样的酷刑,那生动又酣畅的表情,仿佛身临其境般真实。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九章